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1?萬】槍孽效應 ϟ-11 另一個頂尖科學家

| 2024-06-14 16:21:22 | 巴幣 6 | 人氣 493

連載中【1?萬】槍孽效應
資料夾簡介
絕對不是十八禁。 據說每個在網路上胡說八道的男子漢,都一定要寫一篇關於惡搞老二的故事。 傻眼吧!這就是我的惡搞幻想科學的最高峰!

ϟ ϟ ϟ

  「真是太聰明了吧?」

  先入為主的抑止力。
  這是一種自衛手段。
  假設曾有一個欠款人向非法團體借款。
  當欠款人無法支付款項時,為了避免債主對自己不利,該欠款人極可能透過記者會等方式,宣告自己『身無分文』,已經申請『破產保護』。
  可所謂的『破產保護』,是不可能『身無分文』的進行,因為破產申請本身就需要費用以及對應資本。

  所以那位欠款人,也不可能是真的得到『破產保護』。
  內行人了然於心,債主也心知肚明。

  既然既然連債主也知道他在撒謊,那麼為什麼欠款人要進行這樣的『宣告』?
  因為大多數的人都不會知道『破產保護』是不能『身無分文』地去進行,所以先入為主地認為『破產保護』是可以被申請的。
  而且債主非法。

  這個前提下,這種謊言就具有意義。
  這時候債主就不能夠進行私下手段,不然將會讓自己在社會上失去立場,因為『欠款人』已經取得了先手。

  回頭看看博士的算盤吧。
  現在博士的算盤,就是透過絕佳的成品展現,宣告三件事:
  其一,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透過竊走的『Key』,去獨立打造一個新的產品,而且擁有極高的火力,他正在展現『自己的力量』。
  其二,自己背後擁有『支援』,不然產品是不可能問世的;而且已經有『誰』正在使用他的產品,所以要動博士,還得先考慮一下他背後的資源。

  但誰知道這影片是不是合成的?
  誰又知道這影片背後資助?
  誰又知道他們的協議是什麼?
  最後,誰又知道那位穿戴裝甲的人,是不是其實就是博士本人?

  是與不是都有對應的風險。
  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其三,他們已經是英雄了。
  是啊,誰又知道這一連串包裝成英雄活動的影片,到底是不是一種公開處刑?

  就拿那支柬埔寨人口販售的影像來說好了。
  看起來確實是一個正義的無名英雄,基於正義之名去掃蕩人蛇集團;但誰知道真相會不會只不過是另一個人蛇集團,聘請強大的私人火力,去清掃自己的競爭對手?
  沒人知道對吧?
  可當英雄已經是英雄的時候,誰是壞人就是英雄說了算,這就是先手。
  組織只能知道,現在跟博士動手一定有風險,而且說不定很大,那麼組織絕對不會動手,就賽局理論上,這時候組織就已經輸了。

  真不愧是你,一直都是這樣的聰明。
  不過撇開這些繁瑣的利益盤算不管……

  「這成品真是不得了……」他反覆觀看影片。

  一面敲著桌上 Apple 鍵盤,一面嘖嘖稱奇,每個細節他都再三品評,然後瞇上眼睛。
  以工程科學家的角度來說,即使在假設能源問題已經得到解決的前提下,要製造這種完全是抄襲『鋼鐵人』的荒謬裝甲,那可不是畫畫設計圖就可以辦到的。
  更讓人恐懼的是,博士的本行應該是能源科學家才對吧?

  這就是天才嗎?

