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二十五章 Crack④

| 2024-06-12 18:00:06 | 巴幣 2706 | 人氣 550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進入三月後,天氣開始沒有以前那麼冷冽,只是偶爾還是會覺得有些寒意。

  過完這個月後,學生們就會往上升一個年級,校內的氣氛因此有種無法言喻的期盼。再加上放學後,楓央學園的學生們會留下來準備校慶,直到完全離校時間,因此大家的心情更是浮動不已。

  這天,亞澄來到戲劇社的社辦,為了不妨礙其他人作業,和光熙一起坐在角落的地板上對臺詞。

  「公主殿下,您在看什麼?」

  「我在看你啊。」

  「呃⋯⋯我有什麼好看的?」

  「嗯──你臉上的煤灰還滿好看的。」

  「咦!」

  「現在被你抹得更好看了。」

  「請您不要取笑我了!」

  「嘻嘻,好啦,你蹲下,我幫你擦。」

  「公主殿下,您就愛尋我開心。」

  「這就是艾略特你的才華啊。」

  「⋯⋯請問我應該開心還是傷心啊?」

  「當然是開心了。在王宮裡,沒有其他人能讓我這麼快樂了。人生在世,果然需要一個有趣的青梅竹馬。」

  「⋯⋯我就當作讚美收下了。」

  接著國王會出場,並告訴公主:鄰國有使者來求親。

  「如果不聯姻,接受鄰國的援助,這個國家會完蛋啊⋯⋯」

  亞澄感慨地說道。

  「是啊。其實公主也是可以和自己國家的勳爵結婚,但以這個故事來說,和其他國家建立姻親關係的利益更大,所以公主打從出生,就註定要嫁到其他國家去了。」

  「你對這些好清楚喔。」

  「以前小時候演戲時,身邊的大人有跟我解釋過啦。」

  看到亞澄對自己投以佩服的眼光,光熙不禁害羞地抓了抓後腦杓。

  「所以艾略特為了和公主結婚,必須創造出更勝他國的利益。」

  「原來如此⋯⋯」

  亞澄點了點頭回應。

  隨後,光熙有些難以啟齒地開口:

  「話說回來⋯⋯」

  「嗯?」

  「妳跟祐也是青梅竹馬吧?你們平常也像公主和艾略特這樣?」

  「嗯⋯⋯感覺是差不多。」

  「這樣啊。那只要把我⋯⋯我是很不想說這種話啦,但只要把我當成他,妳應該就能演得很自然了。」

  亞澄聽了,隨即面露苦笑。

  「我沒辦法啦,怎麼能把你當成祐⋯⋯」

  這樣的反應看在光熙眼裡,很快明白那是因為祐在亞澄的心中無人可以取代。

  雖然也能解釋成「不擅長演戲,所以無法靈活地切換」或是「怎麼能隨隨便便就把一個人替換成別人」,但光熙就是覺得並非如此。

  這應該算是一種毫無道理的悲哀直覺吧。

  「如果我沒有誤會⋯⋯亞澄,妳喜歡祐對吧?」

  「咦——!為、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沒想到光熙突然開啟這個話題,也有可能是訝異光熙怎麼會知道,亞澄瞬間陷入恐慌。

  光熙見狀,又補了一句:

  「我想大家都知道喔。」

  「啊⋯⋯嗚⋯⋯」

  被人明明白白地這麼告知,亞澄簡直無地自容。

  她總覺得以前好像也有過這種狀況。到底為什麼身邊的人都知道,祐就是不知道呢?

  「我可以問問,妳為什麼會喜歡他嗎?」

  「我⋯⋯我不知道。等我發現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他了⋯⋯」

  亞澄害羞地說著。她真的不習慣跟人說這些。

  「跟他在一起,就會心跳加速,他一個小小的舉動,就會讓我覺得很窩心⋯⋯跟他在一起⋯⋯感覺就能做我自己⋯⋯」

  亞澄越說越害羞,也就越說越小聲。

  光熙看到如此可愛的反應,放下手中的劇本,傷腦筋似地往後靠在牆上。

  「這樣啊⋯⋯沒有理由的感情啊。這下難辦了。」

  因為光熙挑起這個話題,亞澄也決定鼓起勇氣詢問光熙:

  「你⋯⋯你呢?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嗯——因為妳看起來閃閃發亮吧?我覺得很美。」

  雖然這種說法不太好聽,但光熙有時覺得或許是因為自己從小站在聚光燈底下,結果成了一隻有趨光性的蟲子,一看到充滿耀眼光輝的亞澄,總忍不住多看幾眼。目光被吸引後,沒過多久便產生了一種情愫。

