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精選閣樓

86-不存在的戰區-青空 Chapter1. Cerulean blue

沁雪 | 2024-05-27 19:26:03 | 巴幣 16 | 人氣 99

*時間線大多集中在5~6卷小說
*主角是瑞圖(小說第四卷出現的辛的後輩),有自創角
*每天一更

這是一部穿梭於過去與現在,關於少年走出第86區,關於他重拾未來與希望的故事

*自創角介紹:
  愛麗西亞•布朗:
天青種,但是因為祖母是雪花種,使她的頭髮與其說是銀色,反而比較貼近雲朵般白色,眼睛則是比安琪再淺一些的天青色
個性開朗豪放,經常被形容有大姐頭的氣質
不喜歡自己姓氏,所以自我介紹都只說自己的名字
那就讓我們開始故事吧(☆▽☆)

[分隔線]
Chapter1. Cerulean blue

新曆2048年11月

       瑞圖駕駛著自己的破壞神遊走在個戰區中間的道路上,今天是他到短槍報道的一天。

  周圍除了一看就知道沒人打理的雜草外,還有數不盡的廢棄物,不過在瑞圖眼裡,這些光景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一部分。

  搖搖晃晃的來到一幢房子前,在異常空曠的空地上,擺放著一架和他一樣的破壞神,瑞圖熟練地把他的這一架停在空隙間,隨後掀開頂蓋。

  要是報到還開著破壞神進去未免也太煞風景了。

  當蓋子完全掀開後,映入眼簾的是那遙不可及的薄灰,霧霧的,還有幾滴雨水落下,往後看去,一重重的高聳城牆突兀的聳立在那,往前看去,則是機械合成似的金屬在周圍盤旋,一點一點的向後退去,不知道是被哪一戰隊打跑的。

  看著這樣明明熟悉的天空,瑞圖有些說不出口的鬱悶,有什麼東西堵在心頭上似的。

  隨後他俐落的跳下破壞神,原本要走到屋子那邊躲雨,但眼前此景不由得讓他停下腳步,一名少女正仰頭望向頭頂上的樹,冷風吹過,少女如白雲般的長髮正小幅度的輕輕搖擺,群青色的絲帶也一直在漂浮於空中。

  霎那間,少女回眸,寬鬆的軍服隨著身體擺動著,帶點灰白的銀髮令人很容易聯想到白雲,天青色如琉璃般的雙眸似乎成了這昏暗世界上璀璨的一束光,清澈的恍若奇蹟。

  那瞬間,瑞圖好像看到了早已淡忘的藍天。

     然而少女的身姿,卻像是哀悼著某人的悲慟,那樣的神情,但凡是86想必都見怪不怪了。

  「那個,可以問一下,宿舍在哪嗎?」瑞圖不由得走進少女,在還算聽得到的範圍裡。

  「啊,你是新來的隊員吧?剛好我也要離開,我帶你去吧。」少女在回答的那霎那瞬間收起了剛剛的悲傷,轉而換上淡然而真摯的淺笑。

  從停機場到宿舍的距離不算遠,一路上維修器材等隨處可見,有些是壞掉的被隨處丟棄在路邊,有些則是骯髒到已經辨識不出他到底是什麼,而這些無一例外的都佈上血跡,腥紅色的,就像是他們的命運一般。

  「這裡是不知從何時起,就成為了丟棄垃圾的地方,我來時就累積這麼多了,請在稍微忍耐一下,就快到了。」少女如風鈴般清脆的聲音此前也變得沉悶,可以聽出來她也不好過。

  看到此情此景,瑞圖一時之間也突然說不出話了,縱使有千頭萬緒的想法,他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大概是因為氣氛過於凝重了吧。

