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寶可夢捕獲家 合眾篇 第十一章 善意的加害者?

庫洛耶 | 2024-06-05 11:08:47 | 巴幣 442 | 人氣 710

連載中寶可夢捕獲家 第二部 合眾篇
資料夾簡介
寶可夢同人,阿修、娜姿前往合眾地區冒險,故事設定發生在遊戲本篇之前,所以是黑白0(*´∇`*)

寶可夢捕獲家 合眾篇 第十一章 善意的加害者?



為了調查,帶走N的那一對男女的情報,魁奇思帶著等離子團的團員造訪了吹寄道館,因為有不少人看到,阿修和娜姿在天堂之塔,與吹寄道館的道館訓練家一起護衛著阿戴克。

龍捲先生代替自己的館主父親,要來回應等離子團,結果速天館主硬是介入其中,搶下了對談的主導權,顧左右而言他的,沒有給魁奇思正確的情報,將等離子團一行人給拖住了大半天。

這是因為速天館主比較敏銳,直覺告訴他,這一個看來風度翩翩的紳士,魁奇思似乎不是什麼好東西?

並非是因為,魁奇思在天堂之塔的演說,貶低了合眾冠軍、貶低了訓練家一職,否認這一個寶可夢社會制度,讓速天館主感到反感的情緒。

而是因為…………,小孩走丟了,這人第一時間居然沒有報警?居然沒有通知君莎小姐,讓專業人士協尋找人?

換做龍捲先生的小風露走丟了,這位女兒控一定是會發瘋似的,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來,哪會像魁奇思這個人一樣,表現的這麼冷靜?

魁奇思故作正經的假面,達到了一個反效果,畢竟他與N只是虛假的父子關係,而非真正的擁有羈絆,這才露出了馬腳出來。

就是這樣子反常的現象,讓速天館主選擇糊弄一下魁奇思,為阿修、娜姿打掩護。雖然不清楚,阿修、娜姿為何要帶走等離子團的孩子?但是作為同一個守序陣營的同伴,速天館主決定要無條件的相信這兩人。

魁奇思沒有選擇請求警方的協助,而是拐彎抹角的來到吹寄道館打聽情報,這是因為N、巴貝娜、荷蓮娜三個孩子,在目前的時間點還屬於“黑戶”,是沒有存在官方文件的上的無證孤兒,魁奇思與三人的養子女關係,還只是表面說說的,並沒有實際的法律效力,所以魁奇思才不能走官方的渠道,免得這三個特殊的孩子引起人們的注意。

在未來,等離子團發展壯大,可以在政府單位安插人手時,魁奇思才有辦法弄到合法的文件,真正把三人納入掌中,現在的魁奇思只能去忍受這一點的不便利。

由於無法在吹寄道館得到有用的情報,魁奇思無可奈何,只好對潛藏在合眾各地的等離子團員們發出指令,讓他們開始搞搞事,吸引N主動來與他們接觸,回到“真正的同伴”的身邊。

等離子團目前還不是一個成熟的組織,這一個指令,將會給合眾各地帶來不小的混亂。




熟睡的N在夢境中奔走,回憶起那一個可以稱為故鄉的森林,在那裡,他的朋友們都還健在,可以一同歡笑、一同嬉戲,享受著無知且無慮的時光,但是美夢是無法一直做下去的,尤其是當N得知,那些朋友們隱藏在笑容背後的真相,湧上心頭的罪惡感,讓N的夢境變了調。

“為什麼不告訴我?”

“為什麼沒有和我說?”

“為什麼要為了我,你們選擇了獨自忍受?”

夢境中的家人們無法回答N的問題,牠們臉上有的,只是N記憶中的笑容,屬於N回憶中的場景,無法給予男孩任何新的回應。

無法得到答案的N,在夢中那虛假的溫暖裡徘徊,遲遲不肯醒來,因為只要停留在這一個時刻,他就不用面對那一個殘酷的真實。

只是再怎麼去逃避,夢總是有結束的時候,迷迷糊糊的N,感覺到另一股溫暖的氣息,這和寶可夢們不同,那一個氣味、那一個溫度,似乎在很久遠久遠的時候,N曾經體驗過?

“…………媽媽?”

