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劍與妖異的幻想譚》──閒話.少女的憂心

翔君 | 2024-05-28 20:05:02 | 巴幣 114 | 人氣 478


閒話.少女的憂心



  「──光依?」

  「……」

  「吶,光依?何光依?」

  「……啊!怎、怎麼了?」

  猛然聽見有人呼喚自己,何光依驚慌的回過神來。

  放眼望去,周圍是私立西城女中二年三班的教室,一位女學生站在何光依的座位旁一臉不解地看著她。

  「什麼怎麼了?已經放學囉,大家都準備要回家了。」

  「啊……這、這樣啊。抱歉,剛才有點恍神了………」

  聽她這麼一說才發現,同學們不是已經三五成群走出教室,就是正在收拾書包準備離開。

  拿出手機查看,確實已經到放學時間了。

  時間真是容易在不知不覺間就過去……何光依無奈的暗想。

  「妳還好嗎?最近妳好像常突然發呆的樣子。」

  「欸?有、有嗎?」

  「昨天放學時也是看妳好像沒什麼精神,今天午休妳午餐也沒有吃完。感覺跟以前的妳不太一樣。」

  「這樣嗎……我沒事啦,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已。」

  見到同學有些擔心的神情,何光依只能不好意思的苦笑。

  「難道是在想段考的成績?妳這次確實比之前差了一點。」

  「這個……算是吧。」

  「唉呀,不用那麼在意啦。妳的班排不是還維持在前面嗎,稍微考差一點也沒關係啦~~」

  「說得也是呢,哈哈。」

  「光依妳總是有點鑽牛角尖的感覺,上次段考完想約妳去唱歌,妳也說有事不能去。該不會是覺得自己沒考好所以窩在家讀書吧?」

  「啊!那次不是啦,是真的有別的事,跟成績沒有關係。」

  「是嗎?總之妳還是不要太勉強自己喔,累的時候就該休息一下,沒事不要想太多。」

  「我知道了。謝謝,明天見。」

  「喔,明天見囉。」

  女同學說著拿起書包,揮揮手向何光依道別後往教室門口走去。

  何光依輕嘆一聲氣,默默收拾起自己的書包。同時在腦中思考放學後的計畫。

  (先去事務所找空仁先生,看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然後再一起吃晚餐……)

  ──幾次事件下來妳也累了吧,暫時可以不用過來了。

  不過想到一半,腦中就忽然閃過代理所長說過的話。

  (……對喔,空仁先生說最近可以不用過去……)

  因為近期碰上不少重大事件,空仁決定稍微休息一下,暫停接受大型的委託。所以身為工讀生的何光依也可以暫時不用去上班。

  他會這麼決定也不奇怪,自從何光依加入事務所以來,一路碰到了「冰牙」和「齒輪館」這些重大事件,說不感到疲累是騙人的。趁這機會休養一下身子也不是壞事。

  只是想起這件事,何光依心中浮現的卻不是放鬆……而是某種落寞的情緒。

  一種感覺自己不被需要的落寞。

  (唉,算了,在外面吃完晚餐後就回家去吧。)

  左思右想後,何光依還是暫且拋開這些情緒,將心力擺回當下。

  她背起書包,一面看起手機一面往校門口走去。

  (晚餐要吃什麼好呢?最近都是買簡單的便當或泡麵回家吃,止夜大人都叫我要吃些其他東西。不然今天就稍微吃豐盛點好了。)

  一直低落下去也不是辦法,吃點好料轉換心情吧。

  她看著手機裡記錄的餐廳清單,挑選起今晚的晚餐菜色。

  看著看著──

  「欸,這個……」

  最後她的視線落在清單的某個名字上。



§



  「說起來,我也好一陣子沒有來這裡了呢。」

  何光依望著眼前的招牌感嘆道。

  在她面前的是一家名叫「中村」的日式料理店,是由跨海而來的日本人和妻子一起開張的。店面不大,整體規規矩矩,看上去沒什麼突出之處。不過憑著店長優秀的手藝和實惠的價格,也是在當地打出一點知名度。

  因為離家近的關係,何光依過去時常和兄長何光裕一起來這裡用餐,久而久之就喜歡上了。

  (不過從哥哥那件事之後,我就沒來過了……)

