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86-不存在的戰區-青空 間章 Dodger blue

沁雪 | 2024-06-03 14:55:46 | 巴幣 0 | 人氣 61

間章 Dodger blue

  瑞圖睜開雙眼,眼前已經不是佈滿群青色的虛無,而是洋溢著消毒藥水的醫院。

  他盯著潔白到看不到灰塵的天花板良久,才緩慢移動著那因為躺過久而太過僵硬的頭部到側邊,他的記憶直到才慢慢跟上現在的情況。

  看來是大衛或是西汀大姐的部隊救了從女武神上摔倒的自己。

  這種時候真的不得不感慨幸好大衛有趕到現場。

  雖然之後應該會遭到一頓高分貝責罵就是了。

  瑞圖隨後冷靜地查看了一下身體狀況。

  他艱難地爬起身,除了是姿勢比較舒服外,還得確認自己有沒有部位受傷到一動就是發出疼痛。

  在確認自己的身體大概不會有嚴重過頭的問題而感到安心後,眼淚就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在有夥伴或是熟識的人不幸陣亡的時候,瑞圖不會像平常一樣阻止悲傷滿溢,而是會順著讓其宣洩出來。

  那是單純地因為熟悉的人已不再身邊而湧現出的悲傷。

  瑞圖用力握住被放在床旁邊的布袋,開始啜泣起來。

  伊莉娜、愛麗西亞、第一次進攻中失去的隊友,甚至是更之前曾經照顧過他的人們,在那一瞬間全都湧入瑞圖的腦海裡。

  就像是要悲傷全都攪和在一起般,他全部用哭泣的方式訴諸出去了。

  在哭泣的同時,弔念著他們。

[分隔線]

  「『梅花』前輩,謝謝你當時即時趕到。」

  在瑞圖剛醒過來的時候,一個年約十五歲左右的女孩向守在病房外面的大衛道謝,雖然並未鞠躬,但語氣也充分表達出女孩略嫌隆重的謝意。

  「你每次被人救都這麼正式嗎……還有,叫我大衛就好了,這個代號我自己都不怎麼常用,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他看著眼前這個有著一頭鮑魚短髮的夜黑種少女,面露苦笑的一連串問道。

  在八六這個隨時都有可能受傷、死亡的地方,太注重人情可不是一件好事。

  「我叫莉莉安,只道謝一次是我的作風。」

  雖然語氣仍然委婉,但不難看出堅定的態度。

  既然當事人都這樣說,大衛也沒有想要干涉別人想法的打算。

  「對了,你的資歷看起來也太淺吧,是什麼時候進到八六的?」

  大衛毫不掩飾的把他想到的問題毫不掩飾地問了出來了,性格過於直接也成為大衛經常被隊友詬病的一點。

  畢竟共和國在第一次大規模攻勢前認為戰爭快要結束了,就沒有投放新兵,理應是不大可能再出現比瑞圖他們還要再小的八六了。

  「前輩們不是最後一批,其實在前輩後面還有陸陸續續投放八六,只是次數減少而已,我是在2148年年初被投放的,當時十歲。」

  莉莉安態度穩重的回覆,縱使這是個敏感話題,她夜黑色的雙眸依然沉靜如水,如同在閒聊般。

  共和國人深信著與「軍團」的戰爭在2149年左右就可以結束,所以很多戰隊都沒有再納新兵,十歲左右的幼兒也大多數都被捉去做人體實驗或是被賣到第一區了。

  有些共和國的軍官為了讓自己的成績好看些,就把他們這群其實應該要抓去做人體實驗的八六們偷偷塞到戰場上。

  雖然說第一年的死亡率超高,但是只要人一多,再安排一兩個有經驗的過去,擊殺率也會跟著提高。

  這樣的內幕莉莉安自然是沒說。

  像是要轉移話題般,她望向比自己高將近一個頭的大衛問道。

  「請問,「米蘭」前輩明明醒了,為什麼大衛前輩不進去呢?」

  聽到這裡,大衛那鐵灰色的雙眼露出了苦澀的笑意,向莉莉安回答道。

  「他的名字叫『瑞圖』,是個跟我一樣不怎麼常用代號的彆扭傢伙,而且你仔細聽裡面的聲音。」

  大衛露出比剛剛更深重的苦笑看向房門,輕輕地嘆一口氣。

  或許是莉莉安的位置比較遠離房門,只聽到瑞圖起身時的床鋪的移動聲,卻沒聽到更細微的嗚咽聲。

  莉莉安在聽到大衛的建議後,專心凝神地聽著病房裏的動靜。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

  她用禮貌的態度微微致歉,雖然面上依然是平靜如日常對話一樣,但可以聽的出來是真的感到抱歉。

  「哪有什麼唐突,這傢伙最麻煩的地方就在這裡。」

  不等莉莉安的反應,大衛就接著把話說下去。

  「這傢伙的原則是只光明正大的哭一次,而且幾乎不會發出聲音。我們戰隊在剛剛的戰鬥中失去了副隊長,他現在大概是在宣洩熟悉的人不在的悲傷,順便把之前的遭遇到的類似事情也一起發洩出來
          ……不過僅限這一次,那這之後,就算瑞圖想到那位已經不在的人,也會拼命的壓抑住,裝作沒有這回事的表情,就算真的那一刻壓不住了,也會躲到某個角落不讓人看見。」

  說道這裡大衛不忘瞄一下病房裡面情況,雖然沒有明說,但擔心的態度顯而易見。

  「但這已經算是好的了,相較於其他被這種慘絕的環境折磨到已經喪失感情的八六,瑞圖算是比較有血有淚的人。」


  莉莉安沒有答話,只是擺出平常看到的一號表情默默聽著。

  對於她來說,自己早已忘記哭泣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了,所以也想不到有什麼話可以接。

  她本來就是感情淡泊的人,在從軍後看到太多死亡,已經被消磨到感情幾乎為零。

  應該說她還是會感受到悲傷,但卻會強行封鎖住這股心痛,這才導致她對死亡漸漸感到麻木。

  她果然還是沒有辦法坦率的接受那些源於死亡的強烈情感。

  「不過如果以那樣的標準來看待,我大概是一個沒血沒淚的人吧。」

  大衛算是比較後知後覺的人,直到他把上面的話全部說完後,看莉莉安沒怎麼回應才側身瞄了她一眼。

  不過,只需要看一眼,他大概就能知道她的想法如何了。

  這並不是指大衛的感應能力過人,只是單純因為莉莉安的那個表情在八六區實在看到太多次了,已經到可以通過直覺判斷的程度。

  對於大衛來說,實在沒有辦法看著一個獨自煩惱的後輩不管。

  「不過,雖然現在沒有辦法表達,但是總有一天你會把自己感受到的一切全都爆發出來的,然後把這一切悲傷慢慢消化掉的,所以不用太擔心,今天就先回去吧。」

  他用著他的方式安慰著後輩,雖然他自己也覺得單靠言語實在沒有辦法解決,但言語可以傳達想法和心意,這就對大衛來說就很足夠了。

  「所以,小姑娘你不要這麼容易的送死喔。」

  大衛拍了拍莉莉安的頭,豁達中帶著溫柔又有點隨性的語氣說道。

  他把想說的說完,也不管莉莉安的反應,就徑直的走了。

  導致莉莉安只能帶著尚未消化完的尷尬眼神目送大衛離開。

Dodger blue=道奇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