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巨人信使:新長篇設定稿分享

瑟夫 | 2024-06-11 14:26:43 | 巴幣 18 | 人氣 82

以下是最近在規劃的長篇設定稿,由於未完成,先放在這裡紀錄。若有人有建議心得歡迎回饋



故事架構:作為世界上唯一能與最古老的種族「巨人族」交流的主角「薩姆爾」,為了將世界即將崩塌的消息告訴給所有生活在泰坦大陸上的生靈四處奔走,不過在奔走途中,各種截然不同的經歷讓他對於自己的使命,有跟以往不同的看法。

創作發想字串:#或許,善神根本就沒有強制泰坦大陸的生靈們要信奉甚麼。善神也不會因為人的信奉而給予任何好處。
#起初,巨人只是協助生靈們發揮創意,購見世界的協助工具罷了,發展任何宗教,任何規條,從來都只是方便統治者管理的工具罷了。
#在泰坦大陸的世界上,被稱為造物主的,是真的只有一位,但他並非要受造物信奉他一位,他對於受造物並沒有甚麼期許和希望,只是在這寂寞的宇宙中,創造出一個個各具特色的生命體,世界,為的是測試,看見生命的可能性與終極目標,是否能夠演化發展到他的程度。
#人類創造ai是為了便利,造物主創造生靈們是為了排遣無聊。他呼求他的神,不過神並沒有回應他,神要看見人類從患難中成長到什麼樣的地步和程度。
#巨人族的存在,是神的一種實驗,他創造了無論力量、智慧、生存能力都遠優秀於其他物種的生物,為了作為泰坦大陸的管理者。他想要看看,對於有一個絕對管理者的世界而言,生靈們的總體幸福度會不會維持高標準?然而,泰坦大陸的巨人們雖然很優秀,然而因為他們是以管理、完美的功能去設計的,因此他們並沒有裝載不需要的性能,由於沒有年齡的概念,故也沒有性欲,沒有生存的壓力,他們生存的唯一目標,就是「管理好地上的一切」,亦即沒有生存壓力,至於任何其他的需求,他們一概不考慮進去。#於是,巨人們透過推理得出的優解就是讓人類能夠有自己一套生存下去的模式,不需要給魚吃即可以用釣竿穩定的釣魚。
#因此,當巨人們協助各地的生靈們建立起文明以後,他們的系統判定「任務達成」,因此便陷入了沉沉的睡眠模式,不再甦醒。直到生靈們面臨嚴重的生存危機時,巨人們才會再次甦醒。

#而空中不僅有造物主的意志,同時,有另一種意志卻與造物主意見相左。此意志被稱為邪神,他不希望生靈們按照自己的意思過活,各自發展,相反他希望全體歸於一,膜拜同一位神明,相信同一種律法,按照同一種方式行事。邪神綁架的造物主,本想透過掌控造物主控制泰坦大陸上的每個生靈,然而他卻不曉得造物主早就知曉這種意志的存在,因此做了防範措施:每個生靈,甚至是巨人,都是自由的意志,獨立的個體,因此就算邪神掌控了造物主,他也不能夠做任何干涉。

#因此,邪神為了能夠控制全體生靈,自己稱王,他想到了一個對策:他選擇了一種比較容易被欺騙,意志不堅定的種族:人類,誘騙他們是神選的使者:巨人信使。由於世界各地的巨人陷入沉睡,邪神找了個很好的理由,自稱自己是巨人,並且給人類下達指令和律法,由於各地的生靈不明白為何巨人陷入沉睡,因此,當一群自稱聽得見巨人聲音,並且意志極為堅定的人出現時,其他種族生靈們自然而然便聽從了他們的話,在四處建立起了巨人像,以及推行巨人律法。邪惡意志並沒有自己的名字,沒有自己強烈的思想與目標,他只希望能夠受眾靈景仰。
然而,當邪神發現天地正在逐漸覆滅崩壞之時,他不曉得該如何拯救。眼看居民祈禱無果,邪神的權柄遭到質疑,作為信使的人類甚至被憤怒的生靈們殺害,所剩無幾,邪神為了保護為剩不多的信徒,將人類軟禁在巨人之森中。目的不僅是不想讓人類看見自己無能為力拯救的世界,也希望能讓自己放開手,使用強硬的手段整治外面的世界。然而此時人類已經所剩無幾,邪神眼看局勢無力回天,又不願親自面對自己造成的錯誤,於是決定撒手不管,另尋找其他能稱王的地方。剩下的巨人信使們因此得不到最新的「來自巨人的信息」,只能依照過去被教導的觀念去指導下一代
#造物主創造人類時,雖然將其心志設定成是最容易被搖擺影響的,不過,人類卻是唯一擁有扭轉世界的鑰匙,能根據想法決定未來走向的種族。
#造物主創造天地,指揮巨人建設各地不同的文明,不同文明延伸出不同的文化的信仰與生活態度。


