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棄神譜:黑天使的降臨 第一章 (失控警察的一天)

Lianyi | 2024-05-28 12:18:59 | 巴幣 2 | 人氣 123


格諾奇亞大陸,又名失落的彼方,這個別稱的由來無從考究,只知道已經存在許久。那是片天使與人類共存的地方;天使們負責掌管國家的秩序;而人類則是作為被保護與輔佐祂們的存在。

那麼你也許會好奇,為什麼會有天使出現?要想知道這題的答案,這就必須追溯到那遙遠的天魔時代。

在很久很久以前...啊親愛的朋友,很抱歉這邊必須賣個關子。因為那是一段無法簡短訴說的故事,畢竟那可是將近快四千年前的事!如果你很好奇,那就容我繼續說下去。

對於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們來說,他們大多相信自己從出生以來就被賦予使命;自己該成為什麼樣的人;該過什麼樣的人生。他們信仰上帝,並尊敬上帝的使者天使們,相信祂們會努力讓人類的一生正常運作。不過在這漫長的歷史上,也不乏出現一些異類,那些人相信自己的命運能由自己掌控,而現在又是一次人們為了改變命運而挺身而出的時候。

故事發生在大陸上的一個名為卡桑達的國家。那句口號「卡桑達啊卡桑達,安居樂業的卡桑達。」就是大家對這個地方的印象。那是一個生活水準高,且不管是福利或是治安都十分良好的地方。

托朗格一家住在卡桑達境內的拉沙爾區,他們原本是居民眼中的模範家庭。他與妻子結婚八年間相處和樂,孩子也非常有禮貌。但好景不常,那件事發生後,人們從此活在猜忌與恐慌之中,這也導致托朗格不得不和妻子離婚,留下他一人與約爾金相依為命。

與妻子分開後他確實有過一段灰心喪志的時期,不過儘管無法再成為人們心目中的好夫妻,但作為一個好爸爸他還是值得肯定的。他沒有疏於對孩子的照顧,反而很努力的填補孩子心中缺少的那個位置。而約爾金也是個很懂事的孩子,自小就認知到了他的辛苦。或許對托朗格來說,約爾金可能比真正的天使還要符合天使的形象。

讓我們回到天元3983年的那晚,約爾金像往常一樣,每天睡覺前,都會要求聽父親講他那,不知道從哪裡知道的故事。「爸爸爸爸,今天要講什麼?」約爾金人已經躺上床,他用著非常期待的口吻詢問著父親說。

「聽好囉約爾金。」托朗格說:「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使們與惡魔有過一場戰爭...」

這些故事多少參雜些虛實,但哪裡是真哪裡是假,托朗格從沒對約爾金肯定的說過,看得出他有所保留可能別有用意。不過,或許約爾金從來就沒有想過這些事。他確實是一位很棒的聽眾,他聽的很認真,而且總是會在每一次的故事結束後,問問父親此次聆聽下來的疑問。

「爸爸,那最後贏的一定是天使囉!現在總是能看到天使呢,惡魔的話我完全沒有見過。」約爾金說。

「也許吧…」托朗格遲疑了一下說。

「嗯…?」約爾金疑惑的將頭導向一邊。

「不是的,我是說,我也沒有看過惡魔。」托朗格隨後替剛剛的反應解釋。

「我想想...約爾金你喜歡天使嗎?」托朗格接著說。

「喜歡!」約爾金瞬間把倒下的頭擺正說:「天使很厲害,可以做很多我們做不到的事。天使裡面,我最喜歡的是霍夫曼!」

「霍夫曼?」托朗格對這個名字感到熟悉:「啊…你是說霍夫曼天使對吧?天使廳的那位?」

「對啊!」約爾金說:「霍夫曼常常在鎮上修理壞蛋保護大家。」

「這樣啊...」托朗格接著合上書本說:「差不多該休息了,明天還要早起上學呢。」

托朗格摸了摸約爾金的臉,然後將棉被緩緩的鋪在約爾金身上。但托朗格一眼就看出他似乎還有話要說。

「怎麼了嗎?還有問題想問嗎?」托朗格露出微笑說。

「爸爸...天使們能想辦法讓媽媽回來嗎?」約爾金說。

托朗格露出些微緊張的臉,因為沒有想到約爾金會問這個問題,所以一時之間有些錯愕,但很快的他便調整好心情。

「這個問題恐怕我也不知道..」托朗格伸出手摸著約爾金的頭說:「不過就算沒有人幫忙我也會努力的,我們的事要我們自己解決對吧?」

「嗯..」約爾金點頭說。讓托朗格親了額頭一下後便闔上眼睛。接著托朗格轉過身,開始抑制不住眼淚。

之後托朗格並沒有馬上離開,他繼續坐在床邊的椅子。頻頻用手指點著大腿,他神情不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在確定約爾金入睡後他輕輕關上房間的門,然而他沒有回到寢室反倒走進了研究室。拿起櫃子第二格右邊數來第七本書。就這麼坐在椅子上開始翻閱,但差不多一兩小時後就開始有些困頓,不知不覺就睡在了辦公桌上...

