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精選閣樓

【2024】新3小俠《2024.6.13‧5、3小幫》

★唯獨★ | 2024-06-13 20:21:23 | 巴幣 16 | 人氣 391


5、3小幫


  翌日清晨,伯恩斯就帶著一堆預先準備好的合約和一個職業律師及助手來到賽格特家,臉上盡是藏不盡的笑容,原本就和艾力卡多不錯的交情裡多了一份奇怪的諂媚,說想了很久最後覺得亞希勒斯的提議確實很好,下定決心就來認真談了。

  艾力卡多左思右想,推測大概是昨天早上和德帕斯站在一塊兒的時間太長了,引起了其他家族和政商界的注意。

  「呵呵,我是卡娜瑞家族的莉茲,真是久仰您的大名了,艾索德大人。」一個看約二十歲中的貴族女子剛從小巧卻精緻玲瓏且印有黃金金絲雀的馬車下來,剛好遇到正提著一桶絞肉飼料要去廄房餵帕帕的艾索德。「這是小女子備的一些茶點,禮節不周還請您見諒。」

  說完就讓隨身的僕人遞上一盒漂亮的禮盒,裡面裝著昂貴的蛋糕和茶包,是很知名的大牌子,此時亞希勒斯剛洗完碗從家門口走出來,他離開前還回頭看了一眼正在客廳被伯恩斯纏上的艾力卡多。

  「日安,亞希勒斯先生。」莉茲迅速地打了個招呼,接著繼續和艾索德說話,因為身高的關係,她稍微得低頭一點,但是又怕頭太低的話會傷害到艾索德的自尊。

  而專程被拜訪的人完全不曉得現在是什麼狀況,接過見面禮就愣在原地,手上的髒污還沾到了這見面禮。

  「艾索德大人真是文靜,是個翩翩君子呢。」莉茲展開手扇將面容藏在後頭,只露出因美笑而瞇成線的雙眼。

  「不錯嘛,有人追哎~」亞希勒斯用手軸撞撞艾索德,被揶揄的人依然無法自己的繼續沉默。

  「嗯咳,那小女子就先打道回府了,還望艾索德大人有空可以來卡娜瑞家族坐坐。」莉茲簡單地行了個禮後搭著馬車離去,服侍的僕人在車內時還小心地將聲音放低,稱讚千金的長遠佈局,但全都被亞希勒斯聽到了。

  「什麼啊……」艾索德將禮盒提到大哥面前,表情還是很震驚:「突……突然就有人送蛋糕過來……」

  「喜歡嗎?」亞希勒斯問。

  「痾……看起來是不錯吃啦……。」艾索德收回手,從部份透明的外包裝朝裡面端瞧:「可是好像只有一塊哎,怎麼分啊?四個人分的話會很小塊……」

  「那是人家特地給你的啦,我是問你喜不喜歡那女生。」亞希勒斯幫弟弟搞清他想表達的重點。

  「啊?喜歡?什麼意思?」艾索德抬頭看向亞希勒斯,滿臉恐慌。

  「她以後想跟你結婚啦!」

  「為什麼!?我又不認識她!」弟弟嚇得尖叫,完全不理解。

  「因為你是賽格特家族裡的小孩啊。」

  「我還沒成年耶!」

  「所以她現在是先來拜訪卡位置啊。」

  「為什麼不是找你啊!?你現在直接就可以結婚了吧!」

  「唉~~~當然是因為我是養子啦,法律上雖然承認,但是血緣上完全無關。」亞希勒斯打了一個哈欠。

  「這有什麼差嗎?」

  「有哦,對『家族』的那些鳥事來說非常有差,這就叫家族聯姻啊。」大哥聳聳肩,然後一個壞笑逗逗艾索德:「嘿嘿,你以後就不缺老婆挑了,恭喜啊,嘻嘻嘻~」

  「我才不要勒!!什麼東西啦!!!」弟弟終於了解到姐姐每日的痛苦,一臉慘白,他開始思考要找愛利西恩拜師學逃婚之道,而亞希勒斯則是直接無情對自己的弟弟大笑,笑得特別過份。

