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86-不存在的戰區-青空 Chapter2. Cobalt blue

沁雪 | 2024-05-27 19:27:54 | 巴幣 2 | 人氣 121

Chapter2. Cobalt blue

新曆2050年4月

       聯邦宿舍內的薄紗窗簾隨著晚秋的涼風被掀開了一角,剛升起的旭日無一例外的照耀在每個床鋪上。

  瑞圖今天的值班時間是早上八點的事,而這個時間怎麼看大概也只有六點多,不過他怎麼睡也睡不著,要問為什麼,大概是生理時鐘早就固定住了吧。

  畢竟在「短槍」時期,每天都有突擊也不奇怪,所以他和愛麗西亞就每天輪班守夜,隨時保持警醒的查看周遭情況,雖然聯邦還保有餘力可以讓他們這群戰爭人員在睡覺的時候可以安心入睡,不過他是怎麼樣也無法做到就是了。

  現在跟以前比還算是好多了,剛來的那段時間,一點聲響也無法適應,都會大驚小怪的被嚇醒。

  清晨閒閒沒事做,他隨手拿起了一本薄薄的小說,據說是聯邦兒童必讀的文學代表。

  『愛麗絲夢遊仙境。』

  或許是聯邦有考慮到像瑞圖等八六的心智異於正常青少年的關係,選的書都沒有太濃厚的說教意味。

  對於像瑞圖這樣不大識字的人來說也能輕鬆看懂。

  雖然還是有覺得違和感很重、或是實在無法讀懂的地方,但那或許是因為對於他們這些生長在戰場上的86來說,早就喪失了想像的能力吧。

  現在也沒什麼事可以做,瑞圖也就姑且看著打發時間。

  七點一到,柔和的鐘聲把同寢室的其他人也喚醒,瑞圖也把手中的書放在一旁,換上軍服準備去吃早餐。

  雖然供應時間是從鐘聲響後到八點,時間還很充裕,但瑞圖就是不習慣閒著,總是希望還有事可以做。

  縱使有陽光,春天的寒意依然很重,何況還聽說今天的溫度會驟降,在打了個寒顫後,瑞圖還是在出門的那一刻還是披上了大衣。

      深灰色的大衣,是連著聯邦軍服一起給的,不過一向很少穿到就是了。

  瑞圖下意識的把手插入口袋,手一接觸空氣就像要凍僵般,口袋應該能維持些暖意。

  隨後他好像摸到了一個布袋狀的東西,他霎時愣住了,隨即抿著唇苦笑了一下,那過往不管離多遠依然觸手可及。

  掏出一看,灰灰的布袋有足以手指塞入的破口,布上的色澤不像是本來的顏色,而是在許多灰塵中沾染上的。
  那只布袋是曾經裝著愛麗西亞遺物的袋子,只是內容物在大規模攻勢是弄丟了。

  八六們幾乎不留遺物,因為要留的話會留不完,死亡人數多到根本無法每個都記得。

  但對瑞圖來說,愛麗西亞是例外,要是沒有她,瑞圖也不會有能讓他活到現在的「信念」。

  那瞬間無限的苦澀瞬間湧上心頭,他在門口前停下了腳步,時間彷彿靜止似的。

  他的內心就是無法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向前走一步。

  「瑞圖,你卡在這裡幹嘛啦。」親暱又不減抱怨挖苦的語氣來自同寢室的室友,他揉著眼睛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剛睡醒。

  「……抱歉,我先出去好了。」他強壓下心裏的悲愴,就像落跑一樣倉皇的退到走廊。

  但饒是裝作一副完全沒發生的樣子,心梗中的異物感卻久久無法消失,這種事情,就算多過幾年應該也淡忘不了,只差在陷入悲傷的時間罷了。

       失神地被推出房門後,他依然走向原本要去的食堂,不過就旁人的眼光來看,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他知道自己要振作,但想到的都是與她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濃郁的奶油香撲鼻而來,鬆軟麵包中裝著的是豐盛的沙拉跟滋滋作響的培根,要是平時他看到這樣食指大動的三明治,肯定是迫不及待的開動,而現在只是隨手拿了一個後就放在桌上,遲遲不開動。