  想起那位再也沒見過面的兄長身影,何光依不免心生感慨。

  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能再和那人一起來到這裡──

  「對不起,借過一下。」

  「啊!抱歉……」

  好像在店門口杵太久,不小心擋到別人了。何光依趕緊轉身讓路。

  不過在見到對方長相時,她和那人都不約而同的愣在原地。

  對方是個黑髮在腦後綁上一搓,戴著眼鏡的斯文男子。

  那人不是別人──

  「哥、哥哥……?」

  「光依──」

  正是她剛才還在思念的兄長,何光裕。



§



  「……」

  「……」

  氣氛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何光依坐在靠窗邊的座位,一口一口地吃著烏龍麵,時不時撇向前方。

  坐在對面的何光裕正面無表情的吃下他眼前的大碗牛肉丼飯,偶爾拿起手機操作一番,好像是在回覆什麼訊息的樣子。不過何光依完全沒那個心思去管。

  在店門口巧遇後,何光裕本來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默默地和光依一起進店。又因為店內幾乎客滿的關係,他們只能同坐在剩下來的兩人桌。於是就演變成現在這個場面。

  若是一兩個月前,或許還不會這麼尷尬吧。然而何光裕先前私自篡奪了家傳使魔止夜的力量,甚至一度想攻擊何光依。如今受到退魔協會懲處而和何光依分居中,已經將近一個月沒有見面了。

  結果現在只是來吃個晚餐就可以巧遇?令人不禁感嘆命運的惡作劇。

  愈發尷尬的空氣讓何光依坐立不安,連手上那碗烏龍麵的味道都快要嘗不出來了。

  但是總不能一直沉默下去,於是何光依緩緩抬起頭。

  「呃,那個……」

  「怎麼了?」

  聽見妹妹開口,何光裕這才將視線撇過來。

  「……為什麼,哥哥你會來這裡?」

  「沒什麼,想說一陣子沒來這裡吃了,工作結束就順路來吃個晚餐。」

  「這樣啊……」

  何光裕的回答平淡又稀鬆平常,讓何光依更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那個,哥哥。」

  「嗯?」

  「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

  左思右想,何光依還是只能想到這句話。

  她對這位哥哥實在有太多話想說,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何光裕沉寂了一下子,隨後推了下眼鏡開口。

  「還能怎麼樣,當然是被工作追著跑。關禁閉結束後,協會又打著懲處的名義塞一堆工作給我,簡直一刻都閒不下來。明天還得一大早到外縣市去調查靈異事件。」

  「原來是這樣,那個……辛苦了。」

  「雖然也是我自作自受就是,沒什麼資格抱怨。」

  何光裕說得輕描淡寫,好像在說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在何光依看來,那就像是放棄般的自嘲。

  明明那一晚展露的真面目是那樣扭曲又瘋狂,現在卻平靜得像變了個人一樣。

  不,說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他?何光依過去都只是望著哥哥的背影而已,似乎也沒有理解過他的全貌。

  「倒是妳呢?光依。」

  「欸?我嗎?」

  「是啊,聽說妳在那之後就去許空仁的事務所打工了是吧。」

  「這個……是沒錯。」

  「你們事務所好像遇到了不少事,玄武會還有歐陽一族的那些新聞我都有看到。」

  「啊哈哈,是啊。我才剛進去就遇到這麼多重大事件,真的很累人呢。」

  「妳在那些事件中應該也是大展身手吧──畢竟妳是那個『天才』光依啊。」

  「……」

  不知為何,何光依感覺哥哥的語氣中參雜了諷刺的成分。

  「……不,才沒有那種事。」

  何光依落寞的低下頭。

  「我根本沒幫上什麼忙,只是在扯空仁先生他們的後腿而已。就算可以戰鬥,到了關鍵時刻還是慢半拍。上次的事件,甚至還讓止夜為了保護我親自出馬,真是丟臉。」

  「……」

  何光依露出乾澀的苦笑,一臉沒辦法地說著。

  見到這景象,反而換成何光裕沉默了。

  「……什麼啊,這樣就不行了嗎。」

  隨後他的神情變得冷漠低沉,甚至帶有一點嫌惡。

  「果然,空有才能結果心理素質完全不行,真想讓那些拿我和妳比較的傢伙看看妳現在的樣子。」

  「抱歉,明明修練或是驅除惡靈都很順利,但真的面對危機時,我就……」

  「許空仁和那隻臭貓也是,根本對妳過度保護了吧。」

  「但如果沒有他們的話,我恐怕也沒辦法好好的坐在這吧。我就是這種懦弱的人。」

  「……」

  聽見妹妹一句又一句的自嘲發言,何光裕的臉色顯得越來越難看。

  但他的不悅,並非是對妹妹感到心酸,而是──

  「……別開玩笑了。」

  一種無限接近怨懟的情緒。

  「妳要這樣嘲笑自己的話,那我又算是什麼?」

  「哥哥……?」

  兄長露出的異樣讓何光依也一時間看傻了眼。

  「自從爸媽過世後,我就下定決心要變強,強得能夠保護妳,保護這個家。但不管我怎麼努力,協會那群傢伙還是只會拿我和妳比較,好像在說我的決心都是一場空一樣,妳知道活在妳的光環下有多痛苦嗎?」

