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86-不存在的戰區-青空 Chapter12.Ultramarine blue

沁雪 | 2024-06-02 14:09:00 | 巴幣 0 | 人氣 122

Chapter12.Ultramarine blue

        隨著風沙越來越濃,瑞圖的視野就像是被一片黑布蓋住一樣,停頓了好幾秒。

  回過神來時,他人已經不在剛剛和愛麗西亞談心的廚房後方,而是自己的破壞神內,而且機體和姿勢都是傾斜著的。

  看著自己內部也因為無數次的戰鬥而變的七零八落時,有股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那是夢境的時間線被提前的直覺。

  「愛麗西亞!你在嗎?愛麗西亞!聽到要回答啊!約翰!卡爾!」

  他的心臟一直在劇烈的跳動著,就像是在印證他那不祥的預感。

  「……瑞圖,……你還有戰鬥能力嗎?……幫我一個忙。」

  那是已經虛弱的講話都斷斷續續的愛麗西亞的聲音。

  「不要!你給我好好休息,不要想要做什麼自爆的計畫,絕對不要!」

  兩年前的壯烈記憶從瑞圖的腦海裡再次浮現,就算知道阻止了現實世界也恢復不了,但還是大吼了出來。

  蘊含著沒能阻止伊莉娜的悔恨一起。

  「……真不愧是隊長……真懂我呢……」

  「愛麗西亞你不要動,我去把你先救出來,軍團大概已經走遠了。」

  這句話是謊言,其實他們正是因為被為數眾多的軍團包圍,才陷入傷亡慘重的境地中。

  畢竟對於沒有預測工具、指揮官是個飯桶、且軍團的行蹤越來越會隱藏的趨勢下,被軍團徹底進行圍剿的攻勢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雖然小隊的確如軍團預期般造成了重創,但它們很明顯是帶著想殲滅的意圖來的,從站在軍團中央指揮的牧羊人和龐大到無法處理的軍團數量說明了一切。

  「……你的判斷能力變差了……明明就還在附近……不用顧慮我……去把還倖存的人帶離開開……我會做個了斷的。」

  愛麗西亞倒臥在駕駛艙內,躺著血的身體不停地喘著氣,就算是這樣,她依然用著漸漸失去力氣的手臂揮舞著小刀,把駕駛艙裡面的繫帶割開,好讓自己的受傷的肢體可以伸展。

  反正,這一次應該就是生命中的最後一役了,也不用擔心會不會飛出去。

  似是要壯膽般,愛麗西亞放肆一笑。

  「瑞圖……這是我和你的分工合作……我會把那些臭鐵罐全部打倒!……剩下的隊員就拜託你了……。」

  她忍著肚子被炸到血肉模糊的疼痛,艱難地把話語說出口,然後深吸一口氣,用相當粗曠豪邁的方式把即將包圍住她的軍團們全部打趴。

  雖然衝擊力還沒有到打死的狀態,但也足以讓四肢損傷,降低軍團們的攻擊力。

  一般來說,軍團不大可能會這樣窮追猛打一個已經受傷的機體,尤其是在「牧羊人」在的戰場上。

  但愛麗西亞靠著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使得「牧羊人」把她判定為危害的對象,吸引軍團不得不先靠過來把愛麗西亞解決了。

