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十三章

胖雪豹 | 2024-06-03 21:42:10 | 巴幣 36 | 人氣 515


  「泰特……莉莎?」瑪特蕾雅困惑地皺起眉頭,嘴中模仿著對方的發音,但是她知道這不是她熟悉的語言。
  「沒錯,泰特莉莎。這是南方的奇恩斯語,當然,我怕自己的話語無法被聽懂,所以其他部份我還是用共通語在與兩位交談。嘛!別在意那種小事,先點餐,我請客。」泰特莉莎說完後爽朗地笑了幾聲,並且她笑起來的樣子就和陽光一樣絢爛。
  本來吉娜還對眼前的女性抱有一些警戒心,但是在看見她身上掛有商會的徽章後她便不去多想。吉娜知道,她可能是來談商的。
  「謝謝?」瑪特蕾雅沒有意識到對方的目的,她在稍微的困惑中接受了提議。
  「別客氣!畢竟你們讓我看了好畫面呀。雖然說在我們的傳說裡面,瑪爾托斯應該是用沙子的,結果我看到的還是火焰啊!」泰特莉莎伸手拍打瑪特蕾雅的背脊,同時嘴中的笑聲也沒有停下來過。
  「沙子?有瑪爾托斯可以操控沙子嗎?」瑪特蕾雅困惑地歪過頭,尾巴更是因為期待而輕輕拍打著綠色的地面。泰特莉莎此時表情略顯困惑,因為她沒有看過除了瑪特蕾雅之外的瑪爾托斯。於是她苦笑著回應:「那是傳說!我也沒看過妳以外的瑪爾托斯啊!」
  這一句話讓瑪特蕾雅略顯失望地低下頭,她本來以為自己有機會能見到同族,泰特莉莎的一句話著實將她打回了谷底。
  失望的瑪特蕾雅僅能端起菜單,找到一個身穿奇異服飾的女孩子,開始瘋狂地朝她點單。
  「所以——妳是哪個商會的人?希望我們做什麼?」吉娜用手撐在矮桌上方,她的眉頭深鎖表露出強勢的姿態注視泰特莉莎。
  泰特莉莎靦腆的笑了幾聲,當她闔上雙眼再次睜開時眼神變得幾分凌厲。她張開粉嫩的嘴唇說道:
  「我們是拜耳占斯日輪商會,看著你們如此有實力,我想拜託你們做一些事情。當然,我不會虧待你們,多少錢或是一些珍貴的情報都好談。」
  「情報?」比起錢,吉娜更先注意到了情報兩字,為此她主動提起了兩個關鍵字。眼看吉娜對情報一詞產生反應,泰特莉莎輕笑了幾聲。她反問:「客人,你們來這裡的原因並不單純,是吧?」
  這一問題令吉娜沉默了一會,她瞇眼凝望著泰特莉莎的面孔,細長的眼睛多了幾分狠勁。
  「喔不,客人別這樣。我們拜耳占斯日輪商會一項是中立的,我們不會偏袒任何國家勢力,作為奇恩斯人我酷愛的只有錢,沒有金錢以外的事物。還請你相信我們。」泰特莉莎用手輕撥髮絲,藏在頭髮下的黃金耳環也彰顯了出來,沉重且巨大的耳環由黃金打造,全然都是為了炫耀自己的財產。
  「所以你希望我們做什麼?」吉娜深深嘆息後,她才恢復平常的神色面對泰特莉莎詢問。
  「事實上,最近我們與一些由來不明的人交易了奴隸和毒物。但是他們只有預支一半的款項,還非常的歧視我們這些來自南方的流浪商會,這讓我們至今討不到剩下的款項。重要的是,款項金額極大,所以……我想讓你們去幫我們討債。」泰特莉莎抬手做出了金錢的守勢,隨即不懷好意地笑著。
  她的笑容也暗示了吉娜,泰特莉莎想要用絕對的暴力去討債。此外對方很可能在身分上是不能露面的人,才會選擇使用這種方式。
  「如果我想要『雷特西亞家』這幾年來的情報,可以嗎?」吉娜用手扶著額頭,說話時她的神色有些陰鬱。此景著實令泰特莉莎意外地睜大了眼。她咧嘴笑著詢問:「哎呀,難道妳其實是蘭斯家的食客?」
