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八章-血脈刻印的誓言-3

九方思想貓 | 2024-05-27 11:45:27 | 巴幣 30 | 人氣 490


本文亦連載於



  又不知行駛了多遠的距離,列車終於在原始林木之間的一幢巨大鐵皮工廠前停下,大量灌木及爬籐植物加身,讓這幢從上個世紀荒廢至今的老鐵皮盒子,包圍在不屬於科技的綠意之間。這裡沒有網路,沒有AI,也沒有令人眼花撩亂的冷光照明。營火在周遭堆砌起暖黃色的圍籬,讓內冷外熱的綠油油建築物也顯得活潑起來。
  
  配有簡易武裝的私生人在鐵絲網邊專注守望,雖然稱不上裝備精良,但最基本的守衛工作確實不成問題。
  
  在眾多有志之士簇擁下,項紀風一離開車輛,就與幹部們開會去了。利小萌的父親利澤二話不說,迅速接手安頓撤退人員的工作,在停放列車的機庫裡忙進忙出,極有效率地讓避難而來的私生人有休憩之所。
  
  被手工改裝過,處處隔間的巨大鐵皮工廠內,幸虧植物層層環繞,外部強風幾乎吹不進來。十一月的些微寒意被人群與營火驅散,頭頂上運作不息的抽風機,則讓內部不至於烏煙瘴氣。高高架起的風力葉片強力運轉著,驅使發電機構永不間斷地產生純淨電力。若是要一個國家的能源用度或許不足,但要供應一個集落,則好像取之不盡。
  
  就算沒有舒適管理AI,這裡的人彷彿也過得很好。
  
  一日的忙碌讓向嵐與利澤沒有交談機會,甚至就連身為俘虜的古桎成也穿梭在人群之間,以他並不算豐沛的體力幫著處理大小事。沾染鮮血的大褂早已乾涸,但這裡誰也是一身狼狽,一時之間,竟也沒人在意那片已經變成豬肝色的血漬究竟是怎麼回事。
  
  直到利澤、向嵐、古桎成終於坐到各自的帳棚前,圍著營火發呆,太陽已經完全下山。
  
  看來外觀有些斑駁的鐵鍋吊掛在火上烹煮著,燒滾的什錦湯之中,有向嵐從後勤那裡摸來的罐頭與乾貨,以及從附近收成的蔬菜。不知第幾任帳篷使用者留下的菜乾與肉乾,也被她切成適當大小之後下了鍋,雖然不是什麼非常稱頭的好食材,在向嵐的巧手處理之下,無一不是替什錦湯點綴最後一絲美味的珍貴材料。
  
  飢腸轆轆的聲音,從眼鏡厚得快看不見眼神的古桎成肚子裡吼叫出來,讓向嵐與利澤不期然望向他。
  
  「……就算是極限狀態,人也是會餓的好嗎?」
  
  「這一點,不必下功夫做研究也知道呢。」利澤呵呵笑著說道,那眼睛彎彎的弧度,看上去像極了小萌。
  
  向嵐探出上身,拿起木匙往鍋裡翻攪著,「這還沒好,肉乾和菜乾要燉出鮮味,還要一點時間。」
  
  「有必要這麼講究的嗎?」古桎成慘兮兮地問。
  
  「要。」而向嵐與利澤異口同聲地答。
  
  於是古桎成又縮回他的小角落,看向嵐與利澤兩人面面相覷,他不情願地嘟噥道:「你們兩個幹嘛那麼有默契啊。」
  
  「可能是因為,我們都是在奇怪的事情上有堅持的人吧。」利澤笑著說:「我對如今幾乎已經幾乎算邪道的電子音樂有熱誠,而向小姐是對料理有主張,我猜得對嗎?」
  
  「……你連自己專注的志業都能講成奇怪的事情,比你女兒還奇怪。」回想起利小萌的笑容,向嵐只覺胃部一陣緊縮,「她之前也說過我在泡咖啡時特別計較,說我在奇怪的地方上有堅持。」
  
