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4-06-07 15:43:14 | 巴幣 118 | 人氣 489

完結第一輯 序幕
資料夾簡介
眾人合力將大惡人瑪吉梅朵緝捕歸案後,轉眼間又過了好幾個年頭。但在瑪吉的世界裡,似乎什麼都沒變......
最新進度 [達人專欄] 見


劇情自由發展之後完全不干我事~啦啦啦啦啦(這人真有事)(X
窩在咖啡館裡想到的一些事物的組合。其實不管你我他,心裏都住著......(噓)


    圓香在走廊末端接應惠美、琉璃二人,那名曾經侵害她的罪嫌被加了兩層保護罩,一層籠門一層厚玻璃,雙重保障下想造次也無處可逃了。
    香自降下的通道門外遙遙瞟視最不安定的那間,乒乒乓乓幾聲過後瑪吉睡去。早年惠美跟瑪吉隔空交過幾次手,對此地的熟悉度又堪稱一絕,牢裡這群皮蛋,當交給老母雞來管,才學得到慘痛的教訓。此話用以形容惠美,仍有些差了,她不甘於做只孵蛋的母雞,和琉璃相知完全是自由戀愛結出的果子。
    「姑姑、姑丈。」圓香致意。
    俗人的眼光,如瑪吉,大概會以為琉璃是婆字輩的惠美拐來的小僕、專門供惠美耍弄的小寵物,實際上他們的關係經過官方認證,明媒正娶,不過從體型差距上看的出來,是惠美「娶」了琉璃。這則經典老笑話,在戰鬥員群體間流傳甚廣。

    「怎麼樣啊?傳令兵,過了挺久的了,妳也該走出傷痛了吧?」惠美眼朝門的反方向,而圓香雙目盯著通道門,惠美拍了拍圓香垂下的肩,圓香頭低低的不出一句。同為戰鬥員,圓香是能操縱異力跟操使擴大攻擊有效範圍神器「轉換器」的第二人,可施力不當還是會壞了一鍋粥。

    她想到惠美的優秀和琉璃幸福的臉,相比不自覺遜色,本來她就不太敢向強勢的人出聲,何況親戚。

    惠美的想法中,瑪吉傷圓香至深,蒼天有眼,瑪吉已受法律的制裁了,看一看牢裡的瑪吉,圓香心裡應是會平穩些的。

    惠美想得到,而琉璃想不到地,圓香冷冷回覆:「我哪有痛。」

    她能忽略惠美的幹練嗎?能忽略苦澀的現狀嗎?都不能。她還在適應身邊少了一個懂她的人陪著。戰鬥員本就是高危險職業,混到惠美這等級的可以幕後指喚小兵,琉璃是小兵裡面的總指揮官。

    「歡迎來到大人的世界」,好像有個聲音如此邊剝落著甜蜜的表層邊亮著獠牙邊風涼話道。那裡沒有愛也沒有單純,只求內心平不平靜,圓香寧願跟瑪吉換,換到只有她和明夢兩人的小小國家坐牢。此一時彼一時,熱戀期的明夢決不虧欠她。

    傳奇二字頒給明夢,她覺得是太沉重了的兩個金塊,成為傳奇的第一要件,首先他不能離老百姓太近,幾個他身邊的人跟他也聚聚分分的。明夢常常聞其聲不見其影,如若受傷,圓香不一定會知道,圓香以為,明夢是不捨得透露給她,這麼想她心裡會舒坦些。心愛的人不與她共享苦辣,同居的住處她像個被隔絕在外的房客。

    一切好像都變了而又什麼都沒變。明夢介紹她進去戰鬥員的大本營,這類公職的鐵飯碗,正合適圓香來捧,傳令的難度不大,只要她那兩條異力護盾正常運作,別說臭魚爛蝦,自在穿梭綿延十里的敵陣都在可控的範圍內。她凌空,左手珍多冰色異力,右手紅豆冰色異力,大叫「上頭有令」之時,感覺自己的價值滿滿,至少有件看似微小卻不可或缺的實在事給她做,她幫助到了現今明夢正在站穩的體系。

