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九章 (中)

林賾流 | 2024-06-12 21:35:13 | 巴幣 102 | 人氣 510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徐夜柏剛回住處就接到瑪麗安醫師來電通知,這位輝鵲家族御用Beta家庭醫師如瑞梅克預告,因應昨天徐夜柏在極樂鳥私人俱樂部受到的酒精和資訊素攻擊,以及瑞梅克為了清除外來Alpha資訊素加大給予親源資訊素分量,前來檢查徐夜柏身體狀況。
 
瑪麗安醫師拜訪時機銜接得剛剛好,當然不是偶然,徐夜柏一舉一動都在瑞梅克掌握中,黑褐髮青年趕緊進浴室沖熱水澡,臨時抱佛腳救救氣色也好。
 
左手拿著柳橙鮮奶不時啜飲,右手翻閱攤在桌上腦洞大開的獵人手冊,徐夜柏在雙倍安慰劑中力求鎮定,即將上門的不是普通醫生,而是瑞梅克的長輩,輝鵲家族特約醫師,瑞梅克上班中,沒人幫他坦。
 
和得到想要代價就消氣和解的瑞梅克不同,徐夜柏沒有寶物能討好瑪麗安,徐夜柏不怕得罪瑞梅克,面對同為Beta的長輩他卻心虛到不行。
 
門鈴響起,感覺狀態還可以的徐夜柏小心翼翼迎接褐髮女性Beta醫師入內,泡了一壺熱紅茶,拿出點心待客,兩人坐定後,徐夜柏做好被罵得狗血淋頭的心理準備了。
 
「親愛的瑪麗安,非常感謝妳不辭辛勞來看我,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徐夜柏態度良好先認錯再說,內容同樣是他的真心話。
 
「Ash,你不需如此緊張,我沒生氣,因為生氣解決不了問題。」瑪麗安醫師氣定神閒地舉起茶杯細品,又拈起一塊餅乾慢條斯理吃起來,不急著上手檢查徐夜柏身體。
 
徐夜柏相信她光憑一雙利眼就能看出許多連本人都不知道的訊息,儘管瑪麗安醫師盛讚伴侶才是共感型Beta,徐夜柏認為瑪麗安醫師也不遑多讓,尤其是在她的專業領域。
 
「作為關心你和瑞梅克的醫師,我希望你更自私一點,但身為Beta,我為你的表現感到驕傲。」瑪麗安醫師果然已從瑞梅克那邊得知來龍去脈,儘管徐夜柏不奢望瞞得住,瑪麗安醫師語氣像是連徐夜柏後續計劃都打算追蹤到底的意思。
 
徐夜柏一時不知該怎麼回應,臉上發熱的黑褐髮青年只能低頭喝茶。
 
喝完一杯茶,瑪麗安醫師見徐夜柏明顯放鬆下來後才正式進入身體檢查環節,徐夜柏拿出能感應各項基本身體數值的健康手環,準備在瑪麗安醫師面前親測給她看。
 
高科技健康手環有自動記錄與即時連線功能,徐夜柏不想時時刻刻戴著,加上他是身上戴不住飾品討厭束縛的體質,獲瑞梅克同意只需外出時佩戴,在家定時檢測即可。
 
另外徐夜柏睡著了瑞梅克也會主動拿手環幫他測。
 
健康手環還能監測佩戴者與他人資訊素濃度波動,醫療人員哪怕不是Beta,客觀起見通常以儀器測量值為主,判讀患者資訊素狀態與健康程度。
 
徐夜柏昨晚就用健康手環測出的確沐浴後還有殘留紅毛資訊素,顯示數值之微量完全對不上瑞梅克明顯反應,說明書上標示那些小數點後數字遠遠不在新人類有感範圍內。
 
瑞梅克的大動作又不像在演戲,Alpha對領地遭侵犯的反應是最難演也最不想演的,就好比連瘋子都不會想演陽痿一樣,只能說機器還是比不過天然感官。
 
「但你今天早上起床立刻出門仍屬不智之舉。」瑪麗安醫師尾音方落,健康手環配合般發出嗶一聲警告提示音,顯示體溫超過正常標準,幸好只是低燒。
 
徐夜柏還以為感覺頭在發燙是洗熱水澡和尷尬之故,原來真的發燒了。
 
「我想是瑞梅克資訊素影響,資訊素排斥反應除了當下不適症狀,更嚴重一點時還有延後半天到一天發作的免疫反應,通常以發燒疼痛形式呈現,這時候若能忍受最好保持在相同強度資訊素刺激中,讓免疫系統形成記憶,我會告訴瑞梅克你的情況,他知道怎麼做。」瑪麗安醫師說。
 
