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消失的沛拉堡 39 一年一度豐收節,又來了~

R.K | 2024-05-27 11:54:57 | 巴幣 0 | 人氣 101


我又像是個瘋子,什麼開門口訣都是過,就是沒有成功。問漢斯也沒有答案,我當時到底是問了什麼,他才會回答我啊,到底是什麼關鍵字,才會讓他動起來?,真想趕快搞定,不然拖久,我不是忘了,就是一直在那煩東煩西。
不過,接下來要稍微忙一點了,雖然不知道在忙什麼,終於每年屬於他們的節日來了,今年還過真跟快,豐收節,不過今年還真的不知道他們搞了些什麼,反正又是我要放煙火對吧。喔,還有跟一堆工商吃飯,今年看樣子會變很多很多,幾天前佛林問過,我只希望列艾多的人也可以開心一點,希望不要對我們有仇恨,佛林說沒是,不會有人這樣想,但人心難預料,把列艾多毀滅推到我頭上,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就是了,還能怎麼辦呢,大家總是需要個發洩口,我只能祈禱看看,不要再給我有傷害我以外的事情。對我我可以面對,對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今年屍夜行軍,會不會有影子騎士出沒,來調查一下,還有小丑面具也好,他們會不會出現,還是目的達到了,就離開,剩下每年提心吊膽的我們呢?
既然是豐收節要到了,那就別想了,該好好放鬆一下了吧。
------------------------------------------------------------
跟去年一樣,但是規模變大了,佛林原本要在城市屋頂,用魔法燈繩子串連,但是到處都在整修,接下來還要過冬,整理又麻煩,所以還是點燈柱就好了,跟幾個大火堆(營火)
我看著窗外,人群在那準備,佛林好像有跟我說今年好像會多一些活動,畢竟還是要歡迎這些列艾多的人,不知道有沒有人準備特別的驚喜,那些把仇恨轉移到我身上的人?說實際的,現在列艾多的人口,早就已經比沛拉城原本的人多不少了,所以還是希望不會有人在沛拉城搞事,不過要恨我也是沒辦法滴。
今年還採購了一堆波亞米,不然也不夠用,沛拉米還要放到冬天給守牆的人吃。不過明年開墾區要再擴大,玩水的地方也少了。再下去有河馬耶,雖然我沒見過,河馬喪屍倒是見過幾隻,XD
說到底,又到了冬天,我的差邊球計畫...,雖說不執行也沒事啦...,但他們每年都出現,還真的煩,我到底為什麼想要去那個洞窟呢?我為什麼要執行一個自己不知道為什麼的任務,但就是想看一看,我就是這樣,毛一堆。
佛林來到我房間看著我,也是拉,該上班了
--------------------------------------------
我穿著整齊服裝,又要開啟紳士模式。為什麼要設計這麼難行動的衣服呢?褐房子的那個可怕的姑婆,說什麼這是長大的表現,一定是騙鬼,長大就要穿著麼不舒服的服裝,為什麼不自然就好。
佛林帶著我在城市裡走,一邊說流程,然後我要見一堆的政商人士,哈哈,沒有政,也只有幾位商業人士,我們專業的管市集人士,據說也要明年,暫時還是佛林代管,好像是佛林以前私塾的學生,如果來了我還真想知道他以前是如何被那隻老妖怪虐待。
之後就佛林一個一個介紹,我一個一個的跟他們寒暄,客套話,還能說什麼。我沒得跑,就只聽他們跟佛林聊天,我就只能坐在那邊聽,多少講些無聊又沒有意義的話。
然後吃飯時,突然要我要說話?我要說什麼呢?好痛苦。我說「好吧。」我拿起酒杯「恩,各位辛苦了,喝吧。喔還有新來的朋友,喝吧,屬於你們的日子,開心一點。」我看大家的表情,不用謝我,我很為大家著想,還真謝謝佛林,真懂,葡萄汁偽裝的紅酒,讚。然後你們是覺得我要說多少話,爛泥服不上牆,咬我啊。哪一桌有噓聲,給我注意一點。
然後佛林就跟去年一樣,接話,說了一堆事情,我都不知道這些事情,他可以說的這麼有道理,明明也就幾件事情而已。
我看著這些人,難道就沒有人要來丟個雞蛋之類的嗎?還是因為丟了也沒用,我已經被懲罰了,每年冬天都在最前面,還能怎麼樣呢?
