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我夢見我成為變態殺人犯

瑟夫 | 2024-06-10 23:27:47 | 巴幣 112 | 人氣 99

有時候,還是不要將自己的各種生活瑣事跟心儀的對象分享比較好。第一,人與人之間總需要留一點空間,第二,我們常常不知道自己說的每一句話,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

就連昨天晚上夢了什麼樣的夢境,這種看似無關緊要的事情,也不一定適合分享。這個世界的運作太過於奇妙,俗話說牽一髮則動全身,尤其在我們不了解世界全貌的前提下,隨意的下任何決定將有可能導致出乎意料的後果。

而如果我回到過去,我當時就絕不該跟她說,我所夢見的,奇異夢境。







今天是我與我的學妹巧希,考前約讀書會的日子,我們約在露易莎咖啡廳。然而,我們正聊著與讀書完全無關的事情:關於我昨天超乎想像的夢

「真的假的,你真的夢到這樣的夢嗎?很可怕欸......」巧希正以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瞪大雙眼說道。她手握著剛買好的冰咖啡,嘴唇扣著吸管卻完全沒有在喝。看起來,我剛剛分享的夢確實勾起了她的興趣。

「對阿,真的很誇張,昨天夢到的場景跟畫面記得超級清楚,感覺就像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樣。」看見巧希滿是興趣的表情,瞬即勾起了我的表現慾,我將手中的果茶緩緩放下,以一種神祕低沉的聲音接著說:

「我完全不認識那個人,但那刀子插進那人背中的觸感,以及人群的尖叫聲,真實到我都將殺人狂的角色帶入了......」

「天啊,該不會......學長你真的是殺人變態吧。」巧希對我投向一種鄙夷的眼神,我見狀後連忙說道:

「不可能啦!只是夢而已,你看看我,覺得我是那種人嗎?」我笑著否認後,將身體前傾往學妹臉上湊,想給她看清楚自己的面向。

深怕這樣的分享反而被心儀的學妹給討厭了,原本分享這個很酷的夢,只是想拉近彼此的距離罷了,如果反倒被人家誤會了,那豈不是弄巧成拙?

「啊啊......我知道了啦!我們繼續讀書吧,變態學長。」

「喂!你再這樣講我就不幫你複習囉。」

「學長不要啦~」




當天晚上,我又做了同樣的夢。我原本以為,夢境的內容、主題都是根據每天的所見所聞經過大腦消化並重新構建成隨機的內容,然而這次的夢,並非僅單單是與上次同樣性質的夢,而是,無論人物的形象設定,發生的事情,世界觀,都完全與上次的夢一模一樣。

在夢裡,我是一個叫做楊羌鈺的少年,身形壯碩,外貌乾淨帥氣的他,表面上是一名行事為人端莊禮貌的模範生,私底下卻是一名對於年輕女性具有強烈殺戮慾望的變態,他作案時總是穿著一套連帽黑色長袖,行走在捷運人少的地下道,專挑年輕女性上班族或學生下手。

而我怎麼會知道如此詳細,這件事說起來十分詭異,但是當我在夢裡成為楊羌鈺時,有關他一切的事情都會如同複製貼上一般完全復刻在我的腦袋中,就彷彿是我就是這個人一樣。

上一次的夢境,是我做為楊羌鈺這個人,在捷運地道中的第一次行兇。那種將刀刺入脊椎縫隙,刀尖滑入肌肉紋理和臟器的噁心觸感,雖然只是夢,但我恐怕一輩子都忘記不了。

回到現在的夢境,我,楊羌鈺正坐在捷運的座位上,一樣的黑色連帽T,一樣的作案兇器,正躺在帽T的口袋裡,我透過楊羌鈺的眼睛可以知道他的所視之處,透過他的思想與我的思想重疊,我能夠知道,他早在一周前,就已經鎖定了目標。