徐夜柏呆若木雞,灌了一大口熱紅茶才震驚反問:「妳的意思是,我會更不舒服,今天晚上還得繼續泡在瑞梅克的資訊素裡?」
 
「當身體出現先前沒有的免疫反應,卻不是很嚴重時,表示你對Alpha資訊素承受能力即將上升,只要沒忽然惡化,不必刻意退燒,多休息就好。這是正常現象,通常我只會開維他命和一天病假給這類患者。」瑪麗安醫師一臉平淡解釋。
 
「是AB交往組合裡的Beta生理傷害嗎?」
 
「這種患者也有,主要是我當軍醫時的常規診斷原因,好發程度僅次於跌打損傷和感冒。」
 
徐夜柏原本以為他處於因代孕才不得不適應瑞梅克資訊素的特殊狀況,忽然聽到還挺普遍,一時有點懵了。
 
「瑞梅克說過我國軍隊禁止資訊素壓制行為,怎會有那麼多Beta受害?難道瑪麗安醫師是在其他國家當軍醫?」徐夜柏回想初次見面時,對方只提了一句當過軍醫,沒明確承認在何處從軍,瑞梅克說她是輝鵲家族老朋友,徐夜柏於是理所當然假設瑪麗安醫師可能是瑞梅克父親同袍或者母親的閨密。
 
這不是世交,只有私交才能讓一個優秀Beta為好友的子女關心奉獻到這種程度。
 
「我的確是共和國陸軍中校退伍,Beta軍人也要做AO資訊素抵抗訓練,提高耐受能力,軍官考核難度會逐級疊加。軍醫和醫療兵為了處理不乖的Alpha傷病患,訓練一開始就是高難度,我很熟悉你的不適情況,畢竟我也經歷過,總不能因為自己受不了就把別人性腺切掉吧?」瑪麗安醫師用人畜無害的笑容說出聽起來總不像是在開玩笑的問題發言。
 
「……好像有這麼回事。」徐夜柏回想起來了,查資料時依稀看過,娛樂作品裡很少有人描寫這類橋段,以合理性考量,確實只要是軍人都必須接受資訊素抵抗訓練。
 
「當然得訓練!否則輕易遭敵對Alpha資訊素壓制不就玩完了?而且Beta可以裝成被壓制的模樣欺敵,瑞梅克應該告訴過你,實戰時Alpha不來自律那套,然而Beta有Beta的手段,裝暈裝弱裝受傷是基本款,反過來不能示弱時,受影響也要做到表面上無動於衷。另外Omega資訊素乍看對Beta影響不大,較敏感的Beta仍會產生強烈鎮定或興奮效果,因人而異嚴重點甚至出現幻覺,類似迷藥,聞不到時更難察覺,不得不防。」
 
瑪麗安醫師才是Beta抵抗資訊素方面的實務專家,徐夜柏在被瑞梅克洗禮前其實沒遭遇過真正針對自己且已達傷害程度的資訊素壓制,一方面也歸功於他平常就小心避免置身危險中,更別提體驗罕見的Omega資訊素滲透影響中樞神經和大腦。
 
Alpha軍人只要能抵抗Omega資訊素影響就好,Beta軍人卻要頂住兩種?徐夜柏有點鼻酸,幸虧他們不像Alpha那麼敏感。
 
另外Alpha一天到晚都在用資訊素較勁,軍方規定歸規定,哪可能完全禁止資訊素比拚?幸好勢均力敵或下對上挑釁在先,通常雙方交手分出勝負後各自安好,不會特地去打小報告,又是Alpha奇怪的面子觀念,反其道而行的瑞梅克才會是無數Alpha夢魘。
 
明明能正面輾過去再倒退碾回來,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普通模式已經無法滿足瑞梅克了。
 
Alpha同性間資訊素抵抗訓練原則上可以省略,年輕氣盛的菜鳥往往喜歡主動拿臉去挨強者的資訊素鐵拳,唯獨瑞梅克往往真的出拳還會加上腳踢和各種關節技,除了資訊素什麼都用這點令人膽寒,自然生態已經比訓練嚴酷了,近年經過軍隊改革,Alpha一律都要學救護技能自助助人兩相宜,減少醫療人力資源浪費。
 
