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虛假與真實

R.Rabbit | 2024-06-13 14:41:27 | 巴幣 1000 | 人氣 108

阿蕾奇諾x芙寧娜
資料夾簡介
僕芙匍匐前進中
最新進度 水神與芙寧娜

這是仍是芙卡洛斯的芙寧娜,與尚未成為阿蕾奇諾的佩露微利,兩人邂逅的故事。
是一段關於孤獨與希望、謊言與真實的對話。
-
    在排滿的檔期裡,芙寧娜偶爾會擠出一整天的空檔。在費盡心思拒絕任何陪同之後,到楓丹的郊外獨自一人散心。

    芒索斯山東麓有個小山丘,可以眺望大楓丹湖。這天她沐浴在晴朗的陽光下,享受得來不易的獨處時光。

    獨自一人在視野開闊的地方,總是會想盡情的大吼大叫,特別是在什麼事情都沒有進展的現在。預言危機仍沒有解決的突破口,鏡子裡的自己承諾的完結時刻仍遙遙無期。堆滿壓力的心靈需要抒發的方法。

    「天氣真好啊啊啊啊!!!」因此芙寧娜前傾身體,對著晴空大喊。

    背脊忽然竄過一陣惡寒。有人正在看我。她慌張的東張西望,到底是誰可以隱藏氣息直到現在呢?接著她發現了。在水邊的樹陰下,有個孩子在那裡。那孩子留著白色短髮,穿著黑衣,遠遠的不能判斷性別。

    芙寧娜猶豫了一下,朝小孩走去。既然都被注意到了,那就打聲招呼吧。雖然是休息時間,但作為楓丹的神明,關照子民是自己的職責。

    越接近神祕小孩,就越能看出她身上的細節。雖然穿著打扮十分中性,但她大概是個女孩;冷淡的臉上有著叉叉形狀的紅色瞳孔,令人十分在意;蒼白的肌膚的搭上發黑的指尖,讓人很難移開視線。

    「小妹妹妳好啊!妳在這邊做什麼呢?」芙寧娜走到樹陰邊緣,在孩子面前蹲下,讓兩人的視線高度變得一致。

    「在看蜘蛛。」佩露微利淡漠的說。這個留著水母頭的白髮姐姐,衣著十分華麗,想來是從楓丹庭來的人;異色的瞳孔搭上充滿活力的神情,讓人有些在意。佩露微利細心地觀察著,接著想起大人們之間的對話。這位姐姐莫非是水神大人?

    「蜘蛛?這裡有蜘蛛?」芙寧娜壓下一瞬間變得慌亂的表情。並不是害怕蜘蛛,只是不擅長對應這種活生生的、有著細細長長一節一節腿部的生物而已!真的!

    「在那裡。」佩露微利伸手指向樹梢。這位姐姐即便動搖了,也想讓話題持續下去,稍稍勾起她的興趣。

    逆光的樹枝看起來像是正在發光。芙寧娜瞇起眼睛細看,發現在樹枝與樹枝之間,有著細長的線段。把所有線段連在一起之後,就變成一張蜘蛛網。而在網的邊緣,有隻掌心大的蜘蛛蟄伏在暗處。

    「哇~真虧妳能發現,很厲害呢。」芙寧娜眨眨眼笑著說。總覺得眼睛有點痛,看來是用眼過度了。

    「大姐姐,如果不開心的話,不用勉強自己笑也沒關系的。」佩露微利忽然這麼說。雖然不明白背後的隱情,但這位姐姐似乎是在勉強自己微笑。

    「欸?是這樣子嗎?我看起來不開心嗎?」芙寧娜揉揉臉頰慌張的說。我的演技應該很完美的才對啊?怎麼會被看穿?對方還只是個目測6歲的小孩?

    「我只是這麼感覺到的而已。」對應芙寧娜動搖的態度,佩露微利明顯冷靜得多,「有個家人和我說過,有什麼情緒的話直接表現出來就好,不用勉強自己。」

    「真是個好家人。感覺是個不錯的家庭呢。」芙寧娜稍稍緩和下來,趁機轉換話題。

    「真的嗎?『家庭』究竟是什麼呢?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們,只是住在一起,就能稱為『家人』了嗎?」佩露微利看向被樹枝切割開來,變得零碎的天空。感覺這個姐姐不是很想談她的心情,但佩露微利也不太在乎。反而是關於「家」的問題,一直讓她很困惑。

    「我覺得,彼此之間要有愛吧?深愛著彼此,願意幫助對方、給予關懷,這才是『一家人』。」恢復冷靜的芙寧娜沉穩的說。這個始終待在陰影處的孩子,或許有些經歷是身處在陽光下的她難以想象的也說不定。傾聽子民們的煩惱這種事,芙寧娜做了快500年了。總覺得比起肯定的答案,這孩子更需要的是精神上的陪伴。