********************

時間很快的來到了三年後。

拉沙爾的一處單人公寓門口,任職於市區人警局的警員柯林,此時剛從街區晨跑回家。打開房門走進屋內,他馬上把身上沾滿汗水的衣褲脫掉,身體赤裸的狀態下,呈現的是滿滿辛勤鍛鍊下的成果。而下一秒他就這樣的跑進浴室裡沖澡。


英勇的人類戰士,

手舉那無光旗幟。

斬殺惡魔不眨眼,

根本不需靠天使。


他一邊沖洗著身體,一邊唱著歌,記得那是一段小時候,爺爺唱給他聽的歌裡的幾段歌詞,他特別喜歡這個段落所以記得很清楚,直到現在還偶爾會拿出來唱。

柯林洗完澡後走出了浴室,他伸出雙手向後伸展,然後用力呻吟了一聲。「啊啊啊,舒服多了!」但此時他又想到昨天執勤時接到的任務:「昨天那個奶奶真是的,為了找她那隻貓居然找到晚上九點,重點是最後發現其實一直都躲在家裡的櫥櫃裡...」


一定要是玫瑰假面!那是他每天都要抹在頭上的髮膠牌子,沒有這個牌子要怎麼定住他那狂傲不羈的油頭呢?他站在鏡子前整理他的頭髮後接著整個人來回扭動著,趁著還裸身時欣賞那充滿線條的身體。「狀態不錯。」他自信的覺得。然後他戴上帽子,將別有人形徽章的制服扣上。他用左手摸了摸右手臂袖子處,似乎還有些不自在。「裝這東西還真麻煩,下次應該再請阿姨幫我修一下衣服...」


清晨的六點,柯林出門後走在才剛拂曉且空蕩蕩的大街上。其實現在還不到他的上班時間,只是他總是習慣在上班之前,也就是大家都可能還沒醒來之前,提早到鎮上去巡邏。

「嗨,柯林先生,早安啊,今天還是一樣早呢。」一位柯林早起巡邏時,總是會遇見的老爺爺正在散步。

「早安啊爺爺!」柯林說:「是啊,要做壞事的時候,那些人的作息都難以捉摸呢。而且我不這麼早出來的話,就會被祂們搶先一步了呢。」說完他接著轉頭看向天空。

「那是...」老爺爺似乎看見了什麼,而後他把一隻手貼在了胸口,並將頭微微低下以示尊敬。

只見遠處的天空出現了三個巨大的身影。仔細一看,原來是三位天使正從空中巡視著城市。祂們由一人領頭,兩人緊跟在後。彼此揮動著巨大的翅膀四處飛行直至柯林與老爺爺上方。

這時三位的模樣變得明顯,雖說天使們平時執勤時都戴著面具,但還是可以從頸部所配戴的綴飾來辨別身分。祂們分別是利耶、沙拉曼卡以及加賽羅。

「又是他。」利耶說:「那個經常一大早就會出來閒晃的人類警察。」

「記得他叫..」沙拉曼卡說:「叫什麼來著?」

「柯林。」加賽羅說:「那個人類的名字叫柯林。」

「啊...對對對,大哥你記的真清楚。」利耶說:「真搞不懂這個時間他不好好待在家裡睡覺,還特地跑出來做什麼?是說他那樣能叫巡邏嗎?」

「他不過是在白費力氣。」沙拉曼卡說:「跟人類那種沒有效率的方式相比,我們能飛上天空,要是有什麼可疑的人出現,我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好了,別管他了。」加賽羅說:「繼續巡邏,記住每個角落都不要放過。」

「是!」利耶跟沙拉曼卡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就繼續討論我。」柯林背對著祂們笑著說:「小小的人類能引起你們的好奇心,那是最開心不過了。」

巡邏完後他又跑去光顧了一間他很常去的早餐店,名字叫晨間美人。而老闆也正如店名一樣,是位漂亮的女性,即便已經到了讓人叫阿姨的年紀但仍風韻猶存。

「老闆今天還是一樣漂亮呢!」柯林說:「啊我跟平常一樣。」

「嘴真甜呢,哈哈。好的,柯林先生跟平常一樣的。」老闆親切的笑著,她看向了一旁戴著黑框眼鏡,留著短髮的女員工說:「雙倍香腸加培根蛋三明治加小黃瓜加生菜、羅勒蛋煎餅,然後一杯黑咖啡。」