「瑪麗安醫師的軍醫生涯想必多采多姿。」徐夜柏說。
 
「終於想和我聊天了嗎?Ash。」瑪麗安醫師結束胸腔聽診後又在徐夜柏病歷上沙沙寫了幾筆。
 
「之前找不到話題。」黑褐髮青年眼神飄忽。
 
「那就是不想。」瑪麗安醫師乾脆揭破。
 
徐夜柏尷尬地搔搔臉。真心希望與某人交流,天氣交通新聞和每餐食物內容都可以是話題,這點瑞梅克已經充分示範給他看了,完全不冷場的社交達人。「其實我從小就不喜歡接近醫院和醫護人員,不是瑪麗安醫師的問題。另外我這段時間受寒冷和孕吐困擾,沒心情找人說話,偶爾極度無聊想聊天,這種念頭只是一下子就過了,怕打擾您的工作和休息時間,如果您主動找我閒聊當然歡迎。」
 
「原來如此,我確實不能向你保證隨時都能閒聊,順其自然就好。」瑪麗安醫師這種隨性態度比起刻意親切更讓徐夜柏感到舒服。
 
Beta們包括徐夜柏對待有好感的對象,大抵就是像這樣開了扇窗候著,不會熱情邀約對方進門,以免打斷別人計劃安排或在私人時間造成干擾,將心比心Beta普遍不喜歡被緊迫盯梢。
 
送走瑪麗安醫師後,徐夜柏癱在沙發上呆愣了很久。
 
以男性Beta身份參加代孕實驗,明知可能會遭遇許多不講道理的古怪情況,忽然得知自己被迫承受的不適症狀在軍隊Beta裡其實是必備資訊素考驗,徐夜柏心情格外微妙。
 
儘管不能完全混為一談,徐夜柏的確釋懷許多,大概是不想更像怪胎的心態作祟?原本徐夜柏預期極限也就是賭命在肚子裡揣個崽而已,和Alpha同居以及大量攝取對方資訊素完全不在他想像範圍內,被捧在手心裡層層護著更是如此。他還以為自己會是風雨飄搖的路人實驗素材,運氣好就當參加一場科幻片造人成功,運氣不好則是犯罪片砲灰過場背景板。
 
說真的,真實世界永遠不缺各種違法實驗體如徐夜柏,或者暴力歧視受害者吉米,倘若他們沒被關心,便只是黑數裡的一員罷了。
 
接著徐夜柏連續三天低燒不斷,雖然瑞梅克沒再抱睡他,徐夜柏得以回客房睡覺,情報局長卻取消兩天一次的喘息窗口,夜夜都要同床換枕。
 
根據瑪麗安醫師的專業指導,打鐵趁熱,得讓徐夜柏處在一定濃度的Alpha資訊素裡,濃度不足反而有害,Beta本就不適合接受資訊素的生理系統更禁不起不穩定的變化刺激。
 
徐夜柏嘴上說會配合,其實還是有些小動作,瑞梅克偷偷塞進徐夜柏被子枕頭窩裡的一件穿過襯衫居然被他挑出來丟進洗衣機,瑞梅克只能說這Beta好狠的心。
 
聞不到的徐夜柏則murmur光從皮膚過敏反應就知道瑞梅克已經把資訊素沾得屋裡到處都是了,不差那件髒衣服。
 
※※※
 
極樂鳥事件過後一星期,吉米和徐夜柏處於劫後餘生的平靜狀態,徐夜柏暫未向瑞梅克追問關於那群惡霸調查進度,無論瑞梅克動用公權力抑或私人勢力,總歸是百忙之中抽出寶貴人力資源,花點時間很正常。再者,Beta報仇從早到晚,按部就班每個痛點都踩才是徐夜柏真正想要的效果。
 
退燒後周身爽利不少的徐夜柏,發現先前環繞不去的沉重感褪去許多,他還真的進化了,某種意義上因禍得福。
 
瑞梅克那邊還未有新消息,徐夜柏的個人手機裡倒是冷不防來了通未知來電,徐夜柏心如止水接起,他丟出去的那封戰帖是時候有回音了。
 
無論是真是假,紅髮Alpha自稱媒體業,那就是有相關門路了,過去不知壓下多少受害者的新聞或求救?然而論起搞情報和資訊管控,瑞梅克才是終極魔王。
 
「哪位?」
 
「別說你忘了我的聲音,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嗎?」來電之人很好辨識,不在通訊名單裡就是壞蛋,聲音徐夜柏真沒記住,幸虧那中二說話方式很有鑑別度,肯定就是俱樂部裡的帶頭紈褲紅髮Alpha,當天徐夜柏也只跟那名Alpha有過對話,另一個辱罵他的Omega談不上交集。
 
其實從瑞梅克當天說話語氣,徐夜柏就猜他已經查出紅髮Alpha身分,情報局長在吉米打來求救電話時就辦到同步確認他的背景,只要有通用名和手機號碼,調資料查動線花個幾秒鐘綽綽有餘,逐層拉網又怎會不知道當時包場極樂鳥俱樂部的首都權貴子弟團夥?
 