  這時愛利西恩正好以手刀姿勢衝了過來,鑽過房子旁邊的小徑往家的後山竄去,很快人就消失在樹林裡,過沒多久就聽到葛伊的聲音從不遠處的街道傳來,邊喊著愛利西恩的小名邊開心的唱歌、跳著走過來。

  「啊啊啊……等等我、姐姐──!」艾索德馬上隨著愛利西恩的腳步,一起躲到後山去了,只留下大哥在原地笑得不能自己。



  三姐弟除了亞希勒斯外,邊躲著比平常還絡繹的拜訪人潮邊把家務做完,直到中午休息時才全部躲回家,愛利西恩還把窗戶全鎖緊、窗簾也蓋上,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在家。

  艾力卡多也好不容易把想請他全家一起上餐廳吃飯的伯恩斯給打發走,三人癱在客廳中無奈的哀號聲連連,只有亞希勒斯還有精神在廚房替全家張羅午飯,還邊煮邊唱歌。

  「爸爸……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艾索德率先詢問,連伴手禮的蛋糕都不敢吃了,有種好像吃了就等同答應結婚了的幻覺。

  「唉……對不起,是爸爸不好……」艾力卡多向孩子們道歉,他決定近期內不會再靠近德帕斯了,還好目前只有名氣比較邊緣的家族想來蹭一波看有沒有機會,而像法倫懷特這種等級的大家族目前還沒有什麼動作。

  「吃飯囉~~~」亞希勒斯簡單了炒了一些蔬菜和一鍋肉絲炒麵,端著料理放到桌上,愛利西恩拖著身子走進廚房幫他把其他菜和配料拿出來。

  「為什麼只有你沒事啊……?」愛利西恩邊給自己盛一大碗的炒麵邊用忌妒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大哥,而艾索德等不及就伸餐具進去也想趕快撈一團出來,被姐姐擠了過去,要他排隊。

  「誰說我沒事的?」亞希勒斯反駁道。

  「為什麼都沒人追你啊!」愛利西恩裝完了麵後又給自己夾了幾口配菜,艾索德在旁邊也跟著直點頭。

  「傑拉德他爸那樣不算嗎?」亞希勒斯則是進房間換衣服,稍微打理一下儀容。

  「那是介紹而已吧?人都沒有出現哪算追啊?」妹妹不悅地說,覺得很不公平。

  「哈哈哈,別擔心,以後就會有了,一大堆的!」亞希勒斯自信地笑了出來,好像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

  「為什麼是以後?」艾索德一盛完要吃的量就開始狼吞虎嚥起來。

  「現在還不夠吸引人吧。」大哥想了下後答道。

  「吸引人?不夠帥嗎?還是頭髮太醜?」當弟弟這樣問的時候,艾力卡多突然覺得也許剛才大兒子說的話需要稍微注意一下,亞希勒斯忍不住笑了一小聲,好像艾索德講錯了什麼一樣。

  「唉唷,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啊,如果你們夠會交朋友,以後可是不管做啥都會很順利的哦。」大哥講得頭頭是道,列舉了不少引人注目和受歡迎的好處。

  一家人仍繼續討論怎麼應對現在的小風頭,各個都邊吃飯邊表現出略微煩惱的模樣,只有亞希勒斯自己一個人帶上錢包走到玄關處穿鞋準備出門。

  「你要去哪裡?下午不用上課嗎?」愛利西恩率先問道。

  「我把今天下午的課都排開了。」亞希勒斯再用自己的手指稍微順一下自己的髮叢,重新調整髮箍的角度,讓自己戴得更舒適。

  「要去跟法倫懷特家的女生約會喔?」艾索德靠在沙發上看著大哥。

  「我要去找朋友啦,拉斯和艾斯蘭,我中午和他們約好在東區吃飯了。」亞希勒斯已經很久沒見到這兩位好友了,最近三人才好不容易都找到一個都有空的時間聚聚。

  「啊,我也想去找拉斯耶,他上次說要教我玩沙板。」艾索德記得拉斯,是一個話不多的銀髮大哥哥,不過身份背景的話印象中就只記得他似乎是南方沙漠來的盜賊,其他就不知道了。