  在他眼裡,這個活潑開朗的女孩就像太陽一樣,整個人閃閃發光。

  「光熙同學,你好厲害。居然有辦法面不改色說這種話⋯⋯」

  「因為身邊的大人從小就告訴我,誇女生的話不能省。啊,我可不是對每個人都這麼說喔。」

  「呵呵,我知道啦。你不是輕浮的男生。」

  「那麼——」

  光熙說著,背也離開牆面,就這麼探出身子,從旁窺探亞澄的臉。

  「請問我還有機會嗎?」

  「呃⋯⋯」

  怦怦——亞澄的心發出悸動。

  要說回答的話,她的心意非常明確。但她還沒下定決心、還沒想好用什麼說法,才能把傷害降到最低。

  看到亞澄一瞬間露出為難的表情,光熙有些愧疚地抓著頭說:

  「抱歉,其實我也不想這樣催妳。只能說我那天太不受控,在這個糟糕的時間點跟妳告白⋯⋯」

  「咦?」

  見亞澄似乎不知道自己這句話的意思,光熙補充說道:

  「亞澄,妳知道嗎?我們接下來要演一對情侶喔。啊,講情侶好像不太對⋯⋯總之我們都對彼此有好感。」

  「呃⋯⋯嗯。」

  「我不想讓妳以為妳在戲裡對我的感情是真的。」

  說到這裡,亞澄總算明白。

  都說演戲容易產生移情作用,光熙是專業的演員,他可以區分得很清楚,但亞澄是外行人,他想必是害怕亞澄因此受到影響,誤會了自己的感情吧。

  「所以我希望在演戲前,就弄清楚這件事。」

  他一邊說,一邊轉正身體,正面面對亞澄。

  「亞澄,我喜歡妳。如果可以,我希望以後是由我帶給妳歡笑。能請妳給我一個機會嗎?」

  那真摯的眼神令亞澄的心跳不斷加速,她的胸口因此一陣緊。

  她可以很真切地感受到光熙對自己的心意。

  「⋯⋯光熙同學,你真是個好人。」

  「咦?」

  「其實你大可不要介意這種事,就讓我徹頭徹尾地誤會啊。」

  「因為我知道就算那麼做,也只是兩個人一起痛苦罷了。如果要跟人交往,我希望雙方都是快快樂樂的。」

  「嗯,我也是。所以對不起,我不想把你變成我逃避的手段,還拉著你跟我一起痛苦。」

  聽到這句話,光熙不知是沮喪還是放鬆了緊繃的身體,肩膀明顯往下垂落,然後——

  「唉——」

  再度靠上教室的牆面。

  「果然不行啊⋯⋯」

  「對不起喔⋯⋯」

  「沒關係啦,我大概料到了。我不是說了嗎?我選了一個糟透的告白時機。」

  儘管如此,亞澄依舊有些愧疚。

  「只能怪我沒定力。要是能忍到校慶之後告白,說不定結果會不一樣了。」

  「一樣喔。」

  因為亞澄突然說出這句不同剛才的堅定言語,光熙在訝異之中盯著亞澄。

  「因為我就只喜歡他一個人。」

  光熙愣了一會兒後,了然於心地笑道:

  「亞澄妳真了不起。」

  這時候,外頭有人打開社辦的門,並喊著:

  「騎士和公主在嗎?我們想量一下衣服的尺寸。」

  光熙見狀,揚聲喊道:

  「來了——」

  他首先站起身子,然後對著亞澄伸出手。

  「不過在演戲的期間,還請您把心思放在我身上喔,亞妮蘭公主。」

  亞澄頓了一下,但也很快抓住光熙的手配合。

  「沒問題,艾略特。」



  舞臺劇的練習告一個段落後,亞澄一個人慢慢走回教室。

  「班上的準備還順利嗎⋯⋯」

  他們班會在校慶推出巨大彈珠臺遊戲,因此事前的美工作業比較繁重,就連設計稿都改過好幾次,最近才好不容易開始上軌道。

  話雖如此,偶爾還是會在製作過程碰壁,可說是不斷在解決接二連三蹦出來的新問題。

  「祐不曉得在不在⋯⋯」

  說到祐,亞澄總覺得他這陣子一直在發呆。

  而且上星期老師還說星山一生下學期將辭去教職,所以他們的生物老師會換人。星山原本就跟學校請了長假,因此不必煩惱一時之間找不到老師代課,但現在想想,這個長假簡直就像事先安排好的一樣。