  「可惡……!」

  斜掛在自己機艙內部的瑞圖也掙扎地使已經被折磨到殘破不堪的破壞神站起來,他沒有辦法容忍愛麗西亞那種想犧牲自己,讓其他人活下來的做法。

  就算她說不定已經受到了足以危害性命的傷。

  就算這樣的行為可以救下很多人。

  就算……對愛麗西亞來說,她想救下很多人的願望即將達成,覺得死也無憾了。

  瑞圖還是希望愛麗西亞能夠活下來,能在現實意義上的活下來。

  他想看到愛麗西亞能生還在這片戰場上,無關乎理想或是目標,就只是單純的想法。

  「愛麗西亞!別去!我……想和妳繼續待在一起,我不想看到你死去!愛麗西亞!」

  瑞圖伸出手,雖然知道抓不住任何東西,但他還是下意識的做出這個動作。

  這時他才了解到,他一直以來信奉的戰鬥到底,其實就只是一心一意的希望自己珍視的同伴們,可以不用去死,可以活著見到他們。

  只是戰場太過殘酷,為了讓他可以接受同伴的死而自己欺騙自己的謊言罷了。

  他想看到的景色絕不是在戰場上貫徹自我後死亡的屍體,而是能看到在戰鬥後還能見到自己珍視的人們。

  「……能聽到你這樣說,我很開心,……總有一天,你一定會抵達戰場的彼端……到那時,記得代替我去看看一望無際的天空吧……。」

  愛麗西亞佈滿血跡的臉上掛著淡淡地笑意,然後,按下了已經佈置已久的爆炸裝置,打算把吸引過來的軍團們全都一次性地毀滅掉。

  「來吧……這就是最後……讓我們……同歸於盡吧……」

  愛麗西亞在訴說完遺言後,從不著痕跡的淺笑轉換成張狂的大笑,雖然因為肺部受損,聲音發不大出來,但她盡力用表情來呈現這個贈送給臭鐵罐們的「禮物」。

  也是為了讓她自己的生命,能夠以一個狂亂華麗的方式完結。

  不是後悔,不是恐懼,而是帶著即將會有人生還的喜悅和能把自己討厭的東西全都打趴的爽意,踏上前往死亡的路途。

  她一手撫摸著拜那遙遠的青空所賜而得以持續跳動的心跳,另外一手則俐落地按下啟動的按鈕。

  『砰!!』

  在按下按鈕的那一刻,燦爛的橘紅色火焰升起,隨後以不規則的方式在機能的周圍綻放無數的豔麗火花。

  愛麗西亞藉著已經受損到漏出機油、隨時爆炸都不奇怪的破壞神,把她原來設置的自爆裝置(最一開始是為了要炸毀腦袋)的威力又升級了好幾倍。

  再加上聚集這些軍團時,打的都是容易漏出機油的脆弱位置,一架被燒到,漏出的機油牽扯到旁邊的軍團,再加上四處已經被點燃的火焰,使得軍團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

  「愛麗西亞!」

  瑞圖看著從遠方竄起的火焰,發自內心的悲鳴著、呼喚著。

  他一遍又一遍的叫著淹沒在火焰中的少女,但同步知覺早就因為感應不到對方的生命體徵而自行關閉了。

  那種恍若心碎的心情再次升起。

  縱使經歷過好幾次,他依然抑制不住那種某人消失的疼痛。

  痛到他有種腦袋被攪亂了的錯覺。

  明知沒有用,但他還是持續呼喚著愛麗西亞,直到他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被軍團圍繞著的戰場上。

  意識在瑞圖沒有發現的某個時刻,被轉移到如同夜晚一般的群青色中緩緩下沉。

  明明他人還在夢境中,卻從時間線剝離出來了,霎那間令瑞圖恍若身處在死後的世界中。

  曾經經歷過的記憶如同走馬燈一樣浮現在腦海。

  在愛麗西亞的犧牲下,撇除瑞圖本人,救回來「闊刀」戰隊有四個人,因為人數過少,在這一戰之後,他們全部都被迫重新分隊了,瑞圖就是在此時前往到「先鋒」戰隊。

  而在那五人之中,順利撐過第一次大規模進攻的只有兩個人。

  至於那包愛麗西亞的遺物。

  遵循著曾經隊長的習慣,他敲下機甲的一部分廢鐵。

  那塊廢鐵被他刻上了『青空』。

  連同從機體下方撿到的群青色髮帶,他把這些物品全都裝入一只布袋中。

  那是象徵著愛麗西亞活過的證明,也是帶給瑞圖能活到現在的信念。

  是瑞圖想要戰鬥到底的源頭。

Ultramarine blue=群青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