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風蝕末日 第五章:新生(6)

夜川霖 | 2024-06-02 22:13:49 | 巴幣 1024 | 人氣 520

完結風蝕末日
資料夾簡介
最大的痛苦乃精神的最後解放者,由於這個痛苦,我們才得以了解事物最後且最深的真理。——尼采《快樂的知識》-序-2

林綵婷當初跟歌頌者談的條件是50%人口。
那女人之所以敢開這麼大的價碼,是因為地球有99%的人在外神手裡,如果要確保新宇宙的文明能正常運作,至少需要奪回15%的人口。
由於祂沒辦法選擇要奪回的對象是誰,也只能將數字盡量開大一點,以避免送過去的都是些社會底層……好像也不錯,祂忍不住嘆氣,幹嘛要幫這顆星球的文明想這麼多啊?跟那鬼東西正面搏鬥,能額外再奪回1%就很不錯了。
「但是嘛……也不是做不到就是了——」古神種自言自語道。
古神種話音剛落,三條巨大的觸手便從地底竄出,眨眼間就朝她襲來,當沙塵散去時,現場並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舊日支配者甩動黃袍,拍開了身後倒塌的大樓,先前祂剛甦醒不久,感知能力還相當虛弱,古神種只要把自己的氣息藏起來,祂就需要花上一段時間尋找,現在祂徹底恢復了狀態,這座城市已經完全落入祂的掌握之中,再過不久感知能力就能蔓延至全球。
「我能清楚知道你們在哪——」
說完,祂伸出觸手朝一棟半毀的大樓甩去,同一時間成排觸手從地面竄出,刺進整棟大樓將其撕碎,古神種就這麼被觸手緊緊捲住,綵婷的機能太差,祂必須動用全力才能避免自己被捏成渣。
「你們永遠也學不會,總是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有勝算,我們的科技能力遠超於你們之上,從我的能力遠超於妳就能知曉,別忘了,你們才是被創造出來的一方,敗給自己的造物主,你們也用不著難過——」
「是啊……你說的沒錯,我們的確害怕你們,連你的單顆核心都會感到畏懼——」古神種氣力開始衰退,觸手已經捲到祂的胸前,儼然已無法逃脫,所以開始說些喪氣話。
「這顆星球的牧羊人大概是想達成局面平衡吧?不愧是你們創造出來的文明,終究跟你們一樣蠢,從一開始我們兩邊就不平衡,造成現在的局面,才沒有比變成歌頌者的玩具要來的好——」
「所以你們果然沒打算履行承諾,對吧——」
「承諾本來就是兩邊勢均力敵才能談成,等歌頌者玩膩後,那顆星球自然也沒用處了——」
「那我們放心了,果然我們不是最惡劣的呢——」
古神種笑道,下一秒就被徹底捏碎,支配者轉頭看了一眼,赫然發現觸手裡沒有留下碎肉跟血水……更正,是林綵婷的肉身碎片,與祂的身體產生了連結。
「你作為代言人表現得還不錯,至少比歌頌者要懂得威脅人,不過那大概是因為祂已經習慣了吧?遊走在這麼多顆星球,殺了我們無數同胞,但你大概忘記自己跟歌頌者不同,而是跟我們一樣,是單一星球的產物,也同樣都是出於他人之手——」
「想引爆核心跟我同歸於盡嗎,沒有用的,這具身體,僅有一顆核心罷了,其他核心完全不在這——」舊日支配者感覺有股能量正朝自己的肉體中央竄去,但還沒抵達就被祂給阻擋。
「我們知道,況且就像你說的,勢均力敵才能談判,但這是我們能做的最後一件事——」
古神種沒有繼續衝向中央,而是化為一團火焰,將支配者的右胸膛燒出一個大洞,這團火焰透過外神的通道傳遞到了世界各處,許多怪物開始灼燒,從陰冷的寒流變得炙熱,異空間裡的他們也跟著睜開雙眼,無意識地從懸掛著的狀態緩緩降下,緊接著被另一條線給勾起。

(十五分鐘前)

