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藍色監獄同人──凪×玲王】小剪男孩──29

日日穀 | 2024-05-30 10:30:03 | 巴幣 130 | 人氣 726

連載中《小剪男孩》正文
資料夾簡介
又名《關於我家的仙人掌突然變成小孩子那檔事》

《小剪男孩》29











  「燈里!」

  被緊隨其後的男孩一把捉住,燈里先是怔忡,回頭,旋即無地自容地調開視線。

  「別跑啊。你和泉奈發生什麼事了?是因為這樣燈里今天才心情不好嗎?」一頭凌亂短髮白中透綠,紅潤面色在喘息中逐漸冷卻下來,男孩正色問道:「你拿的那本書,是想跟泉奈一起看的吧,那是她最喜歡的繪本。」他微微瞇起翠綠的眼,「……那,泉奈說的那些話,是真的嗎?為什麼要逃走?為什麼不反駁?」

  本來似乎不打算正面應聲的眼鏡男孩被後半句直戳軟肋,這才放鬆扭絞的表情,渾身脫力,癱坐於地。

  「……因為我打破了我們的約定,已經沒辦法得到奈奈的原諒了。」

  然而,不是自清,卻是卑憐的坦露。

  即使感到不敢置信,小剪依然盤起腿,在頹然倚牆的朋儕身邊坐了下來。

  「你們是要好的朋友,她一定會聽你解釋的。」

  「她不會的……」拱起臂彎,燈里屈膝把自己抱成一顆蛋。

  「……那我來聽你解釋。」

  接著是好長一陣沉默,維持將臉往下埋的姿勢,男孩慢慢地說:「我跟奈奈說,今天學校老師要分送銅鑼燒給大家,我會拿回來給她,她好開心,好興奮,早上去學校之前,她還跟我說、說自己昨天晚上夢到有關銅鑼燒的夢……但是……我沒有拿銅鑼燒給她,沒有遵守承諾的我、讓她失望了……讓那麼開心、那麼期待的奈奈失望了……」

  兩個男孩的肩頭相並在若即若離處,小剪平緩地、有些困惑地歪過頭,「這不是你的問題啊?既然老師沒給,你就說自己沒有拿到不就好了?」

  不是不遵守約定,而是無法守約吧。他想,泉奈並非乖僻的孩子,雖然老是接不上線,但燈里說的話從沒有漏聽過一次。

  「……我有拿到……但是我不能給她。」又是半晌躊躇,「銅鑼燒,被壓扁了……被班上那群高大的孩子壓扁了……」

  「他們故意欺負你?」冰冷地,小剪立即反問。

  燈里畏畏縮縮地點頭。

  「那群可惡的混帳──」

  抬起臉來,男孩突然柔柔笑了。

  沒能來得及發火的小剪頓時呆住,「你笑什麼?」

  「要是奈奈知道這件事,她肯定、會和小剪有一樣的反應。」鏡片後的笑意很快地灰暗下去,「不對,奈奈她、還會做出更過火的事情……上次聽說我在班上被欺負以後,她在上課時間,從隔壁班衝到我們班上,當著老師的面說要替我討回公道……明明、我說沒關係,她還是和那群男生打起來了。」

  「嗚哇……」

  「結果完全敵不過男生,自己被打得超級慘……我那時候、只敢在旁邊看著,根本不敢發出聲音,或是阻止他們……從以前就是這樣呢,奈奈總是擋在我前面、為我出氣,把我的事情看得比自己重要,然後,又因為我而受傷……」

  從以前就完全沒有改變。不管是亮晶晶的她,還是膽小的、沒用的我,都一點兒沒變。燈里擰著眉說道。

  微風從廊道底端拾階而上,紛然撩起兩個孩子色澤相異的髮絲。

  被髮尾零零碎碎地掩去,燈里的表情,有些模糊,有些遙遠。明明看不清晰,靜靜蔓延在他話裡的苗麗星火,卻能共鳴般地令小剪呼吸一窒。

  「我不想要、再看到她受傷了……所以……」

  所以選擇隱瞞,選擇失約。男孩寧願被誤解,也要用這種過分溫柔的方式去守護對方。

  可是,這樣是對的嗎?

  任由心意被曲解而不讓女孩得知事情的真相,一意孤行地忍受下來,真的是對的嗎?

  小剪一點也不這麼覺得。

  「奈奈說得沒錯,我是騙子,是大笨蛋……」

  「燈里。」倏然握住他的手腕,小剪嚴肅地直視著那雙靛青色的眼睛,「告訴她事實吧!」

  「咦……?這是行不通的……要是奈奈知道,又、又會跑去和那群人吵架的。」

  我也會一起去,兩個人就能打贏了,絕對不會讓她受傷的!