  反覆讓影片暫停與播放,男人越來越對那套裝甲的優異表現與設計感到欽佩,簡直就是天才也難以形容。
  將能源用於這種類似鋼鐵人裝甲的打造,『Key』的應用居然可以這麼美妙,真不愧是你。

  「東尼史塔克的化身嗎?」男人不禁喃喃。

  好了。
  既然你都以這種幾乎完美的方式來對組織示威,接下來就不能指望組織逮捕你,那樣的話。

  「我自己找門路吧。」男人微笑。

  關掉瀏覽器,也一併將桌上的 Mac Pro 關了機。
  在關掉以前,他再看影片裡的鐵人裝甲最後一眼。
  美極了的裝甲工程製品,真捨不得關閉。
  簡直就是天才也難以形容。

  但是說起來。
  自己應該可以做得更好吧?




ϟ ϟ ϟ

  「媽的……媽的……」

  駿樺喘著大氣,臉色慘白地彎著腰。
  他身上的冷汗不停地噴湧,心跳不知道超過一百多少,腎上腺素大量激發以後的副作用衝了上來,讓他幾乎虛脫。

  頭暈目眩的。
  黑漆漆的裝甲卸在地上。
  能源盾 & 誘彈 VS 導彈,結果居然是讓裝甲撐著一口氣。

  殘破不堪,烏黑焦臭,整個裝甲只能勉強維持著人形的外貌運作,還正常的機能只剩下三成。
  還好智能助理和飛行功能沒有受損,自己才可以拖著一口氣飛回基地,而不是傻乎乎地在海平面上等著被打撈。

  夏娃反應堆還牢牢別在腰上,發著微弱的光。
  真的是,
    他媽的,
    只剩一口氣啊!

  他好想爆炸。

  「裝甲破損的蠻嚴重的,傷腦筋,我想想,果然下次需要加入自我修復系統嗎……我再想想……」盤腿坐在地上的 votus 拿著扳手,敲了敲散落在地上的鐵片。
  「你就不能關心一下我嗎!」駿樺大叫,渾身顫抖。
  「所以我這不是在幫你升級裝甲了嗎?」votus 搖了搖手上的扳手,眼睛依然看著他放在腿上的筆電,少廢話多做事的理工風範展露無遺。
  「以後我再也不跨出台灣國土了!」駿樺癱坐在地上,用所有力量比出中指。
  「沒事啦,這次有個很棒的實驗數據喔,你看,遇見危機時你的發電量大幅提升了呢。」votus 將膝蓋上的筆電遞給駿樺。
  「所以解開了嗎?」累癱的駿樺使勁撐開眼皮接過的筆電。

  螢幕上都是看不懂的數學式和圖表。
  他其實並沒有打算讓自己看懂吧?

  「這就是這次的數據重點了,你看,它到一個門檻後就維持恆定,數字上不去了。」votus 解釋。

  確實,有一張圖表直直地往上暴衝,簡直都可以從那幾乎垂直的曲線上看見自己的腎上腺素了。
  但是那個往上暴衝的曲線卻在一個點上趨於平緩,維持在一個平穩的線軸,不再繼續飆高,像漲停板一樣。
  這樣不對吧?

  「……這是什麼意思?」駿樺表情呆滯。
  「就是說按著以往的勃起方式,是沒可能打破循環的……吧?」votus 也沒能肯定。

  是啊,他看得出來。
  他們的目的就是讓『槍孽效應』的力量打破天際,好讓勃起放電『超載』,以終結槍孽效應。
  但是即使遇襲飛彈,自己用上身心魂在勃起,那幾乎是垂直上升的能量曲線,居然還是沒辦法突破一個看不見的壁壘?

  「勃起不就那樣…哪來那麼多方式……」駿樺著魔地喃喃,完全沒辦法思考。
  「我也覺得,但事實擺在眼前。」votus 兩手一攤。
  「……那怎麼辦?」駿樺空洞地看著 votus。
  「不要動不動當伸手黨,何況這一點是我要仰仗您的努力啊施主。」votus 拍了拍駿樺的肩膀。
  「我實在是……」駿樺實在是不由自主地再次硬了,拳頭。
  「好啦,裝甲有沒有什麼修改建議啊?」拿著扳手的 votus 站了起來,從地上拿出一組紙筆,他向來只關心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有,我動態視力跟得很危險。」駿樺立刻發表那用命換來的用戶體驗。