雪山這裡,歌頌者揮舞著鐮刀,一邊與男孩戰鬥、一邊尋找不知飛哪去的庭宜,自從分離後庭宜就這麼憑空消失,就連通道裡都沒察覺到,這丫頭到底會去哪裡了?
其實不只歌頌者在找,男孩也在尋找庭宜,這顆星球失守了,但總不能留著後患不處理吧?他們的資訊要透過通道傳遞到古神領域,每次來回大約需要一個小時,祂沒辦法及時告訴領域的人綵婷沒有攜帶支配者核心。
「我說妳剛剛是被什麼玩意給刺穿了腹部來著——」男孩慌張之餘,還不忘調侃地問道。
「關你什麼事——」歌頌者不悅地將鐮刀揮向男孩頸脖,但對方在千均一髮之際躲開。
有肉體的好處是能夠體驗許多快樂感受,但壞處也是顯而易見地,那就是無可避免地具備疼痛感。
但作為替代用的身體,祂自然是有辦法關閉疼痛,就像當時在街道上被古神種攻擊那樣,雖然肉身會受損,但並不會疼痛,不過這也不能怪別人,是祂自己過於縱慾,性的快感經常會需要伴隨一定疼痛,而祂做完後,就忘記關閉疼痛機能了,才會導致腹部被刺穿時腦袋整個亂掉。
「不說也罷,我說妳支配者核心不是外神的玩意嗎?怎麼還一副找不到人的樣子——」男孩讓怪物從支配者身後攻擊,但被對方輕易化解了圍攻。
「關你什麼事——」
「妳變成復讀機了是不是——」
「你才是要跟到什麼時候——」
「我們不跟著妳找不到人——」
「關我什麼事——」
「妳想聽個冷知識嗎?這星球有個說法,經常生氣會長皺紋,妳這樣到時候身體變得不漂亮,沒人想跟妳做愛怎麼辦——」
「關你什麼事——」
男孩抓準機會,一腳踩住了襲來的鐮刀,手中迅速化出一把利刃朝歌頌者刺去,就在歌頌者準備抓住利刃的瞬間,祂引爆了手中的利刃,幽暗的雪山頓時被一道刺眼的強光給照亮。
強光消逝後,男孩另一手緊緊抓了把長劍直指歌頌者的胸膛,但在刺中前被對方給抓住了刀刃,男孩見狀一把將劍抽了回來,將緊握刀鋒的纖細指頭給一同切了下來。
「難怪找不到,原來是被帶走後,藏到了兩條通道的交界處,果然這顆星球,就是個難以溝通的文明啊——」
男孩感慨地說完後,望向天空悄然升起的那顆明亮星星,林綵婷已經從古神領域回歸。
潘伯做的最後一件事,除了是侵佔信徒的身體以外,也包含接住分離的庭宜,將她帶到綵婷指定的通道之間躲藏。
通道通常是無法相互交會並利用的,但外神為了入侵牧羊人,針對病毒做了不同的調整,讓綵婷的體內得以雙通道並存,所以她可以在兩者的交界處獲得不受侵犯的私人空間,而這地方其實歌頌者才去過,就在意識汪洋之外的那個幽暗空間。
歌頌者其實有注意到,水那邊是古神的通道,而水外面這裡是外神的通道,但那個回憶空間是什麼東西?一般通道是不可能會存在這種地方,但祂沒有太當一回事,只要還能感知到外神的通道,那個空間充其量也只是專屬於林綵婷的變數。
但祂現在不得不傾珮,當初拉著綵婷到那個空間,她就能察覺到那裡不完全屬於外神,是潘伯、庭宜甚至薇琪都能進入的地區,這丫頭的智商或許沒祂想得低。
「這樣看來,你們的通道真的有待加強啊——」男孩吐槽。
「是你們的通道太爛,才會發生這種事情——」歌頌者的手指長回來後,重新握起了鐮刀。
「還不是因為你們在牧羊人體內植入病毒,不然她哪來這麼多條通道可以用,這星球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鷸蚌相爭——」話還沒說完,鐮刀就朝他的腦袋襲來,他下意識地躲開後,朝歌頌者的腳踢去,卻被對方給踩住並切了下來。
「反正這顆星由終歸是失守了,你們依舊沒有任何勝算——」
「嘛,確實,但我的同伴好像不這麼認為啊——」
歌頌者聽不懂,但不影響祂動手,就在鐮刀即將揮下男孩頭顱的霎那,祂突然腦袋一陣抖動,這星球有無數條通道突然間遭到中斷,至少一口氣損失了將近10.74%的人口,而且隨著時間數量還在攀升,支配者如果不止血,怕是損失半數都有可能。
男孩抓準機會,單腳跳遠後迅速讓腳長了回來,於此同時感受著那些人連接上古神通道,做好從世界各地拉來匯聚的準備。
「那傢伙……還真敢啊——」歌頌者從沒想過古神種會自盡。
「哎……終究只能這麼做,但這招似乎蠻有用的,也許之後可以多投放一些古神種,看到時候自殺式攻擊有沒有機會——」
「你應該很清楚,那種方式殺不死舊日支配者——」
「我們很清楚,但只要能削弱,就有機會可以反攻,果然要超越瘋子,只有自己變得更瘋狂呢——」

