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29 天空之龍

佛萊曼 | 2024-06-11 14:19:45 | 巴幣 220 | 人氣 119


「或許是以前的人建造的,現在大概荒廢了。」狄凡爾斯說。
 
城門忽然打開,發出巨大的鋼鐵摩擦聲響,刺耳的噪音令人受不了而摀住耳朵,
 
「誰說荒廢了!」裏頭傳來一名老人沙啞的怒吼聲,
 
「我們還是快走吧。」克勞德說。
 
「有人還在這裡居住!?」弗爾特驚訝地瞪大眼睛。
 
「我居住在這裡數百年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從堡壘走了出來。
 
這位老人穿著一件粗糙但結實的麻布長袍,已經多次修補。衣物顯示出年代久遠的磨損痕跡,但也顯示出了對節儉和實用的重視。他的體態有些彎曲,顯示出長年勞作的痕跡,但在姿態中仍透露出一種堅毅的氣質。
 
他的頭髮完全灰白,盤結在頭頂。臉上刻畫出許多皺紋,這些紋路象徵著歲月和生活的歷程。眼睛深深地凹陷在眼眶中,這反映出長期的辛勞和經歷所帶來的疲憊。
 
他戴著一頂簡單的鵝毛帽,作為保護頭部免受風雪侵襲的工具。手持一根拐杖。
 
「您為什麼要住在這裡?」道爾森說。
 
「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這是我祖先留下來的,我也沒有其他地方可去,這裡就是我的歸屬,別問我家人的事情,我已經沒有家人了,他們都過世很久了。」老人露出寂寞的表情。
 
「可憐的老頭。」狄凡爾斯說。
 
「你想離開這裡嗎?」克勞德問。
 
「免了。」老人說:「你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去雲嶺城的話,直接去大城市的傳送魔法石不是比較快?」
 
「因為考試的緣故,抱歉打擾到你。」道爾森說。他心想老人的聽力很敏銳,居然能聽到外面的聲音。
 
「考試是吧?現在才到這裡,這陣子有不少人經過,要是再不快點你們會來不及的。」老人說。
 
「他說的對,我們快走。」克勞德說,語氣有些不耐煩。
 
「你們要去天空彗星之湖嗎?」老人說:「既然見了一面,算我們有緣,千萬別去那邊。你們會死的。」
 
「我們還是要去,因為要狩獵天空之龍。」道爾森說。
 
「天空之龍?你沒在開玩笑吧?」老人睜大眼睛,「萬萬不可!那是送死行為。」
 
「該走了。」裘汀說:「別在這裡浪費時間。」
 
「說得對,不過天空之龍真的會出現嗎?」狄凡爾斯有些懷疑。
 
「確實,沒有出現考試就不可能通過了。」克勞德說。
 
「那裡可是它的棲息地,若是有人闖入它的領土,它一定會出現的!」老人發瘋似的大喊:「我好心給你們的勸告!你們聽不進去就算了。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說完後便氣沖沖的甩上門走了。
 
最後一刻瞥見老人的眼睛彷彿變得跟龍一樣銳利而深不可測。
 
一行人愣在原地,不久後道爾森說:「這可說不準,之前我和克萊蕾雅她們去那裡觀星,還住了一晚,都沒有出現。」
 
「先到再說。」克勞德再次強調。
 
於是他們再次啟程,風雪在路途中變大了,他們的臉頰逐漸泛紅,
 
「路上不知道死了多少考生。」裘汀說。
 
「根據主辦單位統計,每年這個考試至少死數百名考生。」克勞德說。
 
「主辦單位還會統計這個啊?不怕大家不敢來參加嗎?」道爾森說。
 
「對自己實力有信心的人就會來參加。」狄凡爾斯說。
 
「但每年都死了數百名考生不是嗎?」道爾森說。
 
「考試是很嚴苛的。」克勞德說。
 
「不知道烈夜他們有沒有順利取得材料。」狄凡爾斯說。
 
「不少人都犧牲了,雖然不是我們的夥伴,但還真可憐。」裘汀說。
 
「目前基本上都還沒有碰到真正的危險,不過有不少人已經被淘汰了。」克勞德說。
 
「我現在覺得有各位在讓我感到十分慶幸,不然我可能會死在半路上。」道爾森說。
 
「別這麼說,大家都是互相依靠走過來的。」狄凡爾斯說。
 
「現在說還太早了,道爾森。我們連這趟旅程的一半都還沒有到達。」裘汀說。
 
「這裡是雲皇的領地。」克勞德說。
 
「卡薩塔斯……」道爾森回想當時的情景,卡薩塔斯絕對是一流的高手,也是首屈一指的音樂家,鎮魂曲的旋律仍徘徊於耳邊。
 
「你認識他啊?雲皇手下的殺手之一,一個人就能把皇族騎士團全部殺光,是個極為恐怖的傢伙。」狄凡爾斯說。
 
「以前他救過我,我現在挺感謝他的。」道爾森說。
 
雲之古城,以及他的種種,道爾森心想,是個摸不著頭緒的人,很難想像他會殺掉那麼多人。不過真要說的話,是個殺人的眨眼的人,卻不像是壞人。人不就是如此矛盾的生物嗎?
 
