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廿章 生而為人的特權(1)

霜松茶 | 2024-06-13 10:00:27 | 巴幣 1072 | 人氣 484


前情提要:

  白小嶽顫抖著虛脫無力的手指輸入了起來。
  【白小嶽:姑且給你一個忠告。】
  【白小嶽:白潭偶爾會看我的終端機。】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救命】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陛下看到了嗎】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我要玩完了嗎】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請問我還剩多少時間挑生前契約?】
 
  【白小嶽:目前還沒,恭喜你,又活過了一天,還能夠見得到明日的太陽。】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賺到啦──】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不行,對話紀錄留著還是很危險,你快幫我刪掉。】
 
  【白小嶽:不刪。】
 
  白小嶽溫吞地送出,略過了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刪訊息的事實。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混蛋,虧我小時候把褲子借你穿。】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不行不行】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我得說些什麼把這邊洗掉】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對了】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你知道卡蘭有數個知識寶庫,其中有幾個專門收錄地能所的文獻嗎?】
 
  【白小嶽:我進去看過。】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喔喔,不錯喔,有好好做功課。】
 
  【白小嶽:但內容好像不是很齊全?】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嗯,對啊……】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因為那些都是憑記憶復原的。】
 
  【白小嶽:憑記憶?】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我們回研究所的時候,發現有不少東西都損毀了。也沒辦法,當初夜逃還得作出被襲擊的假象,根本沒餘力好好保存。後來進來的特種部隊好像大肆破壞了一陣,大部分文獻都被燒了,大家的手抄本幾乎不剩……】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謠傳好像有一兩頁零散的,但被陛下拿走了,喔這只是謠傳,實際上誰也不知道就是。但是我總覺得陛下會幹這種事也不意外。本人當然是否認就是了呵呵。】
 
  【白小嶽:呵呵。】
 
  「欸不是,他不是想活久一點才發起這話題的嗎?」花火關切地旁觀對話,並順手指點白小嶽該如何將訊息釘選置頂。
 
  白小嶽善良地決定不要提醒利昂。
 
  【白小嶽:現在的都是白潭一個人復原的?】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拜託,怎麼可能啦。是要累死誰?我們在文藝復興的時候有專門團隊。】
 
  【白小嶽:把自己弄死他本來就很擅長。就算你跟我說全都是他一個人復原的,我也不驚訝。】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這倒是真的。原本不只限於團隊內部參與,還開放自由投稿。陛下在文藝復興的時候,大家還各憑記憶還原了不少部分,結果反而使工作量暴增。有的時候一本書出了五六種版本,陛下為了校對跟統合差點沒猝死,後來工作還被先王沒收了一陣子。】
 
  【白小嶽:慘。】
 
  【利昂@愛茵國維手創:就是說啊。我雖然沒參與,不過也一直有關注文藝復興動態。那個時候突然發公告無期限停休,嚇死我了,還以為怎麼了,後來問琪琪學姊才知道陛下累倒。】
 
  「啊,是真的,陛下在走廊上失去意識,好幾天沒有醒,露露還因此被叫進宮裡。因為這件事,文藝復興計畫差點被卡蘭王斷頭。」
 
  白小嶽抬起腦袋問道:「妳有參與?」
 
  「沒有,祭司忙得咧。反正憑我的金魚腦也記不住幾本。」花火笑咪咪地從旁補了一句:「只不過露西法每天都偷抱怨他快被卡蘭王夫妻的卿卿我我閃瞎了,太好笑了,整個印象深刻。」
 
  白小嶽嗤了一聲:「他在,弄死自己,倒是一把好手,萬年不變。」
 
  「贊成,要不是被先王勒令休息,估計陛下醒了就爬起來繼續工作,像沒事人似的。」花火心有戚戚焉地附議:「陛下那刻在骨子裡的工作狂屬性我還是服的,雖然一點也不想仿效。」
 
  白小嶽想起白潭前幾天的異狀,抿了抿嘴,不予置評。在收到【利昂@愛茵國維手創:啊好了我要被老闆叫去罵了,哭哭再見】的訊息後,他掐滅虛擬屏幕,將終端機在指間打了個旋,收回口袋裡面,暗中思考是否再拐帶白潭去哪裡偷打幾架。
 
  以白潭的性格,想好好舒壓大概很困難。
 
  白潭看著體弱多病,天生卻有一股狠勁。不知道是老師的教育使然,還是生性如此,該做的事永遠不會逃避。自白小嶽進入北門關地熱能源研究所,認識的白潭就已經那樣了。
 
  北門關是片嚴峻的寒地,求生有很多非面對不可的難關。白潭是研究所唯一的貴族,又是老師的兒子、所長的秘書,就算想行使特權,大家也沒辦法說些什麼。但老師從來不阻止白潭求生,還鼓勵他參與,甚至要求只要他還能動,就必須盡到應盡的責任。
 
