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新台灣人與第五縱隊

吳郭魚 | 2024-06-12 23:04:14 | 巴幣 4 | 人氣 53

黑熊學院的課堂上,老師正指著投影片,教授如何辨別潛入台灣社會裏的中共間諜,口沫橫飛的狀態,已經過了好幾小時了。饒是台下觀眾上課前都充滿熱情,此時已經哈欠連連,小黑也不例外,他望著窗外的鳥兒飛過一隻又一隻,白雲飄過一朵接著一朵,老師嘴上細數共匪的罪惡似乎沒有盡頭,也確實如此。就在第356308隻小鳥飛過後,終於,講授課程結束了,老師宣布分組團體活動,小黑很快的找到在翠上面結交的好友,結成一圈聽從老師下一步的指示。


分組活動的內容很簡單,老師說,請你們每一組抽出一個人,擔任中共間諜,其他人審問他,直到間諜罪證確鑿為止。過程中請不要說謊,或有所隱瞞,老師說,老師知道你們全都愛鄉土愛台灣的好國民,但共諜的偽裝技巧十分高明,他們能夠偽裝成跟你們同個樣子,同樣的愛台灣。老師說,所以你們必須培養出能從任何一位愛台灣的人的身上找出通共的證據,遇到假裝成愛台灣的共諜才有能力把他們揪出來,老師說。


顯然的,小黑與生俱來良好的抓共諜的天賦,他很快的就從長髮飄逸的男同學的皮夾裡,找到一張張紅色的支那國父的肖像,那位同學還將其視若珍寶。在威脅沒收與承認通共行為之間,同學選擇了投降承認。小黑得意於自己的慧眼,帶著驕傲與台上老師嘉許的目光,下課離開教室。


小黑走在街上,審視身邊來來往往的人潮,因為鄰近眷村,那裡的人從毛孔裡不自覺地散發出一股黨國味。是共匪!幾乎是直覺反應,小黑不用怎麼思考就能辨別出來。


然後是熱鬧的商業區,路人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通通逃不過小黑的法眼,腳步過大像在踢正步、手升起像是在敬禮、口音捲舌較多顯得字正腔圓,甚至是台灣話不夠標準,這些都是共匪的特徵。小黑一眼掃過摩肩擦踵的人群,滿意的點點頭,這裡所有的人看起來都像共匪,如果裡面混著共匪的話,那就能很簡單的揪出來了。就連偶爾進過時髦的文青店,小黑也能從彩虹的鮮豔紅色找到一絲共匪的痕跡。經過墳墓,小黑當然也不可能放過,那些死了的人一律有中共同路人的嫌疑。因為躺平不勞動是對於台灣的禍害嘛!



回到家後,拿起遙控器,小黑一秒也不浪費的轉向政治新聞台,先在畫面裡出現的是令人作嘔的藍白紅小丑聯盟,剛吃飽的小黑倍感反胃。就當胃液以頂到咽喉就要湧出之時,救星來了,是民主又偉大的台灣總統發表談話。但小黑卻感到一絲絲違和感,不知為何,總統的臉上感覺總是浮出五顆星,綠色的背板卻像是野火焚燒般呈現鮮紅色。小黑連續轉幾個台,看到的人物都是這個樣子,失去耐心的小黑一氣之下關起了電視。黑色螢幕上浮現的又是一個共諜的臉,小黑「啊」了的一聲才發現是自己,昏倒在地。



小黑不知道昏倒了多久,只是醒來後腦袋昏昏沉沉的,原本正關著電源的電視正在播放國際新聞,可能是睡著後無意識的按到吧?小黑心想。

電視上正在播放一隻維尼熊正在演講。令小黑驚訝的是,這隻熊莫名的讓小黑感到好感。看了一陣子,小黑才終於意識到,維尼熊的臉上居然有一個十字,十字交叉點為鼻子,而鼻子道像是一個台灣的造型,結合起來像是一面讓人歡欣雀躍的旗幟。一個奇特的想法浮在小黑頭上,難道維尼是台奸?


小黑打開手機,下載抖音,瀏覽一段又一段的短視頻,所有的支那人身上都有台灣間諜的痕跡,就連打開百度地圖上的中國,整個神州大地也發散出民主的綠色光輝。小黑的腦海浮現出一個駭人聽聞的想法:難不成所有的中國人其實是台灣的間諜,而所有台灣人都是中共的間諜?