「沒看過這個人,不過她長得還挺可愛的...」這是柯林見到此人第一個想法,接著他跟老闆說:「今天不是你來做嗎?她是新來的吧?這樣沒問題嗎?」

「哼,別看她這樣,能力可是很好的。」老闆得意的說。

柯林感到疑惑,他看向早餐製作台,只見女員工正快速的準備餐點所需的食材。上一秒才看她拿著鍋鏟煎著蛋與培根;下一秒又見她大火翻炒著炒飯。烹煮、調味、塑型、擺盤,不同餐點間都在很短的時間差裡製作著。速度之快就好像腦裡已經先完成了一樣,完全不像一位新人的表現。最後的成品也確實完美複製老闆的水準,但速度可能在她之上。

柯林甚至都沒有懷疑味道可能存在差異。他看完馬上就理解了老闆的話。因為他平常吃的是專屬於自己的客製化餐點,所以對第一次看見的新人,就好像已經很熟悉流程一樣感到驚奇。

「沒關係,我自己拿就可以了。」柯林走到取餐的檯面前禮貌的說。

他從女員工那裡接下了托盤,卻注意到餐點底下好像夾了張紙條。柯林拿起紙條後看著上面的內容說:「人心酒吧。」他接著看:「嗯?上面還有地址。」

「柯林先生。」此時女員工叫了他的名字。柯林抬頭一看,對方此時也正在看著他。女員工眨了一下眼睛,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這舉動對柯林來說很明顯就是在引誘他。「天啊,現在是怎樣?她對我有意思嗎?」柯林此時心想。「冷靜一點,我是人警啊,必須保持鎮定。」接著女員工走過來靠在柯林的耳邊說:「晚上七點,不要讓我等太久喔…」柯林頓時心花怒放,下體還微微的凸起:「好...好的。」這一幕讓一旁點餐的婆婆看了直搖頭說:「唉呦,亂七八糟的...」

柯林找了張座位,準備享用他美味的愛心早餐。沒錯,他現在腦裡還在胡思亂想。癡漢一詞仍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表情,他就像是一頭佳餚送來前,在等待時間都能流著滿滿口水的豬。

「不能鬆懈,要開始整頓心情,」他閉上眼睛搖了搖頭,還捏了下眉心,試著改變輕浮的狀態:「現在要開始為等等的工作做預習。」接著他從包包拿出一張張近期被通緝的犯人資料。

「我看看喔,卡爾梅斯‧萊特,43歲,偷取民眾養在庭院的狗的糧食,甚至還將其吃掉。有這麼餓嗎?」他心想,接著翻開下一張,「格尼雅‧雀絲,20歲,偷鄰居家的車跟著姊妹去參加派對。唉,年紀輕輕就做這種事不太好耶,雖然我小時候好像也做過類似的事就是了。」這兩人讓他開始覺得無聊,他繼續翻閱,但之後出現的人雖說犯罪是犯罪,但對他來說都是些芝麻綠豆大的小事。直到某一頁的人出現才終於讓他開始感到有些興趣。

「這是!」這份資料瞬間就讓他眼睛一亮,這回出現的是一個帶著面具的人,背上還背著翅膀。他接著仔細察看:「名字不明,年齡不明,數次假扮成天使的模樣,到各地隨意塗鴉。等一下...這什麼跟什麼啊...以為有好戲可以看了,天使如果犯罪那可是大新聞。」


好幾個通緝犯的犯罪原因都讓柯林提不起勁,對他來說,他更想處理的,是那些他心中認定的真正惡人。「沒有出什麼事對大家是最好沒錯啦...」他接著繼續翻閱後面的資料。

「丹尼.帕克托,38歲。犯下多起傷害案件與連續搶劫珠寶店的搶匪。」他心想:「還行。好,就這個了,等回局裡一定要和局長爭取到這個案子。」

這時那位新來的女員工正端著托盤送飲料走過來,但下一秒,手上的飲料卻不慎打翻到坐在柯林左前方,正在看著報紙的男客人身上。

「你在搞什麼啊!」被飲料灑到的客人大吼著說:「你知道這件衣服有多貴嗎?」

「啊啊,非常抱歉!」女店員慌張的說。

老闆也過來了解了下情況說,「發生什麼了嗎?」

「發生什麼?」男客人氣憤的說:「你家的員工走路不看路!把飲料都灑在我衣服上了!」

在一旁的柯林見狀後,他插手了這件事,心想著要先試著緩和對方的情緒。

「沒關係,這邊我來處理。」柯林先讓老闆和女員工移至一旁等待。「沒事的沒事的。」柯林接著對男客人說:「她也不是故意的,先生,你先冷靜一下,我們再來看看可以怎麼處理好嗎?」他遞給了男客人幾張紙巾:「而且依我看那個打翻的飲料應該不會永久附著在衣服上,還是有機會洗的掉的。」

