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十九章

胖雪豹 | 2024-06-14 09:57:21 | 巴幣 38 | 人氣 464


  「『哎?』」
  第一時間,瑪特蕾雅覺得自己聽錯了,但是她抖動耳朵還是清楚的記得紅的發音。她不知道高等精靈是什麼,但是現在的她聽得懂「王室」一詞,這個詞彙指的是一個國家帝王擁有的家族。
  吉娜驚的連手都在顫抖,她無法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但是紅根本沒必要說謊,更何況這件事情更加驗證了為何亞茲菲爾會被軟禁。要是王室的一員在他國被賣作奴隸的事情曝光,恐怕是一場大戰爭在即,因此賽莉亞的父親非得把亞茲菲爾留在這裡,那怕是要了她的命。
  「我就知道妳們會嚇到,那就更別說賽莉亞了。哈……妳們先上去冷靜一會吧,我負責在這裡蒐集需要的證據。」紅晃了晃腦袋,她的語氣無奈的說道,兩人的反應都在她的預料之內。
  「啊……好的。」吉娜的思考停滯了,她點頭回答卻沒有任何想法。
  反而是瑪特蕾雅,她一言不發的轉身朝向階梯上走去。踏上階梯時她的表情沉穩,腦中思考著一個王成為奴隸會是什麼風景。不知不覺中,她走出了地窖,甚至從書房走了出去。
  但是剛走出書房,瑪特蕾雅便愣住了。
  魔法國的正規軍隊正包圍著書房的出口,這些軍隊身披銀色的甲冑,厚實的盔甲連一雙眼睛都沒有露出來。在軍隊的前方有一個嬌小身影,那個身影的頭上有著一對雄偉的犄角,腦袋旁邊長著一對黑色的野獸耳朵,搭配上漆黑的長髮與長滿細毛的黑色龍尾巴,她看起來是一名瑪爾托斯。
  這名瑪爾托斯的尾巴上沒有火焰,卻用著鮮紅如血的眼眸凝視著瑪特蕾雅,穿著華麗的她看起來像是一名公主,頭上還有著一頂純金的王冠。
  「妳——是我的『家人』嗎?」瑪特蕾雅不在乎一旁的士兵,但是眼前的女孩著實把她嚇得不清。
  「不是。但是我與妳的血統相差的並不多,容我自我介紹,我是現任魔法國的君主『米塔安娜.瑪奇維卡』,前來此處只為親自帶妳去皇宮。」自稱米塔安娜.瑪奇維卡的女孩朝著瑪特蕾雅伸出了右手,就像是在邀請自己的手足跟上自己的腳步。
  「我的夥伴還在樓下。」瑪特蕾雅沒有立刻握住那雙纖細的手,而是注視著對方的尾巴回答問題。但是瑪特蕾雅的無禮行為並沒有令米塔安娜表現出憤怒之色,一旁的士兵更是沉穩的可怕。米塔安娜僅是用微笑說道:「還是妳要帶著妳的夥伴入宮?我特准一次。」
  「這是為何呢?」她的一席話震驚了瑪特蕾雅,因為踏入皇宮可不簡單。
  「為何?妳是瑪爾托斯,僅此就足夠了。還是說——妳看不見我的尾巴?或是妳早就見過許多同族了?」米塔安娜的臉上維持著清冷的笑容,單單是姿態她便比瑪特蕾雅還要沉穩。
  瑪特蕾雅吞嚥了口水,眼前比她還要嬌小的米塔安娜正愉快的搖晃著尾巴,看著對方的犄角與耳朵,瑪特蕾雅感到十分熟悉的感覺。幾年下來,瑪特蕾雅從沒有感覺自己離家如此接近,這也是瑪特蕾雅第一次看見疑似同族的存在。
  但是說來很奇怪,為何名為米塔安娜的她會忽然出現在這?
