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巫女珞☆嗜血肉的土螻-C7

幻晨夜夜語 | 2024-06-07 20:00:16 | 巴幣 4 | 人氣 51

連載中巫女珞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關於冒險、友情、愛情、玄幻、山海經的故事

屺這次出乎意料的安靜,他與姜奕翔走在最前頭,幫眾人劈開草叢開路。
幾人早上本來準備妥當就要道別,但屺直言不想落單,只求跟著他們到村莊聚落之類的就自己另想辦法。
合情合理!
紀辰紹想不出拒絕的理由,而且天生俠義個性的他也不好就真的把屺丟下只好答應。
為免意外,他讓夏諦屺跟姜奕翔都走在前頭方便監視。
其實這已經偏離他原本想去的據點,本意就是不想讓這個夏諦屺知道門派的聚集地多添變數。
「隨便找個村落把他丟下,好繼續進行自己的任務。」辰紹心中盤算著。
但一路上屺倒是怡然自得,不僅體貼牽引著兩個虛弱的女孩,走這種山路,沒吭半句話,反而囑咐眾人哪裡有坑,小心走好。
找到野果清水也安排給眾人,連紀辰紹也不得不承認,這傢伙比自己心細體貼好幾倍!
珞與澄兒看在眼裡,受著他的幫助心底都有點感謝,開始因為自己刻意的疏遠感到愧疚。
走著走著已是黃昏,遠遠的看到了炊煙。
「終於到村落了!可以甩掉這個麻煩鬼了!」紀辰紹開心的想著。
眾人加快速度趕往村莊,卻聽到一聲獸吼由附近的森林中傳出,嚇得眾人停住了腳步。
紀辰紹沒遲疑多久,迅速對眾人下令「快進村。」
眾人忙尾隨著他進入村落。
說是村落,也不過就幾十間房屋匯集,而屋子利用土與岩石巧妙的連結,形成居所。
迅速遊走搜查村子後,發現每個門戶都異常的封死,也不見人影。
又傳來數聲獸吼,驚得樹林群鳥亂飛,眾人這時感到緊張起來。
「紀大哥…」澄兒害怕得捉緊紀辰紹的衣角,他輕拍了拍她的手。
姜奕翔本能的護在珞的身前,珞又征征的盯著他的背影。
「那邊似乎可以進去。」屺指著一個門破了一角的屋子。
眾人迅速移動,姜奕翔一腳踹開屋門,衝進屋內才發現有對老夫婦瑟縮在角落。
「別怕,我們不是壞人…」屺舉手示意,瞬間平靜安逸的氣氛瀰漫在室內,老夫婦總算停止發抖。
又傳來幾聲獸吼,這次更近了!
「快!快關上門!牠們快來了」老爺爺顫抖的催促著。
紀辰紹迅速將門關好,還堵上了破洞處,靠在門上從縫隙觀察屋外狀況,姜屺兩人也各自找了空隙貼牆觀察。
老婆婆顫抖著將剩餘的破布覆蓋在女孩們身上「躲好,別讓牠們看到了。」
「謝謝婆婆。」兩女向婆婆道謝。
才剛講完這句,地面就傳來震動,接著是轟隆隆似乎野獸奔跑的聲音,由遠而近,速度快得驚人!
三個男人睜大眼睛,連呼吸都放輕了。
只見數十隻跟牛一樣大的野獸群湧而至,這些野獸灰棕毛色參雜,外型看起來跟山羊相似,但落地的四腳不是蹄,而是四爪,頭上長了四隻角,下頜的獠牙上翻而神態凶狠。
群獸在村內環繞,四處破壞,找到活物就吞,但這似乎遠遠不夠!
