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原神二創】異鄉之花—壹章之一

鴞吉 | 2024-06-14 18:00:03 | 巴幣 102 | 人氣 52


壹章—綻放稻妻的異鄉之花

(1)

町街,位於稻妻城的中層區域,也是整個稻妻最重要的商業中心。
過去一年因為鎖國、內戰的關係,國內物資日漸緊張的情況下,許多商鋪抵禦不了缺貨衝擊,紛紛歇業關門,町街的商業活動一度陷入低靡。
隨著鎖國解除,來自外國的商品為這國家有限度的輸血後,這才讓町街逐漸復甦。

此時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有一對身影特別顯眼。

其一是有著亞麻色頭髮的馬尾青年,身著紅黑相間的稻妻服飾,明顯有著外國血統的他站在人群中,但稻妻居民早已熟悉此人,以致於經過這位看似「外人」的青年身旁時,只會簡單的說句「托馬大人」打聲招呼,並不會將視線放在他身上太久。

他們更多好奇的,是能夠讓托馬作為嚮導引領進來的訪客,一名身著酒紅色裙裝的粉髮少女。
當托馬有說有笑的為她介紹稻妻城必定要關注的商家,少女則是顧著用手上的留影設備「喀嚓!」地四處攝影。

「真是萬分抱歉,夏洛蒂小姐。此次的採訪行程明明是社奉行這邊指定與蒸氣鳥報社合作,本該是由家主大人親自接待……」

「但如您所見,戰後的復興工作依舊堆積如山,家主大人和大小姐沒辦法全程陪伴,還請見諒。」

對於遠道而來的夏洛蒂,托馬為其服務的主子向這位記者小姐展現最高的歉意。
有句話說得真好,人帥講什麼都動聽,這位帥小伙一個不經意的微笑,路邊經過的女性小從八歲,大到八十歲,目光無不被他吸引過來,似乎連部分男性也慘遭淪陷。

「光是能得到社奉行的幫助,讓我們家成為鎖國解除後,楓丹第一個進入稻妻採訪的報社。」

「感謝貴方提供的寶貴機會都來不及了,怎麼能佔用神里大人的寶貴時間呢?」

而夏洛蒂年紀輕輕,但作為記者已經見識過許多場面,對於托馬這無心的美男攻勢,也只是笑著搖搖手,表示不要在意。
不過鑒於對方是在稻妻人脈廣佈的能人,她還是偷偷按下快門捕捉了托馬的笑容,或許之後能在稻妻派上用場。

「賭上蒸氣鳥報社特派記者的名譽,我一定會為稻妻寫出足以令全提瓦特感動的報導。」

「那麼夏洛蒂小姐有什麼感興趣的店家呢?」

這個嘛……

夏洛蒂歪著腦袋思索,當報社決定派遣她前往稻妻後,她花了許多時間在本國,透過訪問那些曾到稻妻經商的人,已經做了不少小功課。
楓丹人眼裡的稻妻,離不了三樣東西:武士、刀、雷櫻樹。

武士方面,來自正義之國的夏洛蒂自然對稻妻的執法機構—天領奉行感興趣,如果能深入奉行所一窺稻妻的審訊流程……當然,絕對不是讓自己當被審問的那個。
也很想見識那傳說中雷電將軍的近衛部隊—奧詰眾,有楓丹的映影公司一直很想以這群稻妻武力的頂點為主題,拍一部大場面的動作片。

刀的話,進入稻妻城開始爬那佈滿櫻花瓣的樓梯時,她就有注意到一家名為天目鍛冶屋的打鐵舖。
與楓丹廷那間使用機械代工的博蒙特工坊不同,她曾走訪過須彌、璃月、蒙德,這些地方的鐵匠鋪仍然使用純手工的鍛造方法。
同樣是手工打造的作品,稻妻出產的刀劍遠比另外幾國還要還要搶手,楓丹上流社會的人或許不是人人會舞槍弄劍,不過鑑賞藝術品的眼光還是有的,而這也是稻妻刀劍在楓丹上流社會受歡迎的原因。
如果能根據稻妻鍛造刀劍的雷電五傳之一,天目流來寫一篇故事,或許能讓稻妻刀劍的藝術價值再添上一筆……

「有太多想見識的東西了,不過承蒙社奉行的邀約,我想先從稻妻的社會人文開始著手。」

最終,夏洛蒂還是選擇了社奉行家主最初找蒸氣鳥報社的初衷,為了能讓稻妻重新與世界接軌。
透過報導的力量讓世人認識現在的稻妻,已經不再是那個鎖國時代處處為難外國人的封閉國家。

「社奉行的祭祀禮儀、長野原的煙火製程、影向山鳴神大社的神櫻樹,這些都是很棒的題材。」

「而且現在楓丹的時尚界還有一名展露頭角的稻妻人設計師,或許楓丹的設計師們也會開始關注稻妻的染布也說不定。」

「這樣的話就要找小倉屋了。」

身為稻妻通的托馬不加思索,搖手一指街道末尾、靠近橋頭的店鋪,那正是夏洛蒂方才提過,在楓丹火速崛起的稻妻設計師曾待過的地方。
此時,有一個嬌小身影進入了夏洛蒂視野。

那是一名金髮碧眼,看上去有九歲的女孩。
儘管身著稻妻平民常用的普通布料製成的衣服,再套上餐飲業服務人員標準的圍裙,仍遮蓋不了潛藏在女孩身上的麗質。
夏洛蒂直覺想到那個在楓丹民間赫赫有名的幫派首領,刺玫會的現任會長納維婭,如果再給這女孩十年的時間,或許她也會成長為不得了的女性吧?

除此之外,女孩還用一支尾端裝飾有粉色花朵的髮簪將那耀眼的金髮盤起來,露出了潔白後頸。
不過比起那對小孩子來說有點太早盤起的髮髻,夏洛蒂的目光更多是被髮簪的樣式吸走了注意力,因為那不是稻妻地區會有的花卉,而是楓丹人用來傾訴心意的熱情之花,虹彩薔薇。

「真有趣……」

真正讓夏洛蒂在意的點不只是女孩的容貌和穿著,她更好奇這樣的女孩為何能自然而然的出現在稻妻城的街道。
如果是其他國家那還沒什麼,可這裡是稻妻,一個剛解除鎖國的國家。
就連通商限制還沒有完全開放的現在,能進入內地的外國人屈指可數,自己則是因為有社奉行的招待才能省去離島那裡的繁瑣程序。

大人進出都如此困難,更何況是小孩子?

正當夏洛蒂還在猜測女孩的來歷時,只見女孩與小倉屋的店長簡單聊了起來,並從刻有木漏茶室商標的木製提箱裡取出了這家店訂的外帶茶飲。
隨著她雙手舉高杯子將飲料遞給店長,衣服的袖子就這麼滑落下來,其中右手還是一截由木製零件組成,用來代替缺失部位的義手。

身著稻妻服飾的外國人小孩,不知為何缺了一截右手。
種種信息刺激著夏洛蒂的媒體人嗅覺,她直覺將女孩與另一個她真正想調查、卻對現在的稻妻很敏感的事物聯想在一起。
這樣說連她自己都覺得下流,夏洛蒂感覺自己興奮到停不下來。

「托馬先生,我嗅到了新聞的味道……」

「嗯?意思是妳要先採訪小倉屋嗎?」

雖然不明白夏洛蒂為何如此興奮,托馬仍善盡自己此行的責任準備跟上,卻是一群稻妻婦女會的太太們,為了詢問托馬下一次的家政講座開課時間,暫時拆散了他和夏洛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