  「妳在懷疑我,是吧?」米塔安娜瞇起眼睛,她冰冷的質問瑪特蕾雅。一陣冰冷的語氣和瞬間感覺到的巨大威壓迫使瑪特蕾雅不敢用話語回答,她僅能點頭答覆。米塔安娜忽然的揮舞手臂,她的手臂重擊在士兵的盔甲上,當金屬片四處飛散之時瑪特蕾雅眨了下眼睛,因為盔甲裡面是空的,根本沒有人。米塔安娜盯著瑪特蕾雅震驚的神色譏笑了幾聲,她說道:「妳沒有注意到,帝都裡面的士兵全都是我的提線傀儡這件事情啊,真傻。」
  「啊。」這一瞬間,瑪特蕾雅才震驚的出聲。
  仔細回想,瑪特蕾雅才注意到,帝都內的士兵確實都會特別注意她的存在。原來打從進入帝都的那一刻,眼前的魔法國領袖就在盯著自己了。
  「我不是刻意要貶低妳,只是我以為其他的瑪爾托斯會更加敏感才是。」米塔安娜瞇眼注視著瑪特蕾雅的方向,但是她的目光更像是在面對瑪特蕾雅的背後。
  「但我聽說瑪爾托斯們應該滅……」瑪特蕾雅將手放在胸前,她急忙的想詢問關於瑪爾托斯的其他事情。
  「瑪特蕾雅!退下!」但是一句呼喊聲打斷了瑪特蕾雅的提問。
  瑪特蕾雅還沒能反應過來,她的身子就被往後拉走,取而代之的是她看見吉娜向前衝刺出去,她朝著女孩揮下了手中的武器。藍綠色的劍光猶如弦月般落下,她的鮮紅色眼睛凶狠的瞪著位在眼前的女孩。
  第一時間中,吉娜沒有想太多。應該要無人駐守的宅邸有一群全副武裝的士兵,怎麼想都令吉娜認為對方來者不善,於是她不暇思索的揮下了武器。
  但是一陣清脆聲響響起,吉娜愣住了。
  眼前的女孩高舉手掌,她的手掌是龍爪的模樣,龍的利爪正面擋下了吉娜的劍擊。仔細一看,吉娜才發現女孩配戴著王冠,有著和瑪特蕾雅同款的犄角與耳朵,甚至還有相似的尾巴。
  「妳什麼意思?朝著本米塔安娜.瑪奇維卡揮劍?」米塔安娜的神色仍有幾分餘裕,但是她笑得十分陰沉。吉娜愣了一會,她張大嘴巴,表情呆滯的像是蠑螈。口中結結巴巴的說:「又……又,又,又一個瑪爾托斯!」
  「喂!吉娜,發生了什麼?」此刻,紅都趕上了吉娜的步伐跑出書房,但是她看見外面的人事物之後,神色也徹底呆滯了。
  眼看所有人到齊,瑪特蕾雅不禁苦笑了幾聲,還抬起手來抓搔後腦。
  「喂,誰家的狗在這裡用劍砍龍啊,還不讓她放下武器救駕。」米塔安娜的語句中沒有浮現出憤怒之情,她反而朝向紅調侃吉娜的行為。聽聞此聲,吉娜嚇得丟下了導師送給她的寶劍,連忙退到了紅的身後。因為吉娜的後退,紅總算是看清了對方的身子,這時紅的臉色也顯得鐵青。她趕忙的跪下來準備解釋:「非常抱歉,我的夥伴對米……」
  「別說了,我不在意這事情。重點是,瑪爾托斯出現在一個埋藏驚天秘密的地方,難道這是一種天啟?」米塔安娜注視著書房裡面,她清楚地看見了被打開的壁爐,並且她的一席話說明她是知情的。
  「天啟?」瑪特蕾雅驚訝地轉頭盯著米塔安娜。
  「和我來,我想和瑪爾托斯談談。還有,關於雷特西亞家的事情如果你們想知道更多,就跟我來吧。反正論身分的話,妳們確實擁有踏入皇宮的資格。」米塔安娜瞇眼注視著單膝跪地上的紅以及吉娜,留下一席話後便帶著士兵轉身朝莊園外走去。