最後有一隻比群獸還大數倍的獸王慢悠悠踱步而來。
牠頭上的角跟獸群不同處在於全是黑中帶紫,身上數處傷痕顯示不知經過多少戰鬥。
牠的身型幾乎與屋舍比肩,一蹬下來,怕是這樣和岩石混搭的土屋也承受不住吧?。
眾人正在屏息,等待獸群離去…
其中一間岩屋忽然傳來嬰兒的哭聲,這隻獸王眼神凌厲的瞟向發聲處,怒吼一聲舉起前腳就要踹去。
紀辰紹心中大喊不妙,回頭小聲囑咐「你們躲好!」舉弓正要上前…
一道青影卻已破門而出,輕點了數處房頂,已飛身到獸王的眼前!
夏諦屺動作迅速竟不下女希瑾!
他從袖裡抽出一把白金細長錐刺入獸王右眼,獸王吃痛瞬間亂蹦,而他也同時被甩飛!
獸王蹦跳時踏碎不少岩屋,也踏死了不少同伴。
數個村人逃出破損的岩屋,成為獸群的目標,一時間亂成一團。
紀辰紹幾個踩踏,飛身於半空中拉弓射箭,離弓的箭瞬間化出數支,射中了正在攻擊村人的山羊獸!
中箭的交接處,瞬間併發貌似火焰的靈威,中箭的山羊獸在靈威裡掙扎,不久便死去。
姜奕翔望了珞一眼後,飛身而出,赤手空拳打退了幾隻沒被箭射中的餘獸。
獸王用爪撥掉刺在眼中的長錐一聲長吼,向遠處奔逃而去!
獸群尾隨其後,瞬間退得乾乾淨淨。
眾人氣喘吁吁,嘗試從剛剛的驚險緩下來…
姜奕翔率先四處搜尋被甩飛的屺,眾人這時也才如夢初醒般開始動作。
屺這時從高處一個岩台上爬起來…
「大家都沒事吧?」他咬著牙忍痛走近。
他走路時一拐一拐的,似乎腿受了傷,身上還有多處細小傷口正在流血,但一開口就是問眾人好不好…
姜奕翔受本能驅使衝上前去扶住他,在黃昏的餘暉中,望著屺的眾人忽然覺得這畫面好神聖…

身邊的明湘看著地上雜亂的腳印補道「而且他們似乎遭遇了什麼麻煩。」
「但他成功擊退對方了,妳看…」姚宇逸指著另一個方向的腳印。
「咦?多了這些腳印竟不是同一組的?」明湘指著另一方向的腳印。
一路追蹤,怎麼忽然多了這麼多人同行?
昆淨宜望著身後疲累的弟子們「師兄,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姚宇逸順著目光望去,了解她的意思…
思索了一會道「紹兒機靈,他知道我們被白衣女的陣法衝擊四散,我們必定不會停留在陣法內,這是往我烈山族的方向,路上有一個約定好的聚集處,現在必定是要趕往那 。」
「若趕到那就可以好好休息,我們整理一下就啟程!」眾人應諾。
斟伏領著眾人趕路,遠遠就看到似乎很疲累的印持一眾…
「峪垠派竟然還在?他們又想做什麼?竟然跟我們同一個方向?」
眾人伏低觀察,一個身影出現在眾人身後…
她輕喚「斟大人。」
斟伏飛身反手一刀,那身影反應也快,挽起了兩朵劍花抵擋,隨即飛身後退。
看清了人影,斟伏停止攻擊「是妳?」
背著光看不清面容,但她一身黃衫…
女人說道「斟大人,金刀巫姚大人傳少主令,捕截印持鏡使一眾,不得有誤。」
「哼!能辦到我們早成功了,對方有兩位神器使,我方只剩一巫,如何辦到?」他回。
「他們正要前往的地點,姚大人已做好布置,請斟大人見機而動,這是姚大人要我轉交的信件。」黃衫女扔出一皮卷。
「告辭。」隨即飛身入林,失去蹤影。
斟伏漠然的看著黃衫女消失的方向,又回望昏迷中的祝姿瓏,咬牙後打開皮卷…


已經是夜晚,村人們圍繞在屋外,爭相目睹今天救了他們的英雄。
屺躺在老夫婦鋪好的草蓆上,村醫調了些藥草正在敷上,屺露出絕美的誠摯笑容,向熱心的村醫道謝。