  要說這次處境最危險的地方,就是縱然有著『能源盾』、『誘彈』之類的可靠防具與掩護,但駿樺到底還是挨了很多飛彈的餘波。
  那完全是因為他的視力沒辦法跟上飛彈。
  也就是說即使裝甲的警報器已經表明飛彈朝自己飛過來,他也沒有足夠的反應能力避開。

  「了解,強化 AI 預讀功能的話你就可以提早反應了吧?這模型訓練很快。」votus 隨意地寫上『增加預讀』四個字。

  隨隨便便地就當成實現了?
  真的假的啊?

  「然後我基本上沒有格擋和近戰裝備。」駿樺進一步要求。

  能源盾雖然不錯用,但到底不能格擋大衝擊。      
  而且很多時候,他其實都在想能不能乾脆劈開那顆該死的飛彈,只是自己手上甚至沒有一把菜刀。

  「好,幫你裝個刃盾,順便加入震動刃口跟高熱電漿之類的吧。」votus 點點頭,寫上『刃盾(震動的)、高熱電ㄐㄧㄤ』。
  「子彈也不夠用,到後面我只能夠被動逃跑。」駿樺鐵著臉地,看著眼前那ㄐㄧㄤ還需要寫注音的天才發明家。
  「了解,那我們不用實彈了,改成激光炮吧,但這樣速度就可能會下降。」天才發明家作為一個天才發明家,votus 理所當然需要在兩秒內得到辦法。
  「能不能不下降?」駿樺在心裡暗暗起誓,一定要讓他說出:『對不起,這我做不到。』自己才爽。
  「可以,那就不下降吧,加入動態能源擴充系統應該可以搞定,你的點子不錯呢。」但天才如 votus 當然毫無阻礙,大筆一揮就刪掉需求了,還暗自點頭稱讚駿樺的主意。

  簡直是。
  太,
   瞧不起人了。

  「……我覺得我一個人太吃力了,能不能讓裝甲學會影分身?」駿樺皺眉。
  「可以,剛剛算了一下最佳化負載,我可以我給你安裝六個輕效能折疊機器人,跟十一個奈米機器人,全 AI 操作,個別可以續航三分鐘以及三十分鐘。」votus 寫寫寫。

  「我覺得一邊看 A 片一邊躲飛彈有點吃力,這能不能處理一下?」駿樺更用力皺眉。
  「好啊,那改成體感暗示提供刺激,不要仰賴實體影視刺激好了,雖然沒有實際用過,但感覺可以試試看。」votus 寫寫寫。

  「我要局部武裝能力!每次都全副武裝重死了!你想辦法!」皺眉的駿樺不自覺大聲了起來。
  「可以啊,那改成低能量時用無線驅動吧,但是你的老二要隨時掛著夏娃反應堆喔,這樣才能遙控。」votus 寫寫寫。

  「媽的勒我要能夠從眼睛射出雷射光!嘴巴噴出高熱火焰!腳要噴出兩把武士刀!還要有刃翼!這樣才帥!」駿樺大吼。
  「你很懂嘛!這樣果然很帥,一定給你安裝。」votus 寫寫寫。

  「……你有辦不到的嗎 votus?」駿樺面無表情。
  「加減還是有?」votus 將紙筆折疊起來。

  「比如說?」
  「讓一個老二會放電的殘廢交到女朋友,那就真不太可能……對,怎麼想都不太可能,基本面就錯了,太噁了,太詭異了,太不可理喻了,對不起,這我做不到。」
  「……」




