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86-不存在的戰區-青空 Chapter3. Indigo dye

沁雪 | 2024-05-27 19:29:32 | 巴幣 12 | 人氣 68

Chapter3. Indigo dye

新曆2048年12月

「你是想要叫我們送死嗎?哈!我就知道像你們這樣的洗衣精真是怎麼說都沒救了。」灰白色長髮的少女甩動著馬尾,手持操縱桿的說道,裡面雖然沒有髒話,但卻可以聽到滿滿的諷刺。

  「你們這群不知羞恥的人型豬玀,居然敢這樣違抗主人,要知道,你們能活下來都是靠我們心生憐憫……」驕傲自大的語氣在中途就被打斷了。

  「哼,我們下一秒有可能會死真是多虧你們啊,我告訴你,我們能活下來是靠我們自己,用不著你在這裡說三道四!」愛麗西亞在回嘴的同時,邊駕駛著破壞神向前行,完全無視指揮官後撤的命令。

  這指揮官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她罵一句,指揮官也總是能回一句。

  瑞圖一邊開著破壞神,一邊聽著兩個近乎無意義的鬥嘴,轉化成一聲無奈的嘆息。

     就讓新兵他們學著如何罵人這點蠻不錯的啦,起碼以後到其他戰隊還可以出來保護自己,不過在這樣下去也是沒完沒了,而且戰況也夠激烈了,那還有這麼多時間花在這上面。

  「夠了,愛麗西亞。」瑞圖淡淡地阻止了少女情緒化的攻擊。

  而愛麗西亞也聽出來瑞圖的意思而只好乖乖的閉上嘴,雖然還是可以聽到一些含糊不清的嘟噥。

  「這樣才對嘛!還是乖乖聽本大爺的命令……」

  「請不要搞錯了,向後撤也只是會送命而已,我們只是想請你可以稍微閉嘴而已,吵死了。」瑞圖在說這句話的同時,駕駛著破壞神對準軍團的要害,用一發射擊就把它了結。

  像這種有大批軍團朝著同一個目標前來的案例,像後撤只是會陷入死胡同裡的,還不如全力向前到寬廣的空間,慢慢的把他們消磨殆盡。

  他不知道這指揮官真是腦袋不靈光,才會下這種必死無疑的指示,還是存心要他們去死,不過就直覺來看,他肯定是站在後邊的。

  他大概是希望他們這群八六在臨死之前把幾隻殺掉,讓他們被軍團全滅,這樣就可以趕快轉換管制部隊,畢竟待在這裡,業績不會太好看的。

  想到這裡,瑞圖冷笑了一下,只覺得跟這種管制官對話根本是浪費時間。

  被瑞圖強烈又冷酷的語氣勸退的管制官還在說著有色種低劣的廢話,起碼音量小了很多,不公然直接地和瑞圖嗆聲的理由,大概也只是出於對瑞圖這個能管住愛麗西亞失控行為的能耐再加上高殺敵率的功能給予「適當」的獎勵而已,好比給狗餵的飼料。

  而他的責罵聲在瑞圖和一眾隊員耳裏,也只是無謂的自我滿足,雖然很想直接斷開連結,不過要是這樣做的話,可能這位性格低劣的白豬就不會給他們戰隊任何武器。

  現在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的保持生還率,在這滿是軍團的圍攻之下。

      愛麗西亞也知道這一點,雖然鋁製棺材本身的機動性超低,還是盡力掩護著已經無力反擊的其他架破壞神,瑞圖則在這其中抓到空隙反擊。

  已經進入夜幕的天空,此時就像蒙上一層煙一樣,熟悉的血腥味也佈滿了整片空氣,縱使離著破壞神都可以聞到。

  『可惡啊,這個數量未免也太多了。』瑞圖邊操縱著搖桿,一邊深深感到不妙。

  等等,這些臭鐵罐們好像都是往同一個方向前行的……
  「愛麗西亞,你帶瑪麗、約翰往左邊移動,剩下的人跟我來。」雖然很冒險,但是也只能試了。

  如果能把他誘導到另一個方向的話……

  好,可行。

  看著臭鐵罐們紛紛跑向被誘拐的方向,瑞圖自信的在心裡笑了。

  「瑞圖!」一道銀鈴般的女聲在瑞圖的腦中閃過,他連忙避開上面的友軍,看來是愛麗西亞想給他們致命一擊,讓軍團自己覺得大危機而先行撤退。

  事實証明,雖然風險很大,畢竟稍有不慎,死的就是他們兩個了,不過軍團也的確如他們預期的落跑。

  看著向遠方散去的銀色,瑞圖真正意義上的鬆了一口氣,在召集所有人集合後,他關掉了知覺同步,掏出之前在廢棄堆裡撿到的手槍,從破壞神上下來。

  戰場的滿目瘡痍,零亂的場景,這些都是習以為常的。

  他知道,剛剛在集合的時候已經有一台破壞神不能動了,不得已的情況……他得做好這個心裡準備才行。

  瑞圖走到半開的破壞神前面,重重的吐出一口氣,駕駛艙內的女孩已經死透了,不過腦部看起來沒有什麼損傷,應該是傷及肺腑導致的吧。

  周圍的風聲幾近哭嚎,瑞圖舉起槍枝,向女孩的腦部開了一槍,徹底破壞腦部,對他們86來說,沒有什麼比腦部被軍團拿走還更糟糕的結局了。

  不管執行了幾次,不管是理由有多麼的正當,他的手也一直抖動著,或許,心裡的愧疚感已經傳達到四肢了吧?