經過這次事件,連紀辰紹都忍不住對他改觀,態度友善不少。
兩女也放下心防跟他親近,幫他遞茶遞藥殷勤的不得了。
姜奕翔坐在人看不到的牆邊,望著地面不知在思索什麼。
一把洪鐘似的聲音呼道「好了好了!別打擾恩人休息,都回去吧!要看明天再看!」
循聲望去,一個頭綁紅巾手持棍棒,看上去四五十歲間的粗曠男人,對圍觀吵雜的村人呼喝。
村人埋怨著漸漸散去,只剩七八個捨不得走的仍徘徊附近。
「村長也來啦?」正在煮飯的老婆婆說道。
「我是黃土村的村長,當然要來答謝村子的恩人,這是我剛宰好的。」說著把一隻肥雞放在灶上,老夫婦趕緊料理。
說話聲音好大,是個鋼鐵直男吧?珞忍不住在心底下了評語,不過她喜歡這個村子,人都好熱情善良又純樸。
「村長,今天那些是什麼?」紀辰紹抓準時機發問。
鋼鐵直男村長到屺的蓆邊一屁股坐下,長嘆了一聲「還說呢!最近這幾個月這些東西越來越常出現,附近的村子聽說也遭遇這些東西襲擊,這些東西不只把牲畜都吃了,連人都不放過,村人現在都不敢上山砍柴打獵了。」
眾人眼光聚集在村長身上聽他敘事。
「最近才出現的?」紀辰紹皺眉。
「聽旅人說前幾個月總看到一些身披黑袍的人出沒,也不知是哪個部族的,之後這附近出現的怪東西就越來越多。」村長一掌拍在榻上,辰紹與澄兒則往姜奕翔那邊一望。
「他們身上難道沒有任何圖騰嗎?」屺問到。
鋼鐵直男村長搖了搖頭「倒是都沒聽人說起,只聽說他們都帶著奇怪的覆面,身上刺滿奇怪的紋身,我們村巫說那是巫覡專有的紋身,但我自己是沒見過。」
辰紹陷入沉思「巫覡專有的紋身?那麼不是跟我們交手的黑衣人了?」
村長此時又續道「我們這倒還好,聽說十里外的烏木村被吃光了,只剩下三五個村民逃到其他村子,但後來那邊也遭受到了攻擊。」
講到這,鋼鐵直男村長面露憂色,似是擔心不知何時這邊也會有同樣遭遇。
「今天那個是山妖嗎?」紀辰紹皺眉雙手環胸問。
這時煮好稀粥的老爺爺端著碗過來「那個啊…我聽我爺爺說過,那叫土螻,老太婆,燒雞要是好了就端來啊。」
「土螻?」澄兒第一次聽到這名字。
「是啊…」老爺爺顫巍巍的又要走去灶前拿其他的碗。
紀辰紹眼明手快的拉住他,把他轉回桌前,笑著壓他坐下「老爺爺啊!土螻是哪種山妖啊?我們專門打妖怪的,您說,我們幫您。」
「啊?啊!喔!你們要幫我們打土螻啊?好啊!好…呃…」老爺爺思索起來。
過了片刻老爺爺害怕的形容著「我記得我小時候聽我爺爺說土螻是一種很像山羊的野獸,只是山羊長兩角,牠們長四角,呃...還有,他們長著四隻爪子,不是蹄啊!那爪子能把人的皮肉輕易撕開!」
這時老婆婆端著雞走來了「我娘說那東西只在深山中晃悠,見到人偶爾食之,不知怎麼就變多了!像這樣下山攻擊村落,我這把年紀了也是頭一次見。」她補充道。
「這個數量真是前所未見啊!」老爺爺也補了一句。
眾人靜默下來。
紀辰紹思索著,這個村老弱婦孺多,壯年少,不幫他們現在就處理好此事,滅村只是早晚的事…
性格俠義的他瞟了屺姜兩人,兩者會意。
「當仁不讓。」屺微笑答應,姜奕翔則面無表情的點頭。
辰紹坐到屺的身旁,用手勾著他的肩直白道「不過你有傷,若不治好,怕你幫忙不成反而累贅,可他們又隨時會回來。」
坐在屺的草蓆邊扶額苦思。
「欸!妳還有沒有什麼神奇的藥啊?」他忽然點名珞。
珞皺了皺眉,你自己不是也有藥?