「這樣啊……」克勞德不以為然。
 
「這附近可能會有埋伏的菁英刺客,小心點。」狄凡爾斯說。
 
「是誰?雲皇嗎?不會是主辦單位安排的吧?」裘汀說。
 
「主辦單位在每年的考試路線上必定都會安排菁英刺客埋伏。」狄凡爾斯說。
 
「真的假的?安排刺客嗎?這跟考試有什麼關聯呢?」道爾森說。
 
「嗯,這附近是最容易有埋伏的地點。」克勞德說。
 
雪天的森林是一幅宛如童話般的畫面,夢幻般的美景令人陶醉。當雪花飄落在枝葉上,整個森林就像披上了一層銀裝,安靜而祥和。樹木的枝枒上掛滿了晶瑩剔透的雪花,彷彿是精靈在夜間撒下的閃爍之粉。
 
在雪天的森林裡行走,踩在白雪覆蓋的地面上,發出輕微的「吱吱作響」的聲音。偶爾有一隻鹿或鬆鼠從眼前掠過,留下一串腳印,為這片雪原增添了生氣與活力。
 
遠處的樹木在雪的襯托下,呈現出淡淡的藍色或粉紅色調,朦朧而迷人。白茫茫的雪地與深綠色的松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彷彿是一幅冬季的畫卷,讓人心曠神怡。
 
而當陽光穿過樹梢,灑在雪地上,整個森林都彷彿被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美得讓人心醉神迷。雪天森林的景像是大自然賜給我們的一幅絕美畫卷,讓人感受到生命的寧靜與美好。
 
「遮蔽物能夠遮掩。」狄凡爾斯說。
 
「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老手,這麼專業。」道爾森說。
 
舉步維艱,道爾森吞了口水,他們放慢速度。
 
「我都不知道主辦單位心機這麼重呢。」弗爾特說。
 
走了很多的路,一行人路上都沒遇到什麼魔物,他們感到奇怪。但接下來的景象,讓他們停下腳步。
 
在森林的雪地中,橫屍遍野的景象令人毛骨悚然。白茫茫的雪原上,橫七豎八地倒著無數身軀,宛如雪地中的冰冷雕塑。樹木枝條上掛滿冰晶,是殘酷冷酷的冬季交響樂,而死者的身影則如破碎的悲劇。
 
有的屍體被深埋在雪中,只露出一截冰凍的手指,有的則毫無遮掩地躺在地面上,身上裹著一層薄薄的雪衣。他們的面容凝固在死亡的瞬間,有的眼神凝視着虛空,彷彿在追尋著失去的希望,有的則面帶痛苦的表情,宛如在試圖擺脫死亡的束縛。
 
周圍的樹木在冰雪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蒼涼,它們的枝條彎曲扭曲,彷彿在譴責這場悲劇的發生。雪地中充滿了死亡的氣息,寒風呼嘯而過,警示著生命的脆弱與無常。這橫屍遍野的景象是對生命脆弱性和自然殘酷的警醒。
 
「這個是……」克勞德在一具屍體的背上發現有道巨大的爪痕。而其他殘碎的屍塊也能認定是魔獸所為。
 
「看起來不是人類幹的阿。」裘汀說。
 
「這個是……魔物吧?雪狼嗎?還是冰怪?」弗爾特說:「都是撕裂性的傷口,而且好巨大,是很大的魔物造成的。」
 
他們蹲下來仔細觀察屍體,但周圍沒感受到魔物的氣息,驚悚的氛圍包圍他們,道爾森和裘汀警戒四周,剩下的人都在調查屍體和狀況。
 
「不對!這是龍幹的。」狄凡爾斯認真地說,他依序觀察了好幾個屍體的狀態,他們都是逃到這裡來的。「有的看起來是被狼或是冰怪給撕咬才會變成這樣。」
 
「龍……」道爾森感受到冷風呼嘯的前方傳來的殺氣、幽氣,「好強的敵人。」
 
往更前方走去,有很多生物逃亡的蹤跡,無數的屍體映入眼簾,不只是人類,雪狼、雪怪、麋鹿、雪猴怪……刺骨的寒冷更讓人難以忍受。
 
「我不走了。」弗爾特說:「媽的,我們都會死。你們要去天空彗星之湖?我去冬雪林,那邊安全多了。」
 
一行人目送弗爾特離開,道爾森回想了一下,這已經是第幾次看到他逃走了?不過人的生死離別總是很快,不管以哪種形式來說都是。
 
「你不挽留他一下嗎?」克勞德說:「戰力呢。」
 
「留不住的人就是留不住,看開就好。」道爾森說:「他又不是我的老婆或夥伴,幹嘛挽留?」
 
「說的也是。」裘汀說:「居然平安走出凍雪之森了!?」他們到達森林出口,夜幕降臨,湖畔的景象變得如詩如畫。在寧靜的湖面上,倒映著無邊的星空。天空中的彗星如一道閃亮的橋樑橫跨在星海之間,它的尾巴閃耀著如銀河般的光華,宛如一顆飄渺的明珠在夜空中閃耀著。
 
