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一百九十一章 來都來了

坐著 | 2024-06-12 02:00:15 | 巴幣 6 | 人氣 493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故作輕鬆的淡然一笑,我將嗓音壓成了以往與線網聯絡時所用的男人聲線:「還是你們希望我這樣講話?」
  既然他們接觸「老闆」最多的,是聲音。那麼當
我拿出了他們所熟悉的男聲,他們總該相信是我了吧?
  果不其然,我這一開口,眾人的臉上瞬間閃過了驚訝。
  當中,那臭著一張臉,對我成見最深的男人,和與我接觸最為密切的線網聯絡人,臉上的訝異尤其明顯。
  我的做法成功地達到了我所預期的效果。
  但我沒想到的是,這樣的訝異並沒有在他們的臉上維持太久……
  「所以呢?」驚訝褪去,原先那張臭臉又再度地回到了男人臉上。
  所以……呢?
  就算我拿出了近乎說明了一切的聲音,也都還不足以說服他們,我就是那個一直暗中與他們保持著聯絡的人嗎……
  眼見此刻的情勢,臭臉男人是沒有任何說服的可能了。
  我只能將希望轉移到其他人身上。
  移動視線,我看向了一旁那坐在髒地毯上,戴著圓框眼鏡,看上去年紀與方奕汎相仿,一臉愣愣的青年,而在與我對上眼的那瞬間,他的視線立刻慌張的閃躲開來。
  這回換我愣住了?
  這算什麼反應?
  但此刻我沒有功夫去細究,果斷的移開眼,尋求下一個認同的可能。只是一對上下一位的眼,那緊皺著眉頭,已然說明了我的失敗。
  這一刻,我只能將希望寄託在眼前的最後一個人,那側坐在沙發椅背,在場排除我以外,唯一的女性身上。她至始至終臉上掛著的,都是那似笑非笑的玩味神情,但我能很清楚的辨別出,她是在場所有人裡對我最沒有敵意的。
  面對我無助的眼神,她嫣然一笑,然後,俐落地放下跨在沙發上的長腿,轉身,離開。
  「唉……工作好多。」女人就這麼扭著腰,走了……
  邊走邊伸懶腰,然後在走出幾步後,又特地停了下來,側首回望我一眼。
  這一眼,我看的真切。
  那帶著笑意的眼中,是見死不救!
  這女人怎麼可以!
  怎麼可以!
  ……這麼火辣?
  目送那大波浪隨意用鯊魚夾盤在腦後,白襯衫要紮不紮,一半在內,一半掛在紅色喇叭西裝褲外,踢著一雙肌肉曲線鮮明的大長腿離去的背影。
  我只有一個感想:邋遢和性感火辣,如此衝突的特質,是能這麼理所當然的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的嗎?
  印象中,當年我似乎確實在籌組線網時,因為找不到編輯人員,「飢不擇食」的在路邊酒吧留了聯絡方式,給一個自稱失業編輯的爛醉女人。
  但我不記得當時那個女人有此等風情啊……
  在我望著女人背影發愣的短短幾秒裡,沙發上的一眾人就這麼理所當然地,隨著女人那聲「工作好多」一同散了,待我回過神時,眼前的沙發已然走的不剩半個人影……
  一點面子也不給我留……
  我在這裡就這麼沒市場嗎?
  就算生的不是太討喜,我長的也不算醜吧?
  這一刻,我只覺得什麼明星光環,什麼名人優待,全部都是騙人的!
  只是,人都走光了,我又能怎麼樣呢?
  這結果,就算我不想認,也得認……
  一個轉頭,我忽然發現身旁還有個人,還有一個人沒有對我的「老闆」身分表達看法!
  那領我進來的線網聯絡人。
  其他人不相信我也就罷了,畢竟他們跟我這個「老闆」的接觸次數,五根手指頭數起來都有剩,但身為我的主要聯絡人,這些年跟我接觸最多的人,「我的聲音」他總該認的出來吧?
  我的視線毫不掩飾的傳達著我對他的「寄予厚望」。
  可很遺憾的……
  那明顯讀出了我的「厚望」的人,瞬間別開了眼,沙啞的嗓音響起:「我們的人員編制不多,大概就這樣。」
  總結個屁!
  這裡的人員都我編的!
  當初為了省錢,固定編制就五個人,我會不知道嗎!
  面對這連跟我接觸最深的聯絡人,都對我的身分真實性持保留態度的窘境。
  我除了氣惱,還是只有氣惱……
  不然在他們眼裡,他們老闆到底長什麼鬼樣?
  一踏入我親手打造出來的線網,我們第一個談論的,不是未來要執行的計畫,不是葉氏工廠的調查進展,而是像個來面試的新人一樣,試圖回應我不是他們所認為的那個「老闆」的質疑……
  我沒想到一開始就要花這麼多精力,在這麼不重要的小事上……
  對我來說,在他們眼裡,老闆是誰其實並不重要。
  真正令我覺得棘手的,是他們眼神中對我的敵意,和那顯而易見的不信任……
  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揮霍了!
  如果可以,我壓根不想管他們究竟在想什麼,要不要敵視我。
  但問題就在於,我需要他們的協助……
  沒有他們的協助,我根本辦不了什麼大事……
  他們的想法我不能,也不可能不管。
