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夜蝶詛咒(重製)35 團體挑戰賽(9)

小光光 | 2024-06-01 15:09:07 | 巴幣 0 | 人氣 38

連載中夜蝶詛咒(重製版)
資料夾簡介
劇情大體沒什麼改變,只有變細節。除了那第一卷最後面超級突兀的部分

在離開後,文茵便小聲的喃喃自語了起來。

「可能真的不像我吧。但可惜的是我必須展現出價值,只有文茵才能展現出來的價值。畢竟.....他就是這樣的人」

說完沒多久,她便不由得笑了。

「我也知道這樣很卑鄙,但是不論是為了共同的目標,還是為了他,我都必須是他理想中的文茵」

當她說完這句話,呢喃的聲音便消失了。

只剩他人的聲音以及自己走路的腳步聲。

而曉月這邊則是久違的因為自己而陷入苦戰。

雖然已經預想到實行會很困難,但光是在理論階段就這樣處處碰壁對他來說還真的是久違了。

「我可不想連理論都不夠完整的情況下拿命去試驗阿」

撓了撓頭的他只能站起身來繼續去尋找相關書籍。

等到隔日最後的一場瑞士輪分組比賽時,曉月的狀態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差。

差到身為敵人的露莉都不由得出聲關心。

「呃......你還好吧?」

「這不是關心對手的時候吧?」

疲倦不已的他只能如此討人厭的回應到。

畢竟不可能宣揚天下,告訴大家自己在因為久違的陷入瓶頸,太過興奮所以研究得太晚沒好好睡覺。

「對!你說的對!現在確實不該關心對手」

這個狀況他明白,露莉很火大。

進入到比賽中,她算是被點燃的很徹底。

攻擊方式絲毫不留情,姆婭與可洛索毫無抵抗之力,輕而易舉就被請下台了。

而到了最後一場曉月才剛站上去,正準備舉起手來宣告投降之際,露莉手中的細劍飛速的朝他襲來。

「這麼兇狠的嗎......」

「我知道你想幹嘛,最好別想著投降不然會變成單方面的發洩」

看著從自己臉頰與手掌中間穿過去沒有命中的攻擊,他是如此的不想回應這番熱情。

但現狀卻是無可奈何的。

對方都出言挑明了,這一戰勢必不可避了。

「知道了知道了,這次就配合你」

聽到這話,露莉這才向後了數步給他準備的時間。

而在拔出武器的時候,他便開始了觀察。

看準放鬆的瞬間,正想說出投降之詞時劍尖已經眼前。

慢半拍才反應到攻擊已經讓他姿勢出現偏差了,面對隨之襲來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揮刺他只能疲於防守。

數量龐大、密集的攻擊讓他在彌補動作上的失誤十分緩慢,被逼到了擂台邊都還不能矯正完姿勢。

不過正所謂危機就是轉機。

此刻的他也不完全是沒機會,雖然這機會是因為自己必須調整姿勢才會湊巧發現的,但這就是所謂的機會

露莉為了對應他調整姿勢所以較低的攻擊與姿勢,露莉不免的需要比平時低半個身位才能完全發力,而這樣的動作在短時間內快速的重複著令她著實感到了吃力。

抓準時間,他在露莉揮出致勝一擊的瞬間將身體放得更低,以一記出乎預料的踢腿打斷了攻擊。

不過這踢腿不單單是讓露莉失去平衡,曉月自己也沒辦法瞬間恢復站姿。

不過這個瞬間已經足夠了。

隨著一句「我投降」的聲音響起伴隨著手環被用力砸碎的聲音,勝負就這樣遺憾的結束了。

而這樣既不乾脆俐落也不酣暢淋漓的勝負不是並不是觀眾所期待的,可是塵埃落定的現在觀眾除了不滿以外就只能以噓聲回應。

「不會給你下次的機會了」

而露莉面對這樣的結束反而有些平靜,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而在露莉離場後,他這才慢慢地爬起身來。

一下場,面對的不僅僅是連綿不斷的噓聲,更有來自隊友的質問。

對此他很不爽,可以說是超級不爽,明明是你們自己被單方面槌爛,憑什麼希望我單方面帶來精彩的比賽。

不過這樣的想法目前只能停留在腦袋裡,在現在隊友還有利用價值的情況下,還不宜將事情說開。

所以他只是敷衍地說到:

「當然是必須保證冠軍戰能打贏,現在暴露太多東西只會降低勝算」

「可是額外獎勵......」

看到兩人那貪婪的嘴臉,他不由得嘆氣。

「不要因小失大,比起眼前的獎勵冠軍能獲得的東西更多,還有!你們憑甚麼認為我可以以一敵三?」

「就.....感覺你可以」

對於可洛索那莫名的信任感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著對他展示國際友好手勢。

「不是!你什麼意思?」

面對充滿惡意的中指,可洛索十分不滿的問。

「我才要問你們兩個什麼意思!這種盲從的信任是哪招?」

一針見血的問題反而讓兩人啞口無言。

沒有任何根據,只是單純認為曉月很強、很厲害所以認為他可以,但被這麼一問兩人這才開始思考自己的認知是不是有問題。

而在兩人若有所思之際,他已經悄然無聲的離開現場了。

獨自一人來到訓練場,他如此呢喃到:「需要新的武器了,不然接下來的比賽就難了」

雖然還不完整,但時間上已經不允許他完善理論了。

「接下來的三天要達到1秒的程度才行」

捏了捏右邊的胸膛,深呼吸一口氣後他便開始了”危險課題”的攻克。

三天後比賽集合清點時,曉月特別的顯眼。

踩在截止時刻前才姍姍登場,要想不吸引目光都顯的困難。

「喂!你去哪裡了?怎麼每次都壓時才到」

面對姆婭的質問,他只是淡漠的回了一句。

「訓練」

而聽到這話還想說什麼的姆婭這才注意到,他身上的汗水。

雖然已經換過乾淨的衣服,但明顯飄出的熱氣與些微濕潤的頭髮已經明確表達訓練的真實性。

「你這樣可以嗎?」

當可洛索搭上他的肩如此問到,得到了只是一聲冷笑。

「如果你們能夠好好的取勝,那我自然是很好」

「放心放心!這回會不一樣的」

此刻的可洛索還不知道,現在話說的多滿等等就有多尷尬。

當輪到自己上場為隊伍拿下第一勝時,場面十分的淒慘。

對手剛好是上次瑞士輪循環中沒有碰上的,而可洛索在不熟悉對手的情況下,輕視敵人的先發起進攻就輕易的將自己帶入困境之中。

而這樣的情景彷彿歷歷在目。

就跟三天前為了額外獎勵而跟姆婭她們進行比賽一樣。

跟那時候被單方面壓著打沒兩樣,唯一不一樣的只有這次有進行了攻擊。

雖然攻擊完全造成傷害就是了。

隨後可洛索就只能被壓著打,毫無反抗能力的被壓著打。

唯一能慶幸的可能就只有被壓著打,還不至於像對戰露莉那樣被壓在地上磨擦。

不過有一點很遺憾的就是接下來的八強賽到冠亞是會有其他年級段、老師們以及校外人士來觀賽的。

有點類似於學校運動會,只是時間有點長總共有三天。

而一面倒的戰鬥著實沒什麼好說的,再怎麼抵抗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等到戰鬥的損傷積累到手環破碎,可洛索必須下場時自己隊友冷冽的目光瞪著他十足的不適。

「不是......我也不想這樣」

一開始還有打算狡辯什麼,但二人那無動於衷的眼神立刻讓可洛索打消了念頭。

隨後在他安安靜靜的站到後面,像個做錯事情的小孩子一樣的低下頭,曉月才將視線轉到姆婭身上。

「靠你了,至少要拉一個下來,不然明天四強戰你們自己加油」

看著豎起來面對自己的大拇指,此刻的姆婭感到好無助。

但無助之下也不能怎麼樣,除了直面以外別無他法。

而接下來的比賽,可謂是超乎想像。


---分隔線----
上週工作實在是太忙了,忙到我根本沒時間敲字。
不知道是最近太忙還怎樣,一直有種被甚麼趕著的感覺,壓力巨大。
然後第二位女主角,冠亞賽會出來,真的會出來。
一樣的人,然後稍微不太一樣的登場,以及不太一樣的接近,然後是一模一樣的倒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