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86-不存在的戰區-青空 Chapter4. Navy blue

沁雪 | 2024-05-27 19:35:39 | 巴幣 4 | 人氣 78

Chapter4. Navy blue

新曆2048年12月

  「欸瑞圖,你有取代號了嗎?」

  一道清徹的嗓音在這低沉的夜裡響起,愛麗西亞看著在屋頂上似睡非睡的瑞圖。

  在屋頂上監測著軍團有無來襲是每日必做的事之一,畢竟要是軍團突然突襲了過來,他們一定會全軍覆沒的,況且隊伍裡大多是才剛滿十歲的孩童。

  一般都是瑞圖跟愛麗西亞在互相輪值,有時在交班的時候,就會像今天這樣躺在屋頂上聊天,自那天以後,次數就逐漸的變多了。

  「還沒,感覺取了也沒意義。」瑞圖對此有點不在乎的說道,口氣充斥著無所謂的態度。

  代號這種東西,其實也只是取來娛樂用的,共和國的白豬也不會在意這種東西,頂多是會在作戰時會採用代號而非一貫的編號。

  「你想取嗎?」瑞圖望向跟他幾乎是同一時期進來戰場的愛麗西亞。

  「總覺得有這樣的個人代號很帥呢,就像是第二個名字一樣,而且我聽別人說過,代號可是自己的『半身』喔!」愛麗西亞迎著晚風,露出招牌性的燦笑說道,她那頭紮成高馬尾的灰白長髮隨著本人身體的輕微搖晃,也跟著在深藍的夜色中飄動著。

  「這到底是聽誰說的啊……話說,你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嗎?」瑞圖在吐槽的同時,像是察覺到什麼的問道。

    「總覺得『愛麗西亞』這個名字很沒有真實感呢,因為這個名字象徵著已經回不去的過往。」

  她望著那無垠的天空回答著,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來到了清晨了。

  「你既然沒有任何想法,那就由我來取吧!包準讓你滿意!」感傷只有一瞬,在那片刻過後,她又露出那足以令人倚靠的可靠笑容。

  雖然覺得沒意義,但是或許是稟持著有了也不會怎樣的想法,又或是看到了那在86區都快絕跡的笑容,他答應了下來。

  「真的!好欸,哼哼,我老早就想好一個了。」她一副自信無比的說道,看著這樣的少女,瑞圖也只是有些無奈的露出了淺笑。

  「就叫米蘭!」

  「米蘭?!」

  雖然瑞圖本人沒有受過什麼正統教育,不過一般常用的詞彙還是知道的,這個連聽都沒聽過字詞自然還是在他心中打下一個問號。

  「想不到吧,這可是我翻書才想到的。」

  雖然看起來胸有成竹的,不過其實是她以前呆的部隊的隊長告訴他的,只是最近突然的想起,又很剛好的覺得很適合而已,不過畢竟是出自記憶,愛麗西亞自己都沒法保證是百分之百正確就是了。

     瑞圖則一聽就知道不可信,畢竟愛麗西亞和他一樣是不識字的才對,看起來她在掰理由的時候已經忘記自己還有這一個設定了。

  他不經地露出了苦笑,不過眼神中卻含著連他自己都注意不到的淡淡笑意。

  「意思是中心,好像是古聯邦語之類的東西,有沒有很佩服我呢。」

  「呃……這麼招搖可以嗎?其實我比較想要一個比較低調的……」

  瑞圖露出有點難堪的神情,畢竟他可不認為身為八六的自己有這麼偉大。

  「有什麼關係嘛你可是隊長欸,而且你剛剛說可以讓我取的。」愛麗西亞像是要掃去他的自卑般,下手不重的拍打著他,同時也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那不然你的是什麼,你也應該取了一個吧。」

  「當然,我取的是……」

  少女露出得意的表情,狡黠地一笑。

  那抹笑意成為了夢的最後一幕。

  [分割線]

