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VTuber也想談戀愛》第一章 出道(Debut)【1】

獅子&雷格(應該) | 2024-06-14 19:00:24 | 巴幣 12 | 人氣 77

連載中【VTuber也想談戀愛】
資料夾簡介
在一次放學替值日生的同學打掃時,梅文廷受到班導委託,把講義送到平時在家學習的特殊學生──夏庭語手上。 運送講義途中,梅文廷恰巧瞥見夏庭語同學不可告人的秘密。

  「喂!昨晚的直播你看了嗎?」
  「唔啊……好可怕的黑眼圈!話說碰面第一句話就是傳教嗎?」
 
  頂著黑眼圈來到青山高中的梅文廷,一進教室就迫不及待跟座位右手邊、長得很像猴子的死黨──林峰程討論夜露寺狂亭的直播。
 
  和梅文廷主推的VTuber夜露寺狂庭不同,死黨林峰程主推的是夜露寺狂亭的同期生──小茶丸。
 
  夜露寺狂亭和小茶丸兩人雖然是隸屬同間VTuber工作室又是同期出道的同期生,但是兩人不管在外型或個性上都截然不同。
 
  如果說夜露寺狂亭代表的是逞兇鬥狠的大姐頭,小茶丸就是以可愛和有點天然呆為賣點的萌系VTuber。這也是VTuber有趣的地方,幾乎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VTuber。
 
  「話說回來,你這傢伙的性癖也真夠冷門的。」林峰程說:「除了你以外,我還沒認識其他推夜露寺的人。」
 
  「不准說是性癖!還有不准說總隊長的壞話!總隊長明明這麼可愛,為什麼都沒有人知道呢?」
 
  「就算你這麼問我──」
 
  就在兩人聊到一半時,班上有個綁馬尾的女學生朝梅文廷走來,坐在一旁的林峰程頓時皺起眉頭,閉上嘴巴。
 
  「那個……我今天放學後有事,『沒問題』你可以幫我打掃嗎?」
 
  梅文廷雖然是以瘋狂行徑而聞名的夜露寺狂亭的粉絲,本人卻有著和主推截然不同的缺點。
 
  「咦……又要嗎?」
 
  梅文廷轉過身,望向對方說。
 
  「拜託啦!我只有『沒問題』可以拜託了!」
 
  女學生雙手合十,低頭說道。
 
  在對方的哀求下,梅文廷嘆了口氣,說:
 
  「我知道了,但下次──」
 
  「謝啦!『沒問題』人最好了!」
 
  不等梅文廷說完,馬尾女生就興高采烈地轉身離開,跑去和小團體的女生聊起放學後要去哪裡玩的話題。
 
  說起梅文廷這個人最大的缺點,就和馬尾女學生口中的綽號「沒問題」一樣,就是心腸太軟了。說好聽是博愛主義者,講難聽點就是個爛好人。
 
  看著對方離開後,林峰程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說:
 
  「那個來者不拒的個性,我勸你還是改一下比較好。不然總有一天,你一定會累死。」
 
  「你以為我想啊……」
 
  因為爛好人的個性,梅文廷國中三年都被班上同學推選為沒人要當的衛生股長,值日生的工作也幾乎是他一手包辦。
 
  本以為上了高中,情況就會有所改變,畢竟班上同學都換人了,但是梅文廷爛好人的個性豈是說改就能改,高中開學不久後,新同學又發現梅文廷的爛好人個性,如今又回到國中那時候一模一樣的情況。
 
  『換做是夜露寺狂亭,肯定連一秒都不會猶豫,立刻拒絕對方吧?』梅文廷心想。
 
  除此之外,夜露寺狂亭恐怕還會用左眼瞪向對方,唾罵道:
 
  『啊?妳找死嗎?』
 
  當初梅文廷喜歡上夜露寺狂亭的直播,也是因為夜露寺狂亭目中無人、我行我素的個性。
 
  有著一頭醒目的白色長髮和紫色眼睛,臉上戴著黑色眼罩、身上穿著黑色和服的夜露寺狂亭,怎麼看都像是黑社會的不良份子,肯定不會被值日生這種小事攪擾。
 
  求學期間,肯定也是班上的風雲人物吧?
 
  想到夜露寺狂亭和自己的落差,梅文廷不禁低下頭,嘆氣道:
 
  「為什麼……我沒辦法像總隊長那樣,豪邁地拒絕別人呢?」
 
 
  放學時間,十五分鐘前還擠滿學生的教室,如今只剩下梅文廷一個人孤伶伶地擦著黑板。
 
  「終於……完成了。」
 
  好不容易做完被馬尾女生交辦的值日生工作的梅文廷,放下手中的板擦,深深嘆了口氣。
 
  即便是身為死黨的林峰程,也是一放學後就拍拍屁股走人,將有著十年緣分的梅文廷拋在腦後。所謂的孽緣就是如此吧?
 
  就在梅文廷心中感嘆世態炎涼時,教室大門突然打開。
 
  只見一名滿臉橫肉的粗獷男性,一臉著急地走近教室。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梅文廷所屬的一年五班的班級導師。
 
  「有人在……是『沒問題』啊!我正好有事找你。」
 
  彷彿嫌梅文廷手邊的麻煩還不夠多似的,男班導抓住梅文廷的肩膀,親切地說。
 
  「請問……有什麼事嗎?」
 
  放學時間被老師找上絕對沒有好事,基本上是所有學生的共識。不過即使畢業出社會後,也絕對不想在下班時間看到老闆或上司的臉就是了。正所謂沒消息就是好消息。
 
  如今梅文廷內心的不安,就跟防空警報一樣響個不停。
 
  然而班導對梅文廷的不安渾然不察,臉上堆滿笑容,說道:
 
  「跟我去辦公室一趟吧。」
 
 
  「這是……?」
 
  一走進青山高中二樓的教師辦公室,梅文廷就從班導手中收下厚厚一疊講義。
 
  「你知道我們班上有個在家自學的學生吧?」班導說。
 
  「咦?有這回事?」
 
  儘管梅文廷一臉狀況外,班導完全沒要解釋的意思,繼續說道:
 
  「總之,這些東西要在今天以前交給對方,但是很不幸地,老師我剛好有事抽不開身。」
 
  或許是做賊心虛,班導下意識望向桌上的智慧型手機,梅文廷順著班導的目光看去。
 
  只見桌上的智慧型手機顯示著某位VTuber的直播畫面,對梅文廷來說這樣的畫面並不陌生。雖然梅文廷平常都是用電腦收看,但是有時人在外頭也只能用手機看直播。
 
  如今VTuber的風潮不只年輕人,青年觀眾也不在少數,梅文廷的班導正是其中一個例子,只是不是什麼正面例子就是了。
 
  「老師,那個是……」
 
  注意到梅文廷視線的班導,急忙清了清喉嚨,隨手拿起課本擋住手機。
 
  「總之萬事拜託了,『沒問題』。」
 
  相較於班上同學,班導的委託更加難以拒絕,畢竟還有學期成績的生殺大權交在班導手中。
 
  儘管夜露寺狂亭今晚也有直播,但是開台時間是晚上七點,時間上還算綽綽有餘。
 
  在班導沉默的凝視下,梅文廷再次低下頭,嘆氣道:
 
  「……我知道了。」
 

創作回應

mon
班導母湯哦www
2024-06-15 17:38:02
獅子&雷格(應該)
負面教材的班導XD
2024-06-15 18:35: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