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時空劫掠 THE TIME【疫苗】妥協 1

白悅 | 2024-06-13 20:45:48 | 巴幣 110 | 人氣 477

連載中時空劫掠 THE TIME
資料夾簡介
在執行異星殖民計劃的途中,站長薩蒂・伯雷的兩位好友竟被指控惡意殺人?蒐證之中,他越是發覺整起事件的起因遠遠跳脫時空。面對陰謀,他又該如何化解?


妥協 1

  不管潔娜瑟斯說了多少安撫的話,都始終沒辦法讓薩蒂冷靜下來。他太生氣了,簡直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這還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被激怒到萌生出殺人的念頭。最後他還是忍住了,沒有當場在班・艾勒・馬丁面前大發雷霆,他只是瞪著那個瘸腿老人,任由對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告訴自己,他願意相信里昂的能力,還建議他對朋友要有信心。

  這該死的老東西!

  這傢伙真的任何事情都做得出來!

  任何事情!

  因為他,響尾蛇回不了地球!而且他明知基金會已經失去瑪格麗特號的訊號了!情況已經失控了!他竟然還這麼做!現在每雙眼睛都在盯著衛星,只要發現任何未經允許而靠近的飛行器,不論大小,一律摧毀。

  那傢伙真的是個瘋子!真他媽的瘋子!

  薩蒂無視出現在眼鏡鏡片上的潔娜瑟斯、對她的話充耳不聞。他回到自己的實驗室,看了眼一排又一排正不斷運作的機械手臂,他深深地意識到此刻的自己有多孤獨。他很害怕,擔心自己沒辦法把朋友們帶回地球,而且嚴格來說,是他親手把他們送上不歸之地!

  而且他猜錯了,錯得離譜!班・艾勒・馬丁之所以消失了整整一個星期,不是埋頭在實驗室裡研究核心,而是到處去遊說,讓政府相信重返計劃的可能性、讓航太總署相信疫苗的發展性,進而讓他們都願意資助基金會。

  那是要用人命去換的啊!

  該死的瘋子!想要疫苗?那他打算怎麼分辨那些研究資料的真實性?

  「製作假疫苗會構成犯罪。」潔娜瑟斯像是猜到了他的心思,「而且無期徒刑跟死刑沒有兩樣。先生,你知道他為了疫苗會做出任何事。」

  這還用說?薩蒂沒做反應,一路往工作室走去,門在他抵達以前自動打開,又在他進去後自動關上。只有在這裡,這個被他仔細排查過的地方他才能暢所欲言。他攤坐在懸浮椅上,「我當然知道,難道這還不夠明顯嗎?」

  潔娜瑟斯又把自己放到鏡片上,就站在薩蒂面前,「你知道他們會把死刑犯送到哪、對他們做什麼。就算不是,萊斯勒也會崩潰。」

  「可馬丁需要他們!他要他們的技術!」

  「重返計劃正在啟動,他們只能繼續研究直到做出疫苗。」

  「那東西根本做不出來⋯⋯」他有點哽咽。而且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情緒不穩的關係,當潔娜瑟斯把手放到自己肩膀時,他能感受到真實無比的觸感跟溫度。

  但他根本沒有心思去細想,這個人工智慧究竟已經進化到什麼程度了。

  「這就是他來刺激你的原因,因為只有你才有辦法重新啟動一號研究站。」潔娜瑟斯說,「很明顯他也想要裡面的東西⋯⋯」

  「那他就大錯特錯了!」薩蒂下意識伸手去抓潔娜瑟斯的手,卻什麼也沒摸到,「基金會到底為了什麼而存在?為了偷取人類的思想!那東西能存在嗎?人類會變得愚蠢無比!他以為這樣就能天下太平了?那混沌理論就只是個屁!這真是太棒了!」

  「那只是他一廂情願,可你也因此忘記自己其實可以做更多⋯⋯」

  「我說過那太危險了!」他打斷她。

  「你覺得自己必須承受的風險,也許未必真的會發生,至少我算不出來⋯⋯」突然,潔娜瑟斯的影像消失了,只剩下微弱的聲音,「沃爾特來了!」

  她來幹什麼?

  薩蒂踢了下腿飄離門口,靜靜的等著門打開。他現在什麼也不想對她說,他對她很失望,真的非常失望,她當時就在現場,聽完馬丁早已做出那一系列讓人不敢置信的決定時,身為總部部長的沃爾特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說!一句話!