    夢香是夫妻,亦或只能算作準夫妻,圓香頭腦昏亂,明夢牽著她的手是真實的,回憶中僅僅這一張幻燈片。惠美努力解圓香的相思病,可不起效用,圓香主觀認定惠美不值得相信,香只要她的阿夢回來,就這麼簡單。

    走過監牢通道這條苦路,末了青青綠綠的拱廊出口處湧進一排七個總共兩排的戴盔帽持白雷射槍的衛兵,齊聲宣道:「護送小姐回家!」最晚來的那個,跟衛兵一樣的緊身勁裝打扮,從兩排隊伍中間進入,差別在於他摘下了全罩式的白色盔帽,甩開上白下綠的捲捲秀髮,走向圓香。

    「我們回去好嗎?」他薄薄的朱唇柔聲傾吐,無形自惠美伉儷手上接過責任,惠美他們不再多嘴。他微微彎下腰,瞇起晶晶亮的明眸,兩隻手握緊圓香分開的手掌,道:「對不起啊,讓妳久等了,我有個走不開的局,但起碼我來啦!」綠髮者,氣質高貴中不失接地氣,穿紫丁香色背心,個子不高不矮,摻著自以為的幽默,盡力裝得很歡樂的想逗花容綻放微笑。

    明夢的聲音,明夢的調皮,明夢的招牌長腿。但圓香不應聲,只悶著一肚子的愁說:「你學得不像。」

    「我就是我,有什麼好學的?又不是給瑪吉那個魔鬼探監,妳火氣不至於大成要烤乾我吧──」

    「所以我才說你學得不像啊!明夢會注意我每個小表情、每個舉動,照顧我的感受,你這句話是對敵人說的,不該是對我說的!」圓香主動按了停止鍵,不管對方的感覺。明夢學心理諮商出身的,極富同理心是他的特質,可是他講的話如同停留在十來歲找人吵架的時光,上句一出圓香都能接下句跟下下句。

    明夢配圓香,成形多年,吵鬧不斷當屬落在計算之內,圓香這類的異於其他案例,自己獨立一型,最難處理。亦即,不管旁人如何規勸,或幸福指數多寡,她低落就是低落。

    綠髮人脂粉氣的美臉凍結般歪了一邊,整口牙齒潔白整齊,露齒一字一字地說:「我講話直也不對?」

    圓香近來特別不對勁,保溫瓶為她盛來溫水也無效,她上班前替她準備愛心便當,她吃兩三口也膩,綠髮人實在沒辦法了,再這樣僵下去兩個都會抓狂。他揮手將護衛大隊請出監獄,自己帶圓香走出門,亟欲修復好關係。倆口走了好長一段,儘管圓香不承認他是明夢,好幾次拒絕他暖熱的手。行至一個大路口,他預定就近叫台計程車,方便旁敲側擊了解圓香的心理狀況,圓香同車都不願意。於是市內東奔西跑,勁裝融化後顯露出本相的衛兵,全都是綠髮人,和他長得一模模一樣樣的綠髮人。他向綠髮同胞討救兵,人數多到一人抱她一次她嫌煩,前呼後擁的,大家擠著暖和些,試能不能改善香的寒性體質,身體暖了,心就開朗了。

    幻影!家庭主夫照料她的美好畫面,圓香嗅出當中的虛假性。

    明夢是去冒險了,出遠門之前交代成群的複製人留下陪伴,撫慰她空乏的心靈,因為眷戀,一個一個吩咐他們把圓香顧好。

    時間的長河流啊流的,她可是親自收到噩報,河水中斜躺著闔眼雙手覆胸無意識的明夢,天,她親眼看過那死相的,初見的當下她無反應,隔了半天工夫才嚎啕大哭。

    綠髮人幾無怨言,受人之託,劬勞在所不辭。他,該說他們,為圓香而生,前任總理光夫的千金,有一根頭髮斷了,都要戒慎地手接好那根斷髮的。綠髮,正確的描述是珍多冰髮色,他計策已用盡,苦惱到底該當如何,圓香肯展笑顏。

