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十八章

胖雪豹 | 2024-06-12 08:59:31 | 巴幣 26 | 人氣 484


  「妳問的是血統還是自我認同?」
  蜜珈蘿換上了一身魔女裝束,此時的她坐在搖椅上翻閱著書籍,但是她僅僅用一句話便令方才提問的賽莉亞陷入困惑。事實上,賽莉亞不喜歡他人用問題回答問題,但是這個問題本身卻重要至極,因為他會把事情往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轉變。
  賽莉亞陷入沉思,她依稀記得父親從小就不在乎自己,至於母親她只知道對方是個奴隸精靈,除此之外她一無所知。
  困惑之中,賽莉亞將手伸下下腹部,她摸著位在下腹部的山羊紋章,賽莉亞的心底有些存疑。
  同時,她也覺得有些害怕。她害怕自己問出了這個問題,從此以後回不到現在的自己,因為現在的她能夠感覺到疑點。不如說,曾經的自己什麼也沒有感覺到反而是一件離譜的事情。
  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感下誕生的孩子?
  賽莉亞看著自己的手掌,久久不能釋懷。她很在意,很想知道,卻又感到有些害怕。
  要是她知道,自己的父親是愛著自己的,也許會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為此賽莉亞猶豫了,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刨根問底的追究答案。
  「如果不想知道,妳可以永遠不知道,但是妳就不會曉得自己被多少人所愛著,那是一件悲哀至極的事情。」蜜珈蘿閉上眼眸,她語氣冰冷的提醒著賽莉亞。
  「妳會告訴我嗎?」正是一句簡單的提醒,賽莉亞抬起頭注視著蜜珈蘿的臉龐,她出聲問道。
  「當然會,但是……當這件事情為妳所知之時,就是妳的夢境清醒之刻。現在還不是時候,遠遠還不是。」蜜珈蘿靦腆的笑著,她伸出右手輕撫賽莉亞的臉頰,語氣溫柔的像是一名母親。看著她的面孔,賽莉亞沉默的點頭答覆,映在她瞳孔深處的是求知的慾望。
  一雙金色的眼眸,金黃色澤中埋藏著對真相的渴望。
  瑪特蕾雅的身影沐浴日光中凝望著眼前的美麗宅邸。在尼德拉夫,曾經給賽莉亞居住的破舊宅邸,如今它的模樣煥然一新,成為了一棟華美且外觀艷麗的雪白莊園。
  曾經荒廢的庭院,如今不只重新流淌著細長水流,還開闢了美麗的農園和花園,這些都是煉製藥劑的基礎。
  紅與吉娜走在前方準備走入莊園,他們是在紅的帶領下重新回到此處的,準備揭開賽莉亞沉寂已久的身世秘密。
  剛走進莊園,本來骯髒的大廳如今美麗的令人嘆為觀止,尤其是鮮紅的地毯與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的花卉扶手令人嘆為觀止。吉娜不禁停下腳步,欣賞著眼前從未見過的美景。
  「前雷特西亞公爵把相關的紀錄藏的很深,恐怕整修時也沒有人注意到有東西藏在這座建築的地下。」相比起吉娜的震驚,紅僅是面色冷淡地抬頭仰望二樓的拱窗。
  「紅,妳為什麼不在酒館把一切告訴我們,還要帶我們回到尼德拉夫?」瑪特蕾雅質疑的問著,她的困惑在尾巴的搖曳中暴露無遺。
  「為什麼嗎?因為這件事情一但開始為人所知,就是一場腥風血雨的開始。如果我們沒有充足的準備與證據佐證自己的正確性,沒有人可以得到好結局。」紅沒有回頭面對瑪特蕾雅,她僅是在吉娜與瑪特蕾雅困惑的目光中獨自解釋,同時邁步朝向大廳旁邊的迴廊走去。
  吉娜的心底僅有疑惑,但是為了知道真相她選擇閉上嘴巴乖乖跟上紅的腳步。看著兩人遠去,瑪特蕾雅緩慢地跟在兩人的背影後方,還與兩人保持了一小段距離。
  瑪特蕾雅的皮靴踏過大理石磚之際,迴廊中響起一聲聲清脆的聲響。她轉頭望著落地窗外的陽光,還有映射在黑白磁磚上的光線。她的尾巴猶如一盞燈,替黑暗迎來曙光。
  輕輕搖晃著尾巴,瑪特蕾雅看見了窗外的茂綠植被與幾朵雪白花朵。
  她好一陣子沒有看見蜜珈蘿了,瑪特蕾雅知道賽莉亞的事情恐怕與她有關,這使得瑪特蕾雅陷入沉思。
  他們正在面對的事情,究竟是什麼?