那是一個距離N很遙遠的詞彙,但是N 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作為一個人之子,除了誕生之時,N也是經由母親懷胎十月才生下來的,那一個處於羊水中的暖意,才是人類最初對於母親的記憶;才是永遠無法忘懷,被刻劃進了記憶的最深處中。

迷糊的N漸漸醒來,確認起自己所在的地方,他並不在等離子團的基地中,而是被娜姿抱在了懷裡,兩人正睡在同一個睡袋中。那一屬於人類的體溫,就是將N帶離夢境的指引,是男孩許久沒有體會過的,有關於母親的溫暖記憶。

弄清楚自己的所在之處,N 有些意外,同時也害羞了起來,扭動著身子,想要趕快脫離這一個處境,但是他的這一個動作,倒是把娜姿給弄醒了。

「魔尼尼…………不要亂動…………乖乖的睡覺…………」

剛醒來的娜姿有些迷糊,和清醒時完全不同,會露出比較沒有防備的模樣,她張開眼看了好一會,才發現自己懷中抱的不是魔尼尼,而是N。

「N早上好,不會冷吧?睡袋不夠用,所以讓你和我擠一擠了。嘻嘻嘻,不用擔心,我有好好懲罰過阿修了!這次跪精靈球的時間,可是新紀錄喔!嘻嘻嘻…………,啊哈,繼續睡一下吧…………。」

…………N發現,在自己哭累睡著以後,還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但N他沒能仔細的細想,阿修的膝蓋是否還健在的問題。賴床的娜姿,就在N的額頭“啾”了一下,看來娜姿是完全睡迷糊,把N當作抱枕、娃娃看待,才會做出這一種舉動。

而這一下,就讓男孩完全清醒了!N的臉紅了起來,不敢在這樣被娜姿繼續抱著睡,而是急急忙忙從睡袋中掙脫,離開了帳篷內。

電氣石洞穴內,依舊是那一散發著微光的環境,N看見阿修起的很早,現在正在為自爆磁怪打磨、擦拭身體,檢查牠進化後的身軀有沒有異常。

「N,早安,睡得好嗎?怎麼小臉紅通通的,是不是著涼了?」

阿修湊近N,把手放在N的額頭上,想要去量測下男孩的體溫,這讓N回想起剛剛被娜姿親了一下,連忙有點心虛的後退了三大步,表現出害羞的模樣。

「沒、沒事,我沒有事!阿修,我只是一早起來比較熱而已!」

「是這樣嗎?」

小孩子的體溫,好像本來就偏高一點?

想到這一點,這讓阿修沒有再去追問,放了N一馬。

「女王大人早上都有點低血壓,比較迷糊一點,看來還要睡上一會。N你先洗把臉吧。」

阿修讓耿鬼,對著臉盆交替使用冰凍拳、火焰拳,很快就準備好一個溫度適中的溫水,可以給N盥洗一下。

「阿修,…………我的朋友們,能為我帶來人類的物品與食物,那麼牠們為什麼不選擇,直接把我交給人類照顧就好?」

N主動提起昨晚的事情,這讓阿修有些意外,而N所思考出來的問題,更是讓阿修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

總不能說,是遊戲設計師要製造出一個悲劇角色吧?

「這、我不知道…………,也許牠們有自己的考量吧?畢竟寶可夢的邏輯和人類有著差異,也許牠們是認為,要靠寶可夢們幫助才能把你照顧好?」

回想起昨晚的事情,雖然是一個殘酷的真相,但阿修認為能面對真實,才能讓N從遺憾中解脫,所以便開口問了一問。

「N,你還記得,小時候生活的森林在哪裡嗎?我和娜姿可以繞點路,帶你過去一趟。」

在遊戲中,雖然有N與寶可夢嬉戲的插入動畫,但是這一個森林具體在哪裡?這是沒有明言的。現在只能看看,年幼的N是否還記得?也許阿修可以帶他回去一趟,和那些照顧過N的寶可夢們好好交談一會。

「…………不用的。」

洗好臉的N搖搖頭,拒絕了阿修的提議。

「在我和我的朋友被欺負時,魁奇思出現了,他拯救了我們,將我們一起帶到等離子團的基地中。

只是…………我的朋友們似乎留下了不小的傷勢,魁奇思在之後的一年間,陸陸續續帶牠們去其他地方治療,我一直沒能再見到牠們,但我想…………,這是魁奇思顧慮我,不希望我看到牠們的最後一刻…………」

聽了N含蓄的說明,阿修完全愣住了,雖然沒有直接說出來,但是那些N的朋友們、那些寶可夢們看來已經不在世上了,N已經無法再向牠們尋求真實的解答,這才會如此的悲傷。

在寶可夢黑白的遊戲中,和N陪伴在一起的寶可夢有“達摩狒狒”、“滾滾蝙蝠”、“索羅亞”,但是在和N對戰時,卻從沒有這幾隻寶可夢的蹤影。在這個世界中,是因為牠們接連因傷病離世,所以才會不存在。