  「哎?」她的夠格一詞使吉娜愣住了。吉娜認為自己是平民,那怕成為騎士還是平民,為何自己有資格踏入皇宮?她疑惑的發出了聲音。
  但是不等吉娜思考,瑪特蕾雅與紅已經跟上了米塔安娜的腳步,吉娜只好一邊大喊著「等等我啊!」一邊追了上去。
  四人一起走出了莊園,剛走出去瑪特蕾雅便看見停在莊園外的馬車,米塔安娜命人帶領三人坐上了馬車,她則在確認了士兵列隊完成後才搭上馬車。
  馬車裡面有著柔軟舒適的沙發,高檔的吊燈與水晶窗戶。米塔安娜獨自坐在最為舒適的大沙發上,她的尾巴更是有專門的墊子供她安放休息。三人好奇地注視著米塔安娜時,馬車緩緩的前進。
  「米塔安娜……大人是瑪爾托斯嗎?」吉娜的敬稱有僵硬,但是她仍然問出了心中的疑惑。這個問題也提起了瑪特蕾雅的興致,唯獨紅一人選擇了面向窗外,不去在意。對此,米塔安娜冰冷的答覆:「嚴格來說我不是瑪爾托斯,而是瑪爾托斯與妖精生下來的後代,為此與我瑪爾托斯有著很大的不同,像是我沒有火焰也不會歌頌龍詩,最多算是個半成品的感覺。」
  這一句回答驚呆了瑪特蕾雅與吉娜,他們都愣住了。
  瑪爾托斯與妖精的後代?什——什麼意思?瑪特蕾雅的困惑在臉上一覽無遺。
  「別誤會,我比妳們都年長,今年正值兩千一百七十一歲。在我的面前,你們連個嬰兒都稱不上。」米塔安娜的手臂撐在窗戶上,手掌靠在臉頰上頭表露出幾分不耐煩,這令兩人很快知道米塔安娜不喜歡被小瞧。
  「那您口中述說的驚天秘密……」吉娜試探性的詢問,但是語氣比平時要小心翼翼不少。
  「你們應該知道了才是。但是別誤會,我不是來幫雷特西亞家解決政治問題的,而是來見眼前這位瑪爾托斯的。」米塔安娜嚴肅的告誡吉娜,卻又溫柔的凝望著瑪特蕾雅,她的表現與她所言一致。
  紅就像是早已料到了此事,她的臉上沒有過多的喜悅之情。
  「為什麼……不幫助雷特西亞家?」瑪特蕾雅反而在此之上開口詢問。
  原先,吉娜以為米塔安娜會對這個問題感到不耐煩,不料米塔安娜仍然溫柔地注視著瑪特蕾雅回答:
  「因為它還不用我來處理,至少——發生在他們領地的事情,還輪不到我把手伸進去攪別人的籃子。」
  「這是……什麼意思呢?」瑪特蕾雅困惑的皺眉頭。
  難道王的權力不是無限大的嗎?瑪特蕾雅產生了這種困惑。
  「看來妳要學的還有很多,等我們到了我的勢力範圍,我再來慢慢說。」
  米塔安娜瞻望窗外一眼,她盯著窗戶表面反射的火光,臉上浮現出一陣充滿了興致的微笑。瑪爾托斯,傳說中的火焰,這是令米塔安娜感興趣的東西,至於吉娜與紅她一點都不在意。
  雷特西亞家也是個善於用火魔法的家族,或許這是一種緣分,也是一個巨大的轉捩點,米塔安娜嗅到了一個天搖地動的前兆。
  為此,米塔安娜認為有必要先告訴這個又蠢又傻的瑪爾托斯一些訊息。
  這是她唯一能做的溫柔。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