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巫女珞☆憧憬與約定-C8

幻晨夜夜語 | 2024-06-08 20:00:04 | 巴幣 2 | 人氣 38

連載中巫女珞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關於冒險、友情、愛情、玄幻、山海經的故事

深夜時分印持一眾終於到達一個木屋,這是他們之前備好的歇地。
小屋亮著火光...
紹兒已經到啦?
印持想到經歷這麼多事,總算能與徒兒重逢而加快了腳步。
到達時小屋雖空蕩蕩的,但亮著的火光使眾人鬆懈下來…
休息的休息,準備餐點的準備餐點,梳洗的梳洗。
鏡使在遠處招呼分配事宜,印持開始四處尋找紀辰紹。
紹兒呢?不是剛好去打獵了吧?
印持左顧右盼,四處尋找,肩膀上的玄潔也四處張望,想找到她的主人。
「父親…」從一個陰暗的角落飄出這句話。
姚宇逸原本慈愛笑容的面容如同上了層寒霜,猛然回頭的瞬間,一把刀也無聲刺入他的手臂,他被刀勢壓制到角落!
被刺到的傷處,血液彷彿正被什麼吸吮,他迅速的流失力量…
懷中的靈印忽然漫出淡淡靈光,但隨著流失的力量,漸漸黯淡下去…
終於他的身上被套上層層枷鎖,墨黑色刻著咒紋的枷鎖吸走了他的力氣,他無聲的倒下,黑衣眾隨即上前壓制。
情況突然,印持竟連反抗都辦不到!
然後他看著遠處的綠紋犬鳴刀巫斟伏穿梭其間,鏡使也遭到同樣的咒縛倒下,其他門人因防備不及,一一被擒獲壓制。
這時身著黃衫,腰配雙劍的明湘走向倒下的鏡使,用一個繡滿咒紋的褐色皮布包裹住天機鏡,與鏡使不知說了什麼…
鏡使望向這邊,眼神充滿歉意,隨後無力的低下了頭。
此時明湘緩緩向他走來…
「明湘!怎麼是妳!?」他勉強的擠出這句話。
「大師傅…」直視姚宇逸的明湘神色哀傷「因為我也相信…」語氣卻這麼的堅定。
姚宇逸苦笑閉上了眼,如同鏡使一般垂下了頭。
對!在破陣時,他就該想到為何鏡使會被引走還久久不至?回來時卻又毫髮無傷?
為何自己從未懷疑過門人的忠誠?他忘了曾經朝夕相處的孩子們,已到了會自己做決定的年紀…
明湘用同樣的咒紋皮布收下封天印。
「將他們各自關束!」姚君堂背著身下令,黑衣人應諾動作。
此時斟伏幽幽走來,沒有成功的喜悅。
姚君堂瞥了一眼遠處行屍走肉般倒著的祝姿瓏,皺眉問「瓏妹這是怎麼了?」
「只是受驚嚇過度…」斟伏垂首不敢相望。
「幸好三神器使已收了兩個,只剩最後的一個伏羲琴使,那也不是問題了,我們的大業終於要成。」
姚君堂仰望星空,言語中滿滿的喜悅,沒察覺斟伏的異樣。
「恩…」
斟伏心不在焉的答著,腦海裡浮現的是祝姿瓏在水牢裡掙扎的痛苦模樣。
他盯著仰望星空的姚君堂背影,握刀的手緊了緊…
「回報少主,這邊成功了。」姚君堂回身走向黑衣眾下令。
身邊還有這麼多人!
