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92.畢竟約定好了

佐渡遼歌 | 2024-06-14 20:00:05 | 巴幣 1124 | 人氣 680


  無論夏旖歌再怎麼聰穎,也未曾想過這個答案,眼眸閃過諸多情緒,不過很快就端正神色地問:「此話當真?」
 
  「是的。旖歌小姐可以看出我沒有說謊吧。」李少鋒攤手說。
 
  「為何那支可謂全世界歷史最為悠久的隊伍會這麼做?」夏旖歌又問。
 
  「他們是信仰著『三柱神』兼『萬物歸一者』尤格・索托斯的教團隊伍,而旖歌小姐有所不知,據說世界上有三名玩家在戴上戒指的最初夢境會見到三柱神──『萬物歸一者』的尤格・索托斯、『黑山羊之母』的莎布・尼古菈絲與『無貌邪惡』的奈亞拉托提普,分別成為祂們的使徒……依照羽兒的說法,我就是尤格・索托斯的睿智使徒。」李少鋒暗忖都已經起了頭,只要瞞住關鍵的「神賜能力」,其他部分都講出來也無所謂。
 
  夏旖歌再度怔住,略為思索後說:「這樣解釋了許多疑惑。」
 
  「因此希望旖歌小姐不用如此警戒羽兒,她確實是我們的夥伴。」李少鋒說。
 
  「……一碼歸一碼,即使知道了真正身分,也不等於能夠徹底相信她。既然身為教徒,所作所為就會偏離常識,為了你而犧牲他人也是很有可能的。」夏旖歌說。
 
  沒有說明銀鑰其實希望讓自己入贅蒼瓖派,藉此得到台灣最大隊伍的庇護,客觀來看依然挺可疑的,不過現在才補充也只會增加夏旖歌的猜疑吧。李少鋒說:「羽兒還是有些不太像是教徒的部分。剛剛也捨棄我,選擇去救羊姊。」
 
  「那樣反而是任務失職,不是嗎?」夏旖歌蹙眉問。
 
  「說是端視現場情況臨機應變更貼切啦。」李少鋒乾笑著說。
 
  「有誰知道這件事情?」夏旖歌又問。
 
  「只有瞭望塔工房的成員。」李少鋒說。
 
  「即使是楚久樘總帥也不曉得?」夏旖歌問。
 
  「不曉得,不過教團聯合有著各種情報,如同銀鑰在事前就知道了『受到啟發之人』所代表的意義,所以才會如此重視我的性命。」李少鋒補充說。
 
  「感謝你的據實以告,鋒郎。」夏旖歌正色說。
 
  「畢竟約定好了。這樣就剩下一個問題額度,希望旖歌小姐謹慎考慮究竟要問什麼。」李少鋒苦笑著說。
 
  「當然,不過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整理好這些情報,沒想過生平竟然有機會和那支隊伍產生交集……所以等到成婚之後,銀鑰也會繼續派人在旁待在你的身旁嗎?」夏旖歌轉而問。
 
  「現在考慮那麼久遠之後的事情也沒有意義吧,而且妳似乎理解得很快?羽兒當初可是花了將近一整晚才讓我們相信。」李少鋒苦笑著說。
 
  「我聽父親大人提過關於銀鑰的故事,原本以為都是虛構的……也知道他們會派人前往特定人物的身旁,去年公佈的那則預言也是在說明這件事情吧。」夏旖歌逕自將各種情報都連結在一起,回想著說。
 
  差點忘記歷史悠久的武學門派內部很有可能流傳著關於銀鑰的情報。李少鋒急忙轉移話題地說:「這件事情姑且是我們工房的最高機密,請盡可能地不要告訴他人。」
 
  「我會斟酌……不過崇予即將接任掌門,到時候必須告訴他。」夏旖歌說。
 
  「這麼快嗎?他和我同年吧。」李少鋒訝然問。
 
  「確實有些年輕,然而綜觀台灣各大門派的歷史,不乏更年輕就擔任掌門的例子。原本打算等到他高中畢業就成婚並且繼承掌門之位,然而現在時局動盪,有耆老認為提前接任可以穩定我派人心。」夏旖歌說。
 
  「等等,夏崇予也有婚約者嗎?」李少鋒更加訝異地問。
 
  「身為擁有掌門繼承權的直系弟子,沒有婚約者才是少數。那人是我派的旁系弟子,算是他的師妹,兩人交往好幾年了。崇予也很想介紹你們認識,只是你一直不願意過來花蓮。」夏旖歌簡潔說明。
 