  「哈,真不愧是我女兒。」利澤微笑著點了點頭,「話說回來,小萌也是我們之間的共通點了,緣分這種事情真是奇妙。」
  
  眼前扭動不已的火焰將木柴燒得劈啪作響,木頭裡獨特的焦香氣味和蒸騰的食物香氣混在一起,一方面引起食慾,一方面也點亮了這個難得一見的悠閒時刻。
  
  向嵐有種預感,這樣的時光恐怕再也不多了。轉瞬即逝的那些美好,都是在不知不覺間從手指之間溜過的。
  
  「利伯父,你知道嗎?小萌那傢伙啊,現在還會抱著你的吉他睡覺呢。」
  
  想也沒想到,搭腔的竟然是古桎成,「哇靠,真的假的啊?她還很小的時候就這樣子了,現在我們都三十歲了耶?」
  
  「呵呵……唉,是嗎?」利澤將一根乾柴扔進烈火當中,激起了一小片火花,「明明我這麼沒用,她居然啊……」
  
  「聽你說項紀風那機八毛的男人幫了你,具體來說是怎麼幫法?我從安樂席那幫智障嘴裡聽過,他們說,詐騙經紀公司說要重新振興電子音樂,還要打造你,騙了你一屁股錢,搞得你不得不跑路?難道抽薪者還幫你還錢嗎?」
  
  聽到自己的醜事被向嵐知道得一清二楚,利澤不禁搔了搔鼻子,「啊哈哈,妳都知道了嘛。嗯,只能說妳現在看到的這些地下活動,只是抽薪者的其中一面而已。他們的另一面呢,就是個正當的政治組織,雖說『陰影面積』比較大,但光明的那一面,得到其他『反燒魂黨』的支持,要靠政治影響力來查辦那些詐騙集團,也不是完全做不到。」
  
  「意思就是說,伯父你被騙光光的錢已經回來了?」古桎成怯生生地說:「那你為什麼不回家啊?」
  
  利澤為難地低下了頭,而面對古桎成的提問,向嵐則是大大地翻了個白眼。
  
  「你白痴啊,這事情有這麼雲淡風輕的話,利伯父早就回家了不是嗎?問這什麼智障問題啊!是不是在魂研院工作就會跟安執委一起變成白癡?虧你還是院士!」
  
  被向嵐罵得縮到一角的古桎成,當然沒有看到利澤那張苦澀神情裡滿滿的無奈。
  
  他曾經逃避過生活,甚至讓自己的女兒走上安樂席之路,要是他的逃避有這麼輕描淡寫、女兒的絕望有這麼容易打破,他也不必在「抽薪者」做一個地下組織的成員活動至今。
  
  而向嵐作為一個曾經逃避自身創傷十多年的人,自然非常了解這種心結有多難解開。古桎成這個應該絕頂聰明的魂研院士竟然不懂人心至此,難免要她氣憤難平。
  
  她皺著一張臉,將熱滾滾的晚餐舀進了木碗裡,起身遞給那看起來窩囊至極的瘦弱院士,「快吃,看你他媽吃完會不會聰明一點!」
  
  「哈哈,向小姐也別這麼嚴厲了,畢竟他說得也沒錯。妳是聰明人,一定也明白我們這樣子很笨吧。」利澤無奈地揚起了嘴角,「我們都是大傻瓜啊,為了一些形而上的事情,犧牲了真正該注意的人,耽誤了很多再也要不回來的時間。妳是,我是,小古也是。」
  
  「我不敢說我完全可以理解啦。」向嵐將香噴噴的什錦湯放到古桎成面前時,臉上還有著明顯的不悅,「不過,利伯父您就算了,古桎成這傢伙又怎樣?」
  
  「這小古呢,以前和我家小萌一起長大的。」利澤苦笑著說道:「一定要說的話,算是青梅竹馬。但小古從前就膽子小,所以被我家小萌欺負得很慘就是了。」
  
  古桎成實在太餓了,他端起向嵐給的晚餐就是一陣稀哩呼嚕的猛吃,彷彿那煮沸的湯汁一點都不成問題似的。然而聽利澤這麼一說,他腫著一張嘴抬起頭來,望向滿臉詫異的向嵐與眉目慈祥的利澤。
  
  「小萌她很厲害。」古桎成嘟噥著說:「父親以前從來不說在中央魂研院做些什麼事,他早出晚歸,最後過勞病倒,沒辦法繼續他最喜歡的研究工作。我媽媽和我有陣子都因為這樣心情很差,但小萌每天都會過來我們家彈吉他,大家都喜歡小萌。」
  