    一樣的。一樣一樣一樣一樣的。不會不一樣。還是不一樣啊啊啊啊啊!
她就是沒辦法把綠髮的臉容看作明夢,無法在既定事實之上粉刷上一層那傢伙活潑且親人的假象,她做不到。

    圓香自顧自亂走,綠髮大軍緊跟,貼身侍衛般組成厚厚的毛絨圍巾,嚴防這個賭著氣的尊貴之體受損。尋尋覓覓,她在找一個可以逃脫重重保護的時機。姑且把出列的那位稱作綠髮一號,一號煩惱焦慮自己任務沒完成,他只能接近圓香但不觸碰肢體,她側臉鼓鼓的而嘴唇閉起。

    路旁邊,綠髮二號跟三號咬耳商量。

    「她是怎麼了?」

    「以前不會那樣吧,不曉得一號還是前面有誰踩到她的神經,她突然間不配合了。不如我們......」

    預備已久的圓香撞開一號,直奔獨棟的咖啡廳,溜煙竄進內中,眾綠髮抬頭望,一號授意不要再追。

    那是座窗邊鑲著美麗波浪鐵窗花的古雅建築,圓香一口氣爬上三樓,包包隨意一甩落腳某一桌,走往側邊通洗手間的小徑,試著冷靜躁動不安的心。鏡前,她轉開水沖洗玉手,雖然指甲一塵不染。她確實關閉了水龍頭,方走出洗手間的。等餐的過程中,水龍頭的那隻金銅色水管一滴、兩滴、三滴......斷斷續續地冒出水滴來,大抵十分之一秒的瞬間,龍頭口掉出一團長形的水球,水球之中有洋紅色似亂塗亂畫的細胞分裂前的染色體的物體,慢慢分化重聚成人形。

    「阿香,危險啦!」一號迫於壓力腳跟踉蹌地也跟著上了樓,問也不問,圓圓的屁股擠進圓香對面的座位。「我們大哥有說,不能放妳一個人,要是顧不好妳,我會被殺頭的......」一號半自責地洩氣說道。

    「那就是你的辯詞?我真的受夠了過這種騙與被騙的生活,你演明夢,我演被明夢捧在手心的無知小妹,哇!佳偶天成耶!都照劇本,我的人生真是太順遂了。」圓香劈頭就滿腹牢騷,噴的口水有股酸味,一號招架不住任她痛罵,頭垂得越低了。

    洗手間裡那團靈異水球漫出洗手台,往下再往前,整坨流出門外,裡頭人影如蛋殼中的小雞成形,無視小徑的防滑墊,一路滑行漂動過去,採用撲克牌的老K姿勢直立,水面反射的光掃過他全身。

    圓香枯坐椅上,絲毫沒注意到流動的水往她的方向移,極度不可能地水中伊人竟然帶動那灘水,由上而下沖淋她對面的綠髮一號,一號來不及逃,被人影佔據身體,大水災過後,黑西裝襯銀色反光領帶的人原地駕臨。

