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關於這有點奇怪的校園日常 神戶外傳 第三百零五話

叫我龍五 | 2024-06-08 08:50:38 | 巴幣 16 | 人氣 527


===========================
隔天  木曾山  新日本解放陣線基地  室內訓練場  早上8點10分


「那麼,開始進行室內CQB戰鬥訓練,首先由第一隊上前!」

即便是新年的日子,在休息了一天後,這座基地的訓練隨即再度展開,此次的訓練地點為山體內建設的小型室內CQB訓練場!

而擔任第一組的八人小組,也進入設施裏頭,開始對隱藏於設施各個角落的人形標靶進行射擊,而擔任隊長的幹部則在上頭的走廊看著成果!

『砰砰砰—!』

『砰砰砰砰—!』

當然為了避免誤傷,此次訓練所使用的子彈為漆彈,屬於遇水就會輕鬆洗掉的類型!

「這麼早就在訓練了啊,大西!」

「跟你這個早上五點就把人拖起來進行早操的人,我算仁慈了!」

此時,山猿手裡拿著咬了一口的漢堡走了過來到大西身旁,轉頭將目光看向下方訓練場的人員!

「由第一隊先嗎?」

「嗯!你所指導的部隊,有意見嗎?」

「沒有,現在你是訓練隊總隊長,我只是個傷員兼觀察員,沒有反駁的意見!」

「那就好!」

兩人的目光再度看向下方,此時隊伍已經突入到中央的一個房間!

『砰轟—!』

兩名人員剛破門,一團紅色煙霧就跑了出來,瞬間蓋住兩人與周圍人員!

「第一小組受到重創,兩人死亡,兩人重傷,第二組立即前往進行支援!」

隨著廣播聲落下,在不遠處的入口門打開,拿著擔架的八人小組突入訓練場裡頭,很快就到第一組附近!

而第一組人員在受到重創後,還能行動的四人拖著倒在地上裝死的人員往後退,同時將一顆震撼彈(假)丟入室內!

『砰—砰—砰—!』

接著,兩名人員突入裏頭,對裡面的兩個人形標靶射擊後,立即撤出現場,而第二組也到達他們的位置,將受傷人員進行後送!

「了不起!還加這種突發訓練!」

「畢竟我們人數少,能保證多少人員存活、就是保持戰鬥力的關鍵,本來我是打算讓兩隊人員進行紅白對抗,但有點危險所以作罷!」

「就算要進行對抗,這個場地應該也不能讓他們發揮吧!」

聽到此話,大西轉過頭看著他問著!

「那你打算帶他們到外面?」

「我沒這麼說!不過我的第一隊成員都是受過野外生存訓練,打山地游擊戰可是一等一的好手,但是打城鎮戰的話,技術還是生疏!」

「所以你認為,該讓兩支擅長地形的部隊各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來進行紅白對抗,來提升經驗是嘛?」

「正是如此!不過前提是要保證不會被人發現,以及人員能夠安全的前提!」

『碰轟—!』

就在這時,右上方的角落處發生爆炸,大量的黃色煙霧壟罩著那裏!

「又有一組中獎了!」

「不是我要說,那個煙霧量會不會太大了?小心造成塵爆喔!」

「有道理……先暫停訓練好了,我去指揮佈置小組!」

說完,大西轉身就要離開,但又被山猿給叫住!

「怎麼了?你不怕你的部下因為塵爆而受傷嗎?」

「當然擔心!所以我長話短說……」

大西轉過身面對山猿,仔細聽他要說的話!

「我聽部下說,你好像有召集其他隊的隊員在定期時間召開甚麼"會議",不知道下次會議時,我能不能夠參加呢?」

此話一出,大西先是瞪大了眼,隨後露出沉穩的笑容說著!

「可以啊!不過最近要進行大型訓練,所以應該會拖延久一點,我會請部下另行通知你!」

「我知道了!」

「那麻煩你在上面觀察,我下去重新布置!」

說完,大西轉過身小跑步離開,山猿則轉過身繼續看著下方的訓練場,不久後,廣播聲響起!

