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四章 第六十九幕 他們能用的方式

臨風慕筆 | 2024-05-29 09:30:03 | 巴幣 110 | 人氣 413


第六十九幕:他們能用的方式
 
 
       並不是遠離,而是所有人靠近聚攏。
 
       雖然知道艾薩斯總有超乎常人的邏輯思考,但這種反其道而行的做法,仍然時不時的會讓眾人的腦袋直接超載停滯。
 
       所有人都聚在一起?那豈不是一次的範圍攻擊剛好就把所有人都給一鍋端了回重生點全部從頭來過?
 
       本來讓所有人分散站位的目的就是為了避免閃電鏈多次彈跳造成連鎖傷害,給補師增加治療的壓力。現在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而且是在狂暴狀態的時候聚在一起,豈不擺明加重補師的負擔嗎?
 
       建箴是相信艾薩斯的,但是艾薩斯提出的這個方法卻讓他有些不淡定。有壓力的並不只是補師,也包括那些必須隨時架起盾牌抵擋的坦職們。
 
       公會頻道的所有人沉默不語
 
       他們經驗不足,但也並非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經過了長時間的戰鬥過後,他們或多或少都能感覺得出來瑞恩斯的攻擊強度究竟到什麼程度,以及遭受攻擊時可能會損失多少生命值。
 
       實戰會形成經驗,但那並不完全是在所有戰鬥結束後才會獲得的東西。在戰鬥中經歷的攻擊和機制,都會隨著過程緩慢而動態地不斷累積。
 
       「沒事,信我。」
 
       即使沒有人說任何一句話,艾薩斯也大概看出了大家的疑慮。
 
       這種把全員放在同個籃子裡承擔風險的做法,對於和艾薩斯並不算特別熟悉的公會成員而言實在過於跳脫常理。但幸好的是,就算大家多少都抱有那樣的疑慮,多數人仍相信身為公會會長,以及戰場指揮的艾薩斯所做出的判斷。
 
       如果沒有人進行指揮的話,所有的玩家都是依照自己的判斷去行動。
 
       當面對未知戰況時因為失誤而瀕危,甚至回到重生點再次來過,那都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
 
       而在這其中,如果有個人能夠指揮現場,承擔起戰鬥成敗的責任,那樣的存在就會自然成為引領眾人的象徵。哪怕他所提出的內容聽起來荒誕不堪又超乎常理,所有人仍然還是會產生出一種「不如就聽他的話試試看?」的想法。
 
       艾薩斯會做出這樣的判斷肯定有屬於他的理由,他並不是會拿團隊安全開玩笑的那種人。既然他說得出口,並且讓其他人去相信他,那就表示他所提出的方案絕非只是為有趣而進行的豪賭。
 
       「你這瘋子。」
 
       只有在公會頻道聽不到的地方,香辛料才無奈地為艾薩斯的做法給出了相當中肯的評價。
 
       「你們之前不是用這種方法處理的?」
 
       「嗯?我們沒有考慮那麼多,狂暴也就狂暴吧,只要他們能夠撐得住就沒有什麼好擔心了。」
 
       如果艾薩斯的做法是超出眾人所想的亂來,香辛料的解決方法就是用簡單粗暴的力量壓制。
 
       要說得意吧,香辛料可能並沒有特別炫耀的意思。畢竟炫耀這種舉動最初的本意就是刻意讓他人去察覺、去為自身擁有的條件感到羨慕。然而從香辛料的語氣中可以感覺得出,他只是在陳述單純的事實。
 
       因為他們的公會確實擁有那樣的人力,以及充足的資源。
 
      「你覺得我們公會的人有可能像你們這麼幹嗎?」
 
      「大概不可能吧。」
 
       香辛料幾乎是連思考的時間都省了,戰鬥已經到了尾聲,做為公會長的他自己心裡也有數,自己公會大部分的成員實力到什麼地方,而Evidence的整體能力又大概落在什麼程度。
 
       每個公會團體都有不同的條件和行事風格,對於某個公會能夠採用的方法,並不一定放在其他的公會也同樣適用。
 
       根據內部職業的佔比,對於徵募新成員的時候進行條件的篩選;也有某些公會像是微風築那樣,因為風格過於自由,導致組建的過程中職業比例往某一個特定方向偏移的案例。
 
       其中也有不在意職業組成,而更在意玩家本身強度的菁英制公會,只不過更多公會對於招募這事的看法通常是寬鬆且自由的。
 
       能有底氣而且有強烈目的性去經營所謂「最強」名號的公會本就不是多數,就算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會抱有那樣類似的憧憬,但憧憬和實際付諸實行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至於Evidence,則是在職業和等級之間都有著巨大落差的公會。
 