ϟ ϟ ϟ

  電腦螢幕閃爍著。
  抓著薯片的肥肉男看著包圍自己的八個螢幕,他正在透過他的私人網路,對全世界的數據打開後門進行訪問。

  二十四槽的硬碟陳列櫃指示燈一閃一閃。
  40 G 網路孔的指示燈也一閃一閃。

  一共加起來幾千個 Thread 的處理器,與幾萬個 GB 的 RDIMM RAM 正全速跑著數據,加上從黑市找來的大量平行運算卡,系統正在進行以量取勝的愚蠢暴力破解。
  他的左手缺了食指。
  他是這一行的箇中好手。
  但這仍然不能避免他已經查詢了四十五個小時,依然一無所獲。

  「跟蹤到了嗎?」

  男人打開了房門,臉上掛著微笑。
  房間裡擺著四個大機櫃,裡面的數台 4U 伺服器正在全速運作,散發出劇烈驚人的龐大熱氣。
  而兩台永遠不關機的冷氣正在平衡這個房間的溫度。

  就算用上相對靜音的 4U 伺服器,這裡還是很吵。
  八個螢幕的光,以及像日月星辰一樣的指示燈,就是這個房間的所有照明。
  再加上薯片和汽水的味道,讓穿著亞曼尼襯衫的男人每次進來這裡的時候都渾身不對勁。

  「沒有,他的據點實在太隱形了,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肥肉男大口吸著可樂。

  他可不會覺得難堪。
  因為連他都做不到的事情,這世界也沒多少人能做到,這是他的自信。

  他養在這幾千個核與幾萬 GB 記憶體的怪物系統可厲害了。
  從侵入,監聽,數據清洗,智慧解析一條龍做到,全世界的民用電眼都是他的眼睛,全世界的帳單都是他的線索。
  理論上只要十個小時,他就可以獲得一個平常人在三天內的足跡,就算是安海瑟薇或是橋本環奈,他也能找到她們在這三天在哪裡跟哪些人打炮。
  他是追蹤型的網路駭客,代號『月光摩利亞』。
  但這樣的他卻找不到一個平凡的能源科學博士。

  「估計就是自己發電自己補給水源,甚至還自己栽植糧食吧?像獨立宣國一樣。」男人看著摩利亞鬆弛的下巴和胡渣,一面思考為什麼這個人要跟機櫃一起睡覺?

  沒錯,最開始他確實是從帳單的調閱入手。
  只要有在使用水電,自己就一定可以追查到,就只是時間問題,而靠自己跑在那十六台伺服器裡的 AI 模型,這個時間也不會太久。
  但是沒有查到,所以目標可能真的獨立處理掉水電問題吧,是挺麻煩,但倒也不會說很難,要不是自己已經離不開外賣服務,自己也會這麼做。

  「那網路部分呢?他再怎麼厲害,造出那種機體,終究不會是一個人吧?」摩利亞難以苟同。

  相較之下,他更不相信那種裝甲,會是個人專案可以打造出來的東西。
  目標一定跟誰有合作,而且是一大群人。
  而只有有所聯繫,就必定會留下足跡。

  「好問題,這還真不好說。」男人微笑,看著貼附在牆上的網路線,就像是雨林的藤蔓一樣,為什麼不整理整理呢?
  「那麼離譜嗎?」摩利亞冷笑,他總認為男人把他們的目標的力量過分放大。
  「我記得他曾說過,他不相信任何協定連線,所以只用自己從底層開始寫的通訊。」男人笑了笑,對摩利亞的輕蔑不置可否。

  從底層協議自己寫嗎?
  恐怕不是這個層面的問題而已吧。

  「關於這個問題,我想我有一點不太樂觀的線索。」摩利亞將雙手枕在腦後。

  是啊,他有絕對的自信,只要在網路線上,世界上能夠逃過他追蹤的人不多。
  反過來說,他也可以很清楚地知道,這件事如果發生了,他的敵人可能有誰。

  「請說。」男人看著摩利亞幾乎埋沒脖子的肩膀肥肉。
  「我懷疑,他請到了《烏托邦》的駭客。」摩利亞轉過身體。
  「……」男人看著摩利亞,露出笑容。

  第七世界烏托邦。
  黑暗治國,強者為尊,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沒有法律的國土,也是世界最黑暗的一個角落。