  「你今天還是要繼續幫爸爸和小愛上課。」亞希勒斯皺著眉頭說,並且要求弟弟不准翹班。

  「蛤……」艾索德不甘新的嘟嘴,覺得拉斯要來竟然都沒跟他講。「哎?你現在去來得及嗎?就算搭馬車趕過去也早就遲到了吧?」

  「沒事啦~我有我的方法啊,掰~~~」亞希勒斯穿好鞋後就出門了,弟弟只好繼續專心把自己的午餐吃完。

  愛利西恩開始盛第二碗,艾力卡多邊吃邊往門口望了一眼,昨晚的情報仍深深烙在他的心中無法忘卻,也許……也許其中是有什麼誤會……他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對這個很低的可能性抱有更多的信心,但目前的他沒辦法。

  「爸爸?你怎麼了?」女兒注意到父親的異樣,開口詢問。

  「沒事,只是昨天有點沒睡好,想打瞌睡了。」艾力卡多露出微笑,接著繼續吃飯,腦子裡開始思考是否應該親自或托人也去收集更多資料和情報,他真的很難相信會發生這種事,但皇室的偵查兵就是因為鮮少有情報錯誤才能擔任這個至關重要御用職位。

  愛利西恩此時跟艾索德吵了起來,因為艾索德正挑走炒麵裡所有的拌肉,被姐姐出拳揍了一頓。兩個孩子的父親這次並沒有出面阻止,想著自己這一生一路走來的種種,現在的生活雖不能說是最好的,但至少給了他許多的滿足和幸福。

  最後他下定決心還是得找時間去調查,他必須親眼見到真相才願意承認,艾力卡多在確定自己的下一步後覺得沉重的心情有稍微轉好一些,接著拿手裡的盤子用底部各敲了女兒和小兒子的頭頂一下,要他們停止拌嘴,這麼有閒吵架不如趕快準備下午的課程。



  史丹城東區是整個國家的商業最發達的地帶,許多週邊和郊區沒有的連鎖商店或大型建築、圖書館、音樂廳、表演廳等等公共建設都設立在這,也成為了觀光要地的其中一環。

  馬車與人流熙熙攘攘、門庭若市,亞希勒斯進到與朋友約好的指定異國料理餐廳門口等待,很快一個束有藍色馬尾、皮膚略顯白皙、尖長耳朵的男人朝他走來。

  他身上的衣著雖然顏色與史丹城人們平日穿的相近,但近看的話會發現材料是很特殊的質地,既看得出是取自某種植物,卻又無法解釋為何可以不經過拆解再重組成素材的過程就做成此等衣物,以人類的發展的製衣科技方向來說實在是難以理解。

  「哦!艾斯蘭!」亞希勒斯朝著這位朋友揮手招呼。

  「我的天吶,這裡也太熱了吧……」被呼喚的男子拉了拉自己的衣領,讓體內的熱氣散得快一些,即便身上的服裝有涼爽透氣的效果,史丹城的好天氣卻依然讓他熱汗直流,流溪般的清澈的藍色瞳眸中流露出一股濃厚的嫌棄和厭惡。

  「你是還沒被拉斯約去他家玩過是吧?」亞希勒斯雙手交叉在胸前,邊搖頭批判自己朋友的耐受力邊吐槽道。

  「他之前有問過,但我希望以後最好不要真的約在南境!」艾斯蘭熱得直用手往自己的臉頰扇風,抱怨到眼睛都瞇細了起來。

  「你有看到拉斯嗎?」亞希勒斯朝街道的另一頭望去。

  「還沒,我們可以先進去嗎?太陽好大……」艾斯蘭催促著說。

  「好啊,先進去點菜等他。」兩人打算先稍作歇息、躲躲午時的豔陽,便一起進入餐廳中。

  艾斯蘭翻看著菜單,雖然對他來說算炎熱的溫度沒有把他的食慾消磨殆盡,但他還是雞蛋裡挑骨頭般的挑剔起菜單裡的料理,而亞希勒斯早就點了快滿半桌的佳餚,並不斷勸說自己的這位精靈朋友既然出了遠門就該好好體會一下異國料理。

