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憩茶館的妖狐──交錯的世界:魂靈師與幸福之神(完)

阿葉(羽流) | 2024-06-13 22:19:15 | 巴幣 2 | 人氣 497

連載中憩茶館的妖狐:交錯的世界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供人亂入的故事(X) 裡面會出現我其他作品,甚至是其他人家裡的孩子,充滿驚喜的故事XD


  「深呼吸……不要緊張不要緊張……」

  一個嬌小的身影在樹叢中緩緩移動,老鼠男孩大力呼氣試圖讓自己不要感到害怕,但隨著越接近目標心跳就越快,距離盔甲武士已經不到五步,他的心臟彷彿快衝了出來。

  「唔……」

  承太強忍著將想尖叫的衝動給壓了下去,並依照先前擬好的台詞以顫抖的語氣緩緩開口──

  「你……在這裡守護什麼呢?」

  原先站在一傍動也不動的亡靈傀儡聽見聲音,雙眼空洞的窟窿發出紅色光芒,並抬起頭看著眼前的老鼠男孩,但他遲遲沒有發動攻擊。

  ──咦!難道真的被店長大人說對了?

  見對方沒有馬上舉起長劍砍來,承太驚訝的倒吸口氣。

  「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嗎?」老鼠男孩試探性的小心翼翼提問,並將腳步再向前幾步。

  「把……東西……還來!」

  「咦!」

  ──他會說話!?

  承太霎時瞪大了雙眼。

  「喀啦!」

  對方右手搭上腰間的長劍擺出拔刀姿態,承太回過神來驚覺不對連忙放聲大喊──

  「店長大人!」

  吶喊同時,盔甲武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佩劍跨出箭步,高舉的銳利劍鋒筆直落下。

  「鏘!」

  一道金黃色屏障擋住襲來的長劍,一張寫著密密麻麻文字的書頁從承太懷中飛了出來,紙張散發出強烈金光籠罩全身,老鼠男孩沒有受到傷害。

  「看招!」

  此時一道黑影從天而降,黑狐艾諾將手中的鑄鐵巨錘藉由重力加速度狠狠往對方頭上砸了下去。

  「轟隆!」

  強烈衝擊傳來一陣媲美爆炸的重物墜地聲響,亡靈傀儡瞬間被巨錘打倒在地。

  「很好,突襲成……」

  話還沒說完,一陣寒鐵光芒閃過,艾諾手中的巨錘柄與錘子頭便分了家,手柄變成一根單純毫無殺傷力的鐵棒。

  「咦?怎麼可能……?」

  驚愕看著眼前景象,此時原本應該趴倒在地上的武士已握著出鞘的長劍再度起身,看來在艾諾剛才發動攻擊的同時,武士也立刻做出反擊破壞掉黑狐手中的武器。

  「唰!」

  剛才發動斬擊破壞錘子的長劍正蓄勢待發瞄準著艾諾。

  「你休想!」

  戰線後方傳來一陣吼聲,紅色狐狸翻開書本伸手向前一揮,強烈的魔力風暴襲捲全場──

  聖靈制裁!

  伴隨紅狐狸的詠唱聲,一道充滿神聖能量的藍色光束從天空降下,不偏不倚打在亡靈傀儡身上。

  「嗚吼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光芒照射的盔甲武士發出尖銳叫聲,神聖魔法成功發揮效用,但在此同時一道無形的魔力波動擴散開來,令在場所以有人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

  是來自聲波的無形精神攻擊!

  「嗚……好難受,頭痛得好像快裂開了……」站在最前線的老鼠男孩首當其衝,雖然他立刻退到後方但情況似乎沒有好轉。

  「精神壁壘!」

  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在精神瀕臨極限之際,無形之壁在眾人面前展開,與先前針對令人陷入「恐懼」異常狀態的獅子心不同,精神壁壘的防禦範圍更加廣泛,它能抵禦一切精神類別的負面效果,可以說是精神系防禦魔法的最上位版本。

