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十五章

胖雪豹 | 2024-06-07 16:21:50 | 巴幣 34 | 人氣 475


  吉娜帶頭走進了昨晚去過的餐館,她在高朋滿座的店內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入座,瑪特蕾雅與紅都跟在她的身旁,取來的欠款也被吉娜保護在懷中等待泰特莉莎前來取款。
  「紅,賽莉亞真的要嫁給敵對的蘭斯家族?這是妳決定的?」吉娜的手撐著臉頰,她的語氣充斥著質疑。吉娜也不想認為這是紅決定的,但是為了真相她必須一問。而紅的回答沒有令她失望。紅說道:「事實上,這是由雷特西亞家現任家主萊恩斯決定的,在賽莉亞同意後我沒有任何插手的餘地。」
  「但是這不是親自給敵人送捷報嗎!這種敏感的時間點出嫁她給敵人……雖然我不知道雷特西亞家與蘭斯家到底有什麼過節,但是這不應該吧!」吉娜氣憤的抬手敲打桌面,金屬盔甲撞擊桌面時發出清脆聲響,搭配上她的怒吼使的人們不禁看了過來。
  紅知道吉娜的意思沒有錯,尤其是在知道蘭斯家與雷特西亞家的紛爭後,更是如此。反倒是瑪特蕾雅顯得有些困惑,她好奇地望著紅詢問:
  「家與家之間能夠彼此怨恨嗎?」
  「能,而且比個人的怨恨還要可怕。」紅的神色陰暗,她將手伸進口袋想掏點香煙,但是她很快就發現自己剩下了一根煙。
  這種家鄉的產物如今難以獲得,紅為此深深的嘆息,隨後將煙收回了口袋的深處,她想把這根煙留給將死之時。
  「為什麼要去怨恨別人的家,那沒有任何意義。」瑪特蕾雅的眉頭深鎖,對於無處為家的她而言,這種家族的仇恨是她無法體會的事情。
  「很久以前,四大家族的祖先們都是大賢者的學徒。在大賢者成立魔法國之際,最傑出的四位學徒成為了如今的四大家族先祖。蘭斯家、雷特西亞家、布魯特家、安德斯家……其中蘭斯家與雷特西亞家一直都是世仇。」紅的視線注視著桌面,拋光的木桌表面映射著她的面孔,她看的見自己憂傷的神色。
  「為什麼是世仇?」瑪特蕾雅歪著頭疑惑地追問。
  「最一開始,蘭斯家的家主與雷特西亞家的家主愛上了同一位女性。兩人共同的對那名女性展開攻勢,最終女性與蘭斯家的家主成婚生了一個孩子。但是出生的孩子卻有著雷特西亞家的血脈以及標誌性的紅髮,這件事情令蘭斯家徹底暴走將雷特西亞家告上法庭。但是當年的雷特西亞家不止沒有悔意還殺害了蘭斯家家主的弟弟,偏偏大賢者壓根不想處理公爵之間的問題,導致兩家成為世仇且年年都有大小戰爭的紀錄。」
  「各種戰事中雷特西亞家與蘭斯家都死傷無數,這導致兩家之間的仇恨不斷,至今都還是世仇。」紅低聲解釋,但是她的眼皮閉上了。她知道自己在躲避,逃避應該說出的賽莉亞身世,那些被前雷特西亞公爵帶入棺材的秘密。
  還不是時候,還不是。紅如此告誡著自己。聽聞這些事情後,吉娜的眉頭深鎖,她發不出一句話來評論這段過往。在吉娜耳中聽起來,雷特西亞家在歷史中扮演的反而更像是反派。然而,瑪特蕾雅卻乍然地問道:
  「妻子被搶了,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嗎?」
