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仙途上與風雪寂花月》28損失慘重

維特夏 | 2024-05-27 18:17:20 | 巴幣 10 | 人氣 515


  經過了幾個時辰的觀察與治療,花夏的情況算是穩定了不少。
  
  雖然呼吸逐漸平穩,臉色也恢復了一些血色,但先階段別說是醒來了,甚至連最基本的反應都沒有。
  
  郭景航再次檢查了花夏的脈象,然後對身旁的御靈峰長老說道:「這小姑娘的情況總算是穩定下來了,但靈根的情況還是很嚴重,看來要恢復過來,光憑極品回靈丹的藥效還是很有限的。」
  
  「哼。」一說道回靈丹,御靈峰長老就有氣,於是回應道:「那人就是仗著他有墨霞峰的資源,區區一個破丹藥,就想在這裡耀武揚威。」
  
  郭景航無奈笑了笑,對於御靈峰長老的話他選擇無視,然後接著說道:「不過說也奇怪,墨峰主怎會知道這小姑娘不能用靈力治?」
  
  郭景航回想起治療花夏時的情況,確實是發現了其中的端倪,然後繼續說道:「我們之前用靈力治療她,反而讓她的情況更糟,若不是墨峰主出手干涉,那這小姑娘說不定已經……」
  
  御靈峰長老皺起眉頭,仔細回憶起了這幾個月花夏身上所發生的情況,確實如郭景航說的,用靈力治療花夏,反而讓她的狀況越變越糟。
  
  「嗯……不用靈力治,這孩子狀況確實有些特殊,墨蒼泠那傢伙不會一開始就看出甚麼端倪了吧?」
  
  郭景航點了點頭,說道:「有可能。墨峰主素來神秘,幾乎很少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他對這小姑娘的情況這麼上心,莫非真的看上她的天賦了?」
  
  御靈峰長老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氣憤,回應道:「看上了也不行,這小姑娘必須是御靈峰的弟子。」
  
  「好好好,那是你們兩峰之間的事情,我醫堂不打算淌這渾水。」郭景航擺了擺手,連忙撇除御靈峰長老與墨蒼泠之間的弟子爭奪戰。
  
  「哼。墨蒼泠那傢伙,若不是知道我御靈峰主外出不再宗門內,怎可能敢這樣公然搶我弟子。」御靈峰長老越想越氣,恨不得現在就把自己峰的峰主給叫回來,挫挫墨蒼泠的銳氣。
  
  聽到御靈峰長老的抱怨,郭景航只能無奈苦笑,然後說道:「不過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得先治好她。既然墨峰主說有缺什麼藥材可以去墨霞峰拿,那不妨先試試吧。」
  
  御靈峰長老聽到這話,眼睛一亮,伸手捶了一下手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然後一臉激動地說道:「你說的對,既然是為了救人,那就得用最好的藥來治,不拿他個幾株極品靈植,就對不起他這番好意了。」
  
  於是,郭景航看著一臉興奮的御靈峰長老,走出了房間,前去墨霞峰薅墨蒼泠的靈植去了。
  
  郭景航看著已經走掉的御靈峰長老,無奈了搖了搖頭,只能在心裡暗自祈禱對方,不要真的拿什麼太貴重的靈植回來就好,這墨霞峰峰主的怒氣,可不是他一個小小醫堂長老能接下的。
  
  幾個時辰後,御靈峰長老回到了醫堂,此時他手裡拿著幾株極品靈植,在郭景航面前晃了晃。
  
  「老郭啊,你看我這幾株靈植,能不能治好這小姑娘的傷?」
  
  郭景航看著御靈峰長老手上的幾株靈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極品雪蓮……天心紫竹……玉露靈蘭……鳳凰淚草」郭景航一一念出這些靈植的名字,驚訝得合不容嘴。雖然本就擔心對方下手會沒輕沒重,但真的看到對方真的薅了那些東西後,還是不自覺的心跳漏了幾拍。
  
  郭景航看著眼前這些價值連城的珍稀靈植,這御靈峰長老無疑是把怨氣都發洩在這些珍稀靈植上了,這壓根不是去拿藥材救人,幾乎是拿刀捅對方大動脈了。
  
  「鄭長老……你拿的這些靈植,可真就沒一株不昂貴啊。」郭景航接過了御靈峰長老手上的靈植,身為醫者的他也是一名煉丹師,知道這些靈植的價值,從未接觸過這麼多極品靈植的他,手都不自覺得在顫抖了。
  
  鄭長老冷哼一聲,回應道:「哼,這墨蒼泠不是要我們拿嗎?那我就拿些最好的來,讓他也嚐嚐心疼的滋味。」
  
  「沒有沒有,不是我們,是你自己拿的。」郭景航聽到這話,連忙揮手否認,身為一個小小的醫堂長老,要面對一峰之主的怒氣,這事情他沒辦法。
  
  「老郭,你別聳啊,墨蒼泠話不是都說在前頭了,要啥材料自己就去他墨霞峰拿,拿這些不就是為了治病?不要想這麼多。」看到郭景航這麼害怕的樣子,郭長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著對方別擔心。
  
  「可是……」郭景航欲言又止,雖然心中有些擔憂,但面對鄭長老的勸慰,他也只能點頭應允了。「算了……既然靈植都拿來了,我只好先製藥了。」
  
  於是在鄭長老的注視下,郭景航開始整理起了他薅來的靈植,專心調製起了藥劑,以及一些後續花夏能使用的丹藥。
  
  在經歷了兩三天的製藥與煉丹,郭景航總算是把那些極品靈植給處理完畢了,雖說這其中鄭長老還有去墨霞峰偷薅幾次靈植,但郭景航決定當作不知道有這件事,一切都是為了給花夏治病。
  
  隨著幾次的藥吃下後,花夏的身體狀況開始有了好轉。她的呼吸也更加平穩,臉色也逐漸恢復了紅潤,顯然靈植的藥效發揮了作用。郭景航與鄭長老看著她的變化,心中不禁鬆下了一口氣。
  
  「總算是恢復不少了,在不醒來我都要開始懷疑我的醫術了。」郭景航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如此欣慰的說道。
  
  聽到郭景航的話,鄭長老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一臉得意的說道:「這可是我辛辛苦苦從墨霞峰薅來的,自然是要有效果的。」
  
  聽到鄭長老這麼說,郭景航只能無奈苦笑,心中暗自祈禱墨蒼泠不要因此追究責任。
  
  畢竟,墨霞峰的峰主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