之後吃完飯,照慣例,我又開始去放煙火,終於可以自由活動,但這身衣服,還真不好自由活動。
點完煙火,我伸懶腰,我終於可以自由活動了。
-------------------------------
豐收節活動~~
路上的小朋友變多了,大大小小的人行走在這裡,看的出來這次佛林花了不少時間在準備,不過要跟列艾多比,那就真的差多了。
都嚕嚕~都魯魯~恩...,蒼跟老巴被葛利特抓著,漢賽爾不再,可能還在忙吧。又在亨那首曲子(我的家庭),我還沒問你發病的原因。算了,節慶,無視,轉到其他地方吧
然後這是什麼?天光教的攤位,不過是位修女,看來阿貝爾躲在教堂,再發糖果耶,我問了一下,天光種子,根白色的天光樹,這是白巧克力吧,他們還做真好,應該沒有加料吧
冒險者公會的高腳杯,剛剛吃飯時再有折了我一次腰,這次他們在太可惜了,為什麼不讓露娜莉穿的性感一點呢?搞不好冒險者多一點,不過他們在辦射飛鏢的小遊戲。
我好奇的問「最高獎品是不是 露娜莉的吻。」
冒險者注視著我,看我做什麼?領主幫你們爭取福利。
沒想到冒險者公會會長薩爾瓦多同意了,讓冒險者之花的香吻。
但也好不意外的事,最後拿到最高分的,瑪格麗特的吻,可憐了,那個小子。哈,不能怪我,去抱怨會長吧,他沒說誰,不是那兩個男的,你就該知福了。
-----------------------------
市集喔,我看看,這麼多攤販,突然有個聲音叫住我,我看看是三開,那個幫我在冬天準備那堆噁心食物的人,
雞排阿~~
三開說「領主,要不要吃?」
「你要用我吃的版本嗎?賣給大家吃?領主特別版?!!!」
旁邊有人嘲諷說,那東西只有我吃的下
我不甘心的說「又不是我願意的,不然改挑戰好了,看看有沒有人想似似看那些食物。哈哈。」
大家人手一個,看來賣得不錯,我問三開「生意夠好?」
三開笑著說「是阿。」
「這邊只有你嗎?其他人呢?」
「他們在遊戲區,這裡只有賣食物,佛林先生希望每個區域都是一樣的。」
「了解,那我繼續走。」
三開將炸的雞排拿給我「吃吧,保證跟冬天的不一樣。」
「希望是,掰。」
我要了一口「恩,還真有這一回事,這才是食物阿,為什麼我冬天要吃那種鬼東西,我都想直接喝油了。」不知不覺不甘心的眼淚就流了出來。
然後我看著旁邊碧露露在賣飯糰
碧露露大聲說「來喔~~特製,超大飯糰。」
我眼神死的看著他說「哼哼,這連塞牙縫都不夠。」
碧露露搖搖頭說「這是冬天給他們吃的,又沒說給你吃,你的我幫你拿去炸。哼!」
她才說完,就丟了一個給我,這是米漢堡,她改良的米,還有飯糰,吃起來…是有比較飽滿的感覺,我這樣有合格嗎?我終於吃出一些差異了,還是我僅存的好勝心作祟呢?QQ
旁邊還有烤魷魚,該不會是佛林從漁港搞得吧?這裡海鮮比去年多,他很有企圖心。
恩…班長的攤位,班長做的胡椒餅,那個小朋友還吃的真開心,這才是甜蜜家庭吧。有說有笑,還幫擦嘴吧
班長一家甜蜜的互動,真好,沛拉城就該是這個樣子,大家開開心心的,我會搞定那個洞窟...的吧。還有那兩姊弟,… …還真是美好的日子,… …我果然… …。