他咬了咬牙,握刀的手鬆了下來,同時也鬆了一口氣…
「姚大人,那個如何處置?」一黑衣人指向盤旋空中的玄潔。
姚君堂望向天空「為免生出變數,放出欽原,勢必截殺!」說完轉身離去。
黑衣人隨即放出紅喙紫腹尖尾的欽原,兩鳥追逐迅速沒入林中…


一大早整個村子就動了起來,在紀辰紹的安排下村人們布置防衛工事,井井有條。
姜奕翔當然也加入幫忙,屋前的屺帶著讚賞的眼神看著這一切。
沐浴在晨光中,換上村人粗布灰衣的他仍是那樣美麗。
「你覺得怎麼樣了?」珞問,遞上一杯茶。
屺微笑回答「珞妹妹的藥很有效,我胸口的悶痛已經好多了。」
珞笑回「你好好休息,等等點心好了再叫你。」說完就要回到廚房幫婆婆澄兒製作餐點。
「等等,珞妹妹,有件事我想問妳。」他抓住了她的手。
「什麼事啊?」珞臉一紅趕緊抽回。
「妹妹昨天的袋子是不是也出自女媧族造出的乾坤袋?」他定定的看著珞。
珞搖搖頭「我的東西都是師傅給的,並沒聽過是出自女媧族呢。」她沒多想就回道。
「其實我也有一個。」屺從懷裡抽出一個更舊的皮袋,看得出來用了很久。
珞張大嘴直盯著「你果然也有一個次元空間袋!」當然珞沒說出口。
但細看後發現上面烙著的圖騰與自己的不太一樣…
他微笑著說「這是我父親有一次回家時送給我的。」
他眼中射出複雜的感情,看到這神情,珞不自覺坐下來聆聽。
「他很少回家,我從小到大只見過他幾次,手指頭都數得出來…」
他眼中漫出薄霧,宛如雨後的青山,美麗又哀傷。
「所以他給我的東西,我都視若珍寶。」他將乾坤袋抱緊在胸前。
「為了追尋他的足跡,我長大了也四處遊走,認識了很多朋友,現在又認識你們,我很開心。」他露齒笑開,講這句話的他像個純真的孩子,情緒很快感染了珞。
「認識你們我也很開心啊!我來…我在山裡修行也沒交過什麼朋友。」我來這後沒認識的朋友,臨時被珞改掉了。
「不過你父親也太不負責任了吧?丟下小孩老婆到底是在幹嘛?」珞忍不住皺眉批評。
「不!他很偉大,在我心中他是個重大義,為百萬民生奔走的英雄。」他望向遠方,露出刀削般的優美側臉。
珞呆呆盯著,捨不得移開目光。
「神州經常水患,兇獸惡蟲出沒,他四處奔走救助生命,治理水患,很多人自願追隨他,幫助他…」他專注的注視前方,好像看到那個畫面一般。
「在妳原本生長的地方可能無法想像,在這深山中還有兇獸出沒吃人,可是這種事在各地都正在發生,人們過著辛苦的生活,朝不保夕。」他的眼神冷了下來。
他站了起來,扶著石牆「他畢生努力,水患雖然削減,卻仍常復發,兇獸也是除之不盡…我知道他的難處,也知道天下人民的痛苦…」
沐浴在晨光中的他,又蘊出了五彩斑斕。
他忽然俯身湊近珞「所以我下定決心,要成為像他一樣偉大的人,像他一樣幫助很多人。」
那雙美麗清澈的眼眸射出堅定的光芒!
「等到我真的成為像他那樣的人時,我想跟他一起好好吃頓飯,一家人的飯。」說時露出他編貝般的牙齒瞇眼笑開。
俊美無雙!!!
珞一下子又看呆了…
抗議!顏質犯規!也太帥了吧!?
帥得不像人,又如此善良正直!這世界上真沒公平這回事!
不過這就也是傳說中,天下所有男孩對自己父親盲目的崇拜吧?
但珞當然不可能直接吐槽…
「我覺得你一定可以的!昨天你為了守護村民,奮不顧身衝出去擊退土螻王,那真的很不容易。」想到自己當時嚇得瑟瑟發抖,珞就覺得有些慚愧。
他忽然湊近「珞妹妹,所以我需要妳的幫忙…」用那雙清澈,彷彿會吸納靈魂的眼眸定定的凝視著珞。
時間彷彿靜止了!