種族、角色設定:
巨人族:體積龐大,四散在泰坦大陸各處。在過去,他們是引領泰坦大陸的上位者,不曉得為何現在四散各處,沒有一絲移動的跡象。

信使:一群能與巨人族交流談話的人類民族,在巨人主宰世界的年代,他們做為信使,指揮大陸各地的領導人帶領其民族安身立命。

薩摩爾:
泰坦大陸上最後一位能與巨人族對話的信使,他能夠透過心音與巨人族交流,縱使在幾百里之外都是如此。
自幼爺爺與他相依為命,他們生活在充滿休息中的巨人的「巨人之森」,作為「信使」的基本訓練,以及關於泰坦大陸上的知識,都是爺爺教授給他的。

故事章節綱要:

序曲:啟程
在一個平凡不過的下午,薩姆爾出外採拾爺爺最愛的野莓的路上,爺爺在搖椅上安然辭世了。而同時薩姆爾也收到了來自「巨人」的心音,「巨人」希望他離開巨人之森,前往泰坦大陸各地傳輸世界即將崩塌的消息,因此帶著簡單的行李(指南針、水壺、另一套備用長袍......等)以及家裡掛著的泰坦大陸地圖,離開了巨人之森。

他按照著地圖的指示,前往五個主要城市傳遞消息,卻沒有想到,外面的世界已經跟爺爺曾經教導他的截然不同。每個城市,無論是人口組成,生活型態以及信仰都有巨大的翻轉。

第一曲:初始之城

從前僅有人類居住,且最信奉巨人,恪守巨人戒律的初始之城,如今不僅混雜著多個不同的民族,各種信仰百花齊放,統治者也不再要求人民恪守巨人戒律,而是按照初始城條文的規定治理城市。

薩摩爾在這裡彷彿是穿越時代的人似的,不僅無法順利地與當地人交流,甚至因為其要求他人也需遵守巨人戒律的舉動引起民眾反感而被排斥。好不容易遇到同樣信奉巨人的組織,彼此的核心思想卻也有了差異:例如,薩姆爾的認知是所有人都必須信奉巨人族,也生活大小事都需要恪守巨人戒律,然而初始城的巨人信徒卻認為不能強制他人一同信奉,而是需要循循漸進的方式吸引他人加入。薩姆爾的不理解最終導致雙方的破裂。薩姆爾最後在初始城的市中心,有著千年歷史的巨人雕像正下方大聲宣揚世界即將崩塌的消息,換來的並非聽從,而是被初始城的警察以「造成民眾困擾,擾亂社會秩序」的名義追捕。

在逃亡的過程中,薩姆爾使用的隱形煙霧躲過了追緝。認識了一個異族的女孩,這個女孩給他看見了,這些民族發展出來各有特色的文化,都有值得欣賞的美麗之處。也令薩姆爾對於自身的價值觀產生動搖。

被趕走後,薩姆爾腦中除了被趕走後的不甘心與不諒解外,女孩以及其家人們的生活方式深深印在他的腦海中,他感覺他們的生活並沒有比崇尚巨人信仰來得差。

第二曲:治癒之水城

薩姆爾來到了第二座地圖中指引的城市,這個城市在過去被稱為「治癒之水城」,該處居住著擁有治癒能力的精靈。薩姆爾相信,透過泉水的能力,能夠拯救生靈們對於巨人的信仰心,引領他們重返正途,協力找到守護世界之法。沒想到,雖然精靈們在故事的敘述中,被描述成潔白透亮,輕巧可愛,充滿好奇心的活潑生命。然而,當薩姆爾抵達後,發現該地不但沒有敘述中的精靈,反而充斥著許多全身長滿膿瘡,渾身髒汙,且具有攻擊性的物種。薩姆爾好不容易逃過追擊,逃進了受損的城門裡面,卻只看見從治癒之泉中湧出的水並非是純淨無瑕的,而是混濁的髒水。