「這不是那個問題!」男客人說:「我不管!這衣服要價五萬天磅,看你要用幾個月的薪水來賠我!」

柯林看著男客人大手不停揮舞,但也同時注意到他的衣服似乎存在一些瑕疵。像是扣釦子處明顯就是缺少了幾顆扣子,且衣服的幾處早已被沾染上了污漬,甚至還有脫線的情況。這讓柯林起了疑心,畢竟如此貴重的物品竟然是這種品質,這若不是一開始就這樣,就是男客人平常根本就沒有好好保養它。

「要不這樣好了!」柯林說:「我問問看人警局平常送洗衣服的店可不可以收。你放心,那裡的清洗水準我可以掛保證,畢竟一些天使們也會將衣物送往那,最後洗完的衣服都跟新的一樣。」

男客人看來來毫不在乎柯林的建議,反而更加憤怒。

「你是真的沒搞清楚狀況啊!再說這到底關你什麼事?」男客人激動的說,接著用力的踩了一下地板,口袋卻突然掉出數件珠寶:「啊啊啊,我的寶貝!」男人的態度突然變軟,只見他慌忙的將珠寶們一一撿起。

這人此時可謂是疑點重重,柯林心想,「很少人會隨身帶著那麼昂貴的東西吧?,說著寶貝卻不好好保管,放在口袋?真的假的?」且身為警察的第六感告訴他對方的氣質與這些東西相差甚遠。他感覺有些熟悉,接著他忽然想起了剛剛看過的通緝資料。

「你是...」柯林露出懷疑的臉,他一邊看著資料,一邊看著男客人的樣貌。對方帶著墨鏡且留著鬍子,與資料上的照片有些差異。但畢竟柯林過去可是破獲過許多犯人偽裝的案件,拙劣的變裝是不可能逃過他銳利的眼睛的:「丹尼?」柯林用著還不是那麼肯定的語氣說:「你是丹尼.帕克托對吧?」

「就是這位。」柯林將資料翻過來讓大家看看說:「犯下多起傷害和搶劫珠寶店等案件的罪犯。」

「不是,怎麼會是我呢?」男客人看起來有些心虛的說。

「是嗎?那你身分證件讓我看一下。」柯林說。

「這...這...」男客人聽到此句先是呆愣的站在那邊,但下一秒便大驚失色的奪門而出,錢甚至都還沒付。

「老闆,錢在這裡!啊,不用找了。」柯林馬上從口袋拿出錢並把它放在桌上。那金額甚至超過了餐錢,之後他也馬上追了出去。

「好的,路上小心。」老闆看著桌上的錢後,笑著跟柯林揮手道別。

********************

他倆在沙拉爾的街上你追我跑,從民眾採買民生用品的市場,到車水馬龍的大馬路,或是直接闖進人家做生意的店裡。丹尼在奔跑途中時不時得會將一些障礙物推倒讓柯林難以往前,越來越多的人群也讓追捕變得更加不易,但柯林此時就像隻盯上獵物的獵豹仍舊窮追不捨。

「呼叫柯林警員呼叫柯林警員,已經到了上班時間,請問你在哪裡?」從對講機傳來訊息的警員說。「剛剛有民眾目擊到正在逃逸的通緝犯。隊長要我們大家快點集合。」

「那他怎麼沒說他有看到一個警察拼命的在追這個犯人。」柯林一邊奔跑一邊拿著對講機說。

「什麼?你的意思是你正在追他嗎?你在哪裡?不對!你應該先跟我們通報才對吧!怎麼會擅自行動呢?你先冷靜,這件事交給天使,他們會處理!」對講機裡的警員說。

「這種程度的犯人我來就行,」柯林自信的說:「用不著讓他們出馬。」

「嘿嘿別去,你一個人很危險的。聽著犯人可能不只...」柯林沒等警員把話說完,因為不想被其他聲音干擾,居然擅自將對講機關掉。

「給我站住!」丹尼在他眼前跑向一處轉角,但已經熟知市區地圖的柯林知道那邊是一處死巷。「你無處可逃了!」柯林轉過彎後大聲的說。然而卻發現眼前的帕克居然挾持著一位被裹著布袋,身形矮小的男孩。

「快救我,快救我」小男孩想掙脫想從歹徒手上掙脫卻被勒得更緊。

「別動!」接著丹尼用著命令的口吻說:「把槍放下,你再靠近一步我這刀就下去囉!」

柯林想了一下決定暫時先配合他。

「該死,」丹尼突然激動的自言自語,「說好要交易的,人完全沒有出現!什麼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就說約在那邊果然有問題!」

