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皇之璽,虹之禧》-其之十四 瓷白(下)

月星兒(九喵) | 2024-06-12 20:01:03 | 巴幣 40 | 人氣 479

連載中♂♂《皇之璽,虹之禧》
資料夾簡介
蛇靈為了兌現承諾的願望,接管皇帝的人生,卻這樣遇上了跟祂命中注定的一介凡人。

  白瓈的故友——淘花君,放著家裡的田產舖子不顧,倒愛到處遊山玩水,邊遊歷邊當俠士。他家祖上不知道受哪位貴人恩澤,贈了一把燕歸劍,燕歸劍冰藍交織雪白,劍柄雕刻細微草花紋路,劍身輕靈如巧燕,出招快過閃電,劍出即可歸鞘。

  淘花君自小就是在恩澤長大的孩子,父母獨寵,那把燕歸劍就這樣被淘花君從小耍著玩,長大順理成章的帶在身上,既好看又防身。

  淘花君一直是個扶弱濟貧的人,有自己的俠客夢,見誰有難就出手相救,又因為救過太多人,所幸乾脆就不記了。更遑論是一條無心救下的白蛇……

  那是一條尚在修行的靈蛇,剛學會化人,對人界一知半解,差點慘遭輾斃的當下,淘花君救了這條白蛇,白蛇除了餘悸猶存,想得是……這恩公真俊美。

  淘花君其實也不到俊美,甚至在縣城勉強算是清秀,就是氣質有幾分瀟灑,除了不愛笑,總愛裝一本正經的清冷,總括就是讓人看得舒服而已。

  不過白蛇就是對恩公上心了,祂努力的讓自己熟練化人,忐忑的在水邊反覆端詳自己容貌,一再的希望自己能讓恩公看得順眼,最少可以留在恩公身邊便好。可祂怎麼練習,眉心的那個印記跟蛇類特有的眼睛就是變不過去……

  「為什麼一直跟著我?」

  正在看著水面發愁,揉捏自己臉蛋的白蛇,未料到自己背後會有人出聲,祂大驚的跌在地,模樣便是還留有印記及蛇眼的原貌。

  「吾……吾……」該死,祂沒想過要為了說話練這人舌。

  「嚇到你了?」

  淘花君伸手將化人的白蛇拉起,替祂拍下身上黏著的草屑,猛一看這人長得還挺俊美特別,眉心貼著不知道什麼印記,那獨特的金燦燦眼睛倒是好看。

  「公子叫什麼?這樣跟著我好一陣子。」

  「吾,遊歷,不記路,跟汝……平安。」

  「這樣啊……」

  淘花君一人遊歷慣了,沒想過自己途中會加一個小夥伴,雖說出門在外多一個人可以談天也不錯,但他就不怎麼愛說話,怕公子覺得尷尬。

  「我這人不解風情,若公子不嫌無聊,那便一道走吧!我嘛……人人喚我淘花君,公子怎麼稱呼?」

  「白瓈。」那白姓是白蛇自己加上去,祂其實沒有姓氏。

  白瓈就這樣順理成章跟在淘花君身邊,邊遊歷邊跟著淘花君扶弱濟貧,淘花君這個人看似正經,清冷疏離,其實有許多雅致的小興趣。

  淘花君愛荷花,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淘花君」這稱呼便是這樣來。又愛聽戲,遊歷其間總愛往茶樓鑽,不往上座坐也要在舞台下邊待著。對茶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或許是茶樓流連慣了,喝茶喜歡清沖經泡的茶葉,若茶藝不精,那未烘培過的綠茶勝在茶鮮,倒也喜歡。淘花君就愛聞著清雅的茶香,看看澄澈淡黃的茶湯,品味茶的圓潤甘甜。

  「吾不解,不解何如,是好是壞?」

  「喜歡就好,糾結那些作什麼?」淘花君不喜拘束,人就是瀟灑慣了。

  白瓈沒什麼個性,有些唯唯諾諾,半推半就的讓淘花君拉著到處跑。

  「不是你要跟著我?怎麼好像是我強來了。」淘花君總這樣打趣白瓈。

  兩人遊歷路上互相照拂,感情如親如情,單論友誼又超出太多。雖然不上不下,但可以跟在淘花君身邊,白瓈已經相當滿足。
  
  淘花君待他一直相當有禮,直到某個月色朦朧的夜晚,喝著薄酒,微醺賞月的淘花君,不經意的輕撫了白瓈眉心的印記,淘花君很輕很輕的靠近試探,將親上印記時的當下,白瓈瑟縮了。

  淘花君清醒將自己拉了回來。

  「對不住,恐是我喝多了,小白你可別介懷呀!」

  淘花君將那薄酒一飲而盡,有禮的挪遠一點睡下。

  白瓈只是有些不自在,並非害怕淘花君,但淘花君從那日起,對白瓈就維持著有些淡薄的距離。

  某日,遇上軍隊缺人在抓夫,那是一個跛腳的可憐人,正護著自己身後的老邁父母,淘花君看著那個保護父母的跛腳男子,回望身後的白瓈。

  「小白,看來只能拿我去換那個可憐的兒子了。」

  那些非正統軍隊總愛欺辱弱者,抓人去軍隊從事下等工作,正經人家不敢去招惹,就往偏鄉野地找人下手,若自己從軍,興許可以從中保護那些無辜百姓不要受牽連。白瓈想留下,跟淘花君一起從軍,卻讓淘花君阻止,淘花君送了自己隨身的玉佩,託付白瓈回家鄉照顧自己父母,他不知道此去,自己是否會再回來。

  「小白,珍重。」

  那是白瓈最後一次看到淘花君,淘花君手覆在祂的掌心,雖隔著玉佩,卻是淘花君僅有幾次的舉止親密。

  祂懂得,淘花君一直保護著祂,但也欺騙著自己。淘花君,你不也在躊躇嗎?即便你讓自己灑脫,還是逃避到了軍隊裡。

  白瓈不相信以淘花君的身手,沒辦法阻止那日軍隊的惡行,他只是找了個不傷害祂的原由,讓自己跟祂剝離。

  再後來……淘花君身死,那玉珮承載了白瓈學會的第一道淚水。

  若那晚,祂能直面淘花君的情感……若那日,祂可以死纏爛打留在淘花君身邊……滿心的悔恨,時間也不會再重來一次。

  之後,曾經受過淘花君恩澤的百姓甚至軍隊裡的士兵,為淘花君立廟供養,淘花君登仙籍成為朱華仙君。

  白瓈依約照顧著淘花君的父母,直至他們相繼壽終,祂也決心入山,放下執念修行。

  直到……天界御旨,成為土地神的祂去收拾天罰後的城鎮,滿城腥血祂沒看到,祂看到的是一個魔族人正準備將匕首插入朱華仙君的胸口!

  「滾開!」

  祂推開那個魔族人,將奄奄一息的朱華仙君帶走了……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淘花一別情
2024-06-12 22:28:08
月星兒(九喵)
其實從頭到尾都還是原本那首詩,

芙蓉青點綠波漪,淘花一別千年過。
2024-06-15 14:24:2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