珞望著他清澈美麗的雙眸,說不出一句話…
「妳願意嗎?」聲音好像帶有一股魔力…
然後她應了聲「嗯…」
這個回答換來屺的一個迷人微笑。
啊?等等!我…我剛剛回了什麼?我能幫什麼忙啊!?
她大夢初醒般恢復思考,但似乎一切都太晚了?
「能幫忙我一定盡量幫啊…雖然我能力有限!」她尷尬的笑笑。
「我要回廚房幫忙了!」然後逃難似的轉身離開。
姜奕翔說得沒錯!必須遠離這傢伙!一靠近這傢伙,彷彿會被奪去思考能力一般!
屺倒也沒攔她,點了點頭後又坐回原本的位置,望向忙碌中的村人。
珞的腦袋還沉浸在屺的魅力中無法清醒,沒去細想他的那句「需要妳的幫忙…」是什麼意思…

「唉…就叫你們快走吧…這是在給我添麻煩呢!」她皺皺那秀氣的眉頭。
可是黑衣眾沒有傷害他們,似乎另有處置?
她望了望坐在祝姿瓏身旁的斟伏…
將美麗的臉龐靠在白皙的手臂上微微一笑「看來你們暫時不會有危險。」
這時遠方天空出現異常的靛光,那是璿曜洞天的方向…
「唉唷!那個討厭鬼來了!」兩片紅霞飛上了瑾吹彈可破的白皙臉頰。
這時一個腰掛金刀的身影,領著數個黑衣人從小木屋中竄出,往一條小徑直奔而去。
瑾笑了一聲「這邊似乎比較有趣呢…」
她回望了眼璿曜洞天那異常的靛光,哼了一聲。
隨後飛身下樹,樹影掩蓋處忽然失去了她的身影,然後一隻通體潔白的燕尾鳥兒騰空飛起,直追著金刀巫一行人的方向而去。


等了兩三天,卻沒再見到獸群攻來。
這是個無風的早晨,空氣凝滯鬱悶,陽光因濃霧照不進來,幾乎舉目不視。
「會不會牠們已經被嚇跑了?」兩個看守的村民待在築起的木高塔上,其中一個青年村民猜道。
兩人開心起來,可是一桶冷水不合時宜的澆下。
「不,牠們一定會回來!」坐在後方的姜奕翔綁著護手,篤定的說道。
村人眼帶狐疑,面面相覷,看來並不相信…
已經戒備這麼久了,都不見獸群再來,人的期待有時反而會成為誤導人判斷的關鍵。
「等那個獸王傷勢好了,勢必會傾全力進攻,獸王被傷暴怒,牠們再來,情況非同小可!不只為了填飽肚子,更是為了復仇,現在差別只在於何時罷了…」姜奕翔垂下眼簾,雙手垂在膝上。
這分析合情合理,村民聽完對視片刻,恢復了警覺,認真張望四周。
姜奕翔看村丁提起精神守衛後,微微一笑,下了塔四處巡邏。
屺的傷已經好了,紀辰紹安排他與村民們輪班警戒巡邏。
他倒是認真精細又周到,任何一個小處都不放過,還提報多處疏失的地方,並主動幫忙改善。
屺的付出與智慧氣度,使他們的關係沒以前劍拔弩張了。
很多村民更毫不掩飾對三人的尊敬依賴與喜愛,對屺尤甚。
他同時也成了村裡少女們私下告白的熱門對象…
村婦們正分派食物飲用,珞與恢復健康的澄兒也來幫忙,這時遠處的樹林忽然眾鳥飛竄。
「來了!」紀辰紹衝上高塔,發出信號。
大家有條不紊的依照排練找尋掩蔽物,拿取武器。
不像之前眾獸奔騰,取而代之的是異常的安靜…
正當眾人以為是誤判形勢時,獸群奔騰的聲音驟然響起!