  正想這麼說,小剪忽地就想起自己與凪有約在身,便改口:「不會發生那種事的。說服她的責任就交給我。」

  「小剪、為什麼……」

  「因為很不暢快啊!人類是需要互相理解的吧!」他斬釘截鐵道,「不對,不只是人類,我想所有生物都不希望被誤解。」

  「可、可是……」

  「我也不想看到燈里被誤會,好好講她肯定會懂的!」小剪把對方的手握在胸口,幾乎要貼到男孩臉上去,「就算和泉奈做不成朋友你也無所謂嗎──?」

  「──哎,還真是讓人感覺有壓力啊,這種關心。」

  一大一小的兩道影子走近,小剪吃驚昂首,第一個撞到的是暎子如琥珀橙黃的目光,隨後才是身高過人的自家老爸清冷的面龐。

  「沒看到小燈一臉為難嗎。你嚇到他了。」俐落的女孩語帶責難,「既然本人不想講,你怎麼激他也沒用。」

  「小剪,可不能強迫人家喔。」凪淡道。

  「不然要怎麼辦,就眼睜睜讓他們誤會下去,什麼都不做嗎?」收了手,小剪很不服氣,「這樣未免太冷漠了點。」

  「我可沒有說要撒手不管。」

  除了凪,其他人都不約而同地報予疑問。

  雙臂環胸,眉尾上挑,暎子揚起一抹勢在必得的明朗笑靨。

  我有一個好點子。她豎起食指輕快宣布,「食物引起的爭執就用食物解決吧!作戰名稱叫做:要繼續當好朋友喔之銅鑼燒大計畫!」

  爛透了。

  滿腹不甘,小剪死死地向上吊著眼珠子。

  這傢伙的命名品味,跟現在幫起腔來的凪一樣爛得透頂。






  墨黑短髮的女孩跟凪說完事情始末後,信心滿滿地說明自己的得意大計:作戰很簡單,就是大家一起做出新的銅鑼燒,作為補償,由燈里交送給泉奈,緩和後者單方面劍拔弩張的氣氛後,再由前者親口交代真相。

  聽上去是個很麻煩的計畫,凪並不想攪和其中,但暎子不知哪來的熱情,說什麼也要拉著他這個無關人士參加,看著女孩英氣煥發的模樣,他也沒有拒絕就是了。

  現在,借用了育幼院的場地,樹懶叔叔正和一群孩子在廚房裡鏘鏘地忙碌著……外加一位格格不入的成年男性。

  「所、以、說,我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哪?這又是什麼活動哪?採訪呢?我們的採訪呢凪誠士郎?回答我啊你倒是很自然就融入這裡了哪!」

  嘴上一面念念有詞,在白襯衫外罩了件水藍色圍裙的男子一面往秤上量著麵粉的克數,還不忘叨他圍裙要好好穿。

  只隨意將圍裙掛在脖子上的凪彎身往櫃裡翻找砂糖,「既然來了就不要囉哩囉嗦的,好好做事,話癆男。」

  委屈地低鳴幾聲,那樹一個手滑,就被不慎灑出的麵粉給嗆得噴嚏連連。

  縱然看上去一副不可靠的冒失樣,但不得不說,他只是手腳笨了點而已,打理廚房大小事還是挺在行的(至少比專職吃飯的凪誠士郎熟練),倒也不像早紀說的「邋遢得不行」;而統領著眾人行動的,是意外諳於廚事的暎子。