徐夜柏沒問,他要的不是身份簡介,而是實錘黑料,在這之前他不想浪費精神去想沒營養的事,當時直接打聽,瑞梅克想必不會瞞他,但徐夜柏就會忍不住傷腦筋,這對身體不適的他完全沒好處,乾脆發揮殺伐決斷的退稿精神,等真正有用的情報到手再說。
 
徐夜柏不答反問:「你怎麼有我的手機號碼?從吉米那邊弄到的?」
 
他的個人資料受瑞梅克保護,徐夜柏不認為對方找駭客行得通,用非常規手段從現場相關人士直接弄到他的情報更像那群人會幹的事,也是一開始徐夜柏就提防且堅持派人保護吉米的原因。
 
徐夜柏還能怎麼說?簡單粗暴的方法之所以好用,就是減少變因外加快速見效。
 
看來吉米那邊不知怎地被鑽了空子,瑞梅克或吉米沒聯絡他,可能是剛剛發生或現在進行式的意外,徐夜柏立刻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應對。
 
「我的手下剛好向路人買了一支舊手機,從裡面偶然發現你的聯絡號碼。」紅髮Alpha仍用那懶洋洋的腔調說。
 
「希望你只碰了手機沒碰我的人。」徐夜柏沉聲警告。
 
「當然,不信你等等可以自己確認。」
 
「如果你不想被我舉報收受贓物罪,最好把身分儲存卡物歸原主,別動裡面的任何資料,附上新款高價手機,我可以接受你『以物易物』換到二手空機。」徐夜柏照例不把話說死,仍給對方留臺階下,想玩大的可不能打草驚蛇。
 
「行,照你說的做。不過我想你那位前同事不會再被他的前同事約出來了,我要怎麼完成交易,還是說直接送到對方下榻處?」
 
這句話透露不少重點,徐夜柏立刻聽出紅毛買通或要脅俱樂部其他受害Beta工作人員釣出吉米,連帶他的避難處也被紅毛的人查出來了,當然最後一句可能只是虛張聲勢。
 
「我會就你這組來電號碼發一個指定時間地點,你派人把東西帶到即可。」徐夜柏立刻有了主意。
 
「結果你沒去查我是誰?」紅髮Alpah語帶驚奇。
 
「有人去查,但我不關心。」徐夜柏一想到那紅毛就會連結到髒空氣加嘔吐物,又心因性反胃了,乾脆驅除雜念。
 
「那天在極樂鳥俱樂部的相遇不太愉快,給我個機會賠罪好嗎?時間地點你決定,我不會帶人。」
 
怪了?瑞梅克明明說他還沒開始施壓,為何紅毛在電話裡聽起來一副像是被家裡長輩摸過頭的乖巧樣子?徐夜柏才不信這種人會真心賠罪,即將抄家滅族遭斷金援被迫低頭還說得過去。
 
果然是寫成「賠罪」,讀作「找麻煩」的套路。
 
情報局長表示按照徐夜柏的法治路線報復,需要一段抽絲剝繭的調查時間,連徐夜柏都對瑞梅克願意插手吉米的事冒出殺雞焉用牛刀的愧疚感,瑞梅克卻說代孕實驗調查碰上瓶頸,虐虐菜轉換心情也好。
 
重點是,情報局長眼睛發亮地表示他要好好累積和徐夜柏的談判資本,徐夜柏感覺這個坑愈來愈大了。
 
「但你是Alpha,我要帶人,行嗎?」徐夜柏決定從紅髮Alpha身上找補回來,主動送上門的菜,不虐白不虐。
 
「合理。」
 
「你不怕透露位置,我直接找人把你揍一頓?」徐夜柏不懷好意問。
 
「我國是法治社會,首都到處都有攝像頭和公共警衛,我也不是好欺負的對象,勸你想清楚,我是真的抱著和解的誠意。」紅髮Alpha立刻露出傲慢本性。
 
「嗯,你明白就好。」
 
彼方紅髮Alpha一愣,原來小Beta真正的警告在這裡。
 
「那就明天下午兩點約在天琴(Lyra)社區裡的鹿苔咖啡館,風雨無阻,下雪也一樣。」徐夜柏說完不等對方回應掛斷通訊,直接將會面地點約在社區裡,對方不配讓他搭車相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