  附近桌不少也是來用餐的客人的目光頻頻一直往艾斯蘭身上猛瞧,雖說史丹國與精靈國有一定程度的來往,但通常都是介於皇室和貴族之間比較常見,極少在平民區見到,因此引起不少視線。

  「這都些什麼啊……」艾斯蘭用餐具小心翼翼地將一顆原本誤以為是切一半的淋醬肉丸子給翻過來,結果發現那是某種炸甲蟲,而且兩人的盤子裡都有滿滿好幾隻。

  「哎你不要看它那樣,那個很好吃耶!在這裡超有名的,一堆人都排隊要買這個!」亞希勒斯邊說明菜樣邊繼續看還有哪些特別的料理可以點來作弄這位精靈,也幫另一位朋友點一些他在南方的家鄉菜:「拉斯到底去哪了啊!?」但是人要是沒到的話,菜來了也是沒什麼用。



  從畫有神秘符文的鏡框外走進的影子,藍色的領巾下配著黑色的外衣和長褲,上面有些模仿蛇紋的紋邊,經年累月沉積了不少沙粒在表面的硬靴,鞋底刻有能迴避流沙的網狀的花紋。

  當他注意到自己的身影映在鏡中時,忍不住伸手去輕撫了鏡裡自己的身形,線條明顯的雙臂上纏著可用作臨時手工或醫用的繃布,略印在皮膚底下的透明符文散發出微微的白色光芒,但很快又黯淡下去恢復原本的膚色,如果沒有一直盯著看的話是不會注意到的。

  望著自己的外觀,一股感動和安逸隨即浮上心頭,就在放鬆了的下一秒,一個巨大泥狀且有幾十數顆不斷轉動的球體幻影瞬間覆蓋住自己那靛藍的目光,讓他不自覺發出了驚呼聲並驚恐地迅速向後退了幾步,剛好因為角度的關係,銀色的留海遮住了自己的半邊面容,此時再度往鏡內看去,依然還是那身形的自己,剛剛似乎是產生了幻覺。

  「呼……」他來這裡的目的不是為了照鏡子的,稍微讓腦袋清醒了點之後,男子鼓起勇氣朝著店的深處走去,到處都是堆疊的魔法道具和書籍,一些簡易的家用清掃用具和書寫工具組自動浮在空中展示自行處理事務的能力。

  繞過了幾叢幾乎疊得比人還高的書樓,終於在用魔法裝飾出來的一小片星夜下看到了櫃台,裡面站了一個紫色短髮的女子,一邊的眼睛上戴了一支好幾層不同厚度鏡片的眼鏡,正往手上拿著一個四邊由金屬線連結成的方塊專心地注視,方塊裡頭有浮空的液態水晶核心,看來她是在研究某種魔法道具。

  男子站在書樓後並未露出自己的影子,默默地做了一個深呼吸,將等下要做的事在腦中再度練習了一遍、確定應該萬無一失後,才穩穩地將腳步踏出去。

  注意到有人靠近時的女子抬頭看了一眼,看到銀髮男子後隨即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並把眼鏡給取下放在櫃台旁的置物架裡,很快她的眼裡就充滿了愛戀的情愫。而男子眼中的女子,在綻放出笑顏的那一剎那心跳則是無法克制地漏了一拍。

  「你終於來了,拉斯,嘻嘻。」女子打招呼道,頰上浮出了淡淡的紅暈。

  「嗯、嗯……好久不見,小莓。」男子也不遑多讓,面色幾乎都刷紅了,聲調也變得有些古怪和打顫,他立即用清咳來清清喉嚨,讓自己正常些。「最近過得好嗎?」

  「不好。」亞莓的笑容突然垮了下來,神情黯淡失落。

  「怎麼了?」拉斯馬上貼近櫃台關心地詢問,眼神裡盡是緊張。

  「因為沒有看到你。」女子嘟起嘴邊撒嬌又邊故作生氣地指責道。

  「……這、這樣啊,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意會到亞莓的意思,拉斯的臉紅得更浮誇了些,努力地想些話來安撫她,但思緒已經陷入混亂的他很難進入思考狀態。