  「我叫瑞圖•歐利亞,叫我瑞圖就行了。」他熟練的開啟新的話題,這對善於轉換氣氛的瑞圖再輕鬆不過。

  不過事後想起來,自己就像在搭訕年輕女性一樣,讓他羞的想立刻鑽進洞裡。

  但那時哪有想這麼多,就只是想轉移一下話題而已。

  「我叫愛麗西亞,不用這麼畢恭畢敬的,我和你感覺也沒差多少歲。」她用略帶豪爽的語氣邊走邊說,在拐過一個轉角後,一幢和其他戰隊無異的小木屋出現在瑞圖面前。

   「啊,姐姐回來了。」一個小男孩從木屋中跑出來,不知情的還以為是對溫馨的家庭。

  再仔細一看,那男孩大概是在十歲左右,手臂上還有些是陳年的舊傷,想必是在管制中心沒少受過打。

  原來現在已經開始徵收十歲以下的小孩了⋯⋯。

  接下來,不只一位,在小男孩的身後還緊隨而來一位小女孩。

  「我回來了!這段時間有發生什麼是嗎?」少女看到他們嘴角旁到燦爛笑容也自然的浮現在臉上,頗有一番姐姐的架勢。

  「欸這位哥哥是新來的嗎?」小女孩用著稚嫩的聲音帶著存疑問道。

       看著這個明顯比自己小的女孩,他一時之間突然不知道怎麼表示,大概是因為自從進入八六後,看到的都是比自己年紀大的人的原因吧。

  「是喔,要好好相處。」在瑞圖還是恍神的時候,少女率先蹲下使自己的高度與女孩等高,親暱的摸著頭說道。

  「啊飯快煮好了,再不去就要燒焦了!」被摸的小女孩一臉害羞的蹭著愛麗西亞,然後突然想到什麼的說完就跟著男孩跑回小木屋了。

  愛麗西亞看著他們倆奔跑的模樣,緩緩的站起身了,瑞圖也開始好好觀察著這棟避難所。

  不過,它的模樣跟其他戰隊來比可以說有過之而不不及的慘,當然,共和國不會給他們住多好的房子,基本能遮風避雨就不錯了,而這幢的外表就多出來許多修修補補的痕跡,當然會讓人有點擔心,不過瑞圖自己也明白,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抱歉……上次戰鬥,隊長和副隊長、有些年紀稍長的人都死了,所以大多只剩下戰鬥經驗不滿一年的人,有一年以上的只有我和你兩個而已。」

  愛麗西亞微微垂著頭,帶著沉重的語調說著。

  八六中也是有各式各樣的人,有以他人為重的那種,例如之前死去的隊長他們,那當然也有以自己能存活下來為首要目的的人。

  對於以自我生存為首要目標的人,這樣有著多數拖油瓶的隊伍會感到不滿是非常正常的,愛麗西亞的語氣會這麼充滿不安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誰知道眼前這個人在看到這種情況後會不會向隊員們拳腳相向呢?

  她就有聽說過有人嫌自己隊裡的成員太爛,而拳打腳踢一頓的事情。

  瑞圖則僅是輕輕咬住嘴唇,在看到剛剛出來的都是比他們年紀還小的小孩時就有想到這件事,不過沒想到的是情況已經這麼嚴重了。

  最近有聽說因為軍團再過兩年就會停止運作的關係,共和國越來越少投入八六。

  瑞圖自己沒把這件事掛在心上,但如今遇到這麼多需要照拂的人,他一時之間突然不知道該如何表示。

  是應該如以往的戰隊一樣對待他們嗎?但是以前瑞圖都是隊裡數一數二小的,基本只有被照顧的份,用同樣的方式肯定行不通。

  「……其實沒關係的,我也會幫忙。」

  或許是曾經受到辛、萊登等前輩的照顧,瑞圖沒有沒有辦法對這些後輩置之不理,任由他們在戰場上什麼也不做就死掉,就算是死亡率最高的第一年。

  「那個,可以請你做隊長嗎,我會做副隊長的。」

    愛麗西亞看著瑞圖,聲音也比之前亮些,但仍然帶著憂慮。

  「以我這個性,一定會早死的。」

  愛麗西亞帶著既黯淡又自爆自棄的表情說道,就好像是詛咒一樣,深信自己即將就會在戰場上死去。

  瑞圖無法多說什麼,畢竟上一次戰鬥瑞圖沒參與,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雖然不是出自本意,但他也只有答應下來這條路可以走了,畢竟不知道別人的隱情,連反駁也沒有辦法反駁。

  當然也是可以強迫他人說出口,畢竟隊長人選是攸關生命的事,但只要是人都會有幾個不願意說的事情,何況是他們每天都要目睹某人死亡或是某人又被共和國人虐待的八六。

  但既然愛麗西亞說她會當副隊長,那瑞圖也沒有不滿到一定要堅決反對,就算瑞圖不當隊長,副隊長也會是他。
  「哈~~呼~~」

  就在空氣十分尷尬地滯留在兩人之間的時候,愛麗西亞突然一個帶著誇張表情的深呼吸,把瑞圖嚇的不輕。

  「我會戰鬥到底的,我會把我能救到的人都救到,既然你們這群只會躲著軍團的死白豬們千方百計想要我們趕緊去死,我就偏偏堅持到最後一刻給你們看!」

  愛麗西亞的怒吼並不是朝向瑞圖,而是她身後的牆壁。

  「我會貫徹我的自尊給你們看的!!」

  她對牆壁又踢又揍,大概是情緒到了就會想發洩出來的類型。

  瑞圖看到也稍微往後退,避免自己被這道怒氣波及到。

  但也明白了為什麼愛麗西亞把隊長推給他來做,這樣為了拯救他人而行動的人,大多數都會早死。

  與此同時,瑞圖心裡也湧現出一股幾乎從未湧現過的羨慕之情。

  他自己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活到現在,完全是倚靠了上一個戰隊的前輩們,還有對死亡的害怕。

  他是懷著恐懼才得以活下來的人。

  沒有目標,沒有追求,雖然他總是活在當下,在僅限的時間裡歡笑著,他眼中的世界就像是蒙上了層灰似的。

  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愛麗西亞那天青色的雙眼才會令他聯想到奇蹟吧。

  在這個絕命的戰場上,秉持著信念而活的人可不多見。

  他也想找到,能讓自己在戰場上戰鬥的理由,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有東西可以支持著的信念。

  他想抓住這份想實現奇蹟的衝動。

  於是,他向剛轉過頭望向他的愛麗西亞這樣說道:

  「我也會……讓他們不要死的。」

Cerulean blue=天青色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4-05-29 16:02: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