重霧飄過,土螻群已來到人眼所及之處…
「好奸巧的畜生!」紀辰紹哼了一聲,但並沒動作,反而舉起手示意大家冷靜。
已離村莊數十尺,獸群奔騰中忽然陷落,掉進了已經挖好的坑洞!
洞內布上尖木樁,跌落的獸群再爬不起來,但獸群仍持續進攻,數量之大連挖好的洞都被獸群屍身填滿,景況慘烈!
紀辰紹見時機成熟,舉起弓箭,領著村內獵戶們在高塔上共同射擊,又大量消耗了獸群。
獸群仍繼續前進,村莊周圍已佈滿拒馬,獸群衝撞而上,瞬間釘在拒馬尖端。
獸群攻勢猛烈,衝擊力道之大,有些拒馬被撞歪撞壞,若再來一波獸群,村莊必定淪陷。
但小土螻們接連受到挫敗,終於開始畏懼起來,有些甚至往回奔逃。
忽然一個巨大的爪子揮來,被拍中的小土螻瞬間屍首不全的倒在一旁!
是那個黑角土螻王!
本想奔逃的土螻們,不敢進攻,又不敢後逃,在原地亂轉。
此時土螻王怒吼一聲,斬斷了土螻們的畏懼,重新掉頭往村莊衝來!
這次土螻王衝在最前方,即便身上扎了幾隻箭,也完全無法減緩牠的速度!
在他的掩護下,小土螻們順利進攻。
衝擊之下,拒馬被破開了一個大洞!
屺姜兩人依照議定好的計策上前,引誘牠往一個埋設好的陷阱行去。
土螻王看到毀自己一目的仇人屺,失去理智的加快速度追逐!
一個轉角後,兩人已抓住原本準備好的藤繩躍上屋舍,牠卻還沒反應過來,隨即掉落設置好的的地坑陷阱,全身多處被尖木樁刺穿!
趁牠傷要牠命!
一張早已備好的藤網罩下,屺姜兩人帶著村中的壯年們衝上前圍捕,隨後猛烈的向地坑內攻擊,土螻王全身受傷動彈不得,掙扎與吼叫隨著攻擊漸漸止息,牠終於被成功制服…
其他土螻們見狀開始往回奔逃,又被紀辰紹領箭一陣亂射,能逃回山林的寥寥可數。
僅少數人受傷,無人死亡,奇蹟般的得到勝利!
老弱婦孺們這時也開心竄出,眾人難以抑制的歡呼響徹樹林!


遠處的山巔上,有一群黑袍人望著落敗四散的土螻,這群人全身紋著五顏六色的咒紋。
其中一個端坐中央的黑袍人冷笑一聲,拿出一把鑲著黑鑽的木杖,朝旁邊的溪流一砸。
忽然由水中不自然的晃起一陣水波!
水波在水底形成旋風席捲周遭的游魚水草,片刻後水流旋風漸漸消失,隱隱見到其中有個紅影生出…
清理村莊與獸屍忙到天黑才告一個段落….
眾人雖然疲累,但勝利還是使村人在村中心廣場辦了個開心的晚會,各家拿出珍藏的美酒美食招待眾人,圍繞在篝火旁開心跳舞。
剛鐵直男村長摟著屺灌酒,還直誇他好看,其他人都覺得好笑,不僅不阻止,還推波助瀾大喊「在一起!」惹得屺哭笑不得。
土螻王倒在地坑裡奄奄一息,上方用藤蔓與木板蓋住,再押上重物,姜奕翔坐在上面望著廣場篝火旁的眾人。
「你怎麼不喝?」紀辰紹端著酒壺晃到姜奕翔身邊,他很少對姜奕翔這麼客氣。
「總有人得留點心…」下方傳來土螻王虛弱的低吼。
說起警戒心,他還勝紀辰紹一籌…
「哼!還真小心!」他笑了一聲,灌了一口酒。
他也笑了一聲回道「你不也是嗎?」
目光盯著紀辰紹背著的開明獸神木弓,還有那個裝著赤蛟鞭的盒子。
紀辰紹沉默了一會,然後丟給他一個酒壺…
「如果你一直都是這樣,我們一定可以成為好兄弟的。」
隨後揮揮手,頭也不回的返回篝火處。
姜奕翔看著他的背影微微一笑,狠狠的也灌了一口酒。
捧著搜刮而來的食物,慢慢走近的珞喊著「姜大哥!」
他望著,嘴角挽起一個溫暖的弧度,這一刻感受到從未有的平靜…
正要接過珞遞上的食物,異變忽起!