  紅豆餡,拜託,不是工廠的量產食品,是料理節目裡那種香甜綿密的手工紅豆餡啊,她竟然要自己動手煮──這個小學生還能辦到什麼事,凪都已經不覺得驚奇了。

  「誠士郎,砂糖找到了嗎?」洗淨的豆粒已準備下鍋,暎子舉著木勺子問。

  「……沒有。」

  原本在和燈里一起對付量杯的小剪聞言,抱著大小器具湊到他身旁來。「會不會放在上層?」

  「沒有,我都看過了。」他咕噥,「這是我找的第二遍。」

  「該不會是用完了?」暎子又問。

  「喂──說到用完,這裡才是大危機哪。照我們原本要做的份量,麵粉還遠遠不夠哪!這大概只能做很可憐的試吃樣品吧。怎麼辦哪短髮的小姑娘?」

  「嗚耶?不會吧,連麵粉都……」

  「什麼材料都沒有,這裡還真是貧瘠啊,真的沒問題嗎──」

  「少說得事不關己啊,凪!沒辦法也要幹。」

  「沒有也只能去買了吧?」那樹拍了拍掌心殘留的麵粉,「最近的超商……用走的也要一個小時哪。」

  愧疚地低下頭去,暎子兩手緊抓裙擺。

  「抱歉,各位,我不知道材料不夠……對不起……」

  「沒關係,暎子、不用道歉。」

  「就像燈里說的一樣,沒什麼好抱歉的,就交給我和凪解決吧!」

  凪不是很情願,「嘿欸──好麻煩,為什麼是我?這種事情只要和玲王說一下就……而且小剪怎麼這麼有幹勁,你發燒了嗎?今天就要死掉了?」

  「才沒有要死。」

  咧嘴一笑,小剪自後方勾在他背上,不知往耳邊說什麼後,青年似乎被說服了。

  「話癆男,你也一起來。」待男孩落地,他站起身煞有其事地說,「廚房對我和小剪來說是不容褻瀆的神聖處所,非必要絕不能踏入,我們需要一個最接近神明的聖人。」

  果不其然那樹馬上叫嚷起來。「那就只是不常進廚房而已哪!」

  「嗯,所以要是放任兩個廚房白癡去採買一定會出事的,我保證。」

  「自信別用在這種地方凪誠士郎!用膝蓋想也知道怎麼可能我們兩個都出去哪?你要放孩子們自己在廚房裡?」

  「唔……」這倒是。

  「再說了,機車只有一台,你和綠頭髮的小弟弟就騎我的車去吧。」

  「可是,我連砂糖長怎樣都不知道喔。會買成鹽巴,變成鹹味銅鑼燒的喔,料理萬事通大人。」

  那樹氣得將機車鑰匙用力擲向對方。

  這一投,差點兒丟中恰自門口走入的姊姊大人。

  「嗚哇啊,好危險哪!」得到弟弟迴避的眼神,似乎習以為常的早紀索性邁開愉悅的步子,走到爐灶前,「剛剛聽到其他老師說你們借用了廚房,在做料理嗎?……暎子要自己煮紅豆湯嗎?好厲害哪!啊,老師也可以一起參與嗎?」

  趁老師好奇之際,凪不慌不忙地向那樹表示這裡有其他大人在,不用擔心,可以出發了。

  黑髮男子卻是一臉驚恐。

  「你要讓老姊和孩子們在廚房裡?那個老姊?認真哪?」

  凪點頭,小剪也點頭。

  「姆嗯嗯……好吧,時間緊迫,你這麼執意的話我就跟你們去哪。」

  解下圍裙,那樹的神色變得陰沉。

  百分之百。凪聽見男子在擦身而過時如此低聲說道。你百分之百會後悔的哪,凪誠士郎。







小小後記:

喧嘩上等,夜露死……不對啦,這一次沒有要幹架!
小剪,請脫下你的特攻服

這一章算是比較輕鬆的內容,寫得很開心
倒是後面的章節卡得我要減壽了(๑´ㅁ`)
卡文卡到爆想翻以前的章節遊戲又不在手邊的時候
我會把文章內容用估歌翻譯成日文或英文重新看一遍
說起來也好笑
我自己不懂日文,英文僅略懂略懂
讀翻譯過後的文章其實沒有什麼知識成分在
不過,從另一種語言對應回去
莫名地就能以不同角度下去理解原本的情節
有時候會因此得到新的見解與靈感
而且觀察角色名字會不會被翻譯成正確拼音真的很有趣
以暎子為例
大部分直接音譯成Yingzi
偶爾發現被翻成Eiko的時候就會很驚喜
正確率最低的名字目前看下來是小剪
他和燈里常常被翻成Scissors和Lamp XD(你們是什麼文具兄弟檔嗎

那麼我們就下星期四見囉ヾ(•ω•`)o
謝謝你的觀看!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文具兄弟檔大爆笑,估狗翻譯有時也會這樣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64/02.png
2024-05-30 13:28:22
日日穀
我們的目標是湊齊文房四寶,兄弟倆要繼續加油喔๛ก(ー̀ωー́ก)
剛剛發現玲王更是一次都沒被翻對,不是Prince就是King,少爺直接被迫穿越王國異世界
2024-05-31 11:44:41
『。』
骯,暴走族小剪可以有,下次來畫依張特攻服小剪吧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64/03.png
2024-05-30 14:30:32
日日穀
這個點子好讓人心動啊[e32]
繼承了爸爸一半的夢想,男孩決心以世界第一的暴走族為目標,番外篇《關於我家的仙人掌立志成為不良少年那檔事》將在8月8號溫馨上映!
2024-05-31 11:49:43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342/05.png
2024-06-01 13:06:24
日日穀
Thhhanks for sponsorship! https://media.tenor.com/teYnFl2XP6QAAAAC/party-time.gif
2024-06-02 23:56:2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