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蒼青色之律與銀白色念想 《蒼劍》x《斷劍》 聯動番外 同人

夜臨 | 2024-06-02 11:13:55 | 巴幣 10 | 人氣 57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英勇的年輕國王,統治多爾茲蘭德公國。而在某一天,他與一名少女相遇了。」

  梅兒菲玲站在舞台的側邊,用銀鈴般的嗓音朗誦台詞。淡金色微卷的及肩中長髮輕輕搖曳,顯示出其符合十五歲少女的活潑特質。

  簾幕向上拉起,一名身穿公國服飾的少年走上舞台。

  此人有著一頭淡金色短髮,今年十七歲,為不胖不瘦的中等身材。

  其名為洛斯特.羅得維亞。熟悉的人會直接以洛斯特稱呼他。

  他不僅作為約雷希姆捻擊騎士學院的五年級學生,同時擁有騎士總局所賜予的個人代號,〈劍太子〉。

  這是唯有受到認可的戰士,才能獲得的殊榮。

  不過,要是在本人前提起這個外號,這名少年肯定會皺起眉頭。

  捻擊騎士學院的學生除了在必要時要協助防衛城市〈委涅斯〉,對抗歪獸這個敵人,也必須參與當地的服務活動,賺取升級學年所需要的考核點數。

  而洛斯特他們這組,被分配到要在戲院舉辦公益演出,梅兒則是自願參加。經過一番手忙腳亂,如今戲劇正式開始。

  「折斷的劍毫無用處,這樣的我卻必須肩負起整個國家。唉,真想丟下工作,跑去跟同年紀的女孩約會,度過一段有意義的青春時光。」

  歷史上作為公國的年輕國王當然不會有這樣的台詞,但這是戲劇,負責執掌劇本的還是洛斯特的妹妹梅兒菲玲。梅兒在一定程度上改編了從帝國流傳過來,名為〈斷劍之王與黑白聖女〉的劇目。

  負責演出的洛斯特以前從沒演過戲,卻還是硬著頭皮上台。他的表情有些僵硬,但起碼聲音有好好傳到觀眾席後方。

  順帶一提,會有這段是因為洛斯特專注於跟某位白銀髮少女談論戰爭史,忘了跟妹妹約好購物的集合時間所致。

  即便洛斯特的開場表現差強人意,但觀眾卻沒有因此反感。

  這是因為,他們的視線集中到舞台的另一側──

  「我必須……盡快逃跑。逃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角落。要不是這樣,我就不會是我自己了。」

  圓形的舞台燈光在擁有華國血統的黑髮少女詠的控制下,打在了一位身穿皇領服飾的少女身上。

  她緩緩走上舞台,仰望虛空的淺翠色眼眸充滿了無奈。白銀色的長髮輕輕飄盪在身後,明亮清晰的聲音讓觀眾不禁瞪大眼睛,無法將視線移開。

  飾演白銀聖女的少女名叫蕾婭,擁有能在危急時調兵遣將的智慧,同時也是一名歷史、謀略愛好者,而這樣的技術運用在戲劇上,其結果為超乎常人的演技和媲美專業演員的凜然氣場。

  隨著少女的台詞,眾人的內心彷彿跟著她一同糾結。

  燈光黯淡下來。

  切換到洛斯特這邊。

  「榭、榭瑟洛大人,我們在皇宮中庭發現一名昏迷的少女。」

  扮演貼身女侍的是雙胞胎中的姊姊──薇露,她怯生生地低頭向公王報告。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該不會跟我國某位高等技師一樣,喝醉酒倒在路邊了吧。」

  「不、不是的!那名少女身上沒有酒精類的氣味。」

  薇露搖頭,她聽說這段來自蘭伊莎教官因為某次假日酗酒,被其妹妹費盡千辛萬苦才拖回教職員宿舍。

  「總之,先去看看吧。」

  洛斯特歛起表情,跟著雙胞胎之中的妹妹、飾演公國騎士長的思露前往中庭。

  降下後的布幕重新升起。

  洛斯特見到草地上散落白銀長髮的年輕少女,不禁發出嘆息。

  「多、多麼美麗的少女……宛如戰場上的女武神一般讓人心蕩神馳。」

  這時,旁白插入──

  「公王見到少女的模樣,不禁為之震懾,忍不住又誇了一句。」

  喂、別臨時搞這種即興橋段啦,梅兒!洛斯特在肚子發起吐槽,然後道:

  「想必跟這位麗人相處,會成為一段美好的體驗吧。但是……」

  洛斯特停頓一秒,接往下一句台詞:

  「不知道她為何而來,又為何會在此處昏迷呢?」

  這時,躺在草地上的白銀少女緩緩睜開眼眸。

  「請問您是……?」

  「我嗎?我是多爾茲蘭德的公王,叫做榭瑟洛。妳呢?」

  「……格妮薇雅……叫我薇雅就行了。」

  聞言,洛斯特點點頭,接著說:

  「薇雅小姐為什麼會來到我國呢,看妳的樣子,不是我國的一般居民。」

  似乎是相當疲倦,蕾婭用細弱蚊蠅的聲音道:

  「因為……這個國家即將發生災難,我是來──通知大家這件事的。」

  「災難,這是什麼意思……」

  這時,旁白插入──

  「公王正想追問,但名為薇雅的少女卻再度陷入沉睡,他們最後決定先將之送到王宮的某個房間休息,並接受治療。」

  *

  「報告公王陛下,皇國領正派遣軍隊,進發我國!就像是騎士團食堂那般,他們的人數將道路擠得水洩不通!是足足有好幾千人的大軍!」

  騎士長思露激動地跪在洛斯特的王座前,這時另一道聲音響起:

  「陛、陛下……他們難不成是要對薇雅不利,要來奪走薇雅的。」

  貼身女侍薇露瑟瑟發抖,她似乎想起那位白銀色頭髮的少女要被抓回去,因此忍不住開口。由於兩位少女已經是要好的朋友,為朋友擔心是理所當然的事。

  洛斯特舉起了手,制止了他們的發言。

  「無須擔心,愛莉須。我一定會保護薇雅的。她既然是出自自己的意志,想待在我國,成為我們的友人。那樣的話我們就是同伴。」

  洛斯特起身,唰地抽出了道具長劍。

  「作為公王,我一定會守護這個國家,也守護這名真心想擁有一個歸宿的少女。」

  洛斯特鏗鏘有力地講述台詞,視線餘光卻見到旁白的講台上立了一塊板子:

  『同時,作為一個男人,我也會讓她獲得幸福。』

  洛斯特徹底無視,接著大喊:

  「多爾茲蘭德不是無力的國家,確實我們曾經很弱小,缺乏資源,甚至遭到敵人鄙棄,但是,我們現在有了精良的訓練、嚴密的戰術推演,還有士兵們堅強的意志和體魄,更重要的是──我們有想要保護的事物。這樣的我們,絕對不會輸!出征吧!將意圖侵擾我國的皇領驅逐,讓他們知道,我們多爾茲蘭德絕非能讓人任意欺侮之輩!」

  負責舞台裝置的詠切換音響,震耳欲聾的士兵吶喊聲在觀眾席蔓延開來。


  布幕拉下,隨後升起。

  飾演皇領總帥的是費恩,身材魁武的他在嘴邊黏了黑色小鬍子,望向布景的山頭另一側道:

  「區區小國多爾茲蘭德,竟然誘拐我國白銀聖女……明明那位昏君已經將黑鋼聖女作為女侍留在身邊,簡直貪得無厭。作為男人來說,根本不可原諒。」

  費恩用低沉但堅定的語調說著,飾演副帥的希昂接過話頭道:

  「沒錯,就像學生時代有人明明已經有可愛的妹妹,卻還跟轉學生眉來眼去,甚至就連小隊中的女生們都對他有好感。這樣的傢伙實在太讓人羨……太讓人感到憤怒了。」

  兩人互看一眼,交流的眼神中充滿某種真切的認同感。

  接著,兩人先後鼓舞士兵,率軍朝著公國進發。


  旁白:

  「兩軍短兵相接,此時的榭瑟洛遭逢了皇國領主帥,為了對抗皇國領所派出的強將荷利斯特休斯,黑白聖女也挺身戰鬥。」

  舞台布幕上升。

  燈光打在身穿藍色軍服的洛斯特,以及身穿黑色軍服的費恩身上。兩人持劍對峙。

  「年輕的公王,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成為我皇領稱霸天下的食糧吧。」

  「皇領之主,恕我無法回應這樣的要求。過去我的眼中只有殺伐,手中的劍才會斷裂,但如今,我是為了守護重要的友人與同伴而戰,這樣的劍堅韌無比,即便是皇領,也不可能將之斬斷!」

