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3-5.助卓為虐 Charge and Retreat

K.I | 2024-05-29 11:00:03 | 巴幣 100 | 人氣 489


  孟格斯軍營中,其本人在哨塔上望著星州城,蘭杰與肖諾根在一側,神色凝重。

  「三路進攻皆不通,本欲擴張領土再與羅德利司談判,看來只得歇緩了。」

  蘭杰說道:「再來一次,我會把他大卸八塊。」

  肖諾根說道:「他似乎有得貴人相助,我不覺他能獨自策出這樣多的詭計。」

  孟格斯點頭:「勝敗乃兵家常事,只是未嘗料想,這般兇猛野獸並非有勇無謀。只可惜若久戰,我軍雖必能破之,眼下確容不得拖延,否則羅德利司會乘虛而入北方境地。」他轉過身,呼道:「退吧,撤離星州。」

  *

  「兩個人欲買蘋果,便能輕易買到蘋果;兩個人若欲得佳餚,或將帶來皆然不同之餐。」

  安娜薇興致高昂地在軍議廳悠悠起舞,布萊克仍不為所動。

  她停在布萊克面前,俯身說道:「你知道,這說明什麼嗎?」布萊克搖頭,安娜薇媚笑,牽起他的手,按在衣襟垂下而露出的渾圓雪胸上,「不同的人,目標越明確,越能達成;可要是實際的目標越籠統,那得到的結果就可能南轅北轍。」

  布萊克抽回了手,「妳想說甚?」

  安娜薇噘起嘴,坐在他身旁的椅子,「孟格斯撤軍囉,理由很簡單,怕被羅德利司坐收漁翁之利。」

  「結束了,我的族人呢?」

  「還在找,沒騙你,西卓魯藏得異常的深,我用了四種不同身分打聽還是探不得任何消息。」

  「他們還在帝國大陸,或是被送到別的地方去?」

  「老實說,有可能是不在大陸上,但也無從得知,可能只有軍師李羅伊知道。」安娜薇拍了拍手,「但現在,有內事要先處理處理。」

  軍廳門開,埃德華和歐迪托里帶著卡蠻進房,雷超還在後面甩著繩標以警備。而卡蠻看見布萊克,面色仍有不甘。

  安娜薇道:「你們兩位,爾後是要一起共事的人,有什麼心結就先說開了吧,我可不想要在關鍵時刻有人起內鬨呀。」

  卡蠻入座,被安排坐於布萊克斜側。兩人互不相視,但仍由卡蠻先開口:「哼,我跟你們這些詭計多端的中央人沒什麼好多說的,我就是為了找回失散族人,沒打算真心和你們這幫嘍囉成夥。」

  安娜薇按著鼻樑,「好,有無成夥打算可以日後再談,但現在我等要解開心中梗刺,所以可以請兩位說出,你們怨恨對方何事嗎?」

  沉默許久,布萊克先道:「他是個懦夫。」埃德華和歐迪托里大笑。

  安娜薇拍桌:「夠了!」嚇得在場所有人都抖了一下。「你們以為我很想解決這些事嗎?我有我的問題,我也想要找回我的姊姊,我也想要盡快完成我父親的遺願,但你們卻如孩子一樣在這胡鬧?」

  兩人慚愧地低下頭,躑躅了會,布萊克又先開口:「在島上,他的部落多次侵犯我的部落領地。」

  卡蠻回道:「那是你的部落祖先過去奪走的領地,我們只是將其討回。何況是你的族人先欲置我的族人於死地,我們才動手的,你們又沒砍過我們族人了?」

  「那便是戰爭,相互殘殺矣。」

  「你不打算認錯?」

  「錯非一方,當下無可避免。」

  「無可避免地刀斧相逼,砍斷對方的身軀?哼,少在那裝清高了,我承認我們好戰,你別說得你們多和平似的,你才是懦夫。」

  「當時別無他擇,在島上那便是我等的生存方式。」兩人又沉默許久,布萊克才接著說:「我能致歉,但此一時,彼一時,如今你我二族受中央勢力屠殺,已無理由再敵對,且先放下仇恨,何如?」