  「不,不嚴重嗎?」這一問題連紅都不禁結結巴巴地做出了反問。
  「為何一名雌性只能與一名雄性生育?人類是這樣……規定的嗎?」瑪特蕾雅的尾巴磨蹭著地面,她的表情盡是困惑。她是真的不曉得,人類為何有這種規定和想法。
  這一問題著實令紅與吉娜不曉得該從何解釋起,這些事情對兩人來說屬於常識,但是在瑪特蕾雅的眼中卻是一件奇怪的事情。現在他們知道了,這就是所謂的文化隔閡。
  「哎呀,我一來就聽見妳們在討論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還多了一個幫手在這。難道說——我不小心打擾到三位了?」忽然,泰特莉莎的身影在走道上出現,她咧嘴一笑表露出幾分玩笑之意。
  「啊!妳來了啊。」吉娜第一時間感覺到了訝異,但是在語氣驚訝之餘,她還是將保護在身上的款項遞給了泰特莉莎。這一動作令泰特莉莎訝異地睜大眼睛,但是她的手先行一步接過款項並且口頭答覆道:「啊啊,謝謝妳。我待會再檢查金額對不對吧。」
  眼看泰特莉莎到來,瑪特蕾雅主動挪了身子給泰特莉莎一個坐下的空間。她的動作也成功地吸引到了對方的注意,泰特莉莎順勢在瑪特蕾雅的身邊坐下,拿出一個掛滿了珠子的木盤點算起金額。
  三人面對從未見過的木盤子,他們不禁將焦點放在上頭。泰特莉莎感覺到成堆的視線顯得有些不自在,她抬頭望著三人苦笑著解釋:「這東西叫做算盤,是一個遠東商人教導我怎麼使用的好物品,是我算錢記帳用的道具。」
  「妳去過遠東啊。」紅聽聞略顯的感嘆,眼中還多了幾分佩服之色。
  「嗯?妳果然是風琴港的人啊,要去遠東都會從風琴港出海,善於航海的阿謝特拉人欣賞樂於踏上大海的人看來不是件虛假的事情。」泰特莉莎回頭注視著紅綻放微笑,兩人四目相對之際都表露出了對彼此的滿意之色。
  比起紅的認可,瑪特蕾雅反倒是對於泰特莉莎撥動算盤發出的聲響起了更多反應,每次出現聲響她的耳朵都會根據聲響的次數搖擺,肩膀還隨之輕輕搖晃著。觀察到此舉的吉娜臉上浮現出燦笑,她覺得瑪特蕾雅隨著算盤聲響搖擺的姿態特別可愛。
  「真是,我都很難計算下去了!先點餐吃飯!吃飯要緊!」當泰特莉莎意識到身旁的瑪特蕾雅隨著自己的算術而搖擺,她止不住笑意地大喊。在泰特莉莎眼中,要無視瑪特蕾雅繼續算下去是不可能的,她會下意識的去控制節奏來影響瑪特蕾雅的動作,就像是在玩弄小動物。
  但是她的大喊令瑪特蕾雅從算盤的旋律中回神,瑪特蕾雅的動作剛停下,吉娜便稍稍露出了失落的眼神。
  泰特莉莎一看見吉娜的眼神,她不禁嘆氣。這兩位怎麼這麼難照顧呢?她雖然這樣想著,但是她仍然開口說道:
  「我先給妳們支付情報吧,是關於雷特西亞家的小道消息。」
  這一席話,吸引了三人的注意,他們不約而同地注視起泰特莉莎。其中紅的眼睛睜的比小貓還要大,她表露出幾分驚訝,她這才知道吉娜去討債是為了情報,當年的小毛孩已經懂得找情報商要情報了?她很是感慨。
  「上次說到雷特西亞家在九頭蛇事件中只剩下萊恩斯生還這這件事情對吧?這次我接著往下說。事實上,在繼承家主之後萊恩斯分別殺死了曾經服侍家族許多年的數名老僕人,並且私底下還有些『可疑的金錢流動』。更重要的是,在雷特西亞家慘遭滅門之前,萊恩斯去過一趟蘭斯家的領地『包霍斯』。」