    「這樣的話,我的家庭或許是假的也說不定。大家表面上說彼此是家人,但實際上並沒有愛。」佩露微利收回視線,低頭看著腳邊。所謂「家人」不過是「母親大人」編織的謊言。我們彼此之間並沒有愛,只有互相廝殺而已。這樣殘忍的事實,讓佩露微利不禁開始思考,一個真正的家庭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就算是假的,也不代表沒有價值。所有的謊言都包含著真實而生,而虛假的關係也可能孕育出真實的情感。」芙寧娜真摯的看著小女孩,說出自己的看法,「只要這份關係裡包含著真實,那就絕對有存在的意義。」這孩子似乎把所有的情感都收在無法被輕易碰觸的心底,隔絕他人,也隔絕自己。是因為周圍的人際關係都是建立在謊言之上嗎?芙寧娜忍不住這麼猜想。

    「謊言,和真實,嗎?」腦袋像是閃過一道光。佩露微利睜大眼睛,對上芙寧娜的視線。原來壁爐之家作為一個虛偽的家庭,是有可能孕育出真實的情感的嗎?這種事情她從來沒有想過。

    「嗯,或許你的家人裡,有人對妳抱持著真切的情感也說不定。」芙寧娜用溫和的表情說,「就像那位和妳說『表現出真實想法』的家人那樣。」

    「可能,吧?我不知道。」灑落在大姐姐身上的陽光太過耀眼,讓佩露微利感到卻步。一向疏離的表情出現了變化,包含的情感成分太過複雜,佩露微利沒辦法簡單辨別自己內心的感受。但如果真的和大姐姐說的一樣的話,似乎也不是太壞的事情。

    「妳的人生還很長,總有一天會找到真心關愛妳的人的。」芙寧娜溫柔的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驚喜、希望、靈光一閃,原來她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啊?

    「大姐姐,妳找到這樣的人了嗎?」佩露微利總算變得更像是普通的6歲小孩一點,她歪著脖子問。

    「我、嗯、不好說呢......」芙寧娜尷尬的撫弄自己的髮尾,「但我覺得,只要持續努力的話,就會有希望。」短暫糾結後,她做出正面的結論。

    「大姐姐也是有各式各樣的難處,所以才會不開心嗎?」佩露微利好奇的問。這個大姐姐成功的引起她的興致了,讓她想再多了解一點。

    「確實是這樣沒錯,妳說對了。精確點來說的話,總覺得有點寂寞。」芙寧娜苦笑的鬆口說。如果彼此都懷抱著苦衷的話,似乎就能互相理解也說不定。現在是休息時間,這孩子好像也沒認出自己的身份,稍微表現一下內心,是被允許的吧?光線逐漸變得昏黃,不知不覺已經傍晚了。

    「寂寞嗎?我可能也覺得寂寞也說不定。」佩露微利的眼神變得黯淡,「明明有很多家人,但他們都像陌生人一樣。」

    「年紀小小就有各式各樣的難處啊......」芙寧娜又多摸了一下小女孩的腦袋。晚風吹在兩人身上,讓芙寧娜打了哆嗦。

    「哎呀,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回去了!」她站起身,向小女孩道別。

    「大姐姐再見。」佩露微利點頭說。

    「掰掰,我們一起加油吧!」芙寧娜揮揮手後,朝向南邊楓丹庭的方向離開。

    佩露微利在原地多待了一下,直到看不見大姐姐的身影後,才沿著水邊往北走。

-

    夜幕低垂,在星光底下,芙寧娜回想今天的發言。我到底在耍什麼帥啊?只要虛假關係裡包含著真實,那就絕對有存在的意義。其實是在對自己說的吧?芙寧娜忍不住吐槽自己。

    扮演神明這種欺騙他人的事情,因為包含著想拯救楓丹人民的信念,就能是正確的嗎?即便持續快500年了,她還是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有沒有任何正當性。但就算是欺騙自己也好,芙寧娜也想要相信這就是正義。

    至少,這份對楓丹人民的愛是真實的,這是屬於芙寧娜自己的正義。

    「下次去別的地方散步好了......」芙寧娜低吟著。不能和任何人深交、不能露出任何破綻才行,她暗自提醒自己,即便對方只是個孩子也一樣。

-

    在被燦爛星光照亮的湖畔,佩露微利習慣性的沿著樹木石頭的陰影移動。愛,是什麼呢?佩露微利不知道,也不曾想過,卻不知怎的異常介意。

    腦海裡忽然冒出那個溫柔的影子,像盞夜晚的燈,能帶來片刻的光明。那個分蛋糕給她吃的女孩、那個善良坦率的女孩、那個告訴她不必勉強掩飾心情的女孩。粉色的身影活靈活現的燦笑著,邀請她沐浴到光芒之中。

    如果與她之間的所有聯繫、與她有關的所思所想,意味著愛的話。

    「愛,是自由嗎......?」佩露微利不知不覺走到星光下,仰望著無垠夜空喃喃自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