  卡蠻撇開頭,半晌,才終於呼出:「去你的!我也懶得同你再計較,但還是那句話,別以為你能當我老大,也別以為我會忘記我倆族人之事。」

  安娜薇和其他人都鼓掌起來,她說道:「太好了,終於,要讓兩個大男人願意談真心話,可不容易。」他給一旁三人使了眼色,隨後道:「既然要共事,也得改善一些缺點才行。卡蠻,上次見面時,你可有很多不善之處呀。」

  卡蠻這才想起,在小城上的那女人就是她,「啊!原來是妳……哼,別指望我會道歉或說上一句失敬,大爺我從不為我做過得事後悔,那時候妳就是個敵人。」

  「果然是個野人,還需為我所教呢。」她讓三人帶走卡蠻,說道:「但先從一些小地方開始吧。」

  *

  來到兵器庫,安娜薇說道:「你的巨錘在戰場上太過笨重,威懾力確實強,但面對像布萊克那樣敏捷兼備的敵人,你便顯得招架不住了。」

  「哼,大爺我打得過他,是他使奸計!」

  「是,我也這麼想,但巨錘實在不適合你,我相信你也不希望下次和布萊克對決的時候,又因為武器不便而又落下風吧?」此話一出,卡蠻隨即住口。「那麼就來選吧,看,這個看起來很不錯唷。」

  卡蠻先嘗試了長鎗,舉是舉得動,但他使起鎗來,看上去就是不靈敏。

  「這個呢?感覺也很適合你哦。」

  第二款是鐵拳甲,卡蠻雖人高馬大,可就是臂長短,難以發揮。

  「或者這個,最基礎的可以吧?」

  再來是長劍,可他揮起來屢次險些要砍上自己。

  「真是拿你沒辦法呢。」正當安娜薇也苦惱時,她看見上回布萊克喬裝時所使用的雙鉞,「嗯?這個好像可行哦。」

  卡蠻一試,鉞使起來與斧相同,他相當上手,高興得一邊亂舞一邊高呼:「哦耶——這對寶貝兒太好啦!」安娜薇還得躲著險些被砍上。

  *

  布萊克靠著憑欄,於城塔上望著明月。一旁雷超吃著餅,問道:「大哥,你這模樣有些太詩情畫意了,不像你吶。」

  他戴著頭盔不能看清其表情,但能見他血紅色的雙瞳被月光透得閃爍。

  雷超又咬了一大口餅,邊噴碎屑邊說:「要我說,你比較適合去啃一整條烤牛腱。在這飲酒望明月,像安娜薇那婆娘才會搞的事呀。」見布萊克仍不語,雷超便道:「在擔心你的家人是吧?放心,人家過得可能比你還好呢,至少不用在這打打殺殺,有一天又沒一天的。哎,我這麼問你吧,你和你家人很親麼?」

  布萊克緩緩摘下頭盔:「我自幼受父親與祖父訓練,受母親與姊妹撫養,同族弟兄皆是夥伴,時常摘果採魚,上山打獵,在山洞和海邊飲酒歌唱,舞起戰舞。我繼任為部落酋長的那兩年,他們一直支持著我,作為武者、作為智者、作為親人,伴我左右。」

  「那後來是發生啥事了,怎麼會有外來勢力過去咧?」

  「帝國大陸動亂之初,聯合軍中有幾支在大陸不得立足的流浪軍決定上島紮根,他們用火砲、火箭進攻島嶼,我們許多大小部族無法反應,受其轟擊,大火燒村,男女老少皆奮戰至死。我帶著僅存的十餘人殺出重圍,奪走敵方船隻逃走。來到大陸後,我得知那是為了將來反抗西卓魯而組成的軍隊,我一心只為復仇,斬下幾員敵將後便攜族投奔西卓魯,只為復仇,他讓我做到,賜與我六萬人馬回島斬除流浪軍。可當我回到都城時,族人已被送走,我才驚覺是西卓魯將他們作為把柄,差遣我替他繼續鎮守疆界。」

