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紀念某個不存在的日子

吳郭魚 | 2024-06-04 22:21:37 | 巴幣 2 | 人氣 54

本文不代表本人之立場
本文可能會冒犯到某些特定宗教立場以及政治人物,請謹慎觀看

坦克車壓過我的身體,我的全身粘黏在柏油路面上,卻沒感覺到疼痛,反而是無比的輕盈,長久姿勢不良導致的酸痛全都消失了。曾經束縛我的,讓我苦惱的,早已無影無蹤,就連地心吸力也沒辦法對我產生作用。我離開了那坨曾經被稱作身體的肉泥,輕輕向上飄起,揮別了滿是人體殘骸的街道,駐紮軍隊的首都城市,不義橫行的國家,烏煙瘴氣的地球,飄呀飄的,我脫離大氣層,飄向宇宙。

我看見日月行星以和諧的同心圓繞著地球轉動,發出樂器般的好聽聲音,我越飛越高,越飛越遠,最終突破天球的帷幕,在那裡的是以恆定不便的軌跡運轉的恆星,以及圍繞著天球一圈跳舞的時間,她們是分別代表一年三百六十五個日子的女神,各自穿著符合自身時令的衣著。

我好奇的走過去觀賞她們的樣子,然而她們的關係確沒有想像般的和諧融洽,事實上她們正在吵架,6/3與6/5日正激烈的對於在她們中間的日子的歸屬權爭論不休,而其他日子正圍在他們身邊做和事佬。

6/12看我一頭霧水,好心的告訴我,在時間與空間被上帝創造的那一刻,一年356天的鐵律就已經出現了,不過不知道為何,6/3與6/5中間有個空白的24小時。她們倆已經為此吵了一萬年了,這場架的長度剛好與宇宙的年歲相等。

只見6/3氣呼呼的,面紅耳赤,滔滔不絕的丟出難以招架的話語。6/5雖氣勢不如,但也展現出不輸姊姊的強韌,看來,爭執還會久久的持續下去……

眾日期的大姐1/1,她身穿艷紅的旗袍,推開觀戰的人群,艱難地擠進中央,說道:「這樣吵下去也不是辦法啊,不然這樣吧,把中間的24小時平分,這樣最公平了!」

「不公平,不公平!」6/3說道「這樣6/5就能拿到最精華的夜晚,而我拿到的只是死氣沉沉的凌晨與睡眼惺忪的早晨。」

「您大可早睡早起啊!」6/5譏笑道。


「姊妹之間要相親相愛啊,妳們輪著用怎麼樣呢?今年換妳明年換我,這樣總沒有異意了吧?」6/10說道,她全身被竹葉與糯米包圍,再用繩子色情的綁著,散發出好聞的味道。

「我沒有意見」6/3說。

「方法聽起來不錯,但要是離世界末日的年份是奇數怎麼辦?這樣就會有一個人必須少掉一次機會。」6/5說。

「就不能等到世界末日來臨前一年再說嗎?而且已經得知世界末日了,多一天少一天也沒有意義吧?」6/10說道。

「不,必須先談個明白!」6/3、6/5難得異口同聲的說,然後相視一笑。

6/10搖了搖頭,推開人群離開了。「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邊唱著歌。


「不然用賭博的,先平分,再以一小時一小時當籌碼,輸贏自付,如何?」人群中有人問


「不,到時候一定會有人耍賴。」6/3說,6/5也點了點頭。


「唉,再吵下去,不如把這24小時讓給2/29好了,她每年四只有一天的時間,太可憐了。」說話的是3/1,她全身以花朵裝扮,給人春天的氣息。


6/3與6/5只是朝2/29看了一眼,害羞的2/29彷彿被電了一下,怯生生地逃到2/28的背後尋求掩護。看來這個提議也行不通,照這樣下去,這場爭吵可能真的會持續到世界末日的那一天為止吧?

但這場爭吵一直有個讓我無法理解的疑點,於是我開口提問了:「理論上6/3與6/5中間應該有一位6/4,為何6/4卻不見了,中間只空白的24小時呢?。」

聽到我的問題,所有日期都閉上嘴巴,轉過頭來,看向我,氣氛甚至有些恐怖。不過恐懼的感情對我來說早已如圖肉身一樣捨棄,不等日期們回答,我又繼續說道:「難不成6/4是一個對於上帝來說難堪的日子?比方說,他在那天動怒,屠殺過太多人,為了維持自己仁慈的形象,所以讓所有人將那天都給遺忘?之類的……」


「你好像誤會了什麼,事情不是這樣的…」1/1說。說到一半,一顆長惡魔翅膀,雕刻成臉的南瓜飛出來,是10/31,她搶了1/1的話頭,說道:「其實問題很簡單,是邏輯的問題。六月這個月份本身就與四號矛盾,所以六月四號在邏輯上就不可能出現,就如同一個方形的圓一樣,就算上帝想要,也無法造出來……」

10/31還沒把話說完,12/25就怒氣衝衝的擠到10/31面前,她身上穿著冬青樹葉,舉起拐杖糖作勢要打。「上帝當然能創造6/4,就如同上帝能夠造出一個方形的圓或者能夠造出上帝舉不起的石頭同時舉起它。上帝本身是邏輯的創造者,而非是服膺與邏輯法則的僕人,可心靈貧瘠的人無法認識祂的大能,只想憑幾個淺薄的論證就否定牠的完美……」12/24一把拉住她,「冷靜,冷靜」她一邊摀住她的嘴巴,一邊把她拖離爭吵圈中……

「如果是這樣,那麼問題就好解決了。」我說「為何不拜託上帝創造一個6/4,能省下不少無謂的爭吵。」

日期們彼此對看了一眼,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她們手牽著手,開始跳起上帝粒子之舞,嘴上詠唱時間的歌謠。歌聲與行星行徑的頻率產生共鳴,在宇宙無涯的空間中,響起嗡嗡的回音,連遙遠的恆星都隨音樂的頻率震動,終成一完美的和諧整體。在滿溢於宇宙的時間之歌裏,沒有人是單獨的個體,這正是對上帝的完美性的最高禮讚。

我看到一道光從高處飄落,過於強烈而幾乎灼燒雙目,祂伸出雙手,用塵土捏成6/4的形體,正當要向她的鼻孔吹一口氣。

此時,遠處的小熊星座踩著銀河向上帝奔馳而來,每踩踏一步,周圍的星星便發出哀嚎。

正當上帝要向6/4的鼻孔吹氣的時刻,小熊星座已經趕到上帝面前,重重的向祂的臉打上一拳。小熊黃色肥胖的身體比看起來更加孔武有力,上帝一拳就被擊倒在地,小熊狠狠的在上帝的頭上踩上一腳,咔的一聲,上帝腦漿四溢,然後瞬間化為星塵,隨風飄散四處。

是的,上帝死了。

沒有天崩地裂的異象,也沒有哀嚎。反而整個宇宙鴉雀無聲,就像是那些淺薄的科學家認為宇宙該有的樣子。小熊滿意的拍拍手,走了。

6/3與6/5對看了一眼,又吵了起來,整個宇宙的時間與聲音又重新開始流淌。

我看了一眼復歸吵雜的宇宙,我想,是時候去準備投胎了。

本文純屬虛構
姆咪姆咪星爆爆










#64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