  「做得好,曉禔!」

  位於前方的艾諾對剛才施展精神壁壘的白狐微微一笑,接著無數道紅色閃電從他的右爪竄出──

  「再構築!」

  艾諾知道面對不死系敵人,打擊遠比斬擊有效,但對方行動過於靈敏,若繼續使用笨重的錘做武器會令自己陷入苦戰。

  艾諾手中鐵棍連同掉在地上的錘子頭紛紛被雷電纏繞,在紅色雷光的引導下逐漸變形,最後化做一對泛著金屬光澤的長拐棍,這便是他的能力──萬物重構。

  「碰!」

  拐棍狠狠擊中盔甲武士,強烈衝擊使對方站立不穩後退了幾步。

  在聖靈光輝持續照耀下,亡靈傀儡的動作變得遲緩許多,也證實神聖法術確實有生效,但儘管動作變得遲緩,亡靈傀儡仍緊握手中的劍不放,不斷朝艾諾揮出斬擊。

  「不許亂動!」

  虹葉再度翻動書本,兩道綠光從書頁中竄出,直擊亡靈傀儡的左右手,光芒猶如緊箍般將對方雙手硬深深固定,但原先應該能封住對方行動的拘束魔法在對方無比的力氣下似乎只能稍微減緩揮刀的速度,不過這也足夠了。

  「終於能抓到你了!」

  艾諾將拐棍朝空中一拋,順勢伸出雙手抓住對方的劍柄,無數紅色雷光冒出──

  「唰!」

  似乎察覺到危險,盔甲武士使出更為強大的力量掙脫束縛再度發動攻擊,但此刻長劍已被變成一根毫無殺傷力的鐵製棍棒,艾諾後退一步接住落下的拐棍回擊,鐵棒便打飛了出去,這模樣看上去相當滑稽。

  趁盔甲武士失去武器之際,白狐曉禔雙手匯聚一道白光,一個箭步衝上前朝對方胸口襲去。

  「精神衝擊!」

  沒有發出任何衝擊的聲音或爆炸,白光就這樣緩緩沒入亡靈傀儡體內,而傀儡也同時停下原先攻擊的動作,雙眼失去光澤矗立在原地無法動彈。

  「停止攻擊了?」見對方不再行動,虹葉疑惑的揚起眉毛:「你對他使用什麼法術?」

  「是精神衝擊。」

  艾諾見狀便放下武器點點頭,續道:「他能將對方當前所有不論正負面情緒全部消去,使目標暫時進入空無的狀態。」

  思索一會,虹葉對一旁的老鼠男孩招招手:「承太,你過來一下。」

  再度來到盔甲武士面前,雖然對方一動也不動,但承太內心還是非常緊張,就在來到他面前的那一刻,盔甲武士的漆黑雙眼部位發出了與剛才不同的綠色光芒。

  「咿呀!」承太被對方突來的舉動嚇的叫了出來,但盔甲武士這回沒有繼續攻擊,而是將頭轉向老鼠男孩的方向──

  「啊啊!聖……刻……大人……不對,你……不是……」

  「咦咦咦?」
  「不會吧?」
  「原來亡靈傀儡會說話嗎?」

  雖然語氣斷斷續續,但盔甲武士出乎意料的開口說話,三隻狐狸同時感到十分震驚。

  「不。」黑狐艾諾猛力的搖頭,在他的認知中這種被操控的傀儡是沒有自我意識,更不可能會說話,除非……

  「正常來說亡靈傀儡是不會說話的,除非執念深厚,或者是像剛剛一樣被驅散所有的感情,才會短暫恢復到生前的意識。」

  「執念?」聽見對方的解釋,反倒讓虹葉感到更加疑惑,畢竟聖刻這個名字並不陌生,這位傳說級冒險者的故事他已經從緋燕那聽說了不少。

  但是,為什麼會從盔甲武士口中冒出這個名字呢?

