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RPG創作】

Kenny | 2024-05-28 15:39:18 | 巴幣 116 | 人氣 213


在一個偏僻的村莊中,有座歷史悠久的城堡,在荒廢不記得幾年後,現在那座城堡被改建成了孤兒院,專門「收集」一些無依無靠沒有任何人認識的孩子,如此的大愛,自然會被村裡的人們視做慷慨,也因此,從來沒有人懷疑過,隱藏在其中那不為人知的秘密…

「凱爾!!不要拉我的頭髮啦!!」
「你才是,幹嘛偷吃我的蘋果!!」

兩個孩子的爭吵聲充斥了整個房間,他們是剛進到這所孤兒院還不滿兩天的孩子

「你們別吵了…要…要是被母親大人聽到的話…會…」
蹦!的一聲,一位綁著馬尾,穿著圍裙的女子打開了房間的大門,打斷了孩子們說話的聲音

「母…母親大人…」

這位看起來較年長的孩子異常的害怕,他的聲音、四肢和軀體無不顫抖著

「母親大人,母親大人,查德都偷吃我的蘋果,他每次都這樣,我才…」

「偷吃蘋果?誰准你們…帶食物,進房間的?」

女子不緊不慢的說著,可其威嚴不可忽視,不只打斷了孩子的話,也讓這個房間的其他人,都感受到了恐懼,嚴肅的臉上那冷冷的雙眼正緊盯著此時正抱著自己大腿告狀的小孩

「我…我不是故意的…母親大人您別生氣…我再也不會了」

小孩哭了出來,並不停的向著這位女性撒嬌,試圖挽回她的好感,而女人則是抬起右手,緩緩的放到了孩子的頭上,孩子以為,這是女子打算用摸摸頭的方式給予自己的安慰,而事實上,女子手部用力抓起了孩子的頭髮,並往上抬,直到能和自己平視的高度

「啊啊啊啊!好…好痛!對不起!對不起母親大人!我…我知道錯了,對不起!對不起!」

孩子求饒著且掙扎的,但過度的擺動使得頭髮和頭皮漸漸分離,也漸漸的流出了鮮血,接著女子用左手抓著孩子的兩頰,強行使他無法哭鬧並看著自己,女子死死的盯著孩子問道:

「是誰,準你們帶食物來房間,還這樣胡鬧打擾別人的…嗯?」

在場的孩子都非常恐懼,較年長的躲在了被子裡不敢出聲,剛剛還在爭吵的坐在了地上,被嚇到失禁,被抓著的則是嘗試告訴女子自己不是故意的,而他的淚水和血液正交織在一起,緩緩的滴落在了地板上,下一秒,女子便將孩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下,兩下,他用他的鞋跟踩著,表情從未變過

「對…對不…」

三下,四下,女子並未理會孩子在最後發出的求饒聲,而是繼續蹂躪著,五下,六下,直到孩子斷氣為止,女子都沒停下過,接著他拖著了孩子的腿,走向了房間的門,並轉頭對著另外兩個孩子說道

「要是再被我發現一次,你們兩個…就跟他一樣…聽懂了嗎?」

說完女子便繼續往外,把孩子不知道拖到了什麼地方

隔天中午,食堂
孩子們的喧鬧聲響徹了食堂,有的聊天,有的吵架但在這嘈雜的環境中,有個聲音蓋了過去

「孩子們,安靜!」

那是孤兒院長的聲音,他的高跟鞋旁,還留有一點點昨晚造成的血跡,明眼且待的比較久的孩子發現後,大致都知道了發生了什麼,洪亮的聲音,彷彿寒氣一般席捲著每位孩子,原本喧鬧的孩子們,在此刻都安靜了下來