    圓香臉蛋由憂轉喜,似終於鬆開包覆自己的層層護盾:「阿夢,我想死你了!你躲哪兒去了?說點什麼吧!至少對我解釋啊!我們不是黃金......情侶嗎?」

    「妳好像不滿意現狀。」她稱作「阿夢」的西裝客平穩地開口:「那妳想過試著做點什麼改變嗎?」他正用標準的心理諮商起手式進行問答。

    「只要你回來,我可以不管一切。」香道。

    「妳......想要天上掉下來一個疼妳、愛妳的老公,放棄全部事業,二十四小時待命?」明夢言談間致命的吸引力一如往常,誘導圓香跟隨他的步調。

    「你承諾過會給我一輩子的幸福的!我......家產還夠,留得住你。」圓香鼓腮,然卻被暫時到來的明夢繞到背後親暱捏住軟軟的臉頰。

    「妳......想不勞而獲,像故事書裡畫的那樣,從此我們相伴終老?」再一句問句,圓香寂寞難耐,可逼急她了。「可是親愛的,過理想的生活是有代價的,我不可能平白抽取時間跟妳重聚,妳要審慎考慮,是不是能接受我現在的樣子。」

    「我阿香有何不敢,最多屍體復活,棺材蓋起來我怕個幾天,不然你在我生命裡就跟死了沒兩樣。」

    圓香耿直的答話逗笑了藉一號上身的明夢,他邊輕撫著圓香柔順的絲絲長髮:「阿香這樣很好啊,不需要變了,維持下去就可以了。妳姑姑跟姑丈比妳還熟悉我,我們見過不只一次面。」

    明夢坐回原來的椅子。「說到這個,我有急事,先撤囉。」

    他的影像視覺暫留般分出紅、黃、藍三個顏色的殘像,如馬術比賽的駿馬疾速而去,從明夢的支配下分離出的綠髮一號迷迷糊糊的,昏睡中醒來,大腦開機慢了半拍。

    「阿、阿夢他變了個人!不、不、不應該......嗚啊──」圓香旋風式抱住一號,不讓他走,嘴裡喃喃「還是保母兼主夫好,隨時都能給抱抱。」一號雖然差點喘不過氣,猶盡責地拍拍她的後背安撫。「沒事的,沒事的,有我在呢。」

***

    木頭紋飾複雜相纏著的書房,藏書百本千本,書背排開蔚為壯觀。這兒並非與圓香的愛巢,而是明夢私人的空間。明夢頭戴梅花─愛心形的瓔珞,電腦桌前用螢幕的反射當鏡子整理儀容。

    後方來者透出淡淡殺意,黑螢幕呈顯出的倒映有兩人,明夢事先就做好戒備。

    「你怎麼活過來的?」琉璃搶惠美的話,亮出金色光澤如水的刀刃指向明夢。黑西裝明夢才跳躍至此處,瓜子兒臉一轉,剃短的頭髮與散發赤紅光輝的眼睛,炯炯回擊琉璃夫妻倆。琉璃不改舉刀雄姿:「前任總理阿光命我們不得讓阿香受到傷害,你是她痛苦的根源。」

    「所以就要我賠命來抵罪,太狠了吧!你說總理,還是『先帝』?」明夢面無表情,一手食指與中指重複往下彎跟向上攤直,似在強調光夫給他加的諸多限制。「你安一百顆心好了,我野心還不會太大,先帝怎麼說,我怎麼做,僅此。我要走的道路是側邊小條的路,方向不會跟他重疊。」他無意識地餘光掃到三面木屏風前的仿古座椅。

    「光夫先生還沒稱帝呢,你小心點!」琉璃更火了。

    「我也沒說他獨裁,姑丈你自己先幫他扣頂王冠的。」

    惠美勸和道:「不要一上來打打殺殺的,他動手比動口可怕,就算你鬥得過他,我們也不能把氣力全花在他身上。」琉璃遂暫緩攻勢。

    「還是這位女士明事理。」顯然明夢一派輕鬆,書櫃前,瓷器陣裡,三只青花小罈排成一列,他拿起其中一只以綢布擦累積的灰塵。

    此室之中,藏品一眼看不完,高高木柱撐起的木龍雕像,光龍蜿蜒的身軀就佔去一半的容積,玻璃酒櫃裡的爵、壺、圓胖的瓶,也都繪有鮮活的龍。精品器物之用色,熱鬧非凡,說成從古市集上搬運回來,開個個人收藏展的也不為過。琉璃收刀,對滿房的陶瓷製品哼聲道:「光夫先生留給女兒的置產被你兌換成這些占地方又不會增值的玩具,他這老丈人該有多怨恨。」