那是一名年輕貌美的女性上班族,是走在路上會引人多看兩眼的那種亮眼。精緻的臉蛋,高挑的身形與完美的身材比例,說是偶像團體成員來台體驗職場文化也會有人信以為真。

然而,我作為楊羌鈺卻明顯感覺到,這個變態並非看上她的臉蛋與身材,而是脖子。

如同蛇盯上獵物一般,緊緊地盯著她的脖子不放。

「感覺這次是斬首......」

從我腦中突如其來產生的想法,令我感受到滿滿的噁心感。我深深體會到,變態的想法真的與我們正常人完全不同。

雖然現在的我是以楊羌鈺的角度看這場夢景,不過我卻沒有任何改變的方式,我只能作為一名旁觀著,被逼迫自己以楊羌鈺的角度思考並觀察。

真希望這次是我最後一次夢到這種夢了,如果每天都與這個變態共用同樣的視角,我總有一天會瘋掉。

「A站,到了,乘客請下車。」抵達此站後,外型亮麗的女性下車了,我,楊羌鈺見至,也保持著六到十人的距離尾隨其後。

楊羌鈺跟蹤的腳步非常輕且慢,且他故意以目標的腳步節奏一致,令女人完全沒有意識到有人在跟蹤自己,楊羌鈺在這段跟蹤過程看似非常的冷靜,彷彿像只是出來散步逛街的普通學生一樣。然而,只有我清楚此時此刻他變態的慾望正在逐漸膨脹,他狂熱的情緒,就像是撐滿水的皮袋,隨時準備破裂、氾濫。

終於,楊羌鈺以一樣的步伐尾隨著女子,來到一處無人的捷運通道,直到現在,女子都未發現楊羌鈺,她不停地滑動著手機螢幕,似乎是在更新動態,她卻不知道,這將是她人生最後可以滑手機的一分鐘。

我感覺到楊羌鈺正以極慢的速度緩緩將口袋裡的刀抽出,激動的情緒正在逐漸膨脹,那撐滿水的皮袋,緊繃到,一點風吹草動都會令其破裂湧出。

此刻的我,也能清楚看見楊羌鈺腦袋中的各種幻想,是先割斷女子的聲帶,再慢慢地切下脖子令女子感受無助漫長的痛苦,還是迅速將刀刺入心臟再延續肌理將脖子連頭劃開,但無論如何,最後都是要將頭顱完整地保存在家中的福馬林,就放在第一位受害者的手臂旁邊......

這些噁心的幻想就像是精神汙染一樣,直直進入我的腦中,然而我對於即將到來的惡行,卻無能為力,只能任憑楊羌鈺這樣的大惡人在我面前行兇......

但此刻我,卻對於先前的幻想,產生一種不應該存在的期待......

我到底在期待些甚麼?這種變態的思想,扭曲的人格,殘酷的暴行,竟然會讓我期待?難道我其實希望發生這些事,希望有人在我手中被虐殺至死?

不對,我絕對不會抱持著任何期待的成分,這一定是變態的期待在夢中直直地傳輸,讓我誤會成是自己的想法......

我一輩子絕對都無法理解這種殺人狂魔的想法的。

但遺憾的是,無論我怎麼思考,又一起兇案即將發生的事實,就擺在眼前。我註定無法改變甚麼,那也只好接受吧。

「反正這也只是夢境而已,醒來後就沒事了。」我如此安慰自己。

確實,這只是一場稀鬆平常,只是比其他夢多了一點真實感與違和感的夢罷了,等到我一醒來,我一定又會說:「這場夢太厲害太好玩了吧!」,然後興沖沖的跟學妹分享昨天夢境的延續,她聽到一定會嚇一跳的!所以阿,發生了就發生了吧,等這段痛苦的夢過去,明天醒來後,這場夢就會成為一則令人印象深刻且難以忘懷的精采故事吧!在這個過程中,不會有任何人死亡,卻能夠達到身歷其境的效果,豈不是太賺了嗎!