  祐是星山的表弟,亞澄原以為祐會知道些什麼,所以有問過他。但他只說星山突然被叫回老家去,就沒再說下去了。

  一切都沒有任何不對勁,卻讓亞澄覺得很不對勁。

  她也說不出哪裡怪,但就是覺得好像⋯⋯不太真實。

  她來到教室前,在門外便看見祐站在面對操場的窗戶旁,身體靠著窗框,就這麼看著外頭發呆。

  於是她走進教室,來到祐的身旁。

  「祐。」

  「⋯⋯⋯⋯」

  「祐?」

  「⋯⋯⋯⋯」

  她叫了兩聲,但對方都沒有回應。

  這讓亞澄嘟起嘴巴。

  「神鳴祐!」

  「咦⋯⋯亞、呃⋯⋯哇啊!」

  當祐回過神來,發現亞澄就近在咫尺,因此嚇了一大跳,身體往後退了一步——卻因此撞上擺在腳邊的紙箱,結果一屁股摔在地上。

  「好痛⋯⋯!」

  「對不起!你沒事吧?」

  「沒事啦⋯⋯哈哈⋯⋯」

  亞澄伸手,示意要拉祐起身,祐也就抓住她的手。

  「你剛剛在幹嘛?」

  「嗯⋯⋯看著操場發呆。」

  「你最近一直在發呆耶。」

  「有嗎?」

  「有。」

  亞澄說著,也靠在窗框上,像祐剛才那樣看著外頭,彷彿這樣就能體會它發呆的心情,還有他眼中的事物。

  操場和平常一樣,有運動社團的人在練習,也有人在戶外做校慶的準備。此外,無論藍天還是遠處城市大樓的模樣,都跟平常沒有兩樣。

  但亞澄卻覺得身旁這個人好像一點一點改變了。

  自從上次被綁架回來,他先是變得反反覆覆,本以為他們之間多了一些親密的舉動,下次見面卻馬上被推開。

  當兩人因為這件事吵了個小架,和好後以為關係會就此修復,他卻開始心不在焉,常常發呆。

  是在自己沒看到的地方,發生了什麼事嗎?

  但是能有什麼事呢?

  「⋯⋯⋯⋯」

  就算問他,他也只會說沒事,或是裝成一副聽不懂的模樣。

  亞澄實在想不明白他到底怎麼了。

  只覺得再這樣下去,祐好像會離她越來越遠。

  她不想要這樣。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有能力把祐留在這裡,留在自己身邊。

  「⋯⋯好。」

  她小聲地下定決心。

  其實剛才她和光熙聊過之後,她忽然萌生了一個想法,湧現了一股衝勁。

  如果是現在——⋯⋯

  「祐。」

  「嗯?什麼事?」

  「校慶結束後,我有話想告訴你。」

  「咦?」

  「所以你要記得,晚會不能被別人約走,要把時間留給我喔。」

  亞澄咧嘴一笑,帶著爽朗的笑容,強制性地與祐做出約定。

  說實話,她看不清祐的心意,也對這樣的行動完全沒有把握。

  但是那都已經無關緊要。

  她只希望就算只有片刻也好,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

  ——為了我煩惱吧。



【待續】


後記:
希望大家有稍微感受到我正在努力要結束這對青梅竹馬的肥皂劇。XDDDD

大家好,我是衰神好像覺得我這裡很舒適星期日拉傷了大腿肌肉的衰☆阿悠。
那個戲劇性的過程請容我跳過,反正我就是拉傷了QAQ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受傷對阿悠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根本連一碟菜都算不上。(嗯,我只是想說說看這句話)
衰神祢還有什麼招,放馬過來啦!

創作回應

れい
不要隨便挑釁衰神XDD
-
光熙真是個好孩子,但我記不住他的名字,(老人)
希望亞澄的小惡魔可以好好教訓一下祐。
2024-06-12 22:10:53
我要是因此更衰,是不是能證明祂真的在我身邊XDD

我倒是會把他跟我現在翻譯的作品角色搞混,因為只差一個字,那個字也才差一個注音符號,幾乎快要押韻。我也真的打錯過(毆
2024-06-12 23:38:22
大漠倉鼠
沒有鋪墊的唐突告白會讓人措手不及@~@
2024-06-12 22:38:01
殺個措手不及,才能讓人因為衝動say yes(X
2024-06-12 23:39:07
十鳶
如果是欣梅爾,一定也會背衰神這個鍋的XDD
2024-06-15 11:01:37
可惡,超有說服力wwwwwww
2024-06-15 14:22:08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阿悠一定骰到衰神了~有我小小衰神,讓你一事無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320/27.png 成
2024-06-15 11:26:09
看我跟衰神同進退!???
2024-06-15 14:22:39
冬飄桂
阿悠真是水逆啊QQ
祐可以有光熙一半的口才就好了(?)
2024-06-18 23:32:33
水逆+挑釁衰神=衰上加衰wwwww

只能看我以後有沒有要讓他開竅了(喂
2024-06-19 16:43:0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