『暫停訓練,所有隊伍先暫停訓練!』

====================================
黑鷹宿舍  村上房間  晚上9點15分


『雖然我是有先聽七草隊長說過,但你這下被打得可真扎實!』

「如果威力再大一點,我現在就是在醫院躺著了!」

因為我有傷在身,為了方便換藥,這次由我先洗好澡後,再由詩織她們去洗!

附帶一提,現在的宿舍變得安靜不少,大家幾乎都利用新年假期回去老家一趟,包含中賴跟齊藤他們,兩人分別帶著雅靜跟明日奈回去神奈川跟大阪!

而穗乃香則留在這裡,說一個人回老家很寂寞,索性就留在神戶陪我們。

『我還聽說你們市區有一小段時間發生沒有信號的狀況,結果如何?』

「我們在生田北101號路的一棟大樓樓頂發現一個毀損的信號干擾器以及一把改造過的魚叉步槍,干擾器的規格似乎是軍方等級的!」

『出處呢?』

「我們將照片拍給了公司,不久應該就會收到通知!」

『原來如此……』

說完,天羽的身子向後一傾,似乎在思考什麼!

「怎麼了?」

『既然他有軍方規格的干擾器,如果不是偷來的,就是有人在協助他!』

「協助他?外人?」

『嗯!不然我實在想不透憑他一人就算再厲害,就算是事先預謀好了,計畫總會有出錯,一定會有協助者幫忙調整才對!』

「有道理!所以現在不能把他當作一個人來看待了?」

『對!最壞的情況就是,你必須想成在跟都是老手的SAS小隊進行作戰!』

聽完,我嘆了一口氣。

的確!就算艾爾文先生的本事再怎麼高明,憑他一人也不可能完全包辦所有事才對!

換句話說,現在可能有一支特種部隊小組進入了神戶裏頭,正在尋找那個叫"齊格菲"的人……

『對了,你說艾爾文正在尋找那個叫"齊格菲"的傢伙,你們有掌握到什麼線索嗎?』

「據他所說,對方是個巴西拉丁裔的日本混血兒!曾任非洲數個國家的軍閥擔任軍事顧問,本名不詳,齊格菲是對方自稱的!」

『原來如此!雖然資料很少,但至少有一點線索可以尋找了!』

「你們打算從混血兒這點來下手嗎?」

『是啊!既然艾爾文都能查到了,那就代表在官方紀錄上有留下痕跡,只是可能要查很久就是了!』

天羽雙手攤開表示無奈,此時我也注意到,他的房間擺設好像不太一樣!

「你看起來好像不在宿舍?」

『喔!我跟小咲一起回老家了,大概會待個三天吧!』

「這樣啊!你命真好!我好好的新年卻要挨揍!!」

『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你自找的!』

『喀啦!』

此時,我聽到外頭浴室的開門聲,代表詩織她們洗好了!

「我該掛斷了!」

『早日康復啊!』

說完,天羽就掛斷了視訊通話,此時詩織她們也走了進來!

「重治!」

首先過來的,就是真白姊姊,她顧不得頭上還沒乾掉的頭髮,上前就把我抱在懷裡!

「姐姐!你先把頭髮吹乾啦!」

「可是人家迫不期待了嘛!」

姊姊用臉頰磨蹭我,我也放棄抵抗任她磨蹭,而穗乃香這時走到我身旁!

「你又在跟天羽同學聊天啊!」

「是啊!跟他報告下昨天的事情,話說你不回老家真的沒關係嗎?」

「我們家也沒規定每年春假要回去,下次黃金周的時候再回去就好了!」

「原來如此!」

「該換藥了喔!」

此時,頭上包著毛巾,手上拿著急救箱的詩織走了進來,當看到我被真白姊姊抱著的時候……

「姐姐!我說過了先吹乾頭髮再抱重治!」

「可是!」

「好了,先放開重治!我先幫他換藥,穗乃,你幫真白姊姊吹乾頭髮!」

「好的!」

姐姐放開我以後,坐在床上由穗乃香幫忙吹頭髮,而我則是讓詩織重新包紮傷口!

