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86-不存在的戰區-青空 Chapter15. Prussian blue

沁雪 | 2024-06-04 23:49:08 | 巴幣 0 | 人氣 49

*有引用部分原文

Chapter15. Prussian blue

  「隊長!」

  到了宿舍樓,瑞圖奔向正在走廊前行著的辛。

  動靜這麼大,辛也就很自然的轉頭等著瑞圖跑過來。

  「聽說隊長受傷了,是我害的吧……對不起。」

  瑞圖一見到辛,那種害的某人受傷的內疚之情油然而生,使得他率先進行了道歉。

  「……不是。」

  辛的那洋溢著靜謐的紅瞳看著面露歉意的瑞圖,淡淡地給予否定。

  瑞圖感受到隊長那和以往冷淡,但又比以往更加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氛圍,緊張地抿起了嘴唇。

  但在短暫的停頓後,他仍望向即將離去的隊長的背影喊出了剛剛下定的決心。

  「隊長,關于下次的……龍牙大山攻略作戰,那個…………」

  「……你要在本部待機嗎?」

  辛一個回眸,極大的壓迫感朝瑞圖襲來。

  但那不是強迫他人轉換想法的壓力,而是冷冷且無聲地訴說著:「你打算就這樣結束嗎?」的質問。

  「正好相反,請隊長不要把我踢出作戰。我一定會在那之前調整好心態。」

  瑞圖用盡他全身的力量,堅定地望向前方,把至今為止得出的結論宣之於口。

  「可是……你不是害怕嗎?」

  「我是很害怕。」

  事到如今,瑞圖也不可能再去強烈的主張自己不會害怕,自己還能像以前一樣若無其事地踏上軍團所在的戰場。

  但他會揣著害怕死亡的心情,朝著戰場走去。

  因為……

  他不想逃避與軍團的戰爭,也不想失去同伴。

  他還是會貫徹86的尊嚴到最後一刻。

  更重要的是,他想試著先相信自己還有辦法生活在戰場之外的世界上。

  「但是我──到頭來還是不想逃避戰鬥,也不願意那樣丟人現眼。

       因爲我──不想舍棄自我。」

  瑞圖用充滿意志的鋒利眼神迎向辛那宛如死亡般靜謐的紅瞳。

  雖然緊張到用手緊緊握住衣角,但所訴說出來的言語全都是出自真心,不是逼迫自我,也不是在逃避著某種身份。

  是他幾經思考後得出的答案。

  辛看到那股眼神,略微疲憊地閉起雙眼,倒不是他覺得擁有這樣意志的瑞圖很煩,只是單純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類似的問題,他自己都還沒解開。

  但過了幾秒,他還是開口了,既然本人都主張自己就算還在迷茫,也要堅定地踏上戰場,那他也沒有拒絕的必要。

  「我會把你的小隊(闊刀)納入龍牙大山的攻略作戰的。」

  [分隔線]
  「死瑞圖!!你給我站住!」

  就在送走隊長,正為了終於把自己一直煩惱的事情處理到告一個段落而感到鬆一口氣的瑞圖,正悠悠哉哉的走在宿舍走廊時,熟悉的粗獷嗓音混著殺氣朝著他奔來。

  轉頭一看,那頂著鐵灰色極短髮、肌肉量爆棚的男子,怎麼看都是是「闊刀」的副長--大衛。

  知道對方是要來做什麼的瑞圖,立刻二話不說,朝著非宿舍所在地的方向跑去。

  (絕對不能被他抓到,不然一定會大事不妙)

  瑞圖心裡響起了這聲哀嚎,用盡全力的想甩開跟蹤。

  雖然知道被他救了是一回事,但是要不要聽他說教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米克婭、溫迪,瑞圖這個死小子要跑走了!堵住他的去路。」

  看到自己奔跑的方向被一個淡藤種的女孩子(米克婭)堵住,跑過來的方向又一位金綠種的隊員(溫迪)追過來,而在其他看的到的地方,也都有其他「闊刀」的隊員把守著。

  瑞圖立刻找尋其他可以鑽的漏洞,同時不忘記喊話。

  「大衛!你就是這樣對待小隊長的嗎?!」

  平時瑞圖不會把自己隊長的身份拿出來用,但在這個危及存亡之際,他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