  於是古桎成開始說起從前兩家人是怎麼相互支持的,這眼鏡片厚得像防彈玻璃一樣的乾癟男人,彷彿只有在講這些往事的時候,像個滿心歡喜的可愛男孩子,活潑且健談。兩家的孩子都愛著自己的父母,而他們之間難以割捨的鄰居情誼,都在利小萌的母親去世、利澤遭受詐騙失蹤後變了調。
  
  「父親因為過勞倒下,但幸運保住一命,小萌媽媽就沒有那麼幸運。從前,我怨爸爸不講他在魂研院工作的事,要是我們當時可以弄一點『魂造義體』給小萌媽媽的話,小萌也不會失去笑容。」古桎成說道:「但是啊伯父,我現在想啊,搞不好一切都是我種下的因。如果我那時聽父親的話,不要進入中央魂研院,不要以燒魂研究為目標,或許這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我應該像小萌鼓勵我一樣安慰小萌,我應該要注意到伯父您被詐騙集團盯上,我應該要注意到,老爸他之所以在魂體研究室的工作上隻字不提,甚至他自己都不願意使用魂造義體其來有自。小萌和伯父伯母為我們家做了很多事,我不但一點回報都沒有,甚至還讓今天這種狀況發生……」
  
  「也不用這麼說,小古。」利澤從向嵐手中接過熱騰騰的食物,卻沒有動起湯匙,「會上當是因為我的執著,拋棄家庭是我的懦弱……我對不起小萌,這不是你的錯。」
  
  「伯父你離家以後,小萌去念大學,也不在家了。我也不敢去找她,徹底失去一切能夠彌補的機會。然後,安樂席檢核程序篩出了『利小萌』這個名字,我馬上決定要毀了這個系統。」他顫抖著雙手捧著木碗,眼神卻越過食物、越過向嵐,甚至越過鐵皮牆壁,直達不知何處的遠方,「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父親的研究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一直覺得父親是最棒最聰明的研究員,做對國家有貢獻的事……至少在這之前都是。」
  
  「在你必須親手燒掉自己青梅竹馬,作為合帶國和平象徵的這一刻之前,至少你是照著自己的想法和意志在前進的,不要否定自己。」向嵐小聲說道,語調輕緩,卻讓古桎成整個人都震了一下。
  
  對向嵐來說,這只是一個簡單的同理而已。
  
  古桎成是燒魂相關機器的總負責人,當他全心投入自己唯一僅剩的人生志業時,生命裡最大的遺憾,竟然再度化為洪水猛獸,向他張牙舞爪而來,那會是多大的挫敗。
  
  不說別人,就連自以為變得非常堅強的向嵐,也沒能挺過這一關。
  
  過往的傷痕在心口腐爛,發出難以言喻的惡臭,就連自己也聞不出來。這樣的遺憾甚至促使向嵐申請了「安樂席」,只差一點,說不定坐上安樂席正選位置的人,就會是向嵐,不是利小萌。
  
  「我、我想要跟妳……道歉。」講完了與利家之間的往事,古桎成又縮成一根細竹竿,在火堆之前怯懦地說道:「是我修改了程式,所以才讓向嵐妳捲進這件事裡頭來。都是我……」
  
  「哈,說那什麼蠢話。」想也沒想,向嵐竟然滿面笑容地回嘴了,「我還要謝謝你咧,讓我跟小萌相遇。」
  
  「欸?」
  
  「媽的,我說謝謝你啊。」向嵐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那神情既桀傲不馴,還有些狡猾,「沒有你搞這一齣,我跟小萌之間就會是兩條平行線。而今天,我有機會把她親手救出來,這難道不是最好的相遇嗎?」
  
  「呃,喔喔……」
  
  向嵐自顧自地說完之後,拿起木匙開始享用今天這頓遲來的晚飯。古桎成雖然有些搞不懂為什麼,也在肚子咕咕叫的聲音催促之下重新狼吞虎嚥起來。
  
  利澤默默望向這兩個晚輩,重新掛上了微笑。
  
  於是他也終於動起了餐具,將向嵐烹煮的什錦湯送進嘴裡。
  
  味道果然鮮美無比。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燉久了真的比較好吃,一開始做飯想說有熟就好直到學到了大骨熬湯法~ʕ•̀ω•́ʔ✧
2024-05-28 00:45:15
九方思想貓
菜乾和各種乾貨的鮮味也很好運用,像是金針和鹹菜乾做成湯品也是都不錯
2024-05-28 10:13: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