  很明顯!這就代表她從頭到尾都知情!在更改名單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了!但她還是讓事情發生!

  就不該相信她的,不該讓索婗雅跟她談條件,千不該萬不該,但現在已經來不及了!

  他看著門打開、看著沃爾特走進來,就算知道她進到工作室後先繞了一圈也沒做出反應,只是在原地等。其實是想等她自己開口,雖然現在他實在也不想聽她講廢話就是了。可當他發現沃爾特手臂上的黑色紋路變成赤紅色時,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到潔娜瑟斯驚叫了一聲自己的名字,然後他的眼鏡就失靈了,不論怎麼眨眼系統就是沒有反應——

  「請別生我的氣,只是以防萬一。」沃爾特說。

  薩蒂盯著沃爾特看,他發現她變得很不一樣,不只是表情或說話的語氣,那些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眼睛!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就在剛才,手臂紋路變成紅色的時候,她的右眼也跟著亮起了跟奧托一樣的紅光!這讓她看起來充滿攻擊性,她那可以跟美麗聯合的外貌在這一刻煙消雲散,令人毛骨悚然。

  「我有拒絕的權利嗎?」這是他的抗爭。

  「沒有人阻止得了他,就連他自己也一樣。」沃爾特說。

  「恩,所以妳才會過來,他想確定我究竟會不會照他說的做。」

  沃爾特慢慢吸了口氣,然後吐掉。這麼自然順暢的動作,很難讓人聯想她是半個生化人,噢不,是甦亡者。她右眼的紅光漸漸淡了下來,不再刺眼,就好像是她原本的顏色一樣。

  正當薩蒂以為她要說什麼時,面前的艾爾平台桌突然就像鬆軟的沙雕般坍塌,灑在地上的細小粒子又迅速四散在周圍自動重組,整個工作室變得昏暗,熟悉的東西一個接一個變成陌生的模樣,好不容易能認清後才發現那些東西是密密麻麻的研究資料。

  是四號站的研究資料,如果里昂要製作疫苗就絕對需要這上面的資料!

  而薩蒂卻目不轉睛地盯著其中一項報告,裡面記載了一項未經許可的人體實驗,那名受試者⋯⋯昔拉・沃爾特竟然用自己做實驗?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難以置信地看向沃爾特,她瘋了?不對,創造她的人本身就是個瘋子,她做出來的事情似乎也不用太驚訝。

  也許是薩蒂的表情太露骨,所以沃爾特調換了一下資料的位置,用另一份測試結果取代了那份人體實驗報告。「馬丁很有自信你不會拒絕他,用不到我,也用不了。」

  薩蒂曾經在希歐那裡看到過這份測試報告,是她脫離基金會系統同步的測試,代表她的所有行動都不再透過系統審核,是另一個獨立的全新運行系統。

  「也許只是妳這麼認為而已。」他說,「馬丁很有可能只是在引導妳,讓妳以為自己掌控了某些東西,妳自己不知道而已。」

  「不否認,他確實很擅長透過某些手段讓人做出他希望的選擇,比如說今天,你認為自己還能做什麼?」

  「如果不是妳,我能做的就太多了!」薩蒂瞪著她。

  「如果不是我,你根本沒辦法從上次的實驗意外中全身而退。」說著,沃爾特往下坐,一張懸浮椅從地面往上生成穩穩地接住了她,「還記得你之前戴的面罩嗎?我想希歐有跟你解釋原理了,你不覺得有人很了解你的習慣嗎?」

  「怎麼每次都這麼巧呢?」他感覺自己都已經沒什麼退路了,所以乾脆實話實說。「妳還真是我的救命恩人!總是能在關鍵時刻出手救援,不知道妳在多久以前就看到這些結果了?噢對了!我指的是這些。」

  說完,他指了一圈周圍的數據資料,他不想扯別的,更不想聽其他的。

  「我看不到結果,只看得到機率。包含今天的事情,機率渺茫,但還是發生了,我並不能百分之百猜到未來。」沃爾特說。

  「包括那些中毒了的奈米機器人嗎?當初那副面罩,妳是早就知道還是事後才知道?」

  「自從你接管研究站後的人事異動,我一直都有在觀察某些人跟某些群體。」

  「妳是指萊莉雅・洛朗?」

  沃爾特露出了笑容,沒有回話。除了淡紅的右眼外,其他地方看起來還是那麼的美好。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