  日常可以忘記那些悲痛,但是他並不是忘記,一旦再觸及,總是會讓人痛及心扉。

  「大哥,你是剛睡醒嗎?」濃金色的短髮少年直接坐在了瑞圖對面的位置,一旁的朱紅色少年則略低頭致意下後坐下。

  會用大哥這個稱呼稱他的,也就只有昔日在短槍的這兩人了。

  說起來,在離隊後就沒有再看過他們了呢,雖然在大規模攻勢的時候還有擦肩而過,不過像現在這樣說話感覺離了很久時間了。

  「好久不見了,卡爾、凱恩。」瑞圖露出淺笑的打招呼道。

  「就是!感覺很久沒見到大哥了,不過今天我們兩個才要去就職,之前都窩在學校,所以沒見到也蠻正常的。」卡爾用著開朗逗趣的語調說著近況。

  「原來你們是先去學字,不過明明說起來很順暢,轉成看字或寫字就變得有障礙一樣。」瑞圖略帶抱怨的說著。

  並不是在見面的一瞬間就忘記了悲傷,只是在別人面前就是要裝成沒事的樣子,因為……這樣的事實在太多了,為了維持生活,他,或者說是他們,都必須戴上沒什麼事的面具才行,戴久了,就習慣了。

  起碼瑞圖是這樣認為的。

  「對!字真的好難學阿,重點是這小子居然考試前一個小時看就過了!為什麼我還要去補修阿。」卡爾裝作哭泣的軟在多上,還半開玩笑的望向旁邊的凱恩。

  凱恩則露出「你這小子在說什麼啊」的鄙夷表情說道:

  「是誰打死都不寫作業的,老師還叫我來催催你呢。」比髮色再淡些的雙眸斜斜地望向卡爾。

  瑞圖看著這樣熟悉的鬥嘴,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以前好像也是這樣,他們的鬥嘴總能化解些這固化的空氣。

  只是,自己還能重新站起身嗎?布袋裡的事物早就遺失了,雖然還是依然在從軍,不過就只是把戰場從第86區移至聯邦而已。

  當然,這些心裡話,瑞圖是一個字都沒透露,還是如以往一樣參加到了互嘴大會,如以往一樣笑著。

  準備的鐘聲響起,按理說應該前往到辦公室,瑞圖也簡單收拾好桌上的垃圾等,打算直接過去。

  卡爾只是向凱恩瞥了一下,凱恩則用眨了下眼睛,卡爾立刻懂了他的意思,緊張地吞下口水。

  「那個大哥,我們找到了,大姐的遺物……」

      語畢,卡爾把一只淡褐色布袋放在桌上。

  看到這個熟悉事物的瑞圖,瑪瑙色的瞳孔稍稍停滯了一下,隨即有些淒涼的勉力笑了一下。

  「那真是……太好了……呢」瑞圖沒有哭,或者說是他哭不出來,因為他終究會踏上同樣的路途。

  和愛麗西亞一樣的道路,和過往所以86的道路。

  他知道自己已經無力承擔這份回憶了,但卻還是緊緊抓著,不想讓這份記憶被日常遺忘。

  「大哥……」卡爾輕輕吐露出他的關心,但很快就被凱恩拉衣擺的示意離開。

  兩人隨後退到走廊上,並沒有馬上離去,只是在偷偷的擔心著他們的大哥。

  「我是不是不應該拿出來?」看到這麼傷心的大哥,他也跟著露出後悔的神情。

  「我們終究決定不了什麼,遺物,只有在生者會緬懷和在乎他們的時候才算成立,我們兩個,也不過是旁觀者而已。」凱恩微微倚靠在牆壁上,仰著頭,語氣冷淡,但卡爾卻聽出來了摯友鮮少露出的哽咽。

  對他們兩個而言,大姐就像是在引領他們活到現在的眾多人之一,實在稱不上「特別」兩個字,所以他們才找到了最重視這位大姐的瑞圖大哥,這樣一想,卡爾露出了自嘲的淺笑。

  他們,真的很自私,真的真的,自己承受不了就用一堆藉口掩飾,讓別人來承受。

  卡爾隨即蹲坐在地上,把頭埋在膝蓋上。

  八點的鐘聲響起,瑞圖依然是一動也不動,就算已經意識到時間到了,但他就是爬不起來。

  他鬆開布袋,一條有些許褪色,還帶著斑駁血跡的群青色絲帶映入他的眼簾,在絲帶的旁邊還有一個很不起眼,已經生鏽很久的鋁片,用刀刻成的文字依然還鮮明地停留在鋁片上。

  他知道必須向前,不過,現在的自己又能前進到何方呢?


Cobalt blue=鈷藍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