「喂喂,別激動。」柯林先是舉起雙手,接著緩緩的將槍放下,然後往後退了幾步。

「停下來,你現在…現在給我把槍踢過來這裡!」丹尼說。

「嘿!你剛剛只說把槍放下,」柯林不悅的看著丹尼說:「我已經照你說的做了,快放了他!」

「少廢話,快踢過來!你不管他的死活了嗎?」丹尼的刀愈加靠近男孩的脖子,只差一點就會將其刺傷。

柯林雖不情願,但他還是照丹尼說的試圖將槍踢到對方那裡,只不過由於先前後退了幾步,他需要先走個幾步才能到達槍的位置。他先是慢走,之後卻開始加快速度奔跑。

「嘿嘿,誰叫你跑那麼快的!」丹尼激動的說。只見柯林完全沒有在聽他說話,他用著一記強力的踢擊將槍踢到歹徒後方。而歹徒一時被槍移動的方向吸引住並往後一看。也因此露出的破綻讓柯林抓到機會。

柯林抓準時機手臂一抖,接著袖口跑出了一把比手掌還小的銀色袖槍,他馬上上膛後瞄準了丹尼的右腳後擊發出去。

「啊啊啊!」被子彈擊中的丹尼放開了男孩。他閉上眼睛痛的大叫,但柯林沒有給對方多餘的喘息空間,他馬上衝向前方,先是用左手抓住丹尼持刀的右手腕,接著用右手猛力拍打持刀處讓刀噴飛,再來用腳往丹尼褲襠奮力一踢讓他上半身往下蜷縮,最後一個手刀命中後頸讓丹尼徹底昏了過去。整個動作僅在一瞬間就完成。論格鬥技、擒拿術與槍法的話,柯林無疑是人警裡的佼佼者。

接著他看向了一邊頭上還套著頭套的男孩。

「你還好嗎?」柯林對著小男孩說:「已經沒事了。」

柯林慢慢的把套在男孩頭上頭套取下,不過在過程中他才注意到頭套上竟然在兩眼處開了洞,「嗯?」柯林有點疑惑但還是繼續手邊的動作,不料才剛拿下頭套腹部卻傳來陣痛。他低頭看了一下,發現這位男孩居然手握著剛剛已經噴飛的刀,並把它插在了自己身上。

柯林慢慢的抬起頭,才驚覺頭套之下的對方其實有著成年男子的外貌。而他似乎是因為患有侏儒症,所以身高才如此矮小。

「哈哈哈!」侏儒男開始笑了起來,聲音也和一開始的印象不同。

「你...」柯林用著微微顫抖的聲音說。此時的他已經快要站不住,也沒有力氣再次反擊。

「人警的希望,柯林是吧?沒想到你真的那麼厲害。」他接著說:「你看起來很驚訝呢。哼哼...我的名字叫傑克,傑克·帕克托。就是那邊那位躺著的蠢貨的弟弟。」到這邊柯林才得知丹尼原來還有個弟弟,而剛剛對講機沒說完的忠告或許就是這個。

「你實在太大意了,比我那笨大哥還大意。」傑克看著一旁昏倒的哥哥說:「不過,說到底人就是這樣的生物。」

傑克抓起柯林裝著袖槍的手,將槍對準柯林自己的頭部。就在他即將幫柯林扣下板機之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大片的黑影將自己甚至是柯林隱沒其中。

他感到不太對勁於是轉頭察看,發現眼前出現的是一位穿有披肩長袍的天使。雖說傑克並不熟悉綴飾所對應的天使,但據他所知,一般天使所穿著的長袍不會帶有披肩。而傑克就是憑著這點一眼就看出對方的身份。他就是卡桑達天警廳的大天使長霍夫曼。

「你是...」傑克被霍夫曼嚇得語塞。

對方在空中揮動著巨大的白色羽翼,所產生的風壓吹的現場雜物紛飛,傑克的頭髮也被吹得凌亂。霍夫曼那接近三百公分的龐大身軀從空中慢慢下降,在陽光照射下那模樣,簡直就有如初見上帝下凡般非常有壓迫感。此時傑克已經意識到不妙,但他居然還異想天開的想請求對方饒命。

「拜拜拜拜...託託,不要...」傑克努力的用他那已經無法說清楚話的嘴巴說。
「太遲了。」霍夫曼用著低沉的嗓音說。
沒等傑克把話說完,下一秒傑克整張臉便被霍夫曼一手抓住,一轉眼整個人就化為一顆光球,被收入一個金色蓋子的罐裝容器中。

此時柯林的視線意識逐漸模糊,最後這一幕他無法清楚的了解發生了什麼,便昏了過去。

一段時間後,柯林在醫院醒來,他微微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在病床上,且腹部的傷已經包紮完成。