  白潭就頂著破爛的身體,倒下就躺著,爬起來之後照樣繼續。
 
  雖然倒下時事情還是得由其他人填上。但這樣的作風,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讓大家想貶低白潭也找不出理由,只能暗地裡偷說他壞話。
 
  白小嶽思緒飄忽,想起了浪牙·阿卡西斯的教育。
 
  浪牙·阿卡西斯慈愛溫和,但是他不會為學生擋去苦難,更不會剝奪學生們獨立成長的權利。
 
  北門關地熱能源研究所的醫療費用有兩大開銷。一項是冬日的禦寒,另一項就是清理初入園區的實驗樣本。零相容性的奇美拉沒什麼價值,在一些下檔次的實驗室,手術後不會花太多心思照料。和白小嶽一樣,有些樣本被送來的狀態,只差幾步就能從北門關改邁進鬼門關。若老師不是個天性悲憫的人,肯定會直接退錢退貨。
 
  或許是實驗基地打著等他死了能再將麒麟眼購回的主意,白小嶽剛被送到北門關的時候,眼窩的狀況很糟。術後未得到妥善的處理,又因為意外和哥哥團聚情緒激動,傷口急遽惡化,差點失明。他有一小段時日在高燒和意識不清中度過,幾次朦朧地醒來,看見狹小的板床與陌生的天花板,還以為和哥哥的重逢不過是一場美夢。
 
  那時候老師親自為他清創,又將他帶回住所照料。地熱能源所真的很窮,雖然是所長的住處,卻是由警衛值勤室改造。小小的住所只有兩間臥房,白潭和老師同住主臥,尼可拉斯則獨自睡在側臥。
 
  他被安置在尼可拉斯的床上,尼可拉斯就睡在地上,每晚握著他的手。等他的傷勢終於穩定下來,哥哥也變得患得患失、疑神疑鬼,巴不得將他偷藏起來。
 
  老師對此頗有微詞。顧慮到徒弟愛弟心切,當下沒說什麼,但似乎一直打著等他好點後便將他送回宿舍的打算。小嶽一能夠下床走動,立刻就被帶去參加樣本應做的實驗和課程,與他被分派的隊伍見了面。
 
  因大家看見他和白潭與尼可拉斯一同出入,隊友們初次前來和他說話時,顯得有點猶豫。
 
  那時的他還很笨拙,經歷一連串驚嚇,遇見陌生的人與事物,只覺得一切都令人恐懼,不知該如何與其他人相處。
 
  同學們壓抑的臉色會讓他想起不好的回憶。別人問十句,他只答一句,很快陷入冷場。沒受傷住院的人已經自成一團,他不想主動開口,融入不進班上的氣氛裡,每天都低著腦袋一個人待在角落。
 
  哥哥的溫暖令他眷戀。晚上若沒有尼可拉斯握著他的手,有時候一閉上眼,魔獸腥臭的銳爪和利齒彷彿就會帶著腥風撲面而來。這麼想著,他漸漸害怕起每日的活動,不想與哥哥分離。
 
  某天晚上,他對尼可拉斯小聲地提了一句。哥哥的態度比他還樂天,當時只顧著沉浸在重逢的幸福之中,壓根就沒想到他會回宿舍,一聽完立刻大驚失色,決定帶著他去求老師。
 
  老師聽見尼可拉斯的請求之後,顯然有些困擾,站在原地,沉吟了很久。
 
  「這樣下去,小嶽他或許會無法融入自己的群體。你認為對弟弟真的好嗎?」
 
  尼可拉斯陷入了天人交戰。老師嘆了口氣,轉向他問道:「小嶽,你呢?你自己怎麼想?」
 
  他知道,老師想讓他回宿舍住,但尼可拉斯想讓他留下。至於他自己,其實也對這位於他有救命之恩的男子有些眷戀。於是他低著頭不說話,輕輕地蹭了蹭腳尖。
 
  最後,是一旁的白潭主動站出來,幫忙勸了一句。
 
  白潭在家裡說的話不多,但凡開口,老師通常是很看重的。老師在白潭的提案之下,同意讓小嶽留下與尼可拉斯同住,條件是每周至少要回宿舍三次。
 
  在那個當下,他還覺得白潭是個好人。
 
  後來,很快地,他發現自己多麼天真。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只怕接下來是來自社會的毒打(X
2024-06-13 16:28:45
霜松茶
二十年後的白小嶽直呼阿鼠內行(X
2024-06-20 17:28:22
Astray
不知道為什麼,那句"救命"太有喜感了~>w<
2024-06-13 19:21:03
霜松茶
很適合刻在墓碑上作為遺言( •̀ ω •́ )✧!
2024-06-20 17:28:5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