  「事實上,商人之間都有在謠傳,萊恩斯是不是與蘭斯家聯手殺害了自己的家人。」泰特莉莎的話語特別小聲,她的一言一行都顯得小心翼翼,因為評判貴族是要殺頭的。但是這一席話傳入了紅的耳中,紅沒有生氣,但是她露出了無法置信的神色反問對方:
  「萊恩斯他……為何要這樣做?」
  「其實從很久以前就在謠傳,雷特西亞公爵有一名女兒叫做賽莉亞.雷特西亞。他是雷特西亞公爵最疼的女兒,也是他必須隱藏起來的女兒,因為那孩子的情況有一點太特殊了,他必須這樣做。據說,雷特西亞公爵想把家主之位傳給那一名女兒,讓自己的兒子輔佐她,把整個家主位置當成一個保護傘使用。但是知道詳情的萊恩斯對此深感不滿,於是謀殺了家中的其他人,恰巧賽莉亞不在家中才逃過一劫,有這種說法存在,但是現在基本坐實了真實性。」泰特莉莎開口時神色清冷,但是在她的話語告一段落之時,盔甲撞擊木桌的聲音響起。
  硄噹一聲,店內的人們驚愕地看著吉娜。吉娜站起身子時撞到了木桌發出聲響,她面露凶光,模樣猶如食人的惡鬼般兇惡。
  「吉娜,冷靜,坐下來繼續聽。」相比吉娜,紅冷靜地告誡著她,神色也顯得特別冰冷,在她臉上看不出一絲怒氣。吉娜本來想對著她大罵,但是她卻看見了紅收在桌下的手掌握緊了拳頭,吉娜知道紅在隱忍而非不感到憤怒。於是吉娜深呼吸了幾下,她才收斂起怒氣,轉而坐下說道:「繼續說下去吧。」
  在這之中,瑪特蕾雅震驚地楞在原地。殺害自己的家人?為什麼?她完全無法理解萊恩斯的行為,甚至到了質疑萊恩斯是否屬於一種生命的程度。
  「在賽莉亞與同行者一起回來魔法國之後,萊恩斯又去找了一次蘭斯家。我們很確定,他又買了一次毒藥本來想毒殺賽莉亞。但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賽莉亞竟然願意嫁給蘭斯家的下任家主,這才令萊恩斯決定暫緩下毒計劃。目前來看,萊恩斯協同蘭斯家搶走了雷特西亞家的家主之位,又想藉由把自己的妹妹嫁出去換取絕對的地位,但他是個傻子。我敢肯定,蘭斯家很快會篡奪整個尼德拉夫的權利!那怕賽莉亞生下了蘭斯家的下下任家主,雷特西亞家那時已經名存實亡了!」泰特莉莎用手遮住嘴巴,她發言的聲音非常之小,就連曾經作為斥候的紅都聽得十分勉強。
  但是泰特莉莎的話語聽在紅的耳根裡面,是個不可侵犯的底線,萊恩斯已經踩到了令紅感到不可原諒的線了。
  「萊恩斯背叛了,他背叛了尼德拉夫的所有人,為了那空虛的權力。」
  泰特莉莎低聲地說出了她的想法,並且她的想法與紅達成了一致。
  怒氣在兩人的心中熊熊燃燒,尤其是鮮少發怒的紅如今想起了父親告訴過她的一句話,一個她曾經想拋棄的思想。
  「但是……安德魯瓦茲.紅.謝薩菲爾德.林曼,受到前雷特西亞公爵收留與聘用的妳,是不是應該先解釋那些『秘密』呢?」就在紅沉默不語之時,泰特莉莎主動將目光放到了紅的身上,用話語引誘著對方說出自己也想知道卻不得而知的秘密。
  而這一句話,也成功的讓吉娜與瑪特蕾雅轉頭凝望紅。
  面對眾人逼問的目光,紅的眉頭深鎖,不該出現的皺紋都浮現了一些出來。一陣迷茫與猶豫後,紅才張開了顫抖的嘴唇,將那被許多人忘卻的真相說出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