「這裡是?」柯林看向四周,他還沒完全清醒,然後自言自語的說。

「這裡是醫院,」一旁傳來聲音,此時簾幕突然打開,一位有著白銀色頭髮的高大男子出現在眼前。此人正是剛剛出手解救他的霍夫曼天使。

「你是...?」柯林一時還搞不清楚眼前出現的人。
「是我,霍夫曼。」霍夫曼說。
「啊原來啊...」柯林說:「抱歉,我沒看過你這個樣子,所以沒認出來。」

霍夫曼注意到了柯林,在知道了祂的身分後,卻沒有對祂行禮。但祂此時也不太想著重在這個點上,所以就沒要求柯林先把行禮做完再開始對話了。

「沒事,一般來說我也不會在這個狀態下表明身分。」霍夫曼說:「所以大家在外面看到我,也不會知道我是誰。」這句話說的是。因為身為天使的霍夫曼跟其他的天使們有所不同。他有時會在執勤外的時間,幻化為人類的模樣游入大街,不說的話就與常人無異。但問題是並不是所有天使都會這樣。事實上大多數天使除了維安時會與人接觸,其餘時間都待在天使廳裡。除非出現破壞秩序的人,要不然祂們不會主動去干涉人類的事務,更別說是像霍夫曼這樣好像試圖融入人類中似的,祂們根本沒理由這樣做。

「你的傷口剛剛稍微幫你祝福過了,」霍夫曼說:「但就只是稍微而已,我不可能完全幫你治好。」他接著說:「不過現在傷口已經逐漸癒合,在休息一下今天應該就能出院。」

「這樣就夠了,謝謝你。」柯林聲音還有些疲倦的說,但接下來他馬上回過神來:「不對,那兩人呢?」

「那兩人你不用擔心,已經被我解決了,光體我還放在罐子裡。」霍夫曼說:「先不說這個了,我在你身上發現了這個。」霍夫曼從口袋裡拿出柯林的對講機。


「還有電,只是沒開而已。」霍夫曼看著手上的對講機說:「或者更正確來說,是被人關掉的。」

「我能解釋。」柯林急忙為自己澄清:「那個時候我已經快要追到對方了,但聲音太吵,我不能被影響。」

霍夫曼對柯林的話不以為意,比起讓任務更有效率,他更在乎的是隊員們是否有好好的履行交代的事務。他在柯林的病床旁邊來回走動,「柯林你啊…同伴的指示要聽啊。」

「我能了解你還年輕,血氣方剛,不太懂事。」他停了下來後看向柯林說:

「你需要成績,需要一份能證明自己的成績。但這不代表你就能無視我們紀律啊。你很厲害,但厲害的人有時候會對自己太過自信。就結果來看,你剛剛失敗了,而且還差點因此賠上自己的性命。如果你願意聽從指示,讓天使們來處理這個事件,倒還不會落得這個下場。」

柯林雖然很不想服從霍夫曼,但此時也無法反駁他的話。畢竟剛才若不是他前來解救,自己或許已經死了。他低著頭,表情有些羞愧。

「你似乎有些話想說對吧?」霍夫曼問。

「人類…我們人類就這麼不堪嗎?」柯林突然激動的說:「難道人類就要一直躲在你們天使後面,永遠當個被你們保護的對象嗎?我們也有力量。面對敵人,我們也想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啊。」

霍夫曼沒有馬上回應,他先是嘆了口氣。只見他伸出手,在手心處憑空的產出了一顆,由光匯集的能量球,看起來就像個小太陽那樣。此球發出的光芒充滿整個病房,而且還越來越耀眼,讓柯林連忙用手遮著眼睛。


但此時柯林察覺到有股溫暖的氣息遍佈全身。這種感覺甚至消除了他身體的疲勞感。他意識到自己的精力正一點一點的在恢復,所以知道對方並沒有在傷害他。不過他也很清楚,只要霍夫曼想,稍微加強點力道,此球就會變成能將人的身心靈焚燒的可怕力量。

柯林作為人警,之前執勤時曾有幾次看過前來協助的天使們使用力量,對此早已見怪不怪。但霍夫曼作為天警廳的大天使長,很明顯實力遠高於其他天使,而這回的展示更是深深的震撼了柯林。

能量釋放的時間差不多只持續了短短三十秒,之後霍夫曼又將這股力量收了回去。他走到了門口又停了下來,「你們人類所謂的力量在我們天使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霍夫曼表情嚴肅的說:「我不懂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如果我是你們人類,有個強大的人能保護自己,那自然是最好不過了。」說完後便離開,留下了一臉不甘心的柯林。


********************


夜晚,出院的柯林走在大街上,他仍然惦記著早上發生的事。「可惡…」柯林氣憤的說:「我不會放棄的,一定還有機會能證明自己,證明人類並不會輸給天使…」

「不過先不說這個了。」此時他的表情又變回吃早餐時那個豬樣。接著他從口袋拿出早上從女員工手上拿到的紙條。「紙條上寫的地址就在這附近吧?」他走到一處暗巷入口,看到裡面遠處,有家店的招牌正在閃爍。他走近一看發現是間酒吧且招牌上寫著人心幾字。馬上就確定找對地方後走了進去。