  「有機會的話。」李少鋒對於武學世家的價值觀又有新一層理解,敷衍地說。
 
  「話又說回來,居然曾經見過三柱神又受到銀鑰的極端重視,我還真是和一個不得了的人締結婚約。」夏旖歌輕聲感慨,好奇地問:「尤格・索托斯究竟是什麼模樣?祂有著『無名之霧』、『神之嗳』與『持續反覆之夢』這些稱呼,普遍被認為是難以辨識形體的無數發光氣泡,卻也有著『領路者』、『守門人』、『太古永生者』的稱呼,據說是披著奢華布疋的男子,誰也無法看清楚容貌。」
 
  「這個是第三個問題嗎?」李少鋒問。
 
  「真是小氣。」夏旖歌橫了一眼,忽然伸手捧住李少鋒的臉頰。
 
  「咦?呃……請、請問我的臉上有什麼嗎?」李少鋒下意識地後退,直到後背撞到牆面卻依然被夏旖歌捧著臉頰,來不及反應就被她當場吻住,楞然近距離看著霜柱般的睫毛、高挺鼻樑以及白皙無瑕的肌膚。
 
  雖然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卻是無法做出反應,全身僵硬地站著。
 
  片刻,夏旖歌緩緩退開,呼氣如蘭地說:「這個就是我派嫡系弟子在締結婚約時的派內儀式,原本還有很多流程,親吻則是最後一個步驟。既然你堅持不肯過來花蓮,我就在這邊履行了。」
 
  「該不會這個就是妳堅持舉辦聯合攻略行動的理由吧?」李少鋒怔然問。
 
  「要一起參加遊戲是原本就說好的。」夏旖歌說。
 
  不,沒有說好吧。李少鋒見夏旖歌依然保持著鼻尖輕觸的近距離,但是也不好強行推開,尷尬地問:「這、這樣有任何意義嗎?儀式也不會因此完成吧?」
 
  「算是一個證明吧。」夏旖歌微微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臉頰也微微泛紅,瞥了一眼角落就逕自轉身,抬頭挺胸地離開。
 
  李少鋒下意識地伸手摸住嘴唇,依然能夠清楚感受到殘留在那裡的觸感,片刻才看著夏羽從藏身的角落現身。
 
  夏羽同樣滿臉通紅,不知為何有些忸怩。李少鋒見狀也尷尬地偏開視線,錯失了將話題簡單帶過的時機,陷入沉默。
 
  「我、我會跟工房的學長姊們保密的。」夏羽開口說。
 
  「那樣……真是感謝。」李少鋒也不曉得究竟要說什麼才好,吶吶地說。
 
  夏羽扭著自己的手指,頗為尷尬地張口欲言,不過最後都將聲音嚥了回去,好一會兒才忍不住好奇地問:「剛剛那個是學長的初吻嗎?」
 
  「唔!」李少鋒一時語塞,暗忖以前曾經讓楊千帆做過人工呼吸,然而人工呼吸歸人工呼吸,能否算入初吻的範疇有待商榷,更往前回溯就是身為班級邊緣人的日子,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牽過,更是無法回答。
 
  「所以是初吻吧。」夏羽暗自握拳喊了一聲「很好!」。
 
  李少鋒不想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也不曉得那有什麼好的,一瞬間想要用手背擦掉殘留在嘴唇的觸感,不過最後只是咬住嘴唇。
 
 
 
 
 

創作回應

子貓夜明忠實粉絲
我似乎可以幻視到少鋒被三個女人追著狂奔的畫面…
2024-06-15 02:09:24
佐渡遼歌
聽起來應該是很美好的處境但是怎麼覺得是在逃命XDD
2024-06-15 10:05:44
小蛇hebi(詩音)
關於我被未婚妻性騷擾那檔事
2024-06-15 09:21:39
佐渡遼歌
可以寫一本外傳了XDD
2024-06-15 10:06:07
毒奶大師
女兒說也不是不可能,時光倒流所以原本參加過的遊戲都還沒發生,戒指等級清零。感覺從夏羽比較敬重的幾個人來看講恐怖點就是她原來的世界線只有那幾個人活到她出生之類的
2024-06-15 16:35:05
佐渡遼歌
歡迎隨意留言,考察預測XDD
2024-06-15 17:22:03
weiting忠實粉絲
少鋒:回去之前不洗臉了
2024-06-15 21:14:40
佐渡遼歌
畢竟水資源在古墓很珍貴(x
2024-06-15 21:23:45
我是路人甲忠實粉絲
夏旖歌真的是好大膽阿 直接A上去
2024-06-15 23:24:52
佐渡遼歌
說行動就行動XD
2024-06-16 06:51: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