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86-不存在的戰區-青空 Chapter13.Admiral blue

沁雪 | 2024-06-03 15:03:22 | 巴幣 0 | 人氣 81

Chapter13.Admiral blue

  瑞圖盡情地哭一場後,便如同體力耗盡般倒在病床上睡著了,直到護士過來說明病情。

  在確認自己的病情沒有腦震盪或是其他危險的症狀,只是敲到頭而昏迷過去,瑞圖便開始打聽起其他人的狀況。

  「闊刀和布里希嘉曼戰隊的隊員都無大礙,你和克里曼少尉(大衛)帶回的傷員也只是腳踝和手肘處擦傷,辛耶總隊長則是昏迷中。」

  或許是護士們都有詳細又消息靈通的情報網,瑞圖眼前的護士相當流利地回答了瑞圖的疑問。

  只是原本「終於放心了」的心態到後面直接被嚇到緊張兮兮就是了。

  「欸欸昏迷!隊長怎麼了嗎?」

  一聽到隊長受傷,瑞圖不管身體的疲勞還沒有恢復完全,直接打算下床跑到隊長的病房。

  畢竟,隊長可是因為頂替他和「闊刀」戰隊的工作才負傷的,實在沒理由讓瑞圖不去為隊長擔心。

  而且,他必須把剛剛想通的心情告訴隊長。

  「抱歉,我並不清楚詳情,我們負責的是殿後的隊員,你們隊長在301號房,應該問那裡的護士會知道。」

  他聽到這句話以後,便立刻滑下病床,以快走的方式離開病房,前往隊長的病房。

  而護士也沒有出言阻止,只是帶著苦笑的看著瑞圖離去,畢竟在這種極度擔心的情況下,是不可能會有人把別人的勸說聽進去的。

       瑞圖才剛走幾步,就改用跑步的方式,他心裡自從聽到隊長昏迷過後就一直急躁著。

       現在完全不知道擔心隊長的傷勢到底怎麼樣,這點令瑞圖難以心安。

  他想面對懷有著想讓隊友們生還理想的自己,那無論是多麼的害怕都必須想隊長傳達出去才行。

  雖然依舊改變不了上了戰場就會死亡的終極命運,也還在懷疑「不停的戰鬥,隨後如同抗爭過後的壯烈死亡」有什麼意義?

  但這個從愛麗西亞手中接過的信念,也成為了瑞圖得以不放棄自我的唯一理由,他緊握著這條救命用的繩索,讓他得以不逃避的站上戰場。

  所以他忍住想要畏縮的心情,走到隊長的病房門前。

  病房上僅掛著一個牌子:「謝絕訪客。」

  雖然聽說是昏迷,但是也不知道到底是受到什麼樣的傷,瑞圖擔心的在病房面前來回走動,畢竟隊長會受傷,有很大的責任是他造成的。

  『為了頂替不中用的自己(瑞圖),隊長才受傷了。』

  這樣的自責心態在緊閉的病房門前,如同低氣壓一樣環繞在瑞圖的心中。

  一直站在門前也沒有辦法改變什麼,瑞圖退步到走廊的牆壁邊,蹲縮在地上,他焦慮到沒有辦法待在自己的病房內悠哉的等待結果,然而現階段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於是只好蜷縮在牆角。

  剛剛經歷過的因某人離去的悲傷也在這個時候湧上心頭,這種陸陸續續有人從他的身邊的離開的哀傷壓的瑞圖喘不過氣。

  他開始害怕如果連隊長也離開的話怎麼辦?

