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太陽雨(玫審)

阿燐☆ | 2024-06-12 23:52:04 | 巴幣 2 | 人氣 46


※還未交往前
※請當成全部OOC
※文筆薄弱
※因為是用日配,所以一些稱呼或者是語氣詞用日文的來翻。

 
        雨天這個氣候在楓丹可說是司空見慣──即使是不審判的日子,依然會落著綿綿細雨亦或是滂沱大雨,這才是水之國的常態。
        早早地就將今日分的事務處理完,對於那維萊特也算是有別於審判與埋首公務之外的第三種常態。作為水元素龍,在處理完公務重新檢視的那刻就注意到外面聚集起來的陰雲。
       
   「要下雨了啊……」
       
   維持著平日的辦公速度,在雨下不過幾分鐘之內就將所有的公文重新檢視完成。耳邊傳來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那維萊特注視著陰雲密佈的天空,半晌後他離開了辦公室。
       
   「那維萊特大人,您準備下班了嗎?」
       
   櫃台處的塞德娜探出頭詢問,今天的行程是安排在辦公室內處理公務,而往常來說都是這一天就會碰到提早下班的那維萊特。
       
   「嗯,謝謝妳準備的水,塞德娜。」那維萊特語氣頓了頓,想起窗外的雨天,掃視了還在辦公桌前苦戰的複律官們,補了句。
        「外面已經是雨天,麻煩妳提醒下複律官離開時別忘了雨具。」
        「好的!那維萊特大人。」
       
   那維萊特點點頭,走出沫芒宮後佇立於門前的普萊希雅朝他恭敬的鞠躬,而他稍微點點頭稍作回應後變也跟著停滯在屋簷底下。
      
不算大的雨勢,但也不是可以泰然走入的毛毛細雨……就算是狂風暴雨,作為水龍王的他仍然可以在其中安然前行,只是落入人類的眼中難免有些奇怪。
  ──儘管他很想在雨中漫步,品嘗其中關於人類的各種思緒。
        猛地,在視野中突兀地闖入一抹與陰暗的天空不相合的明亮色彩。
        即便是陰沉沉的天空、被雨打濕而不復平時漂亮捲度的頭髮髮尾微鬈,透出別樣的光澤感,卻依然無損那份明亮,如同那個人望過來的眼睛,湛藍如晴天。
        不論何時看到她,都有種太陽依舊高掛於天上的感覺。
       
   「那維萊特先生?為什麼站在這裡?休息中?」娜維婭收起她的傘,儘管那把傘也沒有起到遮擋雨水的作用。
        「今天的工作已經做完了,不過是在這裡等待雨停罷了。娜維婭女士是為何來此?」
        「剛好路過附近,就想著找克洛琳德商量一下,下次她休假時要不要去哪裡玩。」
        「很遺憾,適才委託克洛琳德送文件到梅洛彼德要塞,讓妳白跑一趟了。」
        「這樣啊……」娜維婭停下要繼續走的腳步,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被打濕的裙襬和頭髮,露出有些苦惱的模樣。
        「傷腦筋,本來想著順便跟克洛琳德借一下毛巾……」
        「如果不介意的話,讓我來幫妳解決吧,娜維婭女士。」
        「咦?」她抬頭,眼神中透露出驚喜,「那維萊特先生方便出借毛巾嗎?」
        「啊、並非那個意思……」
       
   那維萊特伸出手,只見他手掌攤開,娜維婭便覺得身上那些濕重黏膩的水氣被逐漸剝離,連頭髮都輕盈起來,相反的是那維萊特手上逐漸變大的水珠。
        一旁偷瞄著這邊的普萊希雅瞪大眼睛,娜維婭露出燦爛的笑容。
       
   「真不愧是那維萊特先生,謝謝你!」
        「一點小事而已。」
       
   那維萊特握碎手上的水球,點點頭後安靜下來,跟娜維婭大眼瞪小眼對視片刻,想說什麼又找不到話題,只好轉頭望向陰雨不停的天空。
        娜維婭卻沒有轉移視線,盯著那維萊特的側臉半晌,隨後語帶笑意的開口。
       
   「那維萊特。」
       
   她呼喚,而被叫名字的年輕水龍側過頭,沒有意識到女子去掉了「先生」這樣疏離的稱呼。
       
   「你想在雨中散步嗎?」
       
   被看穿心事的水龍微微瞠大那雙漂亮的眼睛,娜維婭沒等他問出「為什麼這麼問」或「妳為什麼知道」等問句,臉上帶著未曾褪去的笑容撐開了自己那把傘。
       
   「我陪你一起散步吧?雨中散步感覺也挺有趣的!」
        「為什麼?娜維婭女士看起來並不喜歡下雨。」
        「跟朋友一起的話,不管什麼天氣、做什麼都很開心呀!」
        「朋友……」
        「咦?」彷彿是聽出了那維萊特的困惑,娜維婭的語氣很理所當然。
  「經歷了那麼多事,我們早就是朋友了不是嗎?」
       
   這麼說著,娜維婭率先離開屋簷的遮擋走入雨中,撐著根本擋不了多少雨的傘回頭看他。
       
   「走吧?」
       
   那維萊特沉默,還是邁出那一步,踏入雨中。
  人類紛雜的情感隨著雨滴滴落在他身上也一一傳入他的心底,可現在的他無暇顧及品味,只是控制著方才又沾上娜維婭身上的水元素離開,一邊操縱著水元素不要滴到她身上。
        豎著耳朵在聽的普萊希雅裝作目不斜視,眼角餘光偷覷兩人離開的背影。
        那維萊特淋著雨,娜維婭身邊卻彷彿被隔離開一個空間滴雨不進,兩人沿著七天神像旁的通道走往沫芒宮的後方。
       