一進到室內,他先是注意到了此店的小巧格局,吧台區呈L形,右側有六個座位,且都已經坐滿了人,而左側兩個位置中,有一位正在品酒的短髮女人和一個空位。他毫不猶豫的就走向前坐了那個位置。

「我來晚了嗎?」柯林坐下來後馬上看了旁邊的女人,他挑動著眉毛說:「出了一點事,但幸好還是有趕上。」

昏暗的燈光讓一些顏色變得模糊不清,需要靠近一些才能得到答案。女人轉過頭看著柯林,卻讓柯林感到有些疑惑,因為在樣貌上這人與早上在早餐店工作的女店員有很大的差別。她有著一頭漂亮的橘髮還帶點捲曲,嘴上擦著鮮紅的口紅,那眼影與眼線畫的令人迷惑,彎翹的睫毛更是讓柯林招架不住,仔細一看,她還穿著微露胸部的服裝。

柯林吞了一口口水。「不好意思,」他說:「我應該認錯人了...」

「沒有喔。」女人將柯林的手拉至兩人中間,並慢慢撫摸說:「你沒有認錯人,我就是早上那位。」

「真的假的?」柯林一臉通紅驚訝著說:「因為你與早上的樣子根本就判若兩人!雖然這樣我也很喜歡就是了。」

「討厭…」女人小小發著脾氣說:「平常上班總不能打扮成這樣吧?我是為了你才打扮成這樣的耶!」

「那倒是那倒是...」柯林一手捂著臉笑著後又放開說:「這是我的錯,我想的太不周到了。」

接著兩人在酒吧裡有說有笑,不過大部分都是柯林在分享他當警察時發生的事。

「還有還有,那個大叔到了警局後,居然直接給我開始跳舞,播了幾首他跳幾首,即興功力很強的。」柯林很認真的講著講著故事,時不時就會將故事裡出現的情境表演出來,逗得女人大笑。

「哈哈哈,感覺你平常的工作內容好有趣。」女人笑著說:「你應該很喜歡天警這份工作吧?」

「喜歡嗎…」柯林對這個問題想了幾秒:「雖然有些工作費時又耗體力,但最後能確實幫助到人,還是會覺得選擇這份工作是一件正確的事,會有這種心情我想我應該是喜歡這份工作的。」

「哇…感覺你好努力喔。」女人說:「這樣的男人,我不討厭喔…」她拉了幾下衣領說:「喝了一些酒,感覺有點熱呢,今天好像穿太多衣服來了…」

柯林看了這一幕更加興奮,他從皮夾裡拿出幾張鈔票說:「老闆,把你們這邊最好的酒拿來!」柯林此時就像剛領完薪水的人一樣乾脆。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藉此抒發,早上發生的種種事所帶來的影響。

柯林將酒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下,他自認酒量還不錯,但即便是他此刻也有了些許醉意,整顆頭已經分不清是因為看到太刺激的東西還是酒精上頭所以才這麼紅。而此時已經有些按捺不住性子的他,還一邊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餘光看著女人的胸部。

「天啊,這身材是真他媽的...」不安份的慾望已經充滿了他的腦袋。

「太明顯囉。」女人笑著說。

「哎呀,真的嗎?」柯林摸著頭笑著說:「我還以為不會被發現的說…是說我看你也毫無隱藏呢。」

女人用手撐著臉深深的看著柯林,此時的柯林已經快到極限。

「你是怎麼看我的?」柯林說:「我想聽聽你心裡更多對我的看法。」

「沒想到你還能一副若無其事的繼續問我問題呢。」女人接著說:「該怎麼說呢,我覺得你很優秀,而且對自己的工作很有熱忱。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經滿足於此。」

「呃…其實我是想聽你對我本人…」柯林急著解釋問題,但話還沒說完便停止,因為感覺到了對方好像只想談談警察的部分。

「人警的希望,柯林。大家都是這麼稱呼你的吧?」女人拿起酒杯看著杯裡的冰塊說。

「你知道這個稱號嗎?」柯林驚訝的說。

「當然知道,我們這裡誰沒聽過你呢?」女人說:「用那令人驚艷的技巧制服歹徒,總是採取出奇不易的行動將犯人一網打盡,相較於同期的人類警察來說,表現的很出色。」

「不過那也是我剛當上警察時的稱呼了。」柯林說:「現在聽到人們這麼叫我,我還有點不好意思呢。」柯林頻頻點頭且帶著驕傲的臉說。

「不過你最出名的,可能還是那過度自信的態度吧。」女人接著說。

「什麼?」柯林原本笑著但聽到此話又突然眉頭一皺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女人眼神突然變的銳利,並深深的與柯林對視說:「作為一個人類,實在太過愛出風頭,導致一些明明只要天使出馬就能輕鬆解決的事件變的棘手。」