然後沒意外的是旁邊是鐵匠車輪餅店,卡古會幫忙賣,還真神奇,今天開心的日子,我就不找他們了,不然不知道要說什麼,這裡的鐵盤不行,要不是我吧啦吧啦的,他真的就一直抱怨這裡,拜託,沒落的城市有什麼期待阿,我們都有在做了,起碼佛林有。
--------------------------------------
看完食物,那就是遊戲時間。據說五塔他們在遊戲區擺攤,讓我來看看喔~~
「你還真沒創意阿,套圈圈,除了那尊放很遠的蘭華外,不都是我跟恩諾瓦嗎?」
五塔戴著頭巾,嘴裡叼著稻梗,穿著拖鞋,袖子跟褲管都捲起來的坐在那邊說「你眼殘阿,這裡還有沛拉米稻田,慰靈碑,烈艾多城。」
「嗯?原來還有不一樣啊!!」
「哼哼,你這個成天沒事的領主,佛林先生已經在準備推廣沛拉城了。」
「不用你管。我也很忙著…休息。」
我就懶的玩了,一定被我全包,五塔好像也不想要我丟,這樣就代表他沒有作弊,圈圈一定是套的進去的。
我走幾步好奇的問「嗯?你在這裡做什麼?」
阿波波像是不知道跟什麼人有仇一樣的說「你不會自己看啊?」
「撈金魚?我覺得你這個模樣會下會不少來的人。要不要試圖和藹一點?」他一臉凶神惡煞,還在那邊秀他的大肌肌,試想嚇壞哪個小朋友。
「我就這樣,要不要隨便他們?」
「喔,阿尼加,你好好加油。」不知道這些攤位是用租的還抽城的,用抽的話,佛林可能要哭哭了
繼續~再讓我看看喔。「你這個丟東西達人,你在做什麼?」
阿推說「廢話,當然是丟沙包丟阿,九宮格阿。」
你們跟我有仇阿,雖然不能說沒有,每個都這樣兇我很有趣嗎?真當我好欺負?!!好啦,我真的很好欺負「這好玩嗎?」
「你要不要試試看,沒獎品的。」
「過分,你們每個都一樣。」
「還是不要好了,等等…沙袋破了就不好了」
「太過分了,不過有人完成嗎?」
「連線的有阿,不過有個女人丟玩了,抱走最大獎,大小姐的玩偶。」
「哈哈,讓我猜猜看,該不會是頭上有角的鬼人吧?」
「你認識啊?」
「哈哈,金牌冒險者。」
阿推驚訝的說「真的?!!!」
「你不會限制吧?」
「她蠻可愛的,也懂禮節,拿了一個就走,不過她好像破了不少人的台,但都只拿玩偶。」
「哈哈,看來明年的工作就是要多點獎勵,不然你們的獎品,每攤都差不多。」
「你說的對,我們剛剛討論的結果也是,不過反正是慶典,就隨便啦。」
瑞希還真嫌,要那麼多玩偶做什麼?還是沒有理由?!!可愛就是正義?,呵呵。
嗯?那一攤是什麼?人那麼多,還有此起彼落的歡呼聲。「那一攤是什麼?這麼熱鬧?」
阿推說「是喬安娜大姊的拋球進洞拿玩偶。」
「…等等…!!!,哪個喬安娜?」
「是阿,有問題嗎?」
我試圖從人群中觀察喬安娜,沒想到她這麼MAN,不對,她本來就很MAN,在她面前我還比較像女人,「她這麼能說話!!!」
「你是在說廢話嗎?她可是副隊長,之前還是我們的二把手。」
「真是太難以置信了,你們這麼會做生意,當初為什麼?」
「一定要回答你嗎?」
「嗯嗯嗯,不說就算了,你們每地都這樣說,我就不問了。」
我找到一個有賣氣球玩偶的店面,難以置信地看得看著捲起袖子跟褲管,穿著拖鞋,身體厚實的...年齡不是祕密的女子,這是你們的擺攤風格嗎?