小黑又望向電視,這時電視播出的又是台灣總統的談話,此時小黑已經篤定的把他視為中共同路人了。但他的言行舉止有顯現出綠色健康民主的成分,難不成一直是自己認錯了,總統怎麼可能是中共間諜?正當小黑安心的把總統視為新台灣人後,小黑有發現總統身上有紅色的部分穿過西裝外套,緩緩的昇華向上。這徹底把小黑搞糊涂了。


難不成,總統身上一直都有紅色與綠色兩種成分?它們在一個人的身上環環相扣,融合在一塊。只要你將一個人的紅色視為背景版,他的綠色就會搶眼的浮現出來,而反之亦然。小黑腦中走馬燈似的跑過曾經相處過的人都模樣,發現確實如此。


想通了的小黑卻沒有感到豁然開朗,確是一種揮之不去的恐懼攫取住他的全身,如果果真如此,是否世界就會陷入一片渾沌,再也沒辦法就任何人是紅是綠、是好是壞、是獨裁是民主來下判斷了?小黑奪門而出,想藉由快速奔跑來擺脫對於混沌莫名的恐懼,然恐懼卻緊隨其後。直到跑累了停在一家永和豆漿的門口,吃起宵夜。


他口中咀嚼的又台灣口味又是支那口味的燒餅裡夾著一隻又紅又綠的蟑螂,只是魂不守舍的小黑並沒有注意到。他很快的本能似的狼吞虎嚥下燒餅豆漿,又本能似的朝著已經跑的很遠很遠的家中前進。黑夜的馬路並沒有比白天還行人友善,拔除消音器的機車高速呼嘯而過,小黑在堆滿雜物的人行道上走啊走的,直到被路邊的一位老人叫住。


老人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留著長髮鬍鬚,手拿一個鐵腕。小黑沒想太多,就在碗裡投入一張百元鈔票,就要轉身離開。老人這時開口了:


年輕人,你臉色慘白,是不是有什麼煩惱,尤其是意識型態上的?青年通常會糾結於此,鑽牛角尖,我來告訴你一個故事吧,老人說,你有聽過神人嗎?


沒有,小黑回答。


老人說,故事是這樣的,據說紫金山上有一名神人,他面色紅潤,笑容友善,雙手一划,就能自由的在兩岸飛行……


我不懂是什麼意思,小黑說。


意思很簡單,老人說,所謂的神人,就是其自身就具有價值,而不被其他事物的價值所牽絆的人,而反而能坦然自若的以超然的視角玩賞世間萬物,所以能自由的翱翔。


小黑還是不明白,正要發問,但老人卻一溜煙地消失了。小黑只能帶著狐疑沿著街道回到家中…



隔天早晨,一打開窗戶,小黑就看到幾百張百元鈔票順著強風飛舞,而跟在後面的是數以千計的中國人、台灣人,他們拿著網子捕撈,想把鈔票抓到自己手中。看到這樣的景象,小黑好像明白了什麼。



小黑跑到園區裏最血汗的工廠,一天上48小時的班,整整一年沒有休息。他把所有賺到的錢全部砸在股票上面,金錢滾動更多的金錢,最後成為一股令人驚艷的洪流。沒過幾年,小黑就已經是家財萬貫的大富翁了。


小黑時常做私人客機自由往返兩岸,在他的眼裡,已經沒有中國人與台灣人的差別了,他平等的睥睨所有人,而所有人也對他畢恭畢敬的,小黑很享受這種感覺。飄飄然的,就算在地上行走也有如在天空飛翔。


但好景不長,小黑被一些連他也不太清楚的罪名被中共當局關了三年,剝奪了所有在中國境內的財產。而回到台灣,他發現台灣的鈔票已經因為轉型正義的關係,換版了。而他房裡堆的一箱箱的鈔票,因為已經過了兌換期限,而成為一疊疊廢紙。


財富的雙翼斷了,小黑看所有人臉上那紅綠不定的光芒又開始若隱若現,還是逃不掉,小黑這樣想著,想著想著,他走到一處大河邊,抱著幾顆石頭,撲通一聲跳了下去。死了。



但小黑的故事沒有在這裡結束,在不久之後的端午節龍舟大賽的直播中,小黑的屍體順著水流咕咚咕咚的超越所有的龍舟,衝過終點線,這具無名的屍體很快就受到全台的關注。有人藉機嘲笑政府治安糟糕,社會安全網破了大洞,不過這種人倒是通常希望這網越破越大越好,最好滿河上都是浮屍。又有人把矛頭指向是中共的迫害,以及在台特工的暗殺,這各猜想倒是對了一半,不過失之偏頗。上面的世界鬧得沸沸揚揚,小黑倒是不怎麼在意,只是靜靜地躺平在那裡,直到人們將他入土為安。


不過小黑的故事還沒結束,又過了幾年,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不知哪裡響起的笛聲,喚醒墓地裏的死人打開棺材,挖開土壤爬起,小黑也在其中。他們排排站,順著馬路走到火車站,拿起公投連署單,簽名,投入連署箱,又乖乖躺回去睡覺了……



本文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姆咪姆咪星爆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