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Saligia》Ch.6 Invidia 嫉妒 10

ST:R | 2024-06-12 20:00:14 | 巴幣 12 | 人氣 475


「甚麼?」路爾斯一臉錯愕:「為甚麼是S?」

「S代表Superbia,拉丁語傲慢的意思。」雷夫面無表情地說,然後轉向JM:「我答對了,有獎金嗎?」

「這次沒有。」JM無奈地揮著手:「別一直抱怨我害你丟了工作好嗎?你要怪就怪小少爺吧。」

「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回去忙了。」雷夫淡淡地說完,轉身快步離去。

凱特琳目送雷夫離開,然後急切地問JM:「他真的答對了嗎?他怎麼會知道答案?」

「等等,」西奧靈光一閃,雷夫的話觸發了他的聯想:「他提到的傲慢,是不是在指七宗罪之一?」

凱特琳陷入沉思:「莫非是迷幻藥使人喪失理智,犯下色慾的罪行。拉丁文的色慾是 Luxuria,就是 L。」

她回憶起大學時為了和亞倫共同學習,而選擇副修拉丁文的往事。

「跟著那些字母不是剛好也對得上吧?」西奧的眉頭愈皺愈緊。

「沒錯,暴食是Gula,」凱特琳點頭肯定:「接下來的貪婪是Avaritia,怠惰是Acedia,憤怒則是Ira。」

「原來如此,那個堆滿腐敗食物的洞窟象徵浪費食物的暴食,」路爾斯開始理清事件脈絡:「嘉年華上人們你爭我奪展現了貪婪,連心臟都不會跳動的人則代表怠惰。」

「那憤怒呢?是指我們嗎?」西奧抓緊機會,提出這個他思考多日的問題:「其實那天在下水道,看到破碎的鏡子後,我的意識似乎被拉回過去,再次經歷了一個讓我極度憤怒的時刻。」

「真的嗎?」凱特琳吃了一驚:「天啊,我也是。我看見的是亞佛烈德要我放棄追查亞倫死因的那一刻。」

路爾斯也加入討論,語帶怒氣:「我清楚記得那混蛋拋下我的畫面,那種憤怒烙印在心。」接著以探究的眼神看向 JM:「你當時也在,你有沒有看到甚麼?」

JM 卻不回答,反而轉移話題,語帶嘲諷:「這樣看來,接下來應該和嫉妒有關。該不會是洛朗先生的妒忌心要作祟吧?」

「我為甚麼要妒忌別人?」西奧激動地反駁。

「別這樣,」JM 故作謙卑地微笑,卻語帶諷刺:「我只是提醒你而已。」

西奧怒不可遏,舉手直指 JM,指尖幾乎觸到他的鼻子:「你甚麼意思?之前拿愛麗絲來威脅我的事還沒算賬,更不要說你在下水道對我開槍,你到底想怎樣?」

凱特琳忍不住出聲制止:「夠了,別吵了。既然我們已經猜到和嫉妒有關,我們就有了優勢。接下來我們只需對嫉妒相關的事情多加留意,不就行嗎?」

「對啊,」路爾斯也開口調停:「所以我們要更加團結,目標一致才對。」

「說到團結,」JM把手肘放到桌上,以手背輕托下巴:「小少爺,你確定亞佛烈德・安傑爾不會和我們一起行動,對吧?」

「這就是我想說的重點了!」提到亞佛烈德,路爾斯便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他表示過要去幹掉那個主謀人,明知這是錯的,才說不想把我們牽連進來。我們一定要在他之前找出那個主謀人,絕對不能讓他犯下不可挽回的錯誤。」

「路爾斯你先冷靜一點,亞佛烈德雖然很自負,但他也是個理智至上的人,殺人這種事他應該不會做的。」凱特琳邊說,已經邊拿出手機:「讓我跟他談談好了。」

撥通亞佛烈德的號碼後,只有連連的鈴聲,最終轉入留言信箱。

「他沒接。」凱特琳歎了口氣,「那就留言吧。」

「但我想他不會回覆,其實今天我也有請他一起來。」路爾斯沮喪地說:「你們看,群組的訊息他通通都沒有回覆。」

西奧抓住機會發表看法:「正如路爾斯所言,我們要在安傑爾先生動手前找到那個幕後黑手。」他信心滿滿,「我們心中其實早有答案,不是嗎?」

凱特琳帶著疑問,輕抿雙唇:「你指的是理查德・勞?」

「正是,所有線索都指向他。」西奧挺胸抬頭,姿態顯得更為自信。

「但這不會太直白了?」路爾斯提出疑慮:「我總覺得事情不可能這麼單純。尤其是 N 那個人,他給我的感覺非常可疑。如果我們完全按照他的指示行動,恐怕會中計。」

凱特琳點頭附和:「沒錯,一個穿燕尾服在下水道出沒的紳士,本身就不合常理。」

「我們不能僅憑這一點來判斷。畢竟,穿著西裝進入下水道的人,我們當中也有。」西奧指的正是JM。「按照你的說法,我們也不該信任這些人才對。可別忘了,N先生不只一次對我們伸出援手,如果沒有他的幫助,我們根本無法擊敗那些黑色怪物。」

路爾斯對西裝的聯想卻不自覺地落在亞佛烈德身上,於是開始辯解:「他幫我們,不見得是無私的。或許他有需要消滅那些黑色怪物?畢竟,我們還沒弄清主腦策劃這一系列事件的真正目的。」

「就算是這樣也沒關係,」西奧不甘示弱:「如果利害一致,我們和 N 先生就是同一陣線。」

「才不是,」路爾斯撇嘴:「我才不跟那種人一夥。」

「喂,你們倆,」凱特琳提高音量制止兩人爭執:「不是才剛說好要團結一致嗎?這才多久,你們就開始吵了,這樣怎麼行?JM,你也說句話吧。」

「N這個人,我只能說我們少惹他為妙。」JM說,並掏出了打火機點亮唇邊的香煙:「不過,調查理查德・勞確實有必要。他與這些事件的關聯太明顯了,就算他不是主謀,也肯定知道些什麼。」

「嘿,你總算說了點像話的。」西奧滿意地點頭。

「好吧,連 JM 都這麼說了,」路爾斯似乎被說服了,語調柔和下來:「那就讓我們開始著手調查理查德・勞吧。」

「但他現在可是代理首相,我們平民百姓想直接接觸他,肯定顯然不容易。」凱特琳直截了當地點出他們面臨的困難。

「如果只是見面的話,我想我有辦法。」路爾斯的目光投向遠方,似乎已有計劃:「我老爸好像跟勞交情不錯,而且我快生日了,用生日宴會作藉口邀請他的話,應該能行得通。」

「不愧是小少爺,拉莫斯家的影響力還真是不可小覷。」JM似乎對路爾斯的提議非常滿意,重重地拍打著他的肩膀,表示支持:「就按這個方案執行吧。」

路爾斯嘴角透出一絲狡猾的微笑,心裡頭其實早就打好了算盤。他想,以自己的生日宴會作為邀請的借口,亞佛烈德怎能不答應呢?這個計劃對他來說,不僅是策略,更掺雜著私人的小聰明。

路爾斯心思翩然,竟然跟咖啡廳播放著那些溫馨快樂的聖誕音樂不謀而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