「嗯?你也會來擺攤?彈彈珠。」我好奇的問
「不可以嗎?你也要玩嗎?」黛絲說
「我?怎麼玩?」
「就上面有分數,看你幾分,換什麼獎品。」
「獎品是什麼?」
「五塔的木雕,跟班卡的成衣廠的布玩偶。」
「等等,所以這些布偶全部都是班卡商會做的,那不是做衣服嗎?玩偶?我可以看一下嗎?」,班卡會長還真懂做生意,很快就用恩諾瓦服飾跟沛拉堡提出聯名商品,也才有這麼多的工作(事情),讓他們忙,太讓我意外了。
黛絲用木尺敲敲檯子
「OK,小氣。」
「憑本事阿,小屁孩!!!」
「你以為這是靠運氣我就沒辦法嗎?不過我像來沒帶錢在身上。」
「就知道,拿去。」黛絲丟了一個玩偶
我看了一下標籤,恩諾瓦服飾,這隻不會是巴弟吧?!
「不是。」你的狼這麼多隻。
哪有,其他都是狼鳴的效果。「為什麼只有你的攤位有賣我的招喚獸,除了蘭華。」
「不特別一點,哪有吸引力。」
特權,好啦,這邊幾乎都是你的人。我將布偶還給她,「好吧,有空位,我可以免費試試看嗎?我不用禮物。」
「真是無聊,試吧~」
控制力道是吧,我試著先打出一個彈珠,它沿著軌道向上,後落向,撞上鐵釘然後彈跳,最後不規則的掉落,道坑洞裡,我再射了一個,然後掉了一個坑洞,有趣,那這樣呢?等等,讓我測試一下,這個重量。那這樣子呢。彈珠原本看似亂彈,但我找到了些規律,有趣,還真有趣,換句話說,只要考量到彈珠的彈力跟哪幾根鐵釘。
黛絲在一旁看著後說「還好,不用付你獎品,真該說該不會是你,還是三環?」
「嘿嘿,我找到一點訣竅,大概給我十局,我叫可以抱走你的大獎了,哈哈」我站起來伸伸懶腰,哇,專注思考一下,時間就過了,這裡人變多了,大概大家都吃飽了,有不少男女,我們有醫院嗎?不然草仔醫生的年紀,明年接生接到手斷掉
「拿去」戴絲將一個東西丟給我
我雙手接住「你一定要用丟的嗎?,這是什麼呢?」
「你餵我們吃的東西。」
「什麼?」我拿起來一看,八鼓鍾...繩結「好吧,你說的對。」
「別小看ㄟ,這多東西掛起來,象徵堅韌、草根、生命力強。」
「這都你們說的吧?可以在唬爛一點,你們當作是我在賣嗎?做成蜥蜴阿」
「這種小事就別計較了,還有那隻蜥蜴太複雜了,不好做,還是你有打算改一下?!!」
「哪呢!!!還要我改,你們要求真多,還有你們這根本造口業,哪裡堅強了,我可是很想躺在那邊睡覺,生命力強,這一定是笑話,草根又是什麼?」
「你平時裝扮跟其他人有差別嗎?」
「恩...OK,所以你們承認就是當我在賣就對了。」
「嘿嘿,不否認,不然你有別的想法嗎?」
我吸了一口氣後...「...沒有,你們開心就好,你們乾脆弄些國王還是什麼的。」
「以前可以,現在不行。」
「為什麼?」
「沒有掛上王家許可(御用),那些東西是不可以賣的。」
「所以你們以前用賣過假的?!!」
「人都有過去,而我的一定比較多。」
「開心的日子就不聊了,人多了,不打擾了,你忙吧。」
「慢走。」
我跟她揮手後,拿著八鼓鍾繩結,跟她說「謝了。」這東西要掛在哪裡呢?改天再說吧
------------------------------
最後,最後的工作,那就是慰勞員工的時間啦~
好吧,就來客串一下「哈....囉。」今年的沛拉堡服務人員還真多啊,不知不覺佛林就找了這麼多幫手,說實話,...我也不是不知道。我看著佛林說「哇,這麼多人,你今年幫我這個廢物領主做了多少事情啊。」
佛林跟我有禮貌的微笑後,想要準備椅子。