黑暗中竄出一道巨大的黑影,撞飛了群聚在篝火旁的數個村人,眾人瞪大雙眼,不敢相信的望著牠,竟然是另一隻土螻王!
這隻土螻王身形較小,動作卻更敏捷!
而珞不知何時已經被姜奕翔護在懷裡,如同在水道時一般。
這時地坑內的土螻王也躁動起來,衝撞數次,霎時衝破壓制探出頭來!
看來他的安靜只是在蓄力等待時機…
紀辰紹最快反應過來,對著姜奕翔叫道「拿去!」
他將裝著赤蛟鞭的木盒扔向姜奕翔,隨後衝向小土螻王彎弓搭箭。
姜奕翔抱著珞飛身踢破木盒,接過鞭的瞬間,感覺有股灼熱的力量流竄到體內!
無暇顧及異樣,他勾住樹枝順勢一帶,將珞放在樹上高枝處。
「妳待在這,別下來!」他說完即下樹衝向地坑內的土螻王。
村人亂成一團,小土螻王四處衝撞,而紀辰紹卻因為顧慮村人,施展不了身手而屢屢遇險…
幸好澄兒在旁布置繩索牽制,總算使牠停下亂竄的動作。
小土螻王待在原地憤怒的噴氣,幾個膽大的村丁在屺的組織下衝出來幫忙圍捕。
姜奕翔那邊倒很順利,自己都沒料到赤蛟鞭使用起來這麼順手!
他耍起的鞭網還帶著火影,大土螻王即便想逃,卻發現被鞭網罩著,無隙可乘。
牠又受舊傷牽制,不僅攻擊力大減,動作也緩慢許多…
牠猛的作勢攻擊,對方速度卻更快,傷痕累累的身體馬上多了幾道鞭痕。
受到鞭痕的傷口還被火焰灼燒,一股難忍的火焰巫力侵蝕,痛苦之下發起狂來,失去理智的使出最後的攻擊!
姜奕翔知道此擊必須避開,正要往旁閃過。
這時卻發現屺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
他竟然自己站在土螻王衝撞路線上!?
姜奕翔腦海閃過自己都不明白的情感…
為保護屺,他冒著生命危險抽出聚力的一鞭,土螻王瞬間被切成兩半!
姜奕翔腦海一片空白,一方面被這力量震驚,一方面好像有什麼從心底湧現,這時屺緩緩走向他,兩人相望…
屺那雙清澈深邃的美麗雙眸直勾勾盯著他。
他將手搭在他的肩上,磁性的聲音傳來「奕翔…還不回來嗎?」
這句話像帶著魔力一般!姜奕翔腦海閃過數個看不清的影像!
被斬成一半的土螻王屍身還在一旁燃燒,烈烈的灼燒聲像是敲擊在姜奕翔的腦海裡一樣。
姜奕翔忽覺腦內刺痛異常!抱頭倒下!
手中詭異冒著灼熱氣息的赤蛟鞭也被扔在一旁…
「姜大哥!」樹上的珞遠遠看到姜奕翔倒下,從樹上跳下飛奔而來!
屺閃身讓開,看著珞把姜奕翔捧住。
「他怎麼忽然倒下了?」珞急問,屺一言不發只是靜靜的看著。
「他哪被傷到了嗎?」珞急得翻看姜奕翔,沒發現自己的真情流露,被屺冷靜的收在眼底。
這時遠處圍捕小土螻王的喝斥聲傳來,小土螻王看到土螻王被斬殺,瞬間發了狂就要衝過來!