詩織:「消腫了不少呢!重治每次受傷都好像能很快恢復呢!」

村上:「大概是家族的體質吧?我自己也不清楚!」

穗乃香:「仔細想想,你在訓練營的時候也受了不少傷,但幾乎都在三天內就看到你重新投入訓練!」

詩織:「真白姊姊,你也是這樣嗎?」

真白:「好像是呢!以前跟西野玩的時候就算受傷,也都在三天內就痊癒,一星期後就看不到痕跡了!」

詩織:「那大概真的是重治你們的家族體質了!」

說完,詩織重新將紗布貼在我的鼻梁上,隨後她雙手往上將毛巾解開,將包裹的秀髮放了下來,背對我說著!

「那麼重治,就麻煩你幫我吹乾頭髮吧!」

「遵命!我的公主大人!」

======================================
兩天後  姬路市  JR站前飯店  晚上8點20分


「你真會選地方!」

「你說要不容易被包圍,又要可以順利混入人群的地方,我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符合的地點!」

順利躲過警方與PMC追捕的艾爾文,與現在房內的兩名黑髮白人住在這間飯店內!

三人以偽造的外國證件與假名假扮成外資公司的老闆與員工入住,並躲在這裡觀察後續警方的一舉一動!

「不過真沒想到,原以為已經死掉的少校,現在竟然出現在我們眼前!」

一名比較壯的白人男性開口說著,同時拿了桌前已經倒好波本酒的酒杯喝了一口,此人的代號為"山脈",前SAS隊員,負責支援、武器調度與接應工作!

「當時把我們約到利物浦的酒吧時,我以為是惡作劇電話呢!想說把對方約出來痛扁一頓,沒想到卻是真的!」

一名比較英俊的白人男性開口說著,此人的代號為"艾克",同樣為前SAS隊員,負責通訊、情報收集等後勤工作!

兩人的目光一同看向看著窗外的艾爾文,他的目光直盯著JR站前,人來人往的街道,隨後轉過身到兩人的對面,拉了張椅子坐下!

「把你們帶過來不是為了觀光,而是希望你們能幫助我,將把我身體變成這副模樣的傢伙進行報復!」

「這點我們明白,少校!」

兩人嚴肅的點頭,隨後,艾克將一張神戶市內的地圖攤開,其中一個地區被重點畫上了紅圈!

「根據上次少校對東須磨區的攻擊,我們將襲擊的地點做了個整理,並確認了其中心點就在這棟屋子!」

艾克將手指指向其中一棟獨棟屋子!

艾克:「從我監聽的資訊來看,打電話的人是一名女性,雖然是些無不足道的日常對話,但偶爾可以聽到幾個關鍵字一直出現!」

艾爾文:「例如?」

艾克:「例如"老家的牛肉沒有了"、"父親"、"志輝"以及"工作日常"!」

山脈:「這有什麼問題嘛?」

一旁的山脈聽的有聽沒有懂,艾爾文也是,而艾克接著說明!

艾克:「我來說明,"老家的牛肉沒有了"這句話出現的頻率是裡面最低的,但是是最近才頻繁出現的,意思就是說,可能有某個重要人物被換掉了!」

山脈:「重要人物?例如說幹部之類的?」

艾克:「有可能!」

艾爾文:「繼續說明!」

艾克:「是!另外裡面提到的"父親"以及"工作日常",則是每天都會有的,而電話另一頭的目標很一致,信號來源來自木曾山,而且時間固定在晚上的十點半!」

山脈:「很像是老人家要準備睡覺的時間!」

艾克:「沒錯!但是山脈,你會選在你老媽要準備睡覺的時間打電話打擾她嘛?」

山脈:「我要是這麼做,我回去還不被打死!」

艾克:「對!而且通話的時間每次都長達五分鐘,而她說的工作的地點則是在晴空高中!」

聽到晴空高中的字眼,艾爾文罕見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山脈:「少校?」

艾爾文:「沒事!你繼續說明!」

艾克:「是!至於最後的"志輝",研判是目前跟女方待在一起的同居人,然後再對照幾個月前,陸上自衛隊爆發的武器走私醜聞的逃犯,名字剛好也叫"志輝"!」

聽完,另外兩人的眼神也銳利了起來,而艾爾文也說起他的假設!