而銀河則像一條巨大的帷幕懸掛在天空之上,綿延不斷,將天空分隔成兩個世界:一個是星星點點的宇宙,另一個是幽靜的湖面。銀河中的星星閃爍著不同的顏色和強度,猶如無數個神秘的眼睛在注視著這片靜謐的湖畔。
 
湖水像一面明鏡,將天空中的美景完美地倒映其中,彷彿天地之間有了一個奇妙的平行世界。微風輕輕吹拂,湖面泛起漣漪,使星星的倒影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如夢如幻。
 
在這美麗的景象中,彗星和銀河交相輝映,彷彿在述說著宇宙的神奇和湖畔的寧靜,讓人感受到大自然的奧妙和美好。這是一幅令人陶醉的湖畔夜景,讓人心馳神往,忘卻一切煩憂。
 
「這就是天空彗星之湖……」克勞德睜大眼睛,景象美不勝收,盡入眼底。
 
「森林出口怎麼聚集這麼多考生啊?」狄凡爾斯說,他們看見森林的盡頭有一部份的人們躲在附近,人數不少,粗估上百人,而在湖畔的附近,星光閃爍,一片寂靜籠罩著大地。忽然,一道微弱的光芒在遠方閃現,像是一顆流星划過黑暗的天際。然而,這不是流星,而是一隻飛龍,它的身影在夜空中緩緩顯現出來。
 
它的身軀如同黑夜中的暗影,卻又散發出神秘的光芒。它展翅高飛,翼間流動著幽藍色的火焰,為周圍的黑暗帶來了一絲溫暖與光輝。飛龍的鱗甲閃耀著星星般的光芒,如同天空中的繁星,讓人不禁目眩神迷。
 
它的眼眸深邃而燦爛,像是一池清澈的湖水,在夜空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每一次它振翅飛過,都帶來一陣風暴般的氣息,夜空都因它的降臨而顫抖。
 
飛龍的降臨如同一場夜幕中的盛宴,讓人心神嚮往,也讓人感受到一種神秘而震撼的力量。它在夜空中自由翱翔,彷彿是夜晚的守護者,為黑暗中的世界帶來一絲希望與光明。
 
「天空之龍……」道爾森喃喃說道。
 
天空之龍很快便與來到此地的人們展開戰鬥,場面驚心動魄,這場天地間的巨大對決。飛龍展翅高飛,鱗甲閃耀著星星般的光芒,猶如一道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而考生則組成了一支巍然不搖的軍隊,面對這場前所未有的挑戰。
 
飛龍的火焰在夜空中熊熊燃燒,化為一片漆黑中的明亮焰火,照亮了整個戰場。它展開翅膀,如同黑暗中的霸主,帶著無窮的威懾力量,一次次向人們發起攻擊。
 
飛龍與人類的力量在夜空中激烈碰撞,彼此之間展開了一場生死搏鬥。
 
戰士們身著厚重的盔甲,手持巨大的長劍,站在前線面對飛龍的衝擊。他們以勇氣對抗這股來自夜空的神秘力量。目光堅定而果決,彷彿要將無論何時來襲的危險一一擊退。身姿堅毅,行為充滿了無畏和決心。當飛龍俯衝而來時,戰士挺身而出,揮舞著長劍,與飛龍展開了近距離的搏鬥。他們的劍刃在夜空中閃爍,劃破黑暗,努力抵擋著飛龍的攻擊。
 
法師們站在後方,圍繞成一個星形狀,手持魔杖,唸著古老的咒語,向飛龍施放各種強大的魔法。他們的身邊環繞著神秘的法術能量,每一次法術的施放都引起了魔法漩渦。天空之龍的火焰在魔法防護罩前幾乎無法造成傷害,但些許破壞了防護罩並侵害人們,法師們的魔法攻擊則對天空之龍造成不了太大傷害。
 
弓箭手們隱身在陰影中,憑著敏捷的身手和精準的箭術,對飛龍進行遠距離的攻擊。他們的箭矢在夜空中劃出一道道光芒,射向飛龍的身軀。每一支箭都帶著致命的威脅,對飛龍的身體造成了多處嚴重的創傷,迫使它在空中猶豫不定。
 
「該死的……」裘汀說:「我們何時要出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