  這瞬間,我真的很懊悔,懊悔自己為什麼要沒事找事,做什麼親自出馬的決定。
  好好待在幕後,坐在家裡等結果不是很好嗎……
  可這時,我的內心立刻又出現了另一道聲音:當初讓你來到這裡的,不就是坐不住的焦慮嗎?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捫心自問。
  現在要我坐回去,我坐得住嗎?
  答案,旋即浮現。
  很肯定的:我沒辦法……
  唉……
  在心中默默一嘆,我只能安慰自己。
  來都來了,且看著辦吧……
  「能說說現在葉氏食品工廠的調查進展,和狀況如何嗎?」努力拋開心中的雜念,我努力平靜的向線網聯絡人詢問道。
  慶幸的是,線網聯絡人雖然和其他人一樣,並不是太相信我的身分,但還是認真的回答了我:「榮華食品竄改洋芋片生產日期再售的部……」
  「已經掌握到確切證據了,我知道。」我接過他的話,「其他的呢?有新進展嗎?」
  理論上,在雙方都對事情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的情況下,溝通理應順暢無比才是,但我的接話反倒讓線網聯絡人明顯的愣了一愣。
  看著他的反應,我只能在心中默默一嘆。
  這真的沒什麼好奇怪的……
  因為一直以來,大部分時間裡,和你聯絡的都是我啊!
  不過這些吶喊僅止於心底,並未衝出我的口。
  「是。」他很快的找回了自己的聲音,「目前……」
  只是這一應,他又再次愣住了。
  但這回與我無關,他是被他自己弄愣的。
  原因很簡單,他被自己下意識脫口而出的「是」字給嚇到了。
  畢竟我們方才的對話與過往在電話中的談話模式,並沒有太大區別,唯一的不同,大概只有我的聲線了。
  而他就這麼理所當然得在相似的情境下,慣性的用他跟他「老闆」應答的方式跟我對話了。
  大方地回視線網聯絡人愣愣的目光,我暗自慶幸著,終於有人發現我不是自稱老闆的冒牌貨,或什麼老闆塞進來的奇怪女人了嗎?
  只可惜,事情總是不會如我所想的發展。
  像是要截斷什麼似的一咳,線網聯絡人又回到了先前那不苟言笑的模樣,「目前我們已經確認線報消息可靠,正在執行,但還沒找到證據的有三條。」
  「品牌蔬果汁添加工業用防腐劑。」
  「使用過期原料製造果凍、便當。」
  「工業用防腐劑?」我的眉頭不自覺蹙了起來。
  葉清婉瘋了是不是?
  過期的就算了,起碼東西本身還是能吃的。
  工業用是怎麼回事?
  那可是徹頭徹尾都不能吃的東西啊!
  「我們去查過,如果我們目前的推斷沒錯,工業用防腐劑和食用級防腐劑的價差超過三倍,以大量生產的食品工廠來說,使用工業用防腐劑能降低不少生產成本。」線網聯絡人說明著。
  在同樣的售價下,生產成本一但壓低,利潤自然就會跟著增加……
  聽著線網聯絡人的話,我的眉頭更緊。
  我當真想不明白。
  葉清婉一個準集團總裁,有什麼理由非要這麼做?
  她真的有這麼缺錢?
  為了那點錢,連品牌信譽都不要了?
  以榮華食品的規模,明明老老實實的賺,也能賺不少錢啊!
  她到底有什麼理由非這麼做不可?
  還是說,就像霍子煜所說的,葉氏各房之間的暗中傾軋真的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嚴重到連葉清婉這個儲君位子坐的穩穩穩的人,都被逼得需要擁兵自重?
  一瞬間,這個認知又再次讓我嗅到了機會的味道。
  不過每每思及挑撥葉氏內部這條路,我總是心動過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現實讓我清楚地知道,要取得葉氏本家的秘辛,還要從中挑撥,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
  葉家人個個眼高於頂,絕對不是那麼好觸碰的到的……
  對於取得葉氏秘辛從中挑撥的路,我可以知難而退,但這個食品添加化工原料的證據我是一定要拿下來!
  「調查都還順利嗎?」
  「工業防腐劑的部分還在蹲源頭。」
  「過期原料便當的證據……」線網聯絡人罕見的支吾了起來。
  而他的支吾瞬間讓我警鈴大作,就我對他的了解,簡明扼要才是他的風格,能讓他如此反常的,絕對不會是什麼小困擾……

創作回應

『。』
骯,復更啦,太好囉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320/05.png
2024-06-12 21:41:05
坐著
謝謝。大[e22]
2024-06-15 22:08:17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2024-06-15 11:58: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