「不用了,我看看就回去。」我拿了一個酒杯,要佛林幫我裝果汁,他看了一下,幫我裝了橘子汁。「謝了,各位我這毛沒長齊的,做什麼都需要人幫忙,不然你是那少一個,這少一個。搞不好哪天我醒來,還發現我睡在圍牆上都有可能。」
他們輕聲竊笑。「這位,很高興你們來到沛拉城,或者說沛拉堡這個大家庭,我不使很想分彼此拉,這樣說可以嗎?你這個大魔王?」
佛林低頭微笑。
「你們對他有多少怨恨,快,現在可以馬上說出來,我保證今天沒事,明天我就不知道了。」
我看著他們,感覺還不錯。「總之,很抱歉,...呼...我才來第一年,今年算是第二年吧,就搞得你們雞犬不寧,安穩的生活都沒了,加班,加班,讓你們也體驗我冬天的感想,呵呵,我這個人就這麼壞心眼。」恩,沒有人打哈欠,還真意外,有些笑聲。
「好了,就跟晚宴一樣,別說太多,大家都累壞了,那就,謝謝你們了,沒有你們,我哪能耍廢呢?」我兩隻手指嘴前,然後跟大家飛吻。
哇,沒想到他們這麼棚廠,還拍手,我喝下乾果汁「謝謝大家,然後吃...,沒事,交給佛林了,這是他的工作,我要去散步,將肚子裡的東西消化消化。
我看了一眼,佛林微笑向我鞠躬後,開始跟大家說話,我就慢慢地離了,天空中的月亮,旁邊那一個小紅點,今年也不會放過我的。
-------------------------------------------------
晚間森林有異狀。
我看著窗外,發現不知不覺間,鳥已經飛走了,僕人也清乾淨窗台,連眼前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的事情,我都可以忽視。看來我一直心不在焉,我看向沛拉森,安靜的夜晚,奇怪,我也沒做什麼,感覺怪怪的,不知道為什麼,有種不安的感覺,睡不著,雖然玩得開心,我不是還在心煩兩姊弟吧,這也只能明天處理啦。
---------------------------------------------------------------------------
隔天,太陽一樣升起,我也該打起精神,更積極的面對。
我下樓看著佛林,它搞那麼晚,今天還正常在上班?,也太厲害了吧。我跟佛林說了過冬的新計畫,佛林說黛絲女士有與他說過。目前有在規劃,跟目前恩諾瓦服飾問題,城堡狀況,看來,他都做好了,我還是老樣子,能有什麼事情呢。
我跟進來的女僕點點頭,準備做些什麼。
女僕跟佛林說了什麼後跟我說「亞歷山大領主。」
「怎麼了嗎?」
「據說有惡魔出沒在沛拉森。」
「這個時間點?」我有點疑惑,該不會….
薩爾瓦多出現在佛林辦公室門口跟我點頭致意後說「沛拉森好像出現惡魔。有人目擊一隻紅色惡魔在還有不少隻惡魔在沛拉森裡面。」
「好吧,那…」
佛林說「我會開啟調查任務的。」
「那就...」啪~「痛ㄟ。你很愛計仇耶,佛雷德」我才說到一半佛雷德出現,敲我腦袋。
佛雷德說「剛好而已。」
「我好像有點忙,不過你來做什麼?」
佛林說「佛雷德顧問,將討論一些城市相關議題。」
「了解,那我去...公會一趟好了…。」
------
我連忙趕到冒險者公會,發現看到一堆人,卡骨他們也在那邊。他們大概會啟動冒險者任務,我嗎?讓我想想,該尬的會不會是我那天進去時不小心解開的封印呢?這樣就...偷偷來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