「今天我們來了一位新成員,這是幻,他很珍貴,好好照顧他」

女子介紹著身旁的藍髮男孩,「很珍貴」的意思,自然不是什麼正常的理由,是因為在這個村莊,幾乎所有人都是黑髮,有著其他顏色頭髮的人非常罕見

「切…有什麼了不起…不過只是…」

話音未落,說話的孩子就已身首異處

「你們最近是真的很不聽話…」

女子提著孩子的腦袋說道,所有的孩子都在此時挺起了身板,生怕又在因為任何一件事惹怒這位女性

「我的五個規則,大聲唸出來讓我聽到!」

「在被母親大人允許前,我們不能說話,不能聽,不能嗅聞,不能看」

女子喝斥後,所有的孩子便起立呼喊著在這孤兒院生存的鐵則

「最好是都記住了!吃飯!」

女子說完後才提著屍體離開大堂,只留下因害怕被責罵而開始流著淚狼吞虎嚥的孩子,跟目睹一切,感到錯愕和恐懼的幻

幻:「那個…現…現在可以說話了嗎…」

幻小心翼翼的對著最近的孩子問道,但對方沒有回應他,幻又接連問了幾個問題,全都沒有得到答覆,不只這位孩子,和所有人都是這樣,夜裡,幻被不知道誰踢下了床,搶走了枕頭,穿鞋時還發現裡面有圖釘,過了幾個月,幻在這期間飽受折磨,但他不敢跟任何人說,於是,他想像了一個朋友出來,這個朋友,長得就像孤兒院長,只是,他的頭髮放了下來,皮膚變成了灰色,衣服也從乾淨的圍裙變成了白色的破布,眼睛和嘴被黑線縫了起來,鼻子的皮沒了,只剩下骨頭,耳朵則是整個沒了

幻:「你也跟我一樣不能隨便亂看嗎?」
「…」
幻:「你也跟我一樣不能隨便說話嗎?」
「…」
幻:「你也跟我一樣每天都被欺負,還看著別人死亡嗎?」
這時幻想的朋友笑了起來,被封起來的嘴巴微微的張開,似乎是勉強擺出了笑臉,就像在回應幻一樣

幻:「是嗎,你也是嗎…」

就這樣幻和這位朋友每天聊天,去哪裡都牽著對方的手,當然,除了幻,沒有人看得到這個朋友,每天詭異的舉動,讓孩子們對幻的欺凌更加嚴重了

「喂!藍頭髮的,過來」

再一次,幻又被找了碴,幻早就已經放棄了抵抗,他乖乖的走了過去,而對方也沒有一絲猶豫的湊了幻一頓,那天晚上,幻和自己的朋友說了這件事
隔天

「是誰!是誰殺了塔布爾把他丟進我房間的垃圾桶!」

孤兒院長大吼道,而塔布爾便是昨晚找幻碴的小孩,那天過後,孤兒院的孩子越來越少,甚至新來沒多久的,也都會被殺害,雖然孩子們早就麻木了,但這次,恐懼的是孤兒院長

「是誰…到底是誰…有嫌疑的都死了…到底怎麼回事…這樣下去…提供不出「肉」連我也會被殺掉的…不如…就先把那個藍頭髮的給他們好了…說不定…可以多活一陣子…」

孤兒院長坐在書桌前抱著頭說道
又過了幾天
「咿呀呀呀啊啊啊!」
一聲慘叫聲響徹了整個孤兒院,孤兒院長也聞聲趕來

「又是誰在…!!」

她原本打算快速了結這件事…卻看到了…沒錯,那是幻的幻想朋友,在這天之前,沒有人看到過,而現在,他就護在暈倒的幻旁邊,看到孤兒院長後他看起來異常的憤怒,指甲的長度如同水果刀,刮著地板朝著孤兒院長前進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回事!

「我…我們只是跟往常一樣在「觀照」藍髮小子,他…他暈倒了之後,這個東西就出現,還殺了雷歐!」

「嘖…」

孤兒院長在了解情況後便頭也不回的逃跑,時不時還能聽到孩子們的慘叫聲,跑著跑著,他的肚子突然有種熱熱的感覺,往下一看才發現,他的肚子已經被貫穿了

「到底…怎麼回事」

他的頭被幻想朋友踩著,一下,兩下,已經面目全非了,三下,四下,踏在血肉上的聲音在變得寂靜的孤兒院顯得格外嘈雜,五下,六下…

幻醒來後,發現孤兒院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只有模糊的血肉跟自己的幻想朋友,他沒有想到,包括孤兒院長,都已經被殺害,他看著幻想朋友,尖叫了起來,吐了出來,沒有辦法接受發生了這種事,他發狂了整個晚上,回過神來,已經自己忘了自己為了什麼事而慘叫,而流淚,失魂落魄的他,走出了孤兒院,走到了一戶人家前,敲了門

「有什麼事嗎? 喔我的天啊!!」

「你好,我叫幻,我想幫您打工換取一些資源,喔,不用害怕,這是我的召喚物:疾女,…嘻嘻」

EN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