他將手搭上珞的肩「珞妹妹,他沒受傷,只是不知為何忽然捧頭,似乎很痛苦…」
「來!」他抱起姜奕翔,收起赤蛟鞭,領著珞退往一旁屋舍。
屺拍拍珞的肩膀「妳在這顧好他。」
見珞點頭,投給珞一個微笑。
把赤蛟鞭塞回昏迷的姜奕翔手中,赤蛟鞭瞬間自動纏上姜奕翔的雙肩,成了屺之前提過的護衣。
隨後衝向屋外,往小土螻王的地方奔去。
急奔中的屺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珞與奕翔?很有趣…真的很有趣…
圍捕小土螻王的數個村人受傷倒下,比起受重傷的土螻王,這個小土螻王速度更快,實在更難對付!
屺與澄兒兩側合圍,紀辰紹使計將小土螻王引到村外,兩人趕忙跟上支援,眾人這時才得以喘息,救治傷者。
村外,紀辰紹藉著森林樹木躲閃小土螻王的攻擊,但這小土螻王速度飛快的緊追在後!
兩方速度越來越快,小土螻王漸漸拉近了距離,但這其實也是紀辰紹等著的,他要小土螻王自己追上!
雙方距離已拉近不過數尺,紀辰紹忽然回身,射出蓄力已久的一箭!
箭離弦不似往常散開,反而因靈氣攏聚化成一隻巨箭,直射小土螻王!
速度加成之下,小土螻王腦門當場被巨箭貫穿!
小土螻王中箭後搖晃數秒終於倒下,又抽搐了數次,最後絕了氣息。
澄兒與屺趕到時,紀辰紹已坐在一旁斷木上休息,無力的舉手招呼,澄兒趕忙上前攙扶。
至此,土螻事件才真正告個段落…

沒輕鬆多久…村落卻又傳來一陣躁動慘叫!
「糟了!三人都在這,姜奕翔昏迷,只剩珞跟一般沒戰力的村人!」
屺紹對望一眼,後者對他點了點頭,便頭也不回的往村落趕。
這躁動不尋常,詭異的嬰兒哭聲響徹山谷…
澄兒環顧四週驚飛盤旋的鳥兒夢囈般說道「紀大哥,鳥兒們說水裡有怪物…」
兩人對望一眼,澄兒支撐起辰紹,兩人也往村裡趕去。
剛被襲擊的村人們還在互相照護整理,珞看到昏迷的姜奕翔滿臉髒汙,想著要幫他清理擦拭。
正要走到蓄著水的池塘,就聽到身後一個婦人的驚叫。
她轉眼望去,只看到婦人對著一個大水缸胡亂抓撓,還一直喊著「我的孩子!」
水缸中水波異樣的晃動。
雖然自己沒什麼本事,但她還是趕忙上前查看…
這時村人們也圍了上來,往那水缸裡一看,哪有什麼小孩?只是清澈見底的清水罷了。
「虞大娘,妳是不是嚇傻了?在水缸裡找什麼孩子?」鋼鐵直男村長皺眉問到。
虞大娘卻全身顫抖的淚眼喊到「說什麼!我剛剛還牽著瓦兒的手,忽然從水裡飛出一個像鳥的紅毛怪,一嘴就叼走我的瓦兒!」
看她這激動的神情不像是說假話…
可是水中怎麼會有鳥?而且這的確是個只有清水的水缸啊!
村人面面相覷中,還是村長先發話「大家快四處找找,那孩子不是太怕躲去哪了吧?」
現在可不能有人落單,他的村長本能讓他盡責下了這個命令。
珞卻直盯著那水缸,為什麼水中有條若隱若現的紅絲?