  虹葉腦中飛快的整理關於傳說冒險者聖刻的故事情報,接著拍了拍老鼠男孩的肩膀:「承太,你身上有什麼屬於聖刻的物品嗎?」

  「咦?聖刻主人給我的東西嗎!」

  被虹葉一問,承太這才反應過來,從衣服懷中內袋拿出一枚金屬胸章,那是翅膀造型模樣的徽章。

  「聖刻大人啊……」

  似乎是看見承太捧在手中的白色徽章,盔甲武士突然跪了下來。

  「果然是因為感應到承太的東西他才突然出現的嗎!」見對方對徽章有所反應,虹葉恍然大悟點點頭,如此一來便都說得通了。

  盔甲武士單膝跪地,抬起頭望著承太。

  「吾身奉獻予您,在此等候無數年,只為再歸還約定之物。」

  明明知道盔甲武士看的自己手中那枚聖刻的徽章,承太卻還是從對方語氣中感受到無限的感傷,如果聖刻在場,一定也會這麼說吧──

  「辛苦你了!」

  盔甲武士緩緩低下頭,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來。

  「不勝……惶恐……吾……願已了……」

  盔甲武士維持著單腳跪地的姿勢,身體一點一滴的崩毀逐漸消散。

  「咦?發生什麼事……?」看著眼前逐漸化作塵埃的武士,承太愣住了。

  「時間到了,他的心願已了。」

  說話的是曉禔,他的語氣中帶著絲憐憫,但始終沒辦法替對方多做什麼。

  在即將消失之際,盔甲武士轉頭望向說話的白狐,此刻他彷彿恢復生前的理智,以鄭重的語氣開口──

  「白色的幸福之神,幫助吾在最後一刻想起自己的使命......」

  「謝謝您!」

  語畢,武士連同身上的盔甲一併化作點點塵土隨風飄散消去,最後留下一條繫著白色金屬羽毛吊飾的項鍊,看起來和承太手上的白色翅膀徽章有幾分神似。

  「這是……?」

  撿起項鍊,老鼠男孩似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轉過頭詢問一旁紅色狐狸:「店長大人,這條項鍊該怎麼辦?」

  「看起來是那名武士想還給聖刻的東西,你就先收著吧。」

  虹葉不以為意聳聳肩,接著拿出羽毛筆在空白筆記本上開始撰寫,對他來說除了書本和故事以外的戰利品他都不感興趣。

  「咦?你在做什麼呢?」

  看見紅狐狸拿出書本,黑狐狸艾諾好奇湊了上去,沒過多久虹葉手上的筆記本頁面便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雖然那是艾諾從沒見過的文字,但卻依稀能感覺得到上面字字句句傳來股強烈的悲傷惆悵的情感。

  「有些故事不為人知,但不代表不存在過。」

  「無名的武士亡魂。」完成紀錄闔上書本,紅狐狸嘆了口氣抬頭看著剛才盔甲武士消失地方若有所思:「或許他的經歷不被大家悉知,但也不為失是個好故事。」

  「不過這樣一來就不會有無辜的人受傷了吧!」老鼠男孩將徽章和項鍊放入衣服內袋,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

  「再次感謝你們幫忙。」收起書本,虹葉轉身向朝艾諾和曉禔深深行禮:「要不是你們否則真的完蛋了,我對這種戰鬥實在是沒辦法。」

  「不會不會!」見對方如此客氣,曉禔連忙搖搖頭、伸出雙手揮了揮:「我相信換做其他人遇見了,一定也會這麼做的!」

  「雖然算不上是答謝,你們要不要來我們店裡休息呢?」話鋒一轉,虹葉對兩人發出了邀約。

  「咦?你們是開店的嗎!」

  艾諾和曉禔瞬間雙眼一亮,目前天色已晚,他們正煩惱不知道接下來該上哪找過夜的地方。

  「那……你們那有地方借宿嗎?」

  「當然沒問題,雖然可能沒有專門的旅店舒適,但用來遮風避雨還是夠的。」虹葉轉頭望向承太笑了笑,老鼠男孩也點點頭表示贊同。

  「我要煮好多好吃的東西來慶祝!」

  虹葉伸手摸了摸老鼠男孩的頭,而後者則是露出開心的笑容:「看樣子我們的大廚很想請你們吃頓飯呢!」

  「咦咦咦咦?」

  黑狐與白狐同時瞪大雙眼,似乎對承太廚師的身份感到非常驚訝。

  眾人踏出森林,承太回首望去那無名守護者消失的方向,緊握手中的飾品喃喃自語──

  「你放心,我一定會轉交給聖刻主人的!」

  風,靜靜地吹過森林,彷彿一切執念都已煙消雲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