薩姆爾不相信城市不再有精靈生存,他正打算繼續探索時,一隻在暗處埋伏的怪物舉著木棍朝他的臉襲擊,幸好薩姆爾反應迅速,舉起佩劍擋住了怪物的攻勢,並且反而將其斬殺,薩姆爾正要離去時,瞥見他的身體裡頭散發著光芒,他下馬查看,才發現是一顆晶瑩剔透的寶玉,而在古書中對精靈的描述,就有一段寫到,他們身體裏頭有著會自主散發光芒的寶玉,而那是精靈們產生治癒之水的器官。

薩姆爾將寶玉收於囊中,並且不願相信這些怪物竟然是精靈們變成的,他相較起來比較願意解讀成是怪物們把精靈們吃掉了,所以寶玉才會在他們的身體中,於是他仍不死心的持續探索城市,想要找到至少一名精靈。最後,他如願以償的找到了一名渾身散發微弱光芒的精靈,然而那名精靈的周圍圍繞著眾多的「怪物」,薩姆爾為了接近那名精靈,與怪物們搏鬥廝殺,然而薩姆爾在戰鬥過程中留意到,這些怪物們並沒有因著力量懸殊而放棄保護精靈,最後,當薩姆爾殺光所有怪物來到精靈面前時,精靈也在薩姆爾面前親自化成了怪物,當怪物要朝薩姆爾向前撲咬時,意識到怪物是精靈們的他用佩劍的劍鞘抵禦,並將其擊暈後迅速離去。
最後他離開了治癒之水城,他不明白,且難以接受精靈們變成怪物的事實,他嘗試與巨人聯繫,無論他怎麼問,巨人也並未給予他一個能完全信服的理由,而這令他對於他的使命以及旅程的意義產生更深的動搖與自我懷疑。
他把那些寶玉收了起來,期許日後能從其他城市的居民口中,得到恢復精靈治癒能力以及模樣的方法。

第三曲:流放之城

薩姆爾前往第三座城市,這座城在以前被稱做流放之城,是巨人們為了將不遵守巨人戒律的民族關押之處,由於人數眾多,因此派遣侍衛們看守當地遭流放的犯人。
然而薩姆爾到該地發現,流放之城並沒有如他想像中的一樣充滿暴動,相反的非常有秩序,在城堡的門口各處聳立著一座座他從未在其他城市看過的高塔。

當薩姆爾準備經過城寨大門時,他褪去斗篷秀出人類的容顏令門口的守衛震驚不已,守衛們邀請薩姆爾覲見這座城的統治者們,薩姆爾雖疑惑「們」這個用詞(在他的認知中,除了巨人們以外,各地的統治者理應只有一位),但還是跟著守衛們一起走,當他進了王城,看見了不同物種的生靈們身著鑲有紫色寶石的斗篷,跟薩姆爾的服飾有幾分相似之處。其中看似是頭領的牛頭人邀請薩姆爾入座,詢問過薩姆爾基本的資訊後(出生地、來訪目的等),牛頭人便跟薩姆爾說明此城的今昔故事。

原來,在最初的時代,流放之城並不叫這個名字,此城被稱做「預言之城」。因為這裡充滿著許多占星者,根據觀察星星的動向推斷未來的局勢,然而此城卻被「巨人信使」們認定是異教,因此將此城修建成關押罪犯的監獄,不僅堅守星星信仰的生靈們囚禁在此城,並且將各地犯下重罪的囚犯關押在此處。

然而,隨著巨人信使們被軟禁在巨人之森中,預言之城也恢復了原本的信仰,原本囚禁在此地的囚犯,甚至是獄卒都漸漸加入了星星信仰。星星信仰並非信仰,更像是一種哲學和信念,因此,領導者們由不同認同此理念,在占星學上頗有建樹的學者們共同組織而成,他們除了率領預言之城的人民之外,與常人的地位無異。

而預言之城的領導者們邀請薩姆爾進城的緣故,除了想請教最後一位「巨人信使」薩姆爾關於末日的預言外,也想要請薩姆爾破譯許多年前,一名巨人信使在牆壁上面的刻印。這些預言家們認為,牆上的文字就是破解未來的關鍵。

薩姆爾對此感到震驚,因為他原先以為他們是受到唾棄的一群人,並沒有想到這些預言之城的領袖們,竟然如此的相信著他。同時他也期待著,過去時代看守此處的巨人信使,究竟會留下甚麼關鍵訊息給後世的信使們,畢竟據傳他寫下來的語言,是專門用於信使們互相交換資訊的語言,也許其中寫有救世之法。