楊羌鈺的刀已經從口袋中抽出,這條捷運的走廊,又長又深,這個時間絕對不會有人來的。而我此刻的心情,也從原本的厭惡,轉變成了興奮與期待。

眼看楊羌鈺的刀已經漸漸逼近,就要往女子身上刺時,我不禁於內心吶喊:

「楊羌鈺,加油!趕快讓我獲得一則超級無敵精彩,狗血,血腥暴力的厲害夢,讓我能跟學妹炫耀吧!」





「喂!住手,你在幹嘛!?」霎時間,一道嚴肅的女聲劃破了捷運走道的寂靜。
楊羌鈺趕緊收起手上的刀,迅速地往聲音來源的反方向跑去,而即將遇害的女子一聽見後方急匆匆的腳步聲,轉頭一看嚇得尖叫腿軟,坐在地上,不敢相信若不是有人相救,自己早已成為了刀下亡魂。

跟著楊羌鈺飛快的步伐與頭也不回的視角,我無法看清那聲音的來源究竟是何人,只不過那聲音我似乎在哪裡聽過......

夢境大致到這裡後就停了,我從床上醒來,身體卻異常的疲憊。也許,方才的夢太過於真實,就連我的身體,在夢中也不知不覺跟著楊羌鈺的情緒同步起伏。

今天一樣是我跟學妹巧希約在露易莎咖啡廳讀書的日子。眼看離跟她約定的時間快到了,我趕緊將該帶的東西收一收,匆匆搭上前往咖啡廳附近的公車。

然而一上公車,我打開錢包,無論怎麼翻找都找不到我的學生證悠遊卡。

眼看司機盯著我的眼神越來越不耐煩,我只能投了個全票的零錢,悻悻然的上車找了個位子坐。

「奇怪了,我明明昨天才用卡搭回來的啊......」





「學長~你怎麼那麼慢啊!」一下公車,只見巧希站在公車站牌正向我招手。

「抱歉啦,昨天睡得不太好,遲到了。」

「唉呦,怎麼這樣,我們趕快去讀書吧。」巧希拉住了我的手,往咖啡廳的方向移動,今天的她,似乎額外熱情,但拉住手的方式,卻有種說不出的疏離感。

也許是因為她不熟悉這種方式吧,無論如何,這樣的舉動仍是令我心跳不已。雖然昨天的夢結局有些可惜,不過我感覺今天再跟她說昨天的夢,我們的進展一定會更進一步。

終於來到了露易莎咖啡廳的門口,巧希牽著我的手,一走進自動門後,突然間直接甩開我的手,迅速跑離我。

「巧希,妳幹嘛----」

「不許動!」還等不及我反應,一名壯碩的便衣警探從我後方把我架住,另一名迅速抓起我的雙手銬上了手銬。

「不是,騙人的吧......你們是不是抓錯人啦?」此刻的我還搞不清楚當下的情況,然而當我看見警察手上的學生證時,我突然全都明白了。
警察的手中拿著的正是我遺失的學生證,而上面寫著的名字是......

「楊羌鈺,這是你吧,我們在昨晚捷運殺人未遂事發現場發現了你的學生證。你有昨晚刷卡出站的紀錄,而根據目擊證人指出,學生證正是從兇嫌的口袋中掉的。」

「我......」我往學妹巧希的方向一望,只見巧希正以驚恐萬分地表情窺了我幾眼,隨即低下頭不與我四眼相視,原來昨天捷運走道的聲音,是從她而來......

我感覺此刻腦袋正在劇烈的翻攪,而這兩天正確的記憶就如潮水般拼命湧現,無論是昨日的情形,更甚至是前天的行兇過程,以及那隻放在我家的泡福馬林手臂----

我所「夢」見的殘忍噩夢,並非只是虛構無稽的夢,而是我自己實實在在的惡行......





在監獄裡的生活,沒有想像中的差,正常的飲食,正常的勞作,還無須面對受害家屬以及社會觀感的壓力,確實還可以接受。

不過當我看著房間的天花板發呆時,難免會去回想,要是自己回到過去,最想改變甚麼,我想,當時的我就絕不該跟她說,我所夢見的夢吧。

因為我真的沒有想到她會那麼的機靈,把我說的夢話當真。

End

創作回應

叫我龍五
我來分享一個 這是我幾年前午休時睡著夢到的,地點是個沙漠,一名美軍把我叫醒說著,我們還有工作要做owo(但我在對方醒來的瞬間就醒了(悲
2024-06-11 18:21:44
瑟夫
看來只能去美國報名志願役了呢 這也是種王道征途罷(正論
2024-06-11 22:17: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