遠方,立德扛著綵婷的母親,望著那兩個怪物戰鬥,且完全不甩他的模樣,默默地看向天空那顆星星,靜靜地等待綵婷最後的命令,此時一道暖風從身後吹來,將他頭頂上的砂石給吹散開來。
「妳怎麼還在這裡?」立德知道是誰來了,所以頭也不回地問道。
「你果然很討人厭啊,可以的話,真希望姊姊喜歡的人不是你——」巧寧嘴上不饒人地說道。
「妳才討人厭,小小年紀講話這麼沒大沒小。」
「小心我把你丟在這裡——」
「妳到時候就被綵婷罵。」
「她不會罵我,姊姊人最好了——」
「我說妳啊,沒看過她生氣的樣子對吧?」
「沒有,怎麼著——」
「……其實我也沒有,就連當時在中央公園重逢時,她都沒有對我發脾氣,如果可以的話,我好希望她能發脾氣,把我罵一頓也好,打我也罷,至少讓我為自己當初做的事情贖罪。」
「被打就能贖罪,那你應該被灌水泥丟到海裡——」
「我說妳這丫頭今年幾歲啊?你們學校都教這些是不是?」
「關你什麼事——」
「妳也被傳染復讀機了?」
「關你什麼事——」
「也是啦……不過妳說的沒錯,我應該就這麼當一具死屍,被怪物殺死在某個角落,這樣才是最好的吧?」
「我說你,還想見綵婷姐姐嗎——」
「誒?」立德有些驚訝。
「誒屁啊?想見的話就伸出手,有印記的那隻手——」
立德聽完,立刻伸出帶有印記的手,在碰觸到巧寧的瞬間,他感覺自己被抽離了身體,緊接著被吸進了一處黑暗之地。
「醒來啦!」他被人給一腳踹醒,睜開眼看見了一名女童,面色兇惡地站在自己身旁。
「啊……這就是妳的長相啊,果然是不討喜的小鬼呢,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古神跟外神的通道交界地,是綵婷姐姐用來安置大家的安全地帶,你的女朋友就躺在最裡面。」
「通道……」
立德狼狽地起身後,發現綵婷的母親不見了,且周遭滿滿地都是綵婷的回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關於她母親以及庭宜的畫面,但越往深處,他發現裡面存了許多與自己相關的清晰記憶,每一次說話、每一次外出、每一次的接觸、甚至他這些年傳給她的每段訊息,都被綵婷清晰記得,他看著這些畫面慚愧地落下眼淚。
「你知道自己傷害她多深了嗎?」巧寧憤怒地問道。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那你可以留下陪她嗎?」
巧寧的話讓立德相當訝異,他以為這丫頭會希望自己滾遠遠地,而他也確實想就這麼退場,不要再靠近綵婷,是他唯一能想到最佳的方法。
「你就是個笨蛋,到底知不知道綵婷姊姊跟那些神做了什麼交易?」
「我知道一些……但不知道全貌。」
「是嗎?那我就來告訴你吧!」
巧寧將真相一五一十地說出來後,立德更加感到無地自容,那女孩的內心果然很勇敢,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啊……姊姊。」
立德聽見巧寧說的話,驚得轉過頭去,印入眼簾地是面色疲憊,但仍然露出微笑地林綵婷。
「我原本想要在你不知情的狀況下,讓古神送你到新宇宙去的,看樣子好像露餡了。」
「綵婷……我……」
「沒關係喔,我一直都沒有怪過你。」
「可是……」
「沒關係的,不如說,你能跟庭宜交往或許才是最好的,畢竟她脾氣這麼差,我以前就經常擔心她這麼任性,會不會交不到男朋友,想必她也給你添了很多麻煩,對吧?」
「我們彼此都是,但我給她添麻煩比較多,我……其實一直希望能在對妳的感情以及她男友的身份之間找到平衡,但我實在做不到……」
「你要是能做到,那就真的渣到無藥可救了。」巧寧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綵婷大笑出聲,立德也跟著尷尬地笑出聲,但很快就恢復原本悲傷的模樣。
「對不起,如果能重來的話,我好希望能夠站在妳面前,替妳抵擋所有的傷害……」
「那不就是我們一起被討厭了嗎?」
「那樣也沒關係,誰說妳壞話,我就打破他的頭。」
「是也不用這麼做啦!哈哈哈!走吧!我帶你去找庭宜他們。」