怎料當薩姆爾來到了刻印所篆刻之處,卻發現上頭所刻的文字,翻過來只不過是「瑪莎,我愛你」的意思罷了。解讀到的瞬間,他頓時感到心灰意冷,不過當他撇頭看向緊張期待的預言家們時,薩姆爾既想大笑,又十分不忍,他將想要痛罵這世界的心情壓抑住,用平靜的言語跟他們說:「這句話有些深奧,雖然我能理解,但若要嘗試參透出他的語意可能需要給我更多時間或文獻紀錄。」,雖然預言家們聽了有些失落,不過為首的牛頭人還是選擇信任薩姆爾,答應給他更多的時間。

於是薩姆爾便以去找尋答案的理由,離開了流放之城前往下一個地點:沃爾要塞。不僅僅是為了傳達世界即將滅亡的消息給當地的居民,也心想,沃爾要塞在過去為著討伐異教徒,存在著不同民族的戰士,自然也包含了有治癒能力的精靈戰士、與學問更深的預言家們。他想要確認末日的解救之法,也想找到使精靈回復原狀的方法。

在路途中,他終於忍不住流淚,對於自身使命的未知,以及對於地上生靈們不明朗的未來。他不斷呼喚著他信仰的巨人,但這次回應他的,只有陣陣風聲而已。

第四曲:相遇

薩姆爾在前往下一座城的路上,來到了前往沃爾要塞的必經之地:綠茵走廊。原先以為這是一片草原的薩姆爾,沒有料到此處如今已成一片枯乾的沙漠。雖然有地圖,但他仍在燥熱的沙漠裡迷失了方向,暈了過去。等他醒來後,他被一群居住在沙漠的豬人救到他們的住所,他發現這群人以拾荒維生,會將過去戰爭時殘留下來的兵器與金屬回收,與沃爾要塞的商人交易。在修養身體的這幾天,她與照顧他的人類少年阿布聊天,豬人們透過拾荒,有時會撿到,或從要塞交易的附贈品中獲得書籍,而閱讀這些豬人看不懂的書就是阿布平常的消遣。由於從小到大一直都在這個沙漠生活,他嚮往著外面的世界,他最喜歡的一本書是巨人創世紀,裡頭紀載巨人們如何帶領泰坦大陸的生靈們同心協力構建世界上的一切,並嚮往著裡頭描述到的巨人信使,因為他們能與巨人溝通。

薩姆爾很喜愛這裡準備的熱呼呼的肉粥,他從前都是以麵包為糧食,沒有吃過肉類。在某一天的夜晚,薩姆爾瞥見豬人們將他族的生靈們帶回家中,並將他們肢解保存,薩姆爾頓時感到作嘔,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吃的東西,一直都是他族生靈的肉。薩姆爾對於這群豬人的道德淪喪感到不能苟同,便打算隔天早上離去,卻沒想到自己的行動被豬人看破,豬人們將薩姆爾用鐵鍊囚禁起來,原來他們是打算把少見的人類養肥後,再販賣給沃爾要塞的達官貴人們享用。
隔天一大早,豬人們便用運輸肉塊跟拾荒品的運輸車運送薩姆爾前往沃爾要塞,在路途中,薩姆爾發現先前照顧她的阿布竟然從肉塊堆中鑽出來,拿著斧頭砍斷禁錮薩姆爾的鐵鍊,接著詢問他是否能夠跟著薩摩爾一起冒險。原來少年透過薩姆爾衣服上的標記,就發現了她其實就是自己一直嚮往著的巨人信使。薩姆爾雖然有些猶豫,不過最終還是答應了少年的要求。
兩人在運輸車駛進沃爾要塞後,薩姆爾使用了隱形粉末,兩個人順利從車上溜了出去。

第五曲:失去信仰之城
薩摩爾跟阿布混進了沃爾要塞,兩人低著頭,直直的朝前行走,絲毫不敢看周遭一眼。
不知走了多久,當薩摩爾走到一處高牆前方,才終於停了下來。

「可以把斗篷拿下了。」薩摩爾將阿布的斗篷卸去,接著指向前方高聳的城牆。

阿布往薩摩爾指的方向一看,才注意到眼前宛如絕壁般的高牆。除了安置著的幾頭雙頭鷹雕像以外,上頭並無任何多餘的綴飾,平整到連一搓青苔都尋不著,令人感到生人勿近,不自覺屏息。
待續......

第六曲:初始之神

終曲:世界的抉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