「不是,那其實是...」柯林解釋道。

「人警沒有那麼缺業績吧...」女人繼續說道。

「這是有原因的,而且那次其實差點就...」柯林說。

「難道因此讓案件失敗也沒關係嗎?」女人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兩人針對柯林與人警的評價進行答辯,不過,儘管柯林一開始用著心平氣和的態度在辯駁,但大量負評襲來後還是讓柯林心中的怒火再次燃起。「不然你說說看我還能怎麼做啊?」柯林突然站起來大聲的說。令現場其他人都紛紛看向他。

柯林看著現場此時尷尬的氣氛後又坐了下來。接著他壓低音量小聲的說。「小姐,我是為了幫助人才決定當警察的。重點從來都是人,而不是那群天使。」他接著說:「明明人類也有辦法自己處理這些事情,難道就非得什麼事都要天使幫忙嗎?」

「那麼,是什麼讓你這麼執著這些事?」女人說:「一般來說,民眾們都很感謝天使的幫助,而你作為人類警員,可以領著不錯的薪水,又能靠祂們將任務完成。你應該會很高興做這麼輕鬆的工作才是。」

「我沒有那麼信任天使。」柯林淡淡的說。

「為什麼?」女人好奇的問。

「你不會相信的。」柯林喝了一口酒,有點沮喪的說:「沒有人會相信的…」

「你就說說看嘛。」女人說:「也許我會有所改觀。」

柯林眼神帶著些許不安,他猶豫了幾秒後將身體些微靠近了女人。

「那是以前的事了…」柯林小心的說:「信不信由你,我小時候親眼看過幾個天使傷害人類,不只是恥笑辱罵,甚至還對他拳打腳踢,就像在對待家畜那樣。而那個人正是我叔叔…」柯林的腦海中回想起小時候一次要去找剛身為人類警員的叔叔,卻不小心看見他在警局外的巷子裡被天使警員欺凌的畫面。

「那個樣子根本不像天使,」柯林說氣憤的說:「更像是惡魔…」

「惡魔?真的嗎?有沒有可能你看錯了?」女人有些驚訝的說。

「惡魔只是個比喻,但你問我有沒有看錯他們對我叔叔做的事,那我會說我肯定沒看錯,雖然就那麼一次但卻從此讓我過目不忘。」柯林此時眼眶泛著些許淚水說:「天使也是會做壞事的,他們並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們大家看到的那麼純潔高尚。」

柯林喝了最後一口酒,語氣帶點哽咽說:「不過事到如今也無法確認真相了,叔叔在前年過世,我到最後甚至無法鼓起勇氣去問他...」

兩人之後陷入了一段時間的沉默,剛剛的話題似乎有些沉重。老闆見狀後又給了柯林一杯酒。「我沒點這個。」柯林對老闆說。老闆擦著空酒杯,對此只是微微的搖了頭。而柯林也了解了老闆的用意。之後柯林首先開口說了話。

「抱歉啊…」柯林說:「我剛剛好像有點太激動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和你說這些。」

「哇喔...」女人一開口帶點語塞:「對不起,起初我只是好奇會做那些事的你,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才會那樣問...沒想到你背負著這些東西...我為我剛剛冒犯到你的話道歉。」

「嗯...」柯林短短的回應說:「我先去個廁所,這杯喝完後今天就先這樣吧。」

柯林在廁所裡沉思了一會兒,回來後一口就把酒乾掉,他離開前還不忘和老闆道謝。兩人走至店外,彼此已經準備要離開,女人始終不發一語,但柯林似乎還有話要說。

「那個,」柯林叫住了已經轉過身的女人說:「話說回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女了將身體轉了回來,她露出淺淺微笑。「艾萊妮。」她說:「我叫艾萊妮。」

「艾萊妮啊...」柯林說:「真是個美麗的名字。」接著他又說:「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我還在早餐店上班啊,記得嗎?」艾萊妮笑著說。

「啊對,我都忘了」柯林摸著頭笑著說。

「但我並沒有固定的上班時間,」艾萊妮說:「所以你必須碰碰運氣,幸運的話才有可能見到我囉。」

「這樣那我懂了,」柯林期待的說:「那我就每天都去,總有會見到的時候。」

之後柯林帶著笑容離去,雖說今天一天經歷了很多事,但一想到最後的收尾還不算太差便心滿意足。而艾萊妮這邊在離開後並沒有馬上返回家裡,她搭上計程車來到拉沙爾郊外的一處廢棄工廠前。「你確定要在這邊下車嗎?」司機有些不安的問。「是的,送到這裡就可以了」艾萊妮肯定的說,接著下車後她就這麼往工廠方向走去。昏暗的夜空帶著沒那麼明亮的月光,周圍升起的陣陣霧氣讓環境變得詭異。司機沒有馬上開車駛離,反倒還下車察看了下,只見周圍的視野開始變得模糊不清,回過神來,才發現艾萊妮早已消失在這寂靜的黑暗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