       似乎每種職業都涵蓋了幾個高等級的玩家,但實際能在世界Boss的戰鬥中有餘力進行掩護和行動的,只有那些寥寥的少數幾人。
 
       相較微風築而言,Evidence不論是資源上還是人力上都明顯不足,是實實在在處於發展中的公會。所以艾薩斯也很清楚,微風築能夠做到的、香辛料能夠做到的,他們不一定也能效仿。
 
       「不是看不起你們,但總有更安全的做法吧?」
 
       從剛才開始,香辛料手中的盾也沒有放下來過,厚實的存在感令人安心。
 
       香辛料本身的實力絕對足夠強悍,處理的方式也是從容的見招拆招,但那並不表示他也對瑞恩斯的攻勢也同樣草率,只是他相信自己的公會成員有足夠的經驗和應對可以處理好Boss暴走會發生的狀況。
 
       然而,艾薩斯的做法卻讓他有點想不透。
 
       這傢伙是認真的?
 
       不嘗試避開傷害,而是讓所有人去共同承受傷害?
 
       「嗯……如果只有我們公會,大概就不會這麼做了吧。」
 
       如果只有我們公會?
 
       「……你這傢伙還真好意思這麼做啊?」香辛料聽明白了艾薩斯的意思。
 
       「我可是在很認真思考和猶豫之後才決定麻煩你們的。」艾薩斯呵呵一笑。
 
       「你乾脆結束以後就帶著你公會的人回來公會算了,以你們的公會人數,我這邊稍微整頓一下那些好久沒上線的幽靈會員應該還是擠得下的。」
 
       香辛料叨念著,也不曉得是真心在拉攏還是藉機在抱怨。
 
       「還是算了吧。」
 
       雖然以一個曾經歷過,但沒有實際瞭解內情人看來,艾薩斯和香辛料間的對話聽起來有點像是在賭氣般互相挖苦,但實際上在兩人的話中,似乎又都包含著一部分真實的念頭。
 
       比如艾薩斯對於麻煩微風築支援的猶豫,以及香辛料對於邀請艾薩斯回到微風築的邀請。
 
       他們並沒有把心裡話講得特別明白,都是一副看起來不在乎的模樣,實際上他們所說的話裡卻又並非全然那麼淡然。實際上艾薩斯看待微風築的協助並不像他文字所講的那樣輕佻隨意,而若是他點頭同意的話,香辛料也可能真會雷厲風行地給公會騰出人數的空間。
 
       有些事情他們彼此其實都明白對方的意思,只不過卻礙於他們自身的立場,所以才看起來更像是在顧左右而言他地打迷糊仗。
 
       「現在這樣子,挺好的。」
 
       艾薩斯像是感慨,也像是在認真婉拒香辛料的提議。
 
       就算是能夠相處合得來的群體,也未必非要全部湊合在一個公會裡。而且在相處上合得來,並不代表著人與人之間就有著相同的理念。
 
       艾薩斯當初會離開公會的主要原因,也就是因為如此。
 
       他也有自己想要建立的公會,有自己想要營造的團體環境。當然他會感謝微風築在這場Boss戰中的鼎力相助,但那和公會合併終究是完全的兩回事。
 
       「……你別把我搞的好像是什麼挑撥離間的惡人似的。」
 
       香辛料抱怨道。
 
       就算他心裡可能真的懷有那麼一絲絲可能的期望,但他仍然能夠分得清楚,什麼事情是有機會實現的,又有哪些只是嘴上說說的願想。
 
       就算個性比較不拘小節,但並不代表他不明白那些人情世故。
 
       「如果你想做人情的話,我推薦可以考慮以後都幫我們打個世界Boss什麼的。」艾薩斯打趣地說。
 
       讓大公會給小公會打工?若不是互相認識,艾薩斯的這個要求聽上去其實有些恬不知恥。倒不是說小公會不能向大公會提出類似的要求,而是立場和態度上都有一些基本的規矩。畢竟大公會本身就有自己拿下Boss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考慮到小公會的情況,更沒有特意去幫忙的理由。
 
       與其說是微風築和Evidence之間的公會交流,不如說是香辛料和艾薩斯之間的交情,只是借以公會名義促成合作罷了。
 
       「如果他們不介意的話,我沒關係。」
 
       香辛料看起來是真的不在意這種事情,僅管微風築的規模是毫無疑問的大公會程度,但是實際上香辛料也沒有刻意擴充公會的規模,只是放任公會成員自主決定去留而已。
 
       支援Evidence這件事情,香辛料大概沒有特別對會員提出什麼要求,只是自由讓公會的成員參與。即使身是公會長,他也不會明確的要求成員該怎麼做,他只會在過程中去判斷,到底有哪些人值得去培養、能夠為公會盡心。
 
       他並不會執著,卻都看在眼中。
 
       「先不要好了,人情欠多了也挺麻煩。」
 
       「可以先記在帳上。」
 
       或許是情勢並沒有那麼緊張,兩位公會長居然就這麼開始閒話家常起來。
 
       反觀建箴的心態可就沒有那麼悠然了。
 
       艾薩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解釋,自己也沒聽懂他們所說的內容,所以建箴只能直接憑自己的想法去推估艾薩斯的目的。
 
       讓所有人全都聚在一起的目的是什麼?
 