  兩人經過數次交鋒,最後雙刃相抵,雙方比拚力氣與意志。

  燈光消弭,轉而打在三名少女身上。

  「白銀聖女,不,那個光榮的稱號已經不復存在,現在的妳不過是個膽小的叛國者。格妮薇雅,還不乖乖放下武器投降!在我荷利斯特休斯大人的面前俯首稱臣!」

  擁有薄荷色頭髮的武將拿著雙劍,對著前方兩位少女挑釁道。

  「荷莉學姊還真是幹勁十足呢。」

  梅兒在寫劇本的時候,荷莉跑來指名要擔任這類的敵對角色。據她所說,原本她小時候曾夢想要成為揮舞雙劍的捻擊騎士,最後卻因為老家的緣故,被分配到救護工作。雖然沒有什麼不滿,她已經決定在這條路好好努力,但這次卻也是個實現願望的機會。

  「我、我們是為這個國家、為了榭瑟洛陛下而戰!」

  「是的,現在的我已不再是皇國的白銀聖女,即便被你們稱為叛國,但是唯有這裡,才是我真正的歸宿。我是不會……任由你們糟蹋這個地方的。」

  黑鋼聖女與原白銀聖女各自做出回答。

  觀眾們紛紛屏住氣息,接著台上的人們紛紛揮舞起武器,鏗鏗鏘鏘的激烈交鋒,伴隨舞台音效響徹整個表演廳,給予眾人極大的震撼。


  *

  首先分出勝負的,是洛斯特這邊。他所飾演的公王用道具長劍刺入了敵方總帥的胸膛,不過因為長劍是柔軟的材質製造,實際上費恩就像被棉花戳到一樣。

  費恩咬破可食用顏料袋,嘴角流出鮮紅的液體。

  「……」

  接著,他瞪視著洛斯特好一陣子,才終於緩緩閉上雙眼。身體啪答一聲倒在戲台上。

  另一邊,黑鋼聖女遭到敵方副帥希昂偷襲,陷入苦戰,但最後也使出法杖中潛藏的力量,擊倒對方。

  至於蕾婭這邊。她遭到對手彈開,儘管後來勉強地擊敗荷莉斯特休斯,卻也倒在戰場上,逐漸失去氣力。

  洛斯特趕到蕾婭身旁,握著她虛弱的手道:

  「啊啊,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難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嗎?」

  「不……絕對沒有這種事。榭瑟洛大人。你守護了多爾茲蘭德無數百姓的安危,守護了你所珍視的同伴,同時也解救了我。」

  「薇雅……」

  銀髮少女的聲音不只讓眼前的淡金髮少年發出沉吟,觀眾們也被捲入其中,豎起耳朵等候她即將說出口的每個字、乃至於每一句話。

  「因為有你,有大家在,所以我才能是我。不是詠唱預歌的白銀聖女,而是格妮薇雅,一個能被稱為薇雅的普通女孩。」

  白銀髮少女憔悴的臉上,露出有如玻璃般脆弱,卻又無比惹人憐愛的笑容。

  「榭瑟洛大人……請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呵呵,幸福會因此而逃跑喔。」

  直到這時,榭瑟洛才注意到自己的臉頰上流淌了溫熱的液體。

  薇雅伸手拭去他溫暖的脆弱,榭瑟洛想說些什麼,喉嚨卻像是卡住般發不出任何聲音。

  「我們回去吧。回去多爾茲蘭德。那邊才是我們的歸宿。」

  直到這裡,榭瑟洛才終於用力點頭道:

  「嗯……是啊。多爾茲蘭德,是我們的歸宿。一起回家吧。大家都還在等著呢。」

  榭瑟洛……洛斯特說完這句台詞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累了,懷中的少女靜靜閉起了雙眼,水潤的櫻花色唇瓣反射舞台的點點光芒。