  就算因為夢的關係讓瑞圖徹底清楚自己想在戰場的彼端追尋到的是什麼,也有勇氣可以再次踏上,但長期累積的恐懼依舊不是這麼容易消掉的。

  尤其是認知到又有一個自己熟悉的人說不定會離開自己身邊。

  瑞圖在那剎那感受到心臟莫名地加快速度,像是呼應到瑞圖那深埋在心中,正在不斷加深的恐懼一樣。

  「請問你是歐利亞少尉嗎?」

  就在瑞圖陷入負面情緒循環,感覺隨時都會哭出來的時候,一名穿著著聯合王國紫黑色軍官裝束,帶著眼鏡的近二十歲左右女性蹲了下來,用那雙比維克還淡的紫色雙眸正面望向瑞圖,手掌處還有一塊像是撞到什麼才有的瘀青。

  她褐色的頭發俐落地紮成了包包頭,從氣質來看大概是乾脆俐落又不失禮貌的那種人,他的氣質很容易被其他人認成是皇室相關人員。

  「對……。」

  「不好意思冒昧打擾,看到你有些擔心裡面的狀況,所以就上來搭話了,辛耶隊長沒有什麼大礙,據醫生所說,應該不會昏迷太久,而且醒來大致上就會沒事了。」

  這名女性帶著溫和的淺笑,把瑞圖此時最為擔心的事情以簡潔有力的言語通知給瑞圖。

  聽到這則情報,瑞圖懸吊著的心立即放鬆了下來,心跳也逐漸回歸於平穩狀態,雖然那些心事還是一個沒消,但起碼瑞圖的罪惡感得以減輕不少。

  「……謝謝,那個……柴夏少校。」

  瑞圖連忙起身回應,也不好讓別人一直配合自己蹲著。

  瑞圖憑著印象叫出提供情報的這名女性副長的名字。

  因為一些和王國軍的指揮官在閒聊時聽到的驚人事蹟,令瑞圖很容易就記住了這名女性的名字,像是走樓梯走一走就會摔倒,或是動不動就會把東西弄丟,總之就是一個在日常瑣事上不靠譜到出乎意料的人物。

  「看來我的那些事蹟已經傳到歐利亞少尉那邊去了,不過我的名字不叫柴夏……」

  柴夏邊說邊露出苦笑,大概當事人已經被調侃過很多次了吧。

  「那個名字實在是太長了啦,而且很難發音的說。」

  雖然心情還處於低落狀態,但瑞圖還是一如既往的掩蓋不了他說什麼就說什麼的個性。

  至於柴夏所說的名字,瑞圖剛來時就有聽說過,不過正如他所說,那個名字念起來真的很不方便,反正「柴夏」這個綽號本身意思也沒有貶義,又好叫,正適合用來稱呼人。

  「其實可以叫我羅恰……說回正題,很抱歉,柳德米拉大概是跟你說了什麼不應該說出口的話,使你心情受損,連帶導致你受了傷,在此特來致歉。」

  在露出一個如同沮喪的小兔兔表情後,她稍微整理一下臉色,換上個比較嚴肅的表情對瑞圖說道。

  聽到這句話,瑞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覆了,畢竟他這一生中,沒收到多少次別人的道歉,更沒有因為說了不該說的話還來道歉的人。

  在八六,大家都把失控或是粗俗難聽的字眼當作是正常事對待,也幾乎不會有人會向他人抱歉。

  「想問你接下來有沒有空,我這裡剛得到一盒從盟約來的茶點,想請你幫我消耗一下。」

  幸好,柴夏並沒有等瑞圖的反應,而是一連串地把話說完。

  聽到有自己應該沒吃過的茶點,瑞圖雙眼放亮的立馬答應。

  雖然會答應的這麼快有一半可能是拜好奇心所賜,另一半或許是因為瑞圖現在仍未停止尋找「答案」。

  尋找為什麼戰場的彼端是死亡,還是要奮不顧身的前往呢?前進的理由到底是什麼?不想死亡卻想守護同伴的自己還能貫徹自我嗎?

  同時,他內心裏隱隱希望有人可以把他從這些一個又一個沒有問題的疑問中拉出來。

  他想找到,除了讓同伴得以生還以外的理由使自己能前進,因為就算瑞圖努力的拯救他們,還是會有各式各樣的災難將他們淹沒。

  如果按照的這樣的思路,那一切又繞還原點了。
  但他又不想和愛麗西亞跟伊莉娜一樣,是以死亡為前提踏上戰場的。

  這應該才是瑞圖答應柴夏的真正理由吧,只是單純的想找人不是八六也不是西琳的某人談談而已。

  「那麼請往這裡走,我的辦公室離醫務室不遠。」

Admiral blue =海軍藍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