「阿修…………我很無知,所以才會發生這一種事情。所以,我想要再一次鄭重的請託你和娜姿,請讓我跟隨在你們身邊一陣子,我想要學習那一些知識、那一些智慧,這樣我才能知道,人與寶可夢之間最好的理想是什麼!」

經過一晚的思考,N表現出他不一樣的人生觀念,在野外生活的經歷,令他對生死的有不同的理解。寶可夢的逝去是天命,但是因為誤解,而產生仇恨與衝突,導致寶可夢受到人類的迫害,這才是N所悲傷的重點。

魁奇思給了N“解放寶可夢”的這一種解答,來解決一系列的問題;而阿修與娜姿的職責,就是需要給N帶來更多的可能性,才能讓這個男孩獲得屬於自己的答案。。

面對露出堅定神情的N,阿修很難用言語來表達心中所想,只能點點頭,傳達同意的意思。

…………但是,N所說出來的情報,讓阿修有了不好的聯想。

那些N的朋友們,真的是因為病傷,才一一離去的嗎?會不會是魁奇思做了什麼手腳,好把這些失去利用價值的棋子給處理掉?

這個陰暗的想法,阿修只能藏在心裡,祈禱魁奇思還有一絲作為人類的良知,沒有做出那麼殘忍的事情,好去用心靈的傷痛束縛住年幼的N。




6號道路是連結吹寄市、帆巴市的主要道路,這是一條生機勃勃的綠色廊道,充滿了綠意盎然的森林、草原,還有一條水道流經,所以有許多野生寶可夢在此處大片的繁衍。

離開了電氣石洞穴,阿修選擇走這個方向,直接前往帆巴市,而不是返回吹寄市,那樣容易和等離子團直接撞上。阿修準備到了帆巴市以後,再去和龍捲先生聯絡,為自己與娜姿的不告而別道歉,另外…………其實還有和葛登老爹的跨洋電話,晚了許多時間,不知道能不用時差當藉口混過去?

阿修將帳篷恢復成洛托姆自行車的模樣,同時調整出一個座位的空間,讓N可以坐在後座,好在,在主要道路上並沒有所謂交通規則的存在,騎車雙載也沒有關係。

出了陰暗的洞窟,來到自然環境充沛的環境,N的情緒肉眼可見的變得開朗了起來。

阿修一行人往東南方前進,有了洛托姆推動自行車的車輪,他們前進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走完了一半的路程,距離人類建設的城市設施不遠了。本想著可以馬上抵達帆巴市,但是途中經過一個研究設施時,那一個有些混亂的景象,讓阿修一行人停下了腳步。

研究所的名稱是“季節研究所”,外觀看起來有被破壞過的痕跡,設施中的溫室結構毀損,有大片的玻璃散落在四周。許多的研究人員、訓練家圍繞在周圍,吵吵鬧鬧的的在談論著什麼。

「瓦斯氣爆嗎?」

阿修還以為是什麼研究事故,沒想到在周圍圍觀的人,給了他們一個不好的消息。

一位拿著陽傘、穿著雨鞋的大姐姐,開口說明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不是研究事故。聽說有一群自稱等離子團的人,他們襲擊了研究所,說要解放這裡的寶可夢,把一大群四季鹿給放了出去。」

「等離子團?!」

等離子團出現在這裡,並不是說他們翻山越嶺,跑的比阿修一行人還快。在天堂之塔的演說,確實是等離子團、魁奇思的第一次正式活動,不過魁奇思在合眾地區佈局已久,到處都有等離子團的人手在潛伏,所以這是位於帆巴市支部的人,所做出來的行動。

襲擊研究所,這和魁奇思軟性的演講是不同的,是一個確實犯法的行動,聽聞自己的組織在這裡作亂,這令N臉上出現慌張的神情,想要去一探究竟,了解等離子團為什麼會有這種過激的行為?