  洛斯特回想應該沒有這樣的橋段,接下來的展開是公王抱著少女起身,然後薇露所飾演的黑鋼聖女與他們會合,並結束在這一段。

  原來是這樣。

  洛斯特察覺到異狀。

  戲台旁的薇露已經退場,從她臉上慌張的表情來看,似乎忘記還有這麼一段演出。為了填補這樣的空缺,蕾婭看來打算用即興演出應對。

  觀眾們用熱切的眼神望著洛斯特和閉上眼睛的蕾婭。

  懷中少女的柔軟身軀,以及不斷傳來的幽香讓洛斯特十分動搖。

  洛斯特假裝凝望虛空、陷入沉思,實際上則是瞥了一眼旁白。梅兒與其對上眼,用「上吧,哥哥!」的眼神回給他一個媚眼,同時豎起拇指。

  這下該怎麼辦?

  蕾婭的唇瓣間,傳來叫人融化的溫熱吐息,洛斯特的心臟也加速跳動。

  只、只能上了吧。

  做好準備的洛斯特,輕輕低下頭……

  紅色的布幕緩緩降下,隨後升起時,參與戲劇的所有人員排成一排,向觀眾鞠躬致意。

  台下傳來如雷的掌聲。


  *


  「哥哥,你在搞什麼東西!用小伎倆欺瞞觀眾還稱得上是稱職的演員嗎?」

  收拾完用具,一行人走在黃昏的街道上,首先發難的不是別人,正是洛斯特引以為傲的妹妹。

  「梅兒,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況且那樣會讓蕾婭困擾的吧。」

  洛斯特認為自己做的十分巧妙,但梅兒似乎從氛圍中察覺到暗藏機關。不過洛斯特決定裝傻到底。
  
  接話的則是受到關注的另一人。

  「我沒關係喔,畢竟只有那種方式能收場了呢。洛斯特,要確實演好才是對觀眾尊重的表現喔。」

  蕾婭表達自己的立場,但她的話語中無法讓人感知到深意,洛斯特察看她的微笑,別開視線道:

  「我、我就是不想這樣啦!有什麼關係!」

  「唉呀,我們的〈劍太子〉大人真是純情啊……!」

  「是啊,費恩!一般這種情況哪管得了那麼多。」

  費恩跟希昂從兩邊搭上他的肩膀,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就說別叫我〈劍太子〉了!你們這兩個渾蛋……!」

  洛斯特握緊拳頭,控制怒意說道。不過對其知根知底的梅兒明白,那不過是在掩飾害臊,而非真的生氣。

  薇露和思露兩人也在彼此交談,荷利則是跟詠在剛剛的路口便已前往商店街。梅兒趁機放慢腳步,並用眼神跟蕾婭示意。

  兩人緩緩落到隊伍後方,梅兒輕聲問道:

  「蕾婭學姊,如果哥哥真的親下去,妳會怎麼辦?」

  聞言,蕾婭露出一抹笑容道:

  「是的呢?到時該怎麼辦?」

  「咦?」

  「那不像是他會做的事。所以……我也不知道後續會發生什麼事。」

  「你那麼相信哥哥嗎?」

  「與其說是相信,倒不如說是不相信。」

  「……?」

  「──不相信他會輕易做出這種事。」

  蕾婭輕輕踏出一步,接著道:

  「但是……世界上有許多事經常出乎意料,有什麼事即使斷定不會發生,但實際上卻會出現,舉例來說,就像是歪獸這種不可思議的存在。而歷史上也不乏這類無法找到規律的事件。」

  就像是研究歪獸一般,蕾婭是不是也在研究某些人與人之間的關聯呢?

  梅兒沒有問出口,那樣未免太不識相了。

  於是,梅兒決定打趣地說道:

  「蕾婭學姊,你比較喜歡規律還是不規律呢?」

  對此,蕾婭轉過身來,由於是夕陽逆光,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能見到她將纖細的食指放在唇邊道:
  「這個嘛,秘密。」

  就在這時,前方傳來呼喊他們的聲音,看來兩人不知不覺跟隊伍拉開距離。

  他們各自做出回應,接著快步跟上。

  望著跟友人吵吵鬧鬧的哥哥身影,梅兒略微彎起嘴角。

  「旁白:『從此以後,少年與少女繼續過上一段互相拉拉扯扯的珍貴時光,就這麼緩緩邁向故事的下一階段。』」


  ─完─

  原作連結: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