  「……」

  「我被這份痛苦沖昏頭而幹出蠢事,變成現在這種半吊子的蠢貨。結果妳在那邊嫌棄自己?這不就更顯得我根本就是笨蛋嗎?」

  「對、對不起,哥哥,如果我……」

  「別給我道歉,聽見妳道歉我就更火大。」

  方框眼鏡後方射出銳利的視線,讓何光依啞口無言。

  嘴上說著自暴自棄的話語,但何光裕的眼神卻格外認真。

  彷彿這就是他藏在心底已久的真心話。

  大概是察覺到自己也有些失控,何光裕不悅的咋舌。輕嘆一聲氣收斂起態度。

  「……唉,現在說這些也沒用。」

  他挖起一大口飯送進嘴裡,洩憤似的大力嚼食,吞下肚之後重新開口。

  「反正我也不過就是因為心術不正,幹出蠢事結果又被打敗的傢伙而已。」

  那撇開眼神低下頭的模樣,既像是在鬧彆扭,又像是……感到慚愧。

  「……是嗎,原來哥哥是這麼想的。」

  「嗯?」

  出乎預料的回答讓何光裕抬起頭。

  只見眼前的妹妹露出一副充滿感慨的微笑看著他。

  「以前我只是望著哥哥的背影,把心目中的形象套到哥哥身上。卻沒有理解過真正的哥哥是怎麼想的……所以現在,能聽見哥哥的真心話,我其實很高興。」

  「光依……」

  「或許哥哥還無法原諒自己,但我從以前到現在,一刻也沒有討厭過哥哥喔。」

  見到妹妹溫和的笑容,何光裕整個人忽然說不出話來。

  「……真是敗給妳了。」

  良久,他才一臉無奈的露出苦笑。

  「既然這樣,那妳也別再消沉下去了。」

  「欸?」

  「欸什麼欸,剛剛說覺得自己很沒用的人可是妳。」

  這下換成何光依說不出話來了。

  「妳很有才能,那個才能耀眼到我都快要瞎了。幾次工作不順就讓妳灰心喪志了嗎?別說笑了,妳可是我的妹妹,天才退魔師何光依啊。」

  「哥哥……」

  「拿出自信來吧,要是有誰瞧不起妳,就站出來讓他們見識妳的能力。」

  「可是,真正遇到事件時也不曉得我能不能做到……」

  「不,妳必須做到,不然我可不會原諒妳。」

  「等等,太不講理了吧~~」

  何光依不滿地鼓起臉頰,何光裕卻無視她的抗議自顧自嗑著手裡的晚飯。

  不過說也奇怪,和哥哥這麼互相傾吐一番後,原本沉積在心底的難以名狀之物,好像都變得無所謂了。

  是啊,與其在這裡沮喪,不如在下次工作中多加把勁。這麼簡單的道理之前怎麼都想不到呢。

  「我知道了。」

  何光依輕輕一笑。

  「雖然不知道下次工作會如何,不過我會繼續努力的,哥哥。」

  此時黑髮少女臉上的陰霾已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重新拾起信心的微笑。

  「……很好,這才是我的妹妹。」

  見到那個笑容,何光裕也欣慰地揚起嘴角。

  「話說回來,妳去許願事務所打工都在做些什麼?」

  「啊,就是幫忙打掃環境,整理一下資料。畢竟平時委託其實也不多,有時候我還可以在事務所寫作業呢。」

  「那還真是悠閒的打工啊。許空仁那傢伙沒有對妳怎樣吧?」

  「空仁先生才不會做什麼,頂多就是會搶冰箱裡的甜點罷了。」

  「甜點?真看不出來他有這個喜好。說起來,上禮拜我追查的一個案子也跟甜點有關。」

  「欸?什麼樣的案子?」

  「就是啊──」

  就這樣,兩人一邊用餐一邊閒聊著各自最近的經歷,在談笑中度過了晚餐時間。

  自從靈獸止夜失蹤的事件以來,這是何家兄妹第一次敞開心胸,真誠的露出笑容面對彼此。

  至於遠方某間事務所的代理所長突然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受到助手關切,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