「阿修、娜姿!」

「嗯,我知道,N你冷靜一下,我想想怎麼操作。」

襲擊事件是昨晚深夜發生的,所以人們現在還是一片混亂,沒有人可以出來主持秩序,阿修想一想,決定用最直接、了當的手段,接過事件的主導權。

「請讓讓!我是有八個道館徽章的訓練家,請讓我們過去協助處理!」

合眾地區和關都地區不一樣,並非全員對戰腦,不過具有數枚道館徽章的訓練家,不管到哪裡都享有很高的社會地位,雖然阿修展示的是關都地區的徽章,但是道館徽章就是道館徽章,人們看見阿修展示身份,便紛紛讓道,讓阿修可以和研究所的負責人接觸。

這麼張揚的展示身份,可能會害他們被等離子團給盯上,不過阿修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只能事後再去彌補,再想辦法把等離子團給甩掉。

「研究員,這裡發生了什麼事了?」

「訓練家先生,謝謝你們願意出手協助。至於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就一言難盡了。」

有阿修、娜姿出手協助,看熱鬧的人群才開始散去,季節研究所的負責人是叫做“悟”與“真理亞”的一男一女,他們請阿修一行人進入研究所接待室,這就開始長篇大論的說明事情經過。

季節研究所研究的主題,是“四季鹿”的“形態變化”。

四季鹿是一般/草的複合屬性,牠的外型像是小鹿斑比一樣,身上有著斑點的花紋,頭上會有花朵長出,不論公、母,花朵底下都生有鹿角,作為牠們攻擊用的武器。這種寶可夢會依照季節的不同,改變自己的形態,春天是粉紅色的、夏天是青草綠色、秋天是橘黃色、冬天則是灰褐色。四季鹿與牠的進化型“萌芽鹿”,是合眾十二星座之一,象徵著摩羯座。

這種形態變化和洛托姆家電屬於類似的性質,但是四季鹿並不會因為改變形態,而產生能力值的變化,單純就是一種適應季節的換毛、換造型,來作為隱藏自己的保護色。

「這種形態的變化和進化完全不同!四季鹿也不會因為大晴天、冰雹的招式效果產生變化,只有在特定的溫度、濕度、日照時數下才改變形態,相當的神奇!」

一說起自己的研究項目,悟先生和真理亞小姐的情緒就很激動,還拿出了相當多的研究數據出來解說,像是要把眼前的阿修、娜姿、N三人變成所謂的“鹿控”,加入他們奇行種的行列之中。

「如果能解答四季鹿的這一種變化,與進化之間的差異,就能讓我們更加了解寶可夢的成長了!」

「…………那個,差不多該回到等離子團的問題上面了…………」

這間研究所在做什麼,差不多有個概念就好了,阿修連忙阻止研究員的傳教行為,讓他們回到正題上。

「抱歉、抱歉,我們太激動了一點!…………對這一個襲擊事件,我們其實是有點頭緒的…………」

研究員悟拿出一位藍衣老者的照片,說明這人與研究所之間的關係。

「這位是季節研究所的元老,“阿蘇拉”研究員,是這位前輩召集等離子團的人,作為內鬼放走寶可夢們的。」

「研究所的內鬼?!」

「…………研究四季鹿的變化,傳統上需要花上一整年的時間,才能紀錄這隻寶可夢的完整形態;我們現在的研究方式,則是利用人工溫室調整環境,去讓四季鹿主動完成形態的變化。可能是這一種作法違反自然…………,讓這位老前輩有所不滿吧?」

現實世界可不是NDS遊戲機,可以自己破解日期、調整季節,想要蒐集四季鹿的完整全部形態,就得要用上一點科技與狠活。

「…………這種變化,不會傷害四季鹿吧?」

一提起寶可夢研究,N就很擔心會對寶可夢造成傷害,如果研究所是有使用危險的手段,那麼N就能理解阿蘇拉襲擊研究所的理由。

「不不、怎麼會呢!我們是採用溫室設施,去調解環境因子,並不會直接干擾四季鹿,只是想看看在什麼範圍內,四季鹿才會產生形態變化!」

兩位研究員瘋狂的搖頭,表達他們不會去傷害寶可夢。阿修能夠讀心,所以能看出他們的真實情緒反應,這就對娜姿、N示意,他們並沒有說謊。

「所以說,只是新老觀念衝突嗎?」

老人家不肯接受新事物,和年輕一輩的研究員起了衝突,感覺和解放寶可夢的大義有點差距?

所以說,這此是等離子團被這位阿蘇拉給利用了嗎?

利用不完全的資訊,誘導過激的動保團體,救出根本沒有必要拯救的四季鹿,作為對研究所的不滿控訴?

「…………這個嗎,可能是因為最新的研究成果…………」

兩位研究員表現出來的態度,看來還有內幕,他們支支吾吾的又拿出一張照片,是因為這張照片上的內容,才引起等離子團這麼大的破壞行動。

「這是什麼?!」

「…………這是四季鹿在變化途中的過程,我們成功讓牠維持在了兩種形態之間…………」

阿修有點驚訝,因為這是遊戲中不會出現的模樣,照片裡面的四季鹿,牠有著粉紅色與褐色混雜的毛皮,介於春冬交替的狀態中間,單純看這張照片,或許就會認為,研究所搞出了什麼詭異的寶可夢實驗!