新曆2050年6月

  熟悉的手搖鈴聲響起,瑞圖從半夢半醒間稍稍清醒起來。

  窗簾搖曳,透出來的是那陰霾的天空,明明是六月,天空卻罕見的如同灰紗覆蓋般,變得朦朧。

  縱使是六月,北方的聯合王國那幾近零下的氣溫也不是鬧著玩的。

  況且拜軍團所賜,陽光都被那金屬特有的暗藍遮掩住了,像極了在86區常看見的天空。

  在洗漱整理後,一聲莊嚴的鐘聲在嘻笑聲在瀰漫的的空間中響徹,那象徵著早上的開始。

  瑞圖拾起了原本常穿的大衣,而那件大衣的口袋裡裡,依然裝著愛麗西亞的遺物。

  其實在見過這麼多次的死亡後,瑞圖也覺得自己應該要習慣,但卻割捨不下。

  已經有好幾次他想要把那只布袋丟進垃圾桶,但卻連拿出來都不敢,只能在潛意識裡催眠自己說只是一個吉祥物。

  就連愛麗西亞贈送給他的代號和願望,至今也依然履行著。

  思及此,就像是為了驅趕所以會使心情難受的事物一樣,他用力地搖了搖頭,甚至拍打了好幾下臉頰。

  在確認該帶的都帶了之後,瑞圖向屋外踏出了腳步,就算他有無數次想要逃跑的念頭,依然強逼自己抵達應該去的地點。

  今天是與「西琳」的共同演習日。

  畢竟還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演習就是為了讓八六和西琳可以習慣雙方的打法。

  理智上知道,西琳就是個現代兵器,但心裡就怎麼樣都有一股很強的割裂感,就好像一面鏡子一樣,她們的身姿在瑞圖眼裡映照出了瑞圖•歐利亞,但是她們身上的一切明明跟身為86的他們完全不同。

  這股違和感,實在來的怪異,來的讓人不願意去面對,因為對於每一位86來說,沒有人想在現實中在看到一次就自己的翻版。

  然而,瑞圖還是強壓住這種感受,準備前往演習時要用的東西。

  身為隊長,上面命令下來也只有是執行的份,好歹瑞圖也算是這隻小隊裏為數不多的「代號者」,要是連他自己都不行動,底下的人怎麼可能會動起來呢?

  想到這一層,他硬是強迫著自己從門前跨出一步。

  因為是隊長,因為是代號者,他代表了整個隊伍。

  「您好,請問是『闊刀』戰隊的隊長嗎?」一個有著橘紅色中長髮,穿著胭脂紅軍裝的少女像瑞圖走了過來,她旁邊的正是該戰隊最有名的機甲之一的阿爾科諾斯特。

  「是……」雖然瑞圖自認自己有打起精神應對,不過就連他自己聽那個聲音都覺得有氣無力。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裝置設定並沒有這麼細微的感知功能,她依然用著一樣淺笑回應。

  「您好,個體識別名稱為『柳德米拉』,是分隊馬利諾夫卡的隊長,也是今日前來與闊刀共同演練的分隊,請多多指教。」

  一看就知道是人工頭髮的橘紅在空中飄逸,他們的額頭還有著為了辨認用的螢光藍物體,可是在瑞圖心裡就是無法把她們跟一般的兵器放在一起。

  可是,說他們是人類又有著肉眼都看得出來的區別。
  這樣的處境,跟86又何嘗不相似?

  跟身為人的他們被當成豬邏看待的他們根本是相似過頭。

  但是,瑞圖仍忍著那股不適感,移動著機甲,他不願意停留在原地,他想要向前,縱使前方是未知的戰場,他也要帶著闊刀戰隊的其他人一起向前,因為他自己也是這樣一路走來的。

  這是他身為隊長,身為代號者的責任。

  為了能夠戰鬥到底,為了讓同伴的死亡不要變的沒有意義。

  就算死亡來臨,也要做到可以讓他們露出驕傲的表情說著已經反抗世界到最後一刻了。

  戰鬥到底,絕不屈膝,瑞圖絕不會讓他和他所珍視的人死的毫無意義和尊嚴。

  這也是他從愛麗西亞那邊拿到的信念。

Navy blue=藏青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