   「那維萊特,你想漫步在雨中的話,不如我們去走那條廢棄的河道吧?」
       
   娜維婭倒退著走在前頭,路上沒什麼行人,畢竟雨未停歇所有人都在躲雨,倒也不用害怕會因此撞到人。
        
  「嗯。」他沒有拒絕,猶豫了下還是問出心裡的困惑:「剛才為什麼會邀請我一起在雨中散步呢?」
       
   他們路過四壇薰衣草,短暫的進入沒有雨的拱門內,又跨出腳步繼續漫步在雨中。
        雨聲淅瀝,卻蓋不住女子甜美輕快的聲音。

  「安蒂拉……哦,剛剛路過拱門的時候,很驚訝的看著我們不躲雨又繼續走進雨中的那位紅髮女性,她是蒸汽鳥報的攝影師。」

  娜維婭語調俏皮,沒戴手套的手撫過被雨水打濕的枝葉,繼續說。

  「這樣的行為總是會顯得奇怪,那維萊特你剛才說『在等雨停』,但是眼神卻讓我感覺你很想走進雨中,所以就乾脆邀請你啦!」

  不知不覺的兩人走到渡口,以往總在這站著看海的繆妮不在,娜維婭看著仍然停在渡口的兩艘船,喃喃。

  「這個船還可以開嗎……?」

  她似乎忘了,以往都是交給手下開船,完全沒想過自己會不會開船這件事。

  「我們走過去吧。」看娜維婭糾結研究的模樣,這一次反倒是那維萊特仙走出那一步。

  他踏在水上如履平地,紳士地朝著娜維婭伸出手。

  「娜維婭女士,請握住我的手。」
  「喊我娜維婭就可以了啦!別那麼生硬,嘛、不過這也很像你的作風。」

  她握住朝那維萊特伸出的手,朝水上一踩,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踩空掉進水裡。

  「呼哇!這樣好有趣!」

  娜維婭沒有放開握著的手,像個孩子一樣在不會沉下去的河道上多踩了好幾步,終於踩上河道兩旁的石頭時,眼神閃閃發光地望向鬆開手的那維萊特。

  「能控制水元素好厲害呢,那維萊特!」
  「……」那維萊特看著她轉過身繼續開始往前走,隨著動作微微晃動的裙襬像是被輕風吹拂擺動的柔燈鈴花瓣。
  「妳會想要水元素力嗎?」
  「不會呀!」娜維婭回答得很快,「岩元素力也很好,戰鬥的時候不需要帶子彈,也不會讓敵人直接斃命,在很多地方都幫了我的忙哦!」

  娜維婭一會兒踩在水上一會兒又踩回石路上,三不五時回過身與那維萊特目光交會。

  「而且能操控元素力已經很幸運了,還想能自己挑選就太貪心了──呀、那邊發現了一個丘丘人寨子!」

  她幾乎是呈現Z字型的走法,不久後又走到另一側的石路,還朝著那維萊特招招手。
  
  「吶吶、那維萊特你看,那邊的四個水元素方碑!你說、那四個水元素方碑是旁邊的史萊姆點亮的,還是因為下雨而亮的?」
  
  站在娜維婭身側一同低下頭看往遠處方碑的那維萊特開口。

  「那個大概是旅行者點亮的。」
  「誒?為什麼你知道?這個距離也能感受到那邊的元素力嗎?」
  「嗯,那幾個元素方碑還殘留旅行者的元素力氣息。」
  「好厲害呀那維萊特!這個距離也能感受到不一樣的水元素力,真不愧是你。」娜維婭收回看著水元素方碑的目光,凝視前方,然後發出一聲喟嘆。
  「啊啊──我們好像到終點了呢。」
  「嗯、有些遺憾。」
  「沒關係,下次有機會的時候,碰上下雨我會再來找你一起雨中散步的。」

  她毫不猶豫向前走的背影落在他的眼底,這樣輕鬆許下的諾言像是邀請友人來日一同玩耍的約定,彷彿可以想像臉上一如既往的笑容。

  斷掉的河道部分被幾塊磚石硬是阻擋了水流從斷掉部分溢出,上面還長了些許青苔,娜維婭操控著附近的土塊做成一個土製階梯,只是因為下著雨,哪怕是被娜維婭控制的土塊依然不改泥濘。
  那維萊特倒是無妨,率先踩下幾階階梯,接著半側過身朝著娜維婭伸出手。
  娜維婭像踩上河道的水面時一樣握住他的手,只是這一次她沒有走下階梯,而是先蹲下身,只高出了在階梯上的那維萊特一個頭。

  他略仰著頭,對上她的眼睛。

  「我選擇走這邊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河道廢棄了,不會碰到其他人。這樣的話,不管你想要坐在船上沐浴在雨中,還是不撐傘在雨中散步,都不會被其他人用異樣的眼神看待。」

  她笑了,那笑靨一如以往的燦爛,像是他瞥見窗外放晴的時候,喜歡倚窗望向的天空中的太陽──不、不對。
  楓丹的太陽毒辣,但她的笑容燦爛卻不眩目,像是冬日裡的暖陽、像是現在與他交握的手掌,溫熱卻不灼人。
  他看見陰雲的一隅漏開一點點縫隙,傾洩出絲絲的晴藍。

  「那維萊特,這次的雨中散步開心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