「我們還不清楚,這種形態會對四季鹿造成什麼影響,但顯然,這觸怒了阿蘇拉前輩的逆鱗,他才會這樣粗暴的破壞研究設施,毀掉四季鹿的精靈球,讓牠們全部脫逃了。」

「脫逃?等離子團的人,沒有帶走四季鹿嗎?」

「是的,脫逃的四季鹿,現在散佈在這個6號道路上。…………訓練家先生、小姐,我知道這可能很不容易,但是能請你們把脫逃的四季鹿,通通給抓回來嗎?現在的狀態,我很擔心牠們!」

聽見研究所的人的委託,N的臉色變得不太好看,雖然知道季節研究所沒有做什麼邪惡的研究,但是他們這樣擺弄四季鹿,還不甘心的想要把寶可夢抓回來,這令N直覺產生了反感的情緒。

不過,阿修知道事情不是N想得那樣。

「四季鹿的形態變化,沒辦法馬上變回來嗎?」

「是的,這需要一點時間與條件,並不是說脫逃到野外,四季鹿就可以變回相應的季節形態,回到野生的族群中。」

「也就是說,6號道路上現在有一群顯眼的靶子,四季鹿用來適應環境的偽裝,反而因為季節不同,變成了明顯的提示,如果不把牠們給帶回,在危險的野外中就岌岌可危了。」

「是的,訓練家先生,你說得完全正確。」

聽了阿修和研究員的對話,N完全傻住了。

等離子團自以為做了好事,但這其實是管殺不管埋、出頭不收尾!這樣反而會害了這一群四季鹿!現在需要阿修作為寶可夢捕獲家,才能即時把四季鹿們帶回研究所!






下一章要去抓小鹿了,阿修再不抓寶,捕獲家的標題就名存實亡了(/ω\)

N的朋友們,暫時寫死了(/ω\)這樣比較好處理劇情

黑白2遊戲中那些屬於N的寶可夢,其實有達摩狒狒牠們出現,所以魁奇思搞不好只是換一個地方關牠們,讓牠們別礙事而已?(╯_╰)

阿蘇拉是七賢人之一,臺詞是“見一葉落,而知歲之將暮”,一葉知秋和四季鹿的季節變化有關聯,所以二創把他丟在這裡出場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領養代替戰鬥,愛護寶可夢人人有責(X
2024-06-05 15:46:26
庫洛耶
你確定這些可以拆大樓的寶可夢需要保護ฅ'ω'ฅ
2024-06-05 15:50:31
傑克.艾容德
早安午安晚安~(偶是呆呆獸)
窩不知道在機動神莫

我去思考一下四季芽吹鹿的天敵是什麼,酷豹一族?
2024-06-05 18:02:20
庫洛耶
飛行系的,我想參考一下toufu大神的寶可夢系列,然後看看能不能湊齊合眾十二星座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6/0722cd3ef091bd844b0534d5f290ac16.JPG
2024-06-05 18:06:45
HenryChess
剛查了一下百科,四季鹿出現在6號、7號道路,以及龍螺旋之塔,其中在6號道路沒有天敵,7號道路會有噴嚏熊(冬天出沒),龍螺旋之塔有赤面龍(春夏秋)、噴嚏熊/凍原熊(冬)
2024-06-06 10:12:49
庫洛耶
要讓一群咕咕鴿、高傲雉雞當下壞人了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1/14.png
2024-06-06 10:24:38
甯隨

四季鹿遇到捕獲家的選項

1.逃走
2.抵抗
3.簽下去(終身契約)
4.變成三杯鹿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6/656dc71b3e4b857730a92865d24f71a0.PNG
2024-06-06 10:36:20
庫洛耶
洞六洞洞,四季鹿部隊起床!
2024-06-06 10:38:50
HenryChess
找冰熊當壞人吧,鴿子跟雉雞應該會吃水果、穀類跟蟲而已
2024-06-06 12:56:07
庫洛耶
冰熊季節感不太對,飛行系對草系,相剋方面還能說一說
2024-06-06 13:38:21
庫洛耶
而且我認為,寶可夢的鳥類都可以算是“猛禽”了,沒有那麼友善
2024-06-06 13:40:46
庫洛耶
凍原熊37級進化、高傲雉雞32級,考慮強度,熊得要弄成40級、雉雞用30級去寫比較能控制場面
2024-06-06 13:51:2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