綵婷帶著兩人來到最深處,薇琪跟昱誠昏睡在地上,庭宜則是難受地側躺著身體,胸口則鑲嵌著一顆暗紅色結晶。
「庭宜?她胸前那顆是?」立德問道。
「那是舊日支配者的核心,她已經完全跟那東西結合了。」綵婷解釋。
「也就是說……她從今以後,都會是這副模樣?」
「恩……」
立德注意到周遭有許多奇怪的通道,其中有條封閉的通道前面有個東西,靠近看才發現是一雙雨鞋。
「那是通道主人女兒的遺物……我把它放在那裡,希望自己不會忘記他。」
「那妳媽媽呢?剛剛」
「我媽媽……我會想辦法帶過來,但我可能辦不到了……因為我必須一直跟庭宜躲在這裡,直到將來有天,外神與古神決出勝負為止。」
「那妳……到時候妳會怎麼樣?」
「我不知道,但至少在這段期間,我可以為人類……為地球做點什麼,為我們的文明做點延續,就算那時間,跟整個宇宙的時光相比,只是曇花一現也沒關係。」
「林綵婷……」庭宜眼神兇狠地瞪著她,但因為體力不支,所以聲音實在不像是在生氣。
「庭宜,妳曾經說過我們就像硬幣的兩面,截然不同卻出自同一個個體,我想這句話是對的,這些年來,我嘗試討厭過妳,也嘗試怨恨妳,但一聽到妳的消息,我總是忍不住想知道更多,明明知道自己應該要生氣才對,可一想到自己早就知道妳的個性,就會變成生自己的氣。」
「妳……不需要拖我……下水……」
「抱歉了,我的摯友……我的閨蜜……未來讓我們一起守護新宇宙吧!」
「誰要……跟妳……」庭宜很想說更多話,可無奈體力先到了極限。
「那就這麼說定了,庭宜,很高興在未來的漫漫時光中,還能有妳在這陪我。」
立德聽了不禁捏把冷汗,這女孩好像……真的變腹黑了?到底是受到誰的影響呢?
「還有我,姊姊,我也在這邊陪妳。」巧寧興奮地從身後抱住綵婷。
「我也是……綵婷,如果妳不嫌棄,讓我陪著妳好嗎?」立德來到她身旁,綵婷溫柔地牽起他的手點頭。
「新宇宙要開始了,剛剛我的通道收到了通知,地球最終奪回18.42%的人口,讓我們一起為新生祈禱,好嗎?」
「好。」
立德聽從綵婷的指示,將薇琪跟昱誠拉到一處溫暖的水牆之中後,倒退兩步緊緊牽著綵婷的手,巧寧也在一旁牽著,霎那間整個古神通道都在發光,薇琪跟昱誠兩人在他們面前緩緩消失。
此時水裡出現了一個影像,是微型宇宙與新地球的現況,上頭正在透過模擬,將原本地球的生態模樣複製出來,但由於人口銳減的緣故,居住的大陸也必須跟著做出調整,原本四分五裂的大陸,現在合併成一塊盤古大陸,雖然不確定未來會不會再次分裂,但人類應該都有辦法找到生存方式。
接著又出現另一個影像是統一教總部,千珩率領著信徒們,站在大街上對著舊日支配者磕頭,他是如此的虔誠,信徒們是如此的瘋狂,以至於他們全數被觸手給殲滅時,都在發自內心地感恩外神。
「希望新宇宙,不會再出現統一教了……」立德說道。
「希望如此。」
「這樣就結束了,綵婷,我們——」
立德話說一半,眼角餘光便注意到綵婷將巧寧推進古神的通道中,還沒等他反應,綵婷就甩開了他的手,一腳將他踢進了溫水之中。
「綵婷!」
立德聲音含糊不清地在水中呼喊,他想出去,但卻被溫水越拉越深,他看著綵婷離自己越來越遠,在意識徹底消逝之前,他才終於看見綵婷流下眼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