  突然,他轉頭一望,迎面走來的是身上還沾染了無數血跡的少女,那八成是幫忙傷者包紮留下的。

  「我們回家吧。」這不是譴責,愛麗西亞用的已經哽咽的哭腔說的。

  「謝謝你。」瑞圖覺得愛麗西亞無言中似乎說了這句話,但也有可能只是自作多情。

  到了隊舍,倖存下來的他們正在勤勞地準備晚餐,其實就時間上早就過了晚餐的時間就是了。

  人數……已經少了一些了,愛麗西亞的期望也只是單純的期望。

  縱使面上他已經盡力不表現出來,但是,那股心痛不管經歷多少次就是無法消除,一直盤旋在他的心中。

  於是,他選擇出去,選擇自己一個人靜靜。

  說到底,也只是他的傷感作祟罷了。

  而另一頭,愛麗西亞在簡單清洗了身上的血跡後便出來做點吃的,雖然食材方面只有先去採集到的馬鈴薯之類的東西,不過在這種時候還得吃塑膠炸彈未免也太悲慘了吧。

  剛剛經歷的應該是這個戰隊繼隊長跟副隊長陣亡後,損失最慘重的一次了。

      「姐姐,我剛剛看到哥哥好像往後面走,不知道在做什麼。」一個在幫忙煮開水的小女孩用著突然想到的表情告訴愛麗西亞。

  往後走?應該是在屋頂上待著吧,在後面有放一個可以爬上去的樓梯,沒意外應該是在擔心軍團會不會再來,又或者是獨自傷神於剛剛的情況?

  愛麗西亞依然維持著手中削馬鈴薯的動作,心裡想等都告一個段落後在上去好了。

  「哥哥在幫忙看臭鐵罐的去向,不要去吵他喔,幫我叫其他人來幫忙一下。」

  正如愛麗西亞預測的,瑞圖人正在屋頂上眺望著遠方,察看著軍團的動向,夜晚的風總是很強勁,時間好像等同於沒流逝一樣。

  突然,階梯的咚咚聲從冷風中傳來。

  「換班的時間到了~」愛麗西亞就像小狗一樣,從上方冒出。

  「辛苦了,應該還沒吃晚餐吧。」拿出的是很簡單的馬鈴薯湯,從邊緣摸起來還是溫的,還有一杯是由蒲公英製成的假咖啡。

  「你吃了嗎?」瑞圖握著假咖啡問道。

  「早就吃過了。」

  「他們都睡了嗎?」

  「有幾個有失眠的症狀,有稍微陪一下,我離開的時候看起來是睡著了。」不知為何,瑞圖總能從她的聲音中聽出些許感傷。

  「……我們……也是這樣過來的呢。」這是不得不去正視的事實,今晚,注定是個不眠夜。

  寂靜的風吹過兩人,在一陣沉默後,少女的低語清晰的傳入瑞圖的耳裡。

  「抱歉,讓你做這種事。」瑞圖當然知道,「這種事」是指什麼,但就是沒辦法對面露自責的少女說什麼。

  「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瑞圖沒能直視愛麗西亞,這樣就跟在說謊話來填補內心空虛沒什麼兩樣。

  而聽到這句話的少女只是勉力一笑,空氣在這個瞬間開始停滯。

  「……你有什麼想做的事之類的……嗎?」

  想做嗎?就瑞圖自己來說,光是要活下去就幾乎不可能了,這樣的他,怎麼有時間可以去思考這些事呢?

  或許就是這樣,他才沒能救到,今天陣亡的那些隊員。

  「我想戰鬥到底,讓他們都可以活下來,最後如果我也有幸活下來的話,一定要去看一望無際的天空。」少女的雙眸往向仍被軍團們環繞的天空。

        因為第86區的後方是共和國人建造的鐵幕,前方則是數不盡的軍團,就算有時可以看見清澈的藍天,那也是有侷限的。

  「但是,我真的能做到嗎?」

  「會不會那只是我過於理想化的夢?」

  少女雙手抱膝,在這片靛色的映襯下,少女的臉龐變得朦朧。

  瑞圖有很多頭緒想說出來,但是嘴巴卻沒有動過一次,因為他沒有資格,連這種事都沒想過的他是沒有辦法體會到的。

  最後,一切的話語都融入在這片夜色中。


Indigo dye=靛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