她忍不住伸手探向水中,捉住了那飄忽的紅絲,向上扯了起來,但紅絲卻越拉越長…
村長跟虞大娘疑惑的盯著她,還是村長先發問「姑娘妳在做什麼呢?」
「這個東西好奇怪啊!」珞將紅絲拉到村長眼前。
村長卻疑惑的盯著她空空如也的雙手,皺眉問到「什麼?」
她發現到異常「你們…都沒看到嗎?」
珞正疑惑的發問,忽然紅絲猝不及防環繞著珞整個身體,將她整個都拖進了水缸裡!
她慘叫的同時,姜奕翔也睜大了雙眼,瞬間清醒過來!
他急忙衝向屋外,只看到村長跟虞大娘驚駭的盯著光影晃動的水缸,他迅速來到村長身邊。
「珞…珞姑娘被拖進水缸裡消失了!」村長瞪大眼不可置信的說著。
姜奕翔雙手扶著水缸,望著晃動的清水,凝重的皺眉思索「完全沒有氣息,這是要如何施救?」
在無法呼吸的水裡,珞被這個像鳥的紅毛妖怪拖拉著往更深的黑暗處去…
牠是要把自己帶去哪裡?
「必須在被溺死前變身啊!」直覺告訴她,若無法在到達前阻止這傢伙,自己就死定了!
生死攸關的這刻,她唸起失敗無數次的變身訣,雙腿順利幻化為魚尾,後耳長出魚鰓。
這是運氣太好?還是自己本能被激發?總之這次神奇的一次就成功變身了!
珞開始朝反方向游去,這紅毛鳥怪震驚的發現自己再拖不動爪間的獵物。
牠凶狠的回首,見到自己抓著的已不再是剛剛的人類。
但牠還是不放手,在水中振翅想把珞帶回巢裡好好享用,珞也更加用力往反方向游去,兩方這時互相角力,雙方都難寸進。
「這樣下去不行!」感到漸漸無力的珞知道自己力量上比不過這怪鳥,而且變身的時間也無法維持多久,她忽然停止掙扎。
怪鳥發現對方忽然收力,毫不遲疑的往巢穴飛去,沒多久忽然一陣水波衝擊牠的側邊!
原來是珞蓄力用魚尾捲起的水球襲來,牠被沖擊得鬆開了雙爪,兩方終於拉開了距離。
怪鳥正要重整旗鼓,珞已將手弩對準牠,數道寒芒射至,怪鳥被螫得疼痛異常!
這小小的銀針像浸滿毒汁般,每個被螫的點如同被烈火灼燒!
怪鳥還在原處掙扎,而自己的魚尾正在消失,珞知道變身的時間將要結束,趁魚鰓消失前她必須游向光明的地方!
怪鳥忽然劇烈抖動雙翼,一個小女孩從牠左脅落下,珞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猜到在這水下的空間,自己扯動的紅絲其實就是這怪鳥的本體,而她的扯動,阻擾了這怪鳥離去,小孩是牠因來不及帶回巢穴,所以先藏在翅下。
「那孩子就是大娘口中的瓦兒吧?」珞猜到。
但見那怪鳥忽然張大了嘴就想把瓦兒吞進肚裡!
珞望著仍在灼燒的銀針傷口,知道怪鳥受傷後想吃人做補,震驚之餘毫不猶豫的將手弩對準了怪鳥,銀芒射出全數擊中怪鳥的胸膛!
怪鳥受衝擊遠離了昏迷中的瓦兒,珞趕忙游向她,魚尾此時消失,她摟著瓦兒艱難的游向水面,沒多久連魚鰓都消失了!
後方怪鳥已然恢復,連續被攻擊,獵物還被搶走,使牠極度憤怒,牠以飛快的速度追向珞。
終於到達水面,但後方怪鳥已至,珞將昏迷的瓦兒推上水面,回身抓住怪鳥的紅喙!
村裡眾人正盯著水缸,忽然聽到左方村中潭水處傳來波動聲響,轉眼望去,水面上漂浮的不就是失蹤了的瓦兒嗎?