  「蘭斯家?那是什麼?」吉娜困惑地皺起眉頭,當她挺起胸膛時繡在披肩上的聯合王國軍徽這才表露了出來,順勢說明了吉娜的身分。
  看見軍徽時,泰特莉莎張大了雙眼,她知道自己想多了。吉娜是最近在聯合王國風風火火的魔族騎士,與蘭斯家恐怕沒有關聯,為此泰特莉莎不禁笑了幾聲。
  「不,當我沒問吧。但是妳為什麼要詢問雷特西亞家的事情?我有幸能聽聽理由嗎?」泰特莉莎從腰包中拿出煙斗,點上火苗抽起香煙時她專注地凝望著吉娜的眼眸。對方的提問確實給了吉娜一些疑惑,但是吉娜仍然想誠實一些。於是她開口解釋道:
  「雷特西亞家的小姐賽莉亞.雷特西亞是我的朋友。很多年前她在魔法學院讀書,她因為學業外出到聯合王國,當時在騎士學院接受訓練的我和她相遇然後成為朋友。賽莉亞一直想得到父親和其他家人的認可,於是我和她一起展開旅途,過程中還有雷特西亞家雇用的流浪者紅陪伴著她。後來我們又遇到了瑪特蕾雅一起旅行了至少兩年的時間。最近賽莉亞帶著我們回到了尼德拉夫,因為她的父親與家人過世了,我本來以為……她會繼續努力想成為雷特西亞的家主。但是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忽然說她不當魔法師了,還要完成所謂貴族的義務將我與瑪特蕾雅趕走。她——是我的朋友,我還是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吉娜說話時雙眼陰鬱的像是無光的紅色深海,她的語氣也隨之冰冷的像是冬天的寒霜。泰特莉莎聽聞後從口中吐出了一抹白煙,她的視線飄向一旁還在點餐的瑪特蕾雅。
  「哼……為朋友著想嗎?確實,妳恐怕是知情人。因為知道賽莉亞.雷特西亞的人並不多,事實上她還沒有在社交界登場過。」泰特莉莎用手抓著煙斗,她的目光有幾分陰暗。
  「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一個厲害的魔法師。」吉娜的視線下沉,她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絲毫沒有注意泰特莉莎的表情。但是,泰特莉莎卻露出了笑容。她說道:「看來我們意外的算是同一陣線的人,妳要是願意幫我去討債,我可以先在這裡預先支付妳一半的情報,如何?」
  「好。」吉娜的腦袋還沒反應過來,她的嘴巴便先行答應了下來。
  眼看吉娜立刻答覆,泰特莉莎笑了幾聲。這下子她知道,賽莉亞對於眼前的騎士究竟有多重要。
  「我只說一次,妳要仔細聽。」泰特莉莎輕聲呼吸,她將臉龐湊近吉娜的面前,低聲地接續說道:
  「一年前,雷特西亞家發生了一個滅門慘案。負責管理尼德拉夫一帶的雷特西亞家自古就有一個使命,就是擊退長年都會在沼澤深處出現的巨大魔獸九頭蛇,先前的雷特西亞家幾乎不會出現嚴重的傷亡。但是一年前組織的行動,不知道為什麼雷特西亞家的軍團幾乎全滅,名面上是因為沼澤內一次出現了複數的九頭蛇導致,但是這幾乎沒有真實性可言。」
  「在雷特西亞家幾乎被滅門後,唯一沒有跟著家族出征的萊恩斯順理成章的當上了雷特西亞家的家主。而後來恩斯分別幹掉了他的父親與兄長雇用的學者,如今坐穩了雷特西亞家的家主。」