  「你的任務順利嗎?」亞莓不逗他了,開始問起拉斯的近況。

  「啊……嗯……很順利,都是雜事而已,只是有點多,所以就……不怎麼有空,我、我已經把事情都做完了,跟我哥請了假……」拉斯支支吾吾地說,他會這樣已經不單單是因為亞莓可愛的表情才這樣,而是他決定接下來要做的事:「呃……小莓,我有東西想要送給妳……」在她開口之前,拉斯又先抓住發聲的機會。

  亞莓露出好奇的神情,看著拉斯從自己褲子的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然後就聽到他緊張到抖得極厲害的聲音說道:「我看到很多女生好像……都喜歡這個,所、所以就……嗯……」

  比起話語,拉斯乾脆先自己把盒子遞到亞莓面前,並打開了它,裡頭精心地放置了一玫鑲著有特殊魔力在裡頭的晶鑽戒,這禮物讓後者震驚久久未能自己。

  「拉、拉斯!?」亞莓不敢置信地用雙手夾著自己的臉頰,向眼前的人再次確定是要送給自己的。「真的嗎!?」

  「啊、嗯!」拉斯愣了一下,接著很肯定地點了點頭,他知道女生收到這個大概會非常高興,但亞莓這興奮的反應有點超出他的預期,讓他露出了有點狀況外的表情。

  「拉斯!我願意!我願意!嗚嗚嗚~~~」亞莓激動到從櫃台的出口衝出來撲進拉斯的懷抱中,差點讓他沒把戒指給拿穩掉到地上,好險反應快的他接住了,然後有些受驚嚇地慢慢回擁她,旁邊的書樓也跟著差點被撞倒。

  「痾……很高興妳願意收下……」拉斯還在困惑這小飾品的魅力怎麼這麼大?

  「我們要挑哪一天呢?」亞莓簡直像想要把自己融進他的胸膛似地緊抱著他,然後問道。

  「挑、挑哪一天?什麼意思?」拉斯一頭霧水地問。

  「結婚的日期呀!」亞莓回道,然後用水汪汪的大眼抬頭望著他。

  「啊──!?」拉斯這時才恍然大悟,接著開始驚恐地解釋:「等等、等……我、我以為──啊……我不知──」

  看著依偎在自己懷裡、滿心期待的眼神的心儀對象,拉斯知道自己闖了禍,原本潮紅的臉瞬間刷成了慘白,但是又感覺自己的內心深處有某種渴望,渴望抓住這個可能性,不過他希望這個可能性是建立在雙方都知曉的狀況下。

  「小莓。」拉斯將自己喜樂與擔憂混雜的情緒迅速做了整理,將她從自己懷裡稍微拉開一些,雙手扶在她的肩頭,慎重地說:「……我不知道送戒指是求婚的意思。」

  「哎?你不知道嗎?」亞莓瞪大了雙眼,有點震驚。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家──鄉……我住的地方,沒有這種習俗……」

  「那……」亞莓稍微收回了點方才興奮得不行的表情,想要他再次確認是自己多慮了。

  「謝謝妳。」拉斯突然莫名得上文不接下文的向她道謝。

  「哎?」她等到的不是拉斯確定的誤會。

  「……謝謝妳願意接受我。」拉斯皺起眉頭,可以從他放在亞莓肩頭的手感覺到他開始在畏縮:「……我……」拉斯此時恨不得立即往下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躲起來,一股嚴重的自卑焦慮在他的心中迅速擴散開來,他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過多胡思,只要專注地把要表達的話明明白白的說完,她會有什麼反應,那都是後面的事。

  「如果妳願意的話我也想跟妳結婚,但是……」拉斯緊張得嘴唇都發白了:「……我有一些事……一些秘密一直不敢告訴妳,如果妳能接受的話……我……」

  「什麼秘密?」

  拉斯艱難的開口,但是他要吐露的是他打從出生以來內心最深的恐懼,他的喉嚨像是被人掐住似地發不出任何聲音,腦裡的幻覺又開始不受控的在自己的目光中上演,而每一個結果都是最壞的畫面。