  而烏托邦裡頭有一塊地,那裡建立著全世界最黑暗的機房。
  由一個駭客世界最強大的大腦『操盤手』擔任管理員,並且交由一群絕頂聰明的駭客,在全世界的陰暗角落共同維運。
  那群經由『操盤手』邀請,得到維運與共享資格的駭客們,就稱為『烏托邦的駭客』。

  如果自己的情報侵入系統沒辦法得到任何對方的情報、甚至是線索,那麼很有可能,是有一個這樣的『烏托邦駭客』,幫對方把所有線索都抹除了。
  那可不是用錢就能搞定的。

  「如果是這樣子,那麼就不可能迅速找到他的位置。」摩利亞兩手一攤,其實應該說『不可能找到』才對。
  「你也辦不到?」男人看著摩利亞,眼睛裡有著挑戰。

  辦不到?
  開玩笑吧?

  「我可不想挑戰烏托邦的駭客。」摩利亞聳肩,他已經過了逞兇鬥狠的年紀。

  所以他現在的代號才會起王下七武海的『月光摩利亞』,一個輸給四皇『海道』的男人。
  他在雙手還是十根手指的十年前也是有腹肌的,代號是『海賊王』。
  但現在,包含自己,誰在意?

  「原來如此。」男人點點頭。
  「而且如果在找到他的位置以前讓他找到我們的位置,以那架機體的破壞力,我們直接就輸了。」摩利亞接著說,更直接的翻譯是:『休想讓他為了工作的事情賭命』。

  男人微笑。
  摩利亞轉過椅子,繼續看著他的八個螢幕。

  一點猶豫也沒有。
  厲害的人總是自信,就連放棄的姿勢也顯得瀟灑。
  但他實在太胖了。

  「沒關係吧,就算沒辦法在資訊戰上先找到他,只要那個裝甲人還有回去補給的一天,我們就一定可以搶先一步,定位到他的位置。」男人在摩利亞的升降桌上放上一個 USB 冷錢包。
  「你的意思是……」摩利亞咬著可樂的吸管。
  「《烏托邦》的高手,就得要用《烏托邦》的霸王去制衡。」男人莞爾,他早就猜到。

  他有很多門路。
  就算是黑暗治國,強者為尊的國度,處在充滿怪物的土地上,他也有為他提燈的引路人。

  「……申請通過了嗎?」摩利亞看著冷錢包,鬆開吸管的肥嘴唇說明了他的訝異。

  烏托邦的事情,向來不是能用錢搞定。
  除了烏托邦的《荷米斯市》,因為荷米斯市就是錢的本身。
  只要價值夠好,掌握全世界極致交易權的荷米斯市王者『賭神瑪門』,甚至可以跟你交易他隻手遮天的全世界。

  「通過了,『瑪門』以我個人手上兩項未開放技術專利為條件,允許我使用一個月的軍事衛星。」男人微笑。

  這可真厲害。
  允許使用一個月國家兵器的價值,簡直等同於租賃了一個國家。
  但是。

  「只有這樣?」摩利亞拿著放在自己桌上的冷錢包,抬頭看著男人。

  男人盛開露出白牙的笑靨。
  將影片上傳到 YouTube,以宣告自己得到庇佑?

  這一手還是不夠聰明。
  你的失算就是我,那套裝甲上就被我瞧見了幾個很熟悉的痕跡,畢竟科學家的圈子就這麼小。
  千萬別說我卑鄙。
  大家都是科學家嘛。

  「我還聯繫到他其中一個金主了。」

創作回應

哀歷史模擬
別告訴我這玩意還有第二台 XDD
2024-06-14 22:09:22
幹,對決可是英雄作品的醍醐味啊
2024-06-14 22:21:2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