       當所有人聚集,所受到的傷害會因為連鎖的關係而倍增。但如果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也等於變相讓對應的手段變得單純化,不論防禦還是治療,都只要專注於一個點位就好。
 
       既然沒有辦法攔下瑞恩斯的攻擊,那麼就讓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將治療的密度提升到最高,嘗試性的用治療的浪潮去衝擊雷電造成的持續損傷。只要治療的速度大於損傷的速度,也可以看作是相互抵銷。
 
       但這種方法不可能持續太久。
 
       等級偏低的角色不僅是生命值,魔力量也相對偏低,不可能維持這種狀態長時間持續戰鬥。所以艾薩斯的這個方法,只有能夠用於瑞恩斯狂暴的那一瞬間,而不可能持續到戰鬥的最後。
 
       艾薩斯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弭平那些等級和經驗上的不足。既然是一瞬間的對應,就代表時機把控比團隊本身的等級還來得更加重要。
 
       與其去賭那些他們無法掌控的團隊配合,讓所有人用看似笨拙卻有效的方式去度過一瞬間對他們造成威脅的難關要來得更為實際。
 
       這就是Evidence公會能夠採用的方式。
 
       就算一個人的能力有限,但把所有人的技能,把所有的治療和減傷保護技能疊加起來的話,總還是會有辦法的。
 
       不得不說,艾薩斯的想法比自己預期的還要更為簡單。
 
       戰慄的黑色氣息從黑獅如鱗片甲冑般的岩塊中迸發而出,明顯提示了在場所有玩家,這是狂暴即將開始的信號。黑色晶塊泛著紫色的光芒,釋放出樹枝狀的雷電,那畫面看著像是理化課本上在玻璃內釋放電極光芒的特斯拉球體。
 
       不過這肯定不能以化學的原理來解釋,而更接近一種魔法的想像。
 
       像是感受到雷電召喚,這次破土而出聳立場中的黑色尖塔遠超剛才的總數,甚至根本不必計算,因為視線這麼略為掃過,也能夠看出這個戰鬥場上根本沒有尖塔未能擴及的地方。
 
       閃電纏繞、糾結、交織,成為一張網,沒有人能從中逃脫,所有人都被涵蓋進廣域的攻擊範圍之中。只有在直面這樣的敵人時,才會特別清晰的感覺到,這確實是正常人類所無法應付的對象。
 
       世界Boss黑獅瑞恩斯此時的壓迫感達到了頂峰,彷彿每一道雷電都能夠劃開空氣產生裂痕,成為一把鋒利的刀刃。
 
       每一次傷害數字跳出,建箴也都能感到心跳彷彿快上一拍的震顫。
 
       緊張,卻似乎並不是單純地感到害怕。
 
       面對迫近的危險,沒有選擇逃跑,反倒是正面直接硬碰硬,會得出這樣結論的人,若不是還未睡醒,就是腦子不正常。
 
       如香辛料所說的,艾薩斯確實是個瘋子。
 
       但會選擇無條件相信他的決定的自己,可能也好不到哪去。
 
       要來了!
 
       黑獅稍微踢了踢後腿,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15%!就是現在!所有人集合朝坦這邊聚集!所有範圍治療和減傷的技能全部往人群裡砸,不用保留技能!」
 
       艾薩斯一聲令下,所有人便向臨風聚攏。伴隨人群移動的,還有遍地開花的範圍技能,試圖與展開的電網抗衡似的聚集重疊在了一個點位上。
 
       毫無章法秩序、甚至連施放的時間都沒有經過調配,只是將所有能夠甩出的技能放在自認最為接近的點位上,就連臨風自身也同樣開啟了聖域的守護。
 
       畫面突然變得過於精采,甚至有些超出系統的負荷上限……
 
       混亂中建箴只能勉強看出黑獅的面向位置,左手凝鏡架起了盾牌的格擋。
 
       剛才的衝擊,自己被撞飛;而這次的衝擊,他閃不過,也不能閃。
 
       必須正面接下。
 
       以臨風為首,身旁還有由香辛料所率領的聖騎士和狂戰士,此時他們站成了一排,在團隊前急速展開陣形鋪開架起的盾牌長牆。
 
       那是真正意義上的盾壁。
 
       而盾壁後方,融合各種金色光芒的絢爛技能短暫形成了無法看清的場域,亮得讓人眼睛難以直視。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