但基於不好拒絕的氣氛,還是伸手探進了她的次元空間袋「我找找看好了…」
眾人皆覺得奇怪,這個巴掌大的小袋子是能裝什麼?又需要掏弄這麼久嗎?
屺這時注意到次元空間袋上的圖騰,陷入自己的思索。
「嘿!找到啦!」珞掏出一個彩貝,坐到床沿正想打開。
「多謝珞妹妹,但村人已幫我上好了藥。」屺這時開口阻止。
那你又不早說?
「不過我之前受到衝撞,總覺得胸口悶,可能傷到內裡了,珞妹妹可有治內傷的藥?」溫柔的語調,他講話就是讓人覺得舒服。
「我找找…」珞又打開袋子找藥。
這時身旁的人都看清了,袋子裡真的什麼都沒有,但片刻後珞又掏出另一個黑貝,眾人看完皆默不作聲…
「師傅說過這專治內傷。」她掏出兩顆黑藥丸交給屺。
其實紀辰紹自己真的有藥,但就是想趁機搞清楚珞的袋子是怎麼回事,而且珞的藥的確比本門的有效!
他不服氣的承認…
「珞妹妹的袋子真奇特,很多部族門派都會在使用之物上烙上自己的圖騰,你這袋子上的圖騰,我遊歷至今從未見過。」他接過藥丸時,順便加了這句話。
「哈哈,我師傅喜歡清靜,只在山裡活動,個性又古怪,只收我一個徒兒,所以沒人知道也是正常。」
珞趕忙打哈哈隨便想個理由塘塞,個性古怪是真心覺得的。
沒人注意到屺對圖騰的關注比次元空間袋更多,但紀辰紹聞言,這才多看了那圖騰一眼。
對!這女人到底哪個部族的?這圖騰有點眼熟?辰紹開始思索…
回憶每個見過的圖騰,然後他雙眼圓睜想起了!
解救澄兒,幫烈山眾逃脫的白衣女,那白衣上淡淡的紋飾!
同門?師傅?白衣女!圖騰!一個遜到爆的嫩包!連結起來…
他的震驚沒持續多久隨即掩去,但瞪著她的眼神實在無法及時收回。
「你幹嘛?我欠你錢嗎?」轉頭一看到紀辰紹奇怪的目光,她忍不住又懟了上去。
「妳跟之前欠我錢的人的確很像!」他機靈的回道。
「你!」誰欠你錢了!?本人雖然社畜,但一直是借有還的信徒。
珞一下被氣到,伸手指向他。
但紀辰紹又使出那招傷害不大污辱性極強的漠視,轉身坐到餐桌前。
難怪覺得眼熟!
那天月光下,他忙著擊退姜奕翔,對她只是匆匆一瞥,又隔數月,這女人又長得很路人甲,難怪記不得…
「還等什麼?大家快來吃啊!明天還有更多事要幹呢!」留下珞原地生悶氣。
不能怪他,他現在思緒也很亂!
總觀現在的局面,自己帶著虛弱的澄兒,要保護村民擊退土螻獸群,順便保護這個遜炮嫩包女,另一邊是跟自己不分軒輊,不知何時會反手一槍的姜奕翔、處處透著怪異的夏諦屺、跟幽魂般揮之不去的黑衣人。
師傅,徒兒忽然好想您啊!紀辰紹望向窗外忍住想哭的衝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