    明夢又回:「儘管我跟著阿香叫你姑丈,你也別過分了,照理講你最沒有資格批評我,我雖然是駙馬,但也有自己經營的事業,這些是我用打下的江山買的。我實在不想點破你跟惠美姑姑的共生關係,失禮了,在我看來你比較像寄生。」

    惠美再道:「扯到我這裡,你小子一點人情味都沒有,養他是我自願的,那你呢?你寧可偏安一隅把古玩擦乾淨,也不陪阿香。」

    「先帝啊!你怎麼教養出了一個沒有我活不下去的女兒啊?」明夢不知是自憐還是故意嚷嚷的,話鋒轉道:「我有自己想做的事,阿香嘛,交給複製人。工作在身,我也不好過,就讓過去的明夢圓她的夢吧。」他移身至鍵盤輸入幾行編碼,再請AI檢查錯誤。

    「我知道你們的來意。」明夢瞄準兩張素樸的對椅,右手指一張後,又再指一張。「夫妻倆都坐啦!坐啦!」

    惠美信不過,拉走琉璃,椅面若是暗藏刀片,他倆不死也剩半條命,彼此最基本的默契是他既已覺察他們的本意,就不能明著踢倒他。

    「不必了,你一個傷人感情的元凶、戰鬥員的汙點,待我們和善我就不勝感激了,我們造訪此地是給你警告。」

    惠美英姿煥發的宣言,蕩漾琉璃純粹的心,琉璃原來還擔心惠美殺不進這密室,結果惠美不僅殺給他看還進退有餘,琉璃對惠美愈加崇拜了。

      滿不在乎此兩人的明夢,省去倒茶,隻手懸空畫出一條隱形的界線,然後分別指界線後的那塊地上被劃進的惠美跟琉璃:「你,正人君子。妳,正人君子。現在是組了一支正義之師要來討伐我嗎?看來清君側清得不夠乾淨。設計來設計去的,你們累不累啊?」

    明夢話中藏的刺,唯惠美、琉璃聽得出來。故事始於明夢創造一座腦內的橋梁連結人的意識,治癒人心的能力被商業化,發展至成熟階段,靠機器能夠客製化一虛擬情境,幾經妥協後只被應用於身犯重罪的犯嫌,累犯如同瑪吉者最後呈現出迷戀狀態。明夢總有一絲絲抱負不能施展的怨懟,上頭有人鎮著,礙手礙腳的。

    惠美曾是革新派代表,肉眼可見的科技進步已把她翻轉成態度有所保留的、維護人類夢想的價值的悍馬。放任這小子坐大,誰預測得了以後會有什麼花樣降臨在自己頭上?於是,惠美聯合琉璃調虎離山,上書現任司令官送明夢去國家動盪不安的西北部戰區,明夢聽話地領了命。

    西北貧瘠的土地早埋下一排地雷,戰鼓終年不息,等於要明夢九死一生。可他們料不中的是,炸藥把黃土炸得揚起幾寸高,明夢竟安然無事地穿過沙塵,背後轟天雷響,即時地為他譜寫了生還的主題曲。他展露喜悅之顏,不把埋伏當回事。


炸了個天搖地動,青史留名。預告一下,後面會有反轉的。
本周大概是琉璃、惠美初次的主場吧,偷偷說,我也不喜歡現在的明夢。(圓香贊同.jpg)
複製人大軍這個設定我考慮了很久,還是放上來了,不過跟《藍海》系列裡面的不一樣。
綠髮一號的長相,是明夢也是染了頭可愛珍多飄飄長髮的小傢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