  「我沒辦法!」拉斯喘了一口大氣,他知道自己可能要失控了,便趕緊收回放在亞莓身上的手,轉過身去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並調節呼吸。

  亞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感覺拉斯看起來似乎很辛苦,他身上看得到皮膚的地方都冒滿了冷汗。

  「我……沒辦法現在就說出來……我必須……」拉斯稍微好了一點,就立即逼自己再度回去電對亞莓,把話說完:「……妳不會相信的,所以我必須給妳看證據……但……」

  「證據?」

  「我……我需要時間……」拉斯好不容易把目光放回亞莓身上,他看見她的雙眼中透露著極度的擔憂,擔憂裡頭映出的主角是慌亂得不行的自己,突然他感到一股安定慢慢地將他給包裹住,眼見的這一幕幫助了他完成了接下來的表達。

  「我需要幾天的時間準備證據,小莓。」拉斯牽起亞莓的雙手,將其貼在自己的胸前,讓她感受自己的心跳,證明自己並不是在演戲:「……如果等妳看過證據,還願意跟我在一起的話,我們就結婚吧。」

  「好啊!」亞莓可是一秒都沒有猶豫,又一個輕撲、一個踮腳、一個闔眼就往拉斯的臉上靠去。

  察覺到她的意圖的拉斯趕緊伸手攔住她,當她困惑的睜眼,看到的是拉斯緊張且充滿不確定的面容,而她看得出來他是不想傷害到她,但她可是一點兒都不在意,再次踮腳,將自己穩穩地貼上拉斯還正在慢慢恢復血色的唇瓣。

  深深接觸的一瞬間,拉斯感覺到一股既溫柔又激烈的情感像電流般地流遍全身,像是陷入了濃郁甜口的牛奶巧克力中難以掙脫,更令他驚訝的是,他甚至一點都不會想掙脫,反而希望自己能更徹底的沉沒在其中,直至永遠無法自拔。

  「喂喂喂!你在對我的女兒幹什麼啊!?」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傳來,破口大罵道。

  突如其來的嗓音終於將黏膩的兩人暫時分開,雙方的眼裡仍都只有對方而已,尤其亞莓的魔法師體質,不自覺地把原本看不見的粉紅泡泡氣氛給實體化了,整間魔法小鋪瞬間從星夜風景換上了戀愛的幻覺。

  「您好,道森先生。」拉斯現在只顧著不斷向亞莓傳送愛慕之情,很隨便地跟店長打了招呼,完全沒注意到對方的憤怒。

  「又是你!你怎麼又來了啊!」道森氣得抓起旁邊正在浮空展示自動清潔功能的掃把,作勢要往拉斯身上打去,但好像沒什麼效果。「你這個非禮我女兒的小混混,快給我滾出去!!!」

  「啊,對了拉斯,幾天前有一個客人在這裡寄放了一把彎刀,說是要我轉交給你的。」亞莓也沒在理會店長,邊露出幸福傻了的表情邊去拿貨。

  「咦?誰呢?」拉斯隨口問問。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講話啊!?」道森的喉嚨都快吼破了,他是真的要打拉斯了。

  「啊?您剛說什麼?不好意思可以再說一次嗎?」拉斯也是差不多的表情,整個人還沉浸在剛剛擁吻的感覺中。

  「我說!不買東西就給我滾出去!成天只打我家女兒的主意,你這個畜生!」道森喝斥道。

  「好,沒問題,我買這個。」拉斯隨手從旁邊拿抽了一本書,歪得危險的書樓終於正式地倒下,連帶把旁邊堆疊的魔法商品也給全都給撞倒了,聲音乒乒乓乓的。

  「你你你你你你!給我賠錢──!!!」道森氣得一直用手狂指著銀髮男子,眼白都炸出了血絲。

  「好的,一共多少呢?」

  「一億!」

  「好、好、沒問題……我先回去換一下貨幣,之後用魔法線轉帳給您可以嗎?可以開收據給我記一下金額嗎?」拉斯心不在焉的繼續回話。

  「你最好是有一億啦!」道森揮著掃把想把這個騙子給趕出去。

  「你不要鬧他了啦,道森先生,你整間店的商品加起來都還不到兩千萬呢。」亞莓終於拿到了寄放的物品,走到拉斯面前準備交給他。

  「可是小莓──……」道森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她以鄙視的眼神制止,只好強迫自己退讓。