  「而後現在的萊恩斯似乎想要把賽莉亞嫁給蘭斯家進行聯姻穩固權力,這件事情正在秘密進行中,知道的人很少。站在商會的立場,我們知道裡面有陰謀,但是那就等到我們約定好的事情完成後再說吧。」泰特莉莎抿嘴露出微笑,而她很肯定吉娜接下來一定會去討債。
  因為泰特莉莎看見了,吉娜震驚的神色,以及略表怒火的拳頭。
  就在這時,瑪特蕾雅的身影出現在吉娜身旁。吉娜的注意力因此迅速地轉移到了瑪特蕾雅的身上,同時無數盤的美食被端上桌,且數目多的難以計量。
  「哎?這也……太多了吧?」泰特莉莎錯愕的眼神飄忽不定,她的神色盡是震驚,至少她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點上了一整隻部隊要吃的餐點數目。
  「我開動了!」瑪特蕾雅無視於桌上的餐具,她的手伸向自己從未見過的竹籠,白皙的手掌抓起熱騰騰的包子就往嘴裡塞。她的動作著實嚇到了一旁的人們,就連泰特莉莎都愣住了。
  「喂!妳這樣會燙傷啊!還有餐具呢?」泰特莉莎伸手上前想阻止瑪特蕾雅,但是她卻看見吉娜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她回首張望,看見吉娜的咧嘴冷笑。吉娜晃了晃腦袋後說道:「沒事的,不如說瑪特蕾雅連剛煮好的熱湯都能直接喝下去,她反而不喜歡吃溫的。」
  「是……是這樣嗎?」泰特莉莎眨了眼睛,她對於瑪特蕾雅將能夠燙傷嘴巴的熱包子塞入嘴中是否會安然無恙還是感到懷疑的。
  但是瑪特蕾雅的臉上不僅沒有半點痛苦,還笑的燦爛無比。
  「好吃!」瑪特蕾雅詞窮的拿起食物放進嘴中都說著好吃,在她眼底這就是對食物的唯一稱讚。
  「不過——這裡的菜色真奇特。」吉娜低頭看著一盤橘黃色米飯不禁驚嘆地說道,這些菜色已經超出她的知識範疇了。
  「當然,這些是遠東的菜色。這間飯館的店主可是一名來自遠東的老妖怪,像是妳眼前的菜色,好像叫做炒飯喔。」泰特莉莎瞇眼凝望著被擺放在自己面前的煎餃子,對於長年遠行的她來說,這仍然是鮮少見到的餐點。
  「炒飯?」吉娜感到十分困惑。她轉頭朝向旁邊的桌面看去,兩條細長的木棍在桌上,還有一隻湯匙。吉娜認不出來木棍的用途,於是她拿起湯匙準備用餐。
  湯匙勺起了一匙炒飯,吉娜感覺炒飯不像是燉飯的口感十分的濕黏,吹走了幾口熱氣後她才張嘴品嘗了一口。一股很鹹的味道在嘴中擴散,不是胡椒、而是一股獨特的辛辣還有特殊的雞蛋香氣,吉娜想不透,它用了什麼香料調味,但是又香又鹹,美味程度絕對一等一。
  「很美味吧?裡面好像用了一種細長的紅色辣味植物,還有特殊作法調理的雞蛋下去拌炒。那邊的人們,很擅長調理美味的食物,連我都會感到驚奇。」泰特莉莎咧嘴笑了幾聲,她看見了吉娜因為口中的美味而欣喜的表情。
  旅行能見到許多新奇的事物,一些在家鄉無法見到的人與風景。
  像是桌上的美食、眼前的美麗燈火、還有奇特的魔族聖騎士與笨的像是蜥蜴的瑪爾托斯族。泰特莉莎拿起筷子時,想到了一張破舊的木桌與堆積了沙塵的地面。
  為擺脫貧窮而開始旅途。
  她抬頭看著因為些許食物而綻放出笑顏的陌生人,自己跟著露出了微笑。
  這才是冒險與旅途。
  為此泰特莉莎不明白,吉娜為何要將自己投入貴族之間的紛爭當中。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