眾人趕忙衝去,扶起瓦兒時,還看到水底與怪鳥糾纏中的珞,姜奕翔毫不猶豫縱身一躍,他迅速的游向快抓不住怪鳥紅喙的她。
怪鳥終於掙脫珞的雙手,一嘴下去就想將珞爆頭,千鈞一髮之際,赤蛟鞭挾著巫力生成的火焰劈至!
姜奕翔也是豪賭,沒想到在水中,赤蛟鞭還能捲動火焰,但很明顯的,即便是巫力生成的火焰,在水中也是效力大減。
怪鳥的翅膀被劈裂了一邊,牠仰首慘叫!終於鬆開了緊抓著珞的雙爪…
姜奕翔趁機帶著珞游向水面,兩人一到水面就被等在一旁的村人合力救起。
眾人不敢在水邊逗留,聚集在廣場上,珞經此一役全身無力的倒在姜奕翔懷裡,他也將她緊摟在胸前戒備著。
望著潭水沒多久,四周迴盪著詭異的嬰兒哭聲,一隻怪鳥在眾人驚叫中衝出水面!
此時才真正看清這怪鳥的樣貌,這隻全身赤羽,外型與一般雕無異的怪鳥憤怒的盯著廣場上的眾人…
如果說這怪鳥跟雕有什麼不同,除了牠那與土螻王般巨大的身型外,應該就是牠前額上長的一隻赤紅的犄角。
持著赤蛟鞭的姜奕翔尋思,若是在地面上他有足夠的信心擊敗牠,他將懷中的珞託付給身旁的村婦,獨自走上前。
怪鳥似乎知道此人不好惹,又潛入了水中,眾人望向四週有水的地方戒備著。
忽然一顆水球從水潭處迅速凝聚,向姜奕翔疾射而至!
這難不倒姜奕翔,身法迅捷的他輕鬆避開,但水球砸在後方屋舍的石牆上,瞬間被破出個大洞!
姜奕翔見狀瞪大雙眼,若水球砸在村人身上,後果不堪設想!
又一顆水球凝結,比剛剛的還大了兩倍,姜奕翔聚力,在水球凝結完成前一鞭劈去!
水球受劈崩裂,還原為水珠滴落。
現場一片靜默,危機感卻持續增加,又是一陣嬰兒哭聲迴盪,眾人被擾得心神不寧…
忽然四周水缸破裂,水池震盪,數顆水球同時凝結,或大或小…
這下連姜奕翔也沒有擋下的把握,當機立斷必得在水球凝結前全數破去!
他運起赤蛟鞭,挾著火焰巫力,劈崩了數個水球,但水天性克火,碰到水球的火焰巫力漸漸消失,而水球再生凝結卻更為迅速。
赤蛟鞭已再捲不起火焰…
廣場上眾人卻被大小數十顆水球包圍,水球忽然同時動作,向廣場中的眾人疾射而至!
「趴下!」姜奕翔將珞護在身下,同時向村人喊到。
眾人隨即低伏,數十個水球撞在一起,水珠四射,在場眾人雖都驚險避過這擊,但受到水珠衝擊,也是渾身疼痛。
這擊似乎也耗損了那個怪鳥的力量,久久都不見再有水球凝結。
這時屺已趕至,他遠遠就看到廣場上的情況,是以早就祭起懷中的溢彩琮,他對姜奕翔使了個眼色,並迅速破壞村裡所有的水缸。
奇怪的是,姜奕翔似乎有股直覺,他竟然知道他想幹嘛!
他衝到水潭旁聚力並等待…
水缸全數被破壞,屺將手拍向唯一倖存的水缸,一股強大的靈波襲向水中深處,水潭深處的怪鳥受不住靈波衝擊,終於衝出水面躲避,被準備已久的姜奕翔一鞭抽去!
怪鳥頓時化為兩半,終於無力的落下,傷口處巫力造就的火焰持續灼燒,片刻後牠終於化為灰燼…
當澄兒與辰紹趕到時,眾人已癱坐在廣場中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