  「誰叫你總是這樣!」

  就在瑞圖打算鑽過草叢時,趁機逃之夭夭時,他的身體突然懸空。

  「好欸,抓到瑞圖了,各位不用躲了!」

  大衛拎起瑞圖,用他那嗓門極大的聲音,把分散在各處的「闊刀」隊員召集出來,連同大衛一共有十八個人。

  當然在被捉住的那一刻,瑞圖也有試著反抗,不過很遺憾的,在單純的比力氣方面瑞圖完全不是飽受各種健身鍛鍊的大衛的對手。

  「隊長,你這樣很不重道義喔。」

  米克婭眯起那帶有淡藍色的紫眸,一臉微笑的說道。

  不用說也知道,他們生氣的點大概就是瑞圖為了救莉莉安時所採取的半自毀攻擊。

  畢竟如果只有瑞圖自己一個人執行那種方案的話,就算把軍團全炸死,瑞圖自己也會因為機體嚴重受損而被困入火場中或是陷入冰雪中動彈不得。

  那個時候,後面可是有無數軍團正在虎視眈眈的。

  「但是……那個……畢竟少一點人數就會少些傷害嘛。」

  瑞圖眼神瞥向他處,有些心虛又直接的說道。

  當時就是不希望已經快脫困的隊員又因為折返而受傷,甚至死亡,瑞圖才選擇自己一個人過去。

  更進一步說,是瑞圖自己沒辦法做到見死不救,但這不關乎「闊刀」戰隊的其他人,所以理應是由瑞圖自己過去。

  只是他也沒想到會有軍團設下埋伏,大概那個時候,他的判斷力隨著心情也跟著變的低落吧。

  「原來是這樣啊,副隊長,請好好的讓這傢伙品嚐一下,他到底有多愚蠢吧♡」

  米克婭的笑容越發濃郁,瑞圖突然有種死期已到的感覺。

  「好欸,大夥一起上吧。」

  大衛帶著惡整般的眼神宣告了某種行動的開始。

  撇除拎著瑞圖的大衛,其他「闊刀」戰隊的十七名隊員一湧而上,把瑞圖從頭到腳盡情地搔癢過一遍。

  86畢竟是從小到大都不分性別的生活在一起,自然沒有甚麼男女大防那類的規矩,男生和女生如同朋友般親密的接觸甚至被當作是正常的事。

   順道一提,雖然瑞圖也算是在整個第86打擊群裡身經百戰的,但不知為何就是非常不擅於應對搔癢。

   「啊啊別別,不要再搔了啦……嗚嗚……啊啊……」

  然而在極其慘烈的哀嚎後,隊員也沒有要收手的意思,幾個年紀較小的還越搔越起勁。

  直到大衛露出滿意的微笑,把手放開讓瑞圖自然跌坐在地時才停止。

  「嗚嗚痛……也太大力了吧。」瑞圖邊揉著和地板直接碰撞的屁股邊這樣說道。

  「那是你自作自受……我們也希望你能再更重視你自己阿!」

  大衛蹲了下來,露出如大哥哥般的苦澀笑容說道。

  不只大衛,連其他「闊刀」的隊員們露出相似的表情望著瑞圖。

  「我知道你很重視我們,也很重視其他86,但我們也很重視你,希望你也可以不要死,不要連這一點都裝作沒有看見好不好。」

  大衛雖然邊說邊把拳頭打在瑞圖的胸膛上,但語氣卻有別以往的柔和,那是帶著祈願的語氣。

  這一刻,瑞圖眼神黯淡了下來,一直以來他的目標都是著眼在「自己珍視的人(同伴)」身上,從來沒有把自己納入這個群體之中。

  不知為何,下一秒瑞圖的眼眶蓄滿了淚水。

  不想帶著像伊莉娜或是愛麗西亞那種以死亡為前提的方式守護著他們,其實就代表著自己還不想死,還想和這些人生活在一起。

  這種事,因為瑞圖打從一開始就把自己排除在這個群體之外了,所以一直沒注意到。

  之所以想守護著他們,絕對不只是因為看到死亡就會悲傷這麼簡單,一定還有其他更深層的原因。

  比方說,他想活著和他們一起度過戰場之外的時間。

  他是想活下來的。

  感受到自己正在掉淚,瑞圖迅速轉過身,從以前養成的習慣還是沒有改變。

  「我沒事!我真的沒事!」

  就算自己是愛哭鬼這件事已經在整個戰隊甚至是認識的人之間流傳甚廣,但瑞圖就是不想要被別人看到自己哭的樣子。

  而看到自家隊長的這個反應後,「闊刀」戰隊的人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陪伴在瑞圖的身邊,等著他抹完眼淚。

Prussian blue=普魯士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