  微風吹撫原野,揚起了青綠的草葉,在青草中瑪特蕾雅能夠看見幻影。金色頭髮的精靈與一名紅色頭髮的人類少年正在跳舞,兩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他們是誰?瑪特蕾雅想的到,但是她選擇讓自己不去多想。
  三人走進了一間樸實無華的書房,書房被整理得十分乾淨整潔,不同種類的書籍還被分門別類的安置在書架上。但是紅走進書房後並不在意書籍,她走往書房深處的壁爐,並在壁爐前面蹲了下來。
  瑪特蕾雅與吉娜站在紅的背後,他們困惑的看著紅的背影。只見紅伸手進到壁爐中掏出了所有木炭,然後用手推動壁爐內的石磚,裡頭有一個小空間。紅探頭進到壁爐裡側,用手指在小空間內分別將好幾個石子推入空的牆壁中。
  喀喀兩聲,像是有東西解鎖的聲音。紅的身子這才挪出了壁爐,她站起身子用手推開了厚重的壁爐……在壁爐下面有一條狹長的階梯通往地下。
  階梯內沒有燈光,而且佈滿了蜘蛛網以及灰塵。但是紅沒有抱怨,她僅是舉起一盞蠟燭便邁步向下走去。吉娜與瑪特蕾雅跟在紅的背後,這是一條一次只能通過一位人的狹小階梯。
  走在最後頭的瑪特蕾雅凝望著前端的蠟燭燈火,然後用尾巴上的火焰點亮整個通道,她因此瞪大了雙眼。通道兩側的牆壁全都是畫像,畫像全都是美麗的自然風景或是一名精靈女性的肖像。
  精靈女性有著金色長髮還有一雙蔚藍色的眼睛,美麗的模樣透露出幾分端莊,瑪特蕾雅一眼就認出她的身分。這名女性就是賽莉亞的親生母親,關於她的畫全都在這條通道上收藏著。
  如果賽莉亞的父親與她的親生母親沒有愛可言,為何此地收藏著如此之多的畫像?甚至讓吉娜感覺到了一種病態的心境。
  他們究竟是出於什麼想法生下了唯一的女兒?看著佈滿牆面的畫像時,瑪特蕾雅陷入沉思。不曉得過了多久,他們不斷地走下階梯,似乎走了一百階、兩百階、甚至是五百階?他們終於踏到了通道的最底端。
  這是一間用雕刻石建造的地下臥室。四面牆壁都是精緻雕刻過的石子,石子透過特殊的墨水畫成了茂密的森林風景。木頭家具擺放在臥室內飄散著一股香氣,一個櫃子堆滿了藥劑、一個櫃子全都是書籍、還有一個櫃子都是木雕,木雕裡面有好幾個小女孩的肖像。
  臥室的地面上有著舒適的地毯,還有許多尚未損壞的書本與羊皮紙,以及倒下的燭台。這裡看起來,就像是前幾天還有人在生活,但是並沒有任何生命的氣息在這裡流淌。
  「這裡是什麼地方?」吉娜困惑的張望著周遭,吸引住她的事物是牆壁上的木頭鳥巢,鳥巢底下掛著一個特別精緻的木頭盒子。紅面向房間的正前方,那裡掛著一幅畫,畫中的精靈女性正在與一名紅色頭髮的男子聊天,背景是一個溫馨的木屋,金髮的女孩坐在椅子上享受著早餐。紅凝望著畫像說道:
  「這裡是賽莉亞的親生母親,亞茲菲爾的臨終之地。」
  「『哎?』」吉娜與瑪特蕾雅同時回頭注視起紅的背影。
  「賽莉亞的母親,亞茲菲爾就是在這裡靜靜過世的。嚴格來說,是賽莉亞的父親傑爾德.雷特西亞把她軟禁在這,直到她過世的。在那之後,賽莉亞的父親改了自己的名字,用以和曾經最愛的愛人道別。」紅的手拿起了擺放在畫作前的花卉,那是一朵乾枯的紅色花朵。
  「愛她卻軟禁她?為什麼?」當吉娜因為憤怒而愣住之時,瑪特蕾雅冷靜的朝向紅拋出了疑惑。
  「因為亞茲菲爾想要帶著自己的女兒離開雷特西亞家,她想結束長達三百年的奴隸生活。」紅的目光坐落在花卉上,她的視線多了幾分悲傷。聽聞三百年的奴隸生活,瑪特蕾雅的心頭一顫,她用顫抖的嘴唇接著詢問:「亞茲菲爾,真的是奴隸嗎?賽莉亞的父親真的……強迫奴隸幫自己生孩子?」
  「不,事情與妳想的不一樣。要詳細解釋的話需要一些時間,還有這本日記。」紅放下花卉,她伸手從床頭櫃上拿起了一本書皮破舊的書籍。瑪特蕾雅見狀之際,她快步上前站在紅的身旁凝望著書籍。當紅的指尖小心翼翼地翻開書籍時,她輕聲細語的講起故事:
  「亞茲菲爾是雷特西亞家的祖先買來的精靈奴隸,當年雷特西亞家花費了龐大的財富買下了她,理由並不是因為她長得十分貌美,而是因為亞茲菲爾的魔法十分高超且魔力量龐大無比。亞茲菲爾是每一代雷特西亞家主的老師,也負責照顧年幼的繼承者。」
  「但是亞茲菲爾過得並不幸福,她是個滿腹都是悲傷的女人。亞茲菲爾有記憶以來,她就不曾在樹海生活過,而是被拋棄在外的精靈嬰兒。一個人類的小村莊收留了她,把她養成了亭亭玉立的大人。但是村莊後來被墮落成盜賊的軍團洗劫,她也被當作奴隸賣給雷特西亞家。一個連血親都沒有的女人,一個失去家園的妖精過得有多辛苦不必多說,但是買下她的雷特西亞家並沒有給予她特別好的禮遇,因為她不是雇用來的傭人,而是奴隸。」
  「直到賽莉亞的父親出現之後,情況才有所改變。賽莉亞的父親傑爾德是三男,但是他從小就特別聰穎,因此被前前任家主當作明日之星,畢竟雷特西亞家是個重視才能與實力的家族,這令作為三男的傑爾德也備受期待。」
  「但是傑爾德偏偏愛上了作為奴隸的導師亞茲菲爾,亞茲菲爾又因為傑爾德的溫柔與善良深深的愛上了他。同一時間,傑爾德卻有著一名未婚妻,未婚妻還是另一個國家的親王女兒,為此傑爾德與亞茲菲爾的愛情注定不會有成果。可笑的是,亞茲菲爾明白此事,傑爾德卻不明白。」
  「就因為傑爾德的不懂事,他與亞茲菲爾行房並且令亞茲菲爾懷孕,亞茲菲爾腹中的孩子便是賽莉亞。但是當年的傑爾德已經有了一名正式的妻子,她就是剛才提起的親王女兒,並且當年的傑爾德為了應付家族已經與對方育有幾名孩子,他們便是賽莉亞的兄長。」
  「傑爾德知道,賽莉亞的出生肯定會令自己的妻子心聲不快,亞茲菲爾與私生女的性命也將危在旦夕。為此傑爾德一直有意要隱藏亞茲菲爾懷孕的事情,相反的,亞茲菲爾早已為此時做好了準備。」
  「亞茲菲爾準備了替自己贖身的大量金錢,想要帶著腹中的孩子遠走高飛,因為她知道自己注定無法留在愛人身旁,這孩子在雷特西亞家也不會幸福。亞茲菲爾本來預定要回到精靈的家鄉生活,但是她的計畫卻被傑爾德破壞了。」
  「傑爾德不捨得放走自己的愛人,於是把她軟禁了。在女兒出生後更是不讓母女見面,將女兒單獨藏在別館內躲避妻子的視線。失去女兒又遭到背叛的亞茲菲爾最終心神崩潰,臨終於這間臥室中。傑爾德也是因為此事才深深後悔,於是在遇見我之後雇用我保護賽莉亞,甚至在妻子過世的現在,打算將家主之為傳給這名女兒。他沒料到的是,如今除了萊恩斯與賽莉亞以外的雷特西亞家,全都過世了。」
  「——這是我所知道的事情。」紅的右手掌將日誌緊緊抱在懷中,她語氣凝重的講完了故事,此時在她背後的吉娜早已變的神色呆滯。瑪特蕾雅同樣的愣住了,回頭凝望牆面所塗鴉的森林。她問道:「這是……亞茲菲爾心目中,她與賽莉亞的家嗎?」
  「恐怕是的。但是賽莉亞始終不知道這件事情,甚至她身上的山羊頭骨紋身,我都還不敢告訴她真正的含意。」紅的左手緊握住拳頭,她抬頭注視著木頭房頂,眼中多了幾分懊悔。
  「妳不是不知道,是妳刻意隱瞞?」這一時刻,正直的吉娜第一時間衝上前抓住了紅的肩膀,她的語氣充斥著責備,眼中還表露出幾分不快。這一次,紅沒有與對方產生衝突。她悲傷的說:「對不起,我曾經以為不說出口會更好。」
  她的道歉令吉娜與瑪特蕾雅都陷入沉默之中,因為紅並不常道歉,兩人更沒有想像過她犯錯的模樣,兩人就這樣維持了數十秒的沉默。
  「但是!但是不管是誰都會想知道自己的生母究竟怎麼看待自己啊!妳早就該告訴賽莉亞的,妳不該……不該隱瞞到現在,妳比我想的還要糟……」
  「吉娜,到此為止吧。就算紅告訴了賽莉亞紋身的涵義,賽莉亞恐怕不會相信。」瑪特蕾雅打斷了吉娜打破沉默的謾罵,她的話語冰冷卻俐落的使吉娜閉上了嘴巴。當吉娜閉嘴了,瑪特蕾雅才接著問:「所以那個紋身到底代表著什麼?」
  紅深呼吸了一口氣,她說道——
  「那是高等精靈王室在懷孕時,給予嬰兒的標記。」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