  就在拉斯要拾取前,亞莓突然又把彎刀給拿開,並用一股警戒的神情看著他:「拉斯,你有認識的朋友要拿東西給你的嗎?」

  「嗯?嗯……我不記得了耶……最近是沒有收到這樣的訊息……那人長什麼樣子?」拉斯見狀也終於收起戀愛泡泡,腦袋裡的主題也換了。

  「看不清楚長什麼樣子,穿著奇怪的法師袍,臉也被遮住了看不到……」亞莓覺得事情有些古怪,然後望了望手裡的彎刀:「上面有魔法的氣息,拉斯。」

  彎刀主要由藍、白、黃三種顏色構成主體,刀身被收在由不透明的水晶打造的奇異鞘中,刀柄還有精細且不曾見過的刻紋,光是把視線放在上面短短幾秒,就彷彿有種說不出來的吸引力,變成只想一直什麼都不做的盯著看下去。

  「因為是指定對象的關係,而且這魔法等級很高,所以我目前沒辦法解除。」亞莓再次把刀呈到拉斯面前,希望他已經三思過了。

  「應該不會有事。」拉斯確實是有想了一下,但認為對自己的身份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像這種事情他對自己的魔抗體質還算有信心,於是就把彎刀拿了起來開始端詳。「……我認不出來可能是誰給的或從哪裡來的……哎?等等……」

  是誰給的確實是個沒有解答的問題,但上面的花紋似乎從他的一些記憶中抽到了一點資訊,拉斯停下動作想了好幾分鐘,決定先把彎刀收著,但在收下前他嘗試性地揮舞了一下,發現這把彎刀彷彿有自己的意識般,配合著自己的動作,用起來簡直流暢無阻。

  「怎麼樣?」亞莓問。

  「嗯,沒什麼問題。」拉斯點點頭,示意她不要擔心,便把彎刀掛在自己的腰間的皮帶間扣著。「啊,亞希勒斯和艾斯蘭還在等我,我得先走了。」

  「那……晚上呢?要一起吃晚餐嗎?」亞莓忍不住還想找更多時間和拉斯相處在一塊兒,但還沒有到她下班的時間。「畢竟有一陣子沒見了……」當她再度傾訴自己的思念之情時又害羞起來。

  「……好,晚上一起去吃飯吧!」拉斯答應時回給她一個笑容:「然後我就要去準備那個『證據』……」接著臉色就凝重了起來。

  「嘻嘻嘻,你不要擔心啦,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嫌棄你的,拉斯!」亞莓露齒而笑,給了他一個絕對的保證,讓拉斯原本嚴肅的情緒瞬間放心了不少,單純只是像現在這樣看著她的臉,就簡直要被融化了……。

  「謝謝妳……不過還是等妳看過之後再說吧……」拉斯牽著亞莓的手,感覺有些自責,但又隨即意識到了些什麼,為自己的話做辯解:「我、我不是說不相信妳什麼的……我、我的意思是──我自己……唔……」

  「我明白啦,說了不要擔心嘛。」亞莓又給了他一個深吻,拉斯這次感覺自己好像要飛起來了,但因為有了剛才的刺激,這次他冷靜的比較快,沒有像剛剛一樣感受那麼誇張。

  拉斯也吻了回去,兩人又忍不住膩在一起,讓道森額上的青筋都噴了出來,之後一陣亂吼狂叫就把拉斯給轟出店鋪。






---
這邊是以前作品的第1篇,有看過的人應該對標題有點印象,現在被我拆成2部份了◕ω◕✧
新版花了蠻長的篇幅把背景敘述完整:D((當然也修改了一些設定就是,讓劇情更連貫這樣~
PS:這部作品剛寫的時候官方還沒有出武僧傑恩,所以原本艾斯蘭是叫傑恩的,但既然撞名了,重製版就順便把名字也調整了一下這樣~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4-06-14 15:35:00
★唯獨★
謝謝管家大大<3
2024-06-14 15:37: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