  「這可真糟糕,才替死去的家人復仇,活著家人又被綁票了!可話說回來,西卓魯到底是怎麼幹上來的,我印象中,他幾年前不還只是個皇帝身邊的武將而已嗎?」

  「老皇帝認為其長子不具治國之才,因此臨終前立囑欲傳位次子,次子也因此受長子干預,久久無法平息。於是次子請當時在西方有名的殘暴梟雄西卓魯來到都城,替他清除政敵。西卓魯一到,長子與其家臣不過半年就全數遭到屠殺,但幾個月後,次子竟也唐突自戕,僅留下一封唯有西卓魯看過的遺詔,詔曰將大權暫託予他,待年幼的么子成人後再交還皇室,但,皇室么子也從此失蹤不見,西卓魯便順勢掌握帝國大權,一直至今。」

  「呀,那豈不是困難了?他幾乎就是新皇帝了,若是扣著你的族人不放,豈不是等於要造反才能救出?」

  「我不在乎他的野望,也不在乎皇室,我只在乎我的族人。故此,若最終必須倒戈,我不會避之。」

  「真好吶,為了家人可以做到這種份上。我啊,可是連家人是誰,有家人是什麼感覺都不知道呢。」

  *

  星州迎擊孟格斯大軍有成,孟格斯決意撤軍,鎮守星州的西卓魯軍將領樊士大鬆一口氣。他一早便想來感激並祝賀布萊克戰略有成,可布萊克卻已經離去,據說是回都城去了。

  返至烙日城,星州城大捷的消息已傳開,百姓與將士對於布萊克是歡聲雷動,士氣堪比先回更旺。

  「布萊克將軍,恭喜您呀!」,「太厲害啦,以後該多跟您學著點。」,「請務必到府上來,我將請名廚備好酒好菜迎接您——」

  但除了迎接自軍凱旋,布萊克亦察覺,城門一帶到處都插有了嶄新的金邊紫旗,街道也更清淨,多了許多官員執行整治,在建設更大、更高、更寬闊的各式建築。仍然,走至城內深處,民生風景並不如一。

  掃地的老人沒有畚箕,用餐的工人只能以手盛湯,走至更深處,更多百姓窮苦不堪,居無定所,餐風露宿,四處乞討,被行經的士兵看見,還會被踢倒在一旁,辱罵上幾句:「別挨近我,賤民。」

  布萊克更親眼見上,有一對瘦弱父子的乾屍癱在皇室文臣的門前,正在被當作穢物清除。

  *

  宮殿大堂之下,會議剛好結束,正要散去的文武百官見到布萊克凱旋歸來,紛紛大肆讚賞。

  西卓魯本人亦相當滿意,笑得滿面橫肉擠壓,大呼:「來人,賜我兒布萊克金甲黑布,備上好餐酒!」並令眾人快快離去,讓僕人帶布萊克去單獨談話。

  進到宮內茶室內,幾名僕人送來上好的酒水與甜點,西卓魯讓布萊克趕緊享用,並笑道:「我的好兒子呀,有爾助孤,一切不凡矣!孟格斯那般難纏的傢伙,你都能擊退,這可是大功一件呀。」

  布萊克舉杯敬酒,低沉道:「敵方另有盤算而退,不敢當。」

  西卓魯大笑,拍起布萊克的背,勾搭肩膀,肚腩都湊上他,說道:「此趟你替為父解難,孤好生安然,可以在都城安排如此重要大事,屆時你功不可沒。為父賜予你與你這身同形之寶貴金甲外,還替你準備了金絨紫布,此色使你能更融入我國。」布萊克沉默,不妄動。西卓魯又道:「你也見到,城中各處更加繁榮,該興盛的更興盛,該汰除的東西也都在汰除,不論是建設,還是人。」

  「我見到了。」

  「你可知這是為甚?」西卓魯問,布萊克搖頭,他又大笑:「哈哈哈——我要即位啦!」

  布萊克眼神頓時如刀,隨即又遏止銳利之氣。

  「為父先將消息散出去了,待四周戰事更安定些,聯合軍也更混亂後,孤便要建立起屬於新的帝國,這些年日的苦熬,這些歲月的犧牲,總是迎來了好結果。」

  「何時?」

  「百日之內,必能成行。」西卓魯振臂高呼:「天下盡是雜碎,我乃掃蕩野寇,一統大陸之主。除我之外,將別無他國,當人們稱起國家,便只有我的帝國,故我建為國號『他』,稱為『他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