  「哈……哈……啊……」

  深夜的巷子裡。

  一位少女喘著粗氣,在夜路中奔馳。

  少女有著美麗的琉璃色長髮,身穿某種設計獨特的黑色修女服,雖說夜色昏暗,但仍能看出她是位外貌出眾的美少女。

  然而她現在臉上掛著充滿不安和焦慮的神情,修女服也不知為何斑駁不堪,狼狽的樣子完全糟蹋了那副美貌。

  跑著跑著還是不免感到疲憊,少女停下腳步調整呼吸,時不時回頭看向身後。

  簡直像在逃避什麼追捕似的。

  等呼吸變得稍微平穩,少女從側背包裡拿出手機,查看地圖。

  「應該就快到了……」

  少女望著手機低喃,深吸幾口氣準備再度動身。

  但在這時。

  「欸~~小妹妹,這麼晚了在這裡做什麼?」

  一個輕浮的聲音從附近傳來。

  少女回頭看去,發現幾個男人成群結隊的往她走過來。

  「都這種時間了,一個女孩子單獨走在路上太危險了吧。」

  「不然讓大哥哥們帶妳去安全的地方吧,好不好?」

  雖然嘴巴上好像在關心,不過男人們臉上露出的卻是不懷好意的下流笑容。

  少女還沒反應過來,男人們就散開來將她團團包圍。

  「欸?欸?」

  「喔喔!長得很可愛欸,看來我們抽到大獎了。」

  「妳叫什麼名字?來交個朋友吧。」

  「那、那個……不要這樣……」

  少女驚訝得東張西望,但男人們根本不管她,反而更加逼近。

  「不用害羞啦。來,大哥哥可以讓妳非常舒服喔~~」

  「不要……」

  「啊?」

  少女感到害怕的縮起身子,比起受到騷擾的不適,她表現更多的是──某種更深層的畏懼。

  「不要靠近我……!」

  在少女高喊的同時,她的胸口猛然發出不祥的幽光。

  男人們的意識就在這裡中斷。






  不久後,少女走出巷子,看起來有些不適的摀著胸口。

  和剛才相比,她臉上多出一抹性感的紅暈,還微微冒著汗。

  這副模樣莫名地引人遐想,但少女的神情卻是更加不安,好像剛經歷了什麼可怕的事。

  「對不起……」

  吐出不知是對誰說的道歉,少女再度拿出手機地圖。

  「得快點找到才行……千賀大人的事務所……」



§



  一小時後,同個巷子裡又出現兩道人影。

  兩人都身披肩上印有十字紋章的白色長袍,容貌罩在兜帽下無法看清,但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

  而在前方,則有好幾個翻著白眼,失去意識倒地不起的男人。

  「看樣子她來過這裡。」

  白袍的女子開口低語。

  同時另一位白袍男子默默走上前,蹲下身查看那些倒地的男人。

  「沒錯,還殘留著詛咒的氣息,恐怕是不久前才剛經過。」

  「大概是想誘拐人家結果誤觸詛咒了吧,真是的,不管哪個國家都有這種蠢蛋。」

  「別管了,艾莉雅。無論如何,我們該做的事都不會變。」

  「……說得沒錯。」

  白袍男子邊說邊站起身,白袍女子隨即走到他身旁。兩對銳利的目光從兜帽底下顯露而出。



  「以聖戒教會的名義──」

  「──向魔女降下鐵鎚。」





  (翔君後記時間)

  大家好,這裡是正在準備參賽作但還是要來更新的翔君。

  本回加碼更新,而且篇幅大爆炸!因為我找不到斷點也不知道能怎麼精簡,乾脆就全放出來了(乾

  總之,這回接續之前事件三結尾,講述何光依隱隱產生的心結,同時讓事件一中當了一回反派就暫時下線的何光裕再回來一下。
  其實我本來就想找機會讓何家兄妹再度相會,不過本來是想單獨寫另個番外篇,但寫到這裡時發現可以從閒話的角度置入,就放到這裡來講了。

  我之前覺得何光裕的人設應該還有其他可以拿來講的內容才對,只讓他當完反派就下去有點可惜,就趁這個機會來完善他的人設。
  至於光依同學,雖然這回她看起來很快就振作了,不過還是可以關注一下她之後的表現喔(嗯?

  這段看起來和主線沒什麼關聯,不如說這部有在跑主線嗎,但我也挺喜歡這種單純描述角色的支線劇情,希望大家也能看得高興。

  總而言之,到這裡事件三就可以算是完全落幕了。最後就是……慣例的在結尾預告下個事件。

  下個事件又會帶出什麼樣的內容呢?各位敬請期待吧XD



  如果喜歡這個故事,歡迎各位在底下多留言分享你們的感想。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