艾爾文:「那我們大膽推測,對方是新日本解放陣線的成員,目前因為某項任務潛伏在晴空高中,而那名逃亡的自衛隊軍官也在其內並執行某項秘密任務!並且他們還有可能握有"齊格菲"的情報!」

艾克:「沒錯!只要逮住他們,或許就能問出"齊格菲"的下落也說不定!但現在有個問題……」

艾爾文:「問題?」

艾克:「現在神戶警方與PMC都加強了對那一區的監控,這次可沒辦法像上次一樣再闖進去,更不要說要擄人離開!」

艾爾文:「……山脈!武器的調度呢?」

山脈:「少校指定的武器都已經運來了,目前正存放在我朋友在西宮市開的酒吧內!」

艾爾文:「對方可以信任嗎?」

山脈:「他跟我曾經在敘利亞躲過ISIS的追擊三天,跟我同生共死過,我信任他!」

艾爾文:「……好!」

艾爾文站起身,低下頭看著兩人緩緩說著!

「雖然不知道新日本解放陣線打算做什麼,但我們的目標是依舊是"齊格菲",盡可能的不要傷害這裡的平民與執法人員,明白嗎?」

『明白—!』

「明天我們就去西宮市接受武器,同時確認作戰計畫,現在就先下樓吃點東西吧!」

「直接叫客房服務不就好了?」

說完,山脈拿起床頭旁的電話說著,而艾爾文疑惑的問著!

艾爾文:「現在還有嗎?」

山脈:「當然還有啊!」

艾克:「少校,恕我直問!你以前沒住過酒店嗎?」

艾爾文:「……沒有!」







沒有XD




晴空小劇場


作者:.............(沉默

詩織:重治,這第二個兩個星期了,爸爸怎麼還在消沉阿?

村上:可能是打擊太大了,所以啥鬼話都不想說吧?

詩織:有什麼辦法讓他恢復嗎?

村上:我想讓他中一次他想要的大獎,他就可以恢復了吧?不過他這次錢包打擊太大,短時間內不可能這樣!

詩織:吃點好吃的東西會不會有用呢?

村上:這個嘛……雅靜你覺得呢?

雅靜:以現在來說,成功率大概只有一半一半吧……

村上:好慘!我看放著不管,讓時間消磨如何?

雅靜:再加上好吃的東西做輔助好了,詩織,你來幫我一下!

詩織:沒問題!

村上:兩位,在那之前先做下話預告!

詩織&雅靜:下話預告,溫泉療養篇(一),敬請期待!

雅靜:不是吧!你們要去溫泉!?

詩織:是阿,爸爸寫的劇本是這樣寫的!

雅靜:好好喔!我也想去QAQ

詩織:之後叫爸爸補寫一篇吧!

村上:在那之前先讓老爸恢復精神吧!





後記

好的,這是這禮拜差點被工作材料搞到發瘋的社畜龍五OWO/

等我搞到步槍,我要把那些東西一個一個一個的通通幹掉OWO(被打暈

回到劇情,是的,這是作者我之前就想寫的溫泉旅行篇章OWO

為了醞釀反派的時間,此時寫非常完美,絕對不是作者忽然想不到東西才寫的XD

至於地點,給個提示,很近,不會太遠,某名君主生前喜歡泡湯的地方OWO

好了,又到了感謝個壁棚作者幫忙的時間了,老樣子的磕頭感謝你OWO/

然後同志,我需要一點黑色高級炸彈做爆破拆除XD

老樣子的,要是覺得有趣麻煩按個GP或留言吐槽下提升作者的動力跟創作靈感OWO/

我是龍五,我們下次見( ° ▽°)/

創作回應

『。』
骯,用『』來表現廣播、通訊對吧?看起來清晰分明哦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88/14.png
2024-06-08 08:54:41
叫我龍五
正是owo
2024-06-08 09:03: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