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仙途上與風雪寂花月》27趁人之危

維特夏 | 2024-05-26 20:34:33 | 巴幣 10 | 人氣 514


  聽到了房間裡的動靜,正在準備藥草煎藥的郭錦航,回頭準備要在唸對方兩句。
  
  「小姑娘,不是說病人該有病人的樣子嗎,怎麼不好好休息……?」推開房門正準備要開罵的郭景航,話才剛說了一半,他便閉嘴了。
  
  郭景航看著地板上的一攤血,以及倒臥在地板的花夏,他整人都是矇的。
  
  時間約過了三息,郭景航這才倒吸了一口氣,然後迅速衝到花夏的身邊,檢查起她的脈搏和氣息。
  
  「遭了!這小姑娘怎麼又出狀況了!」他焦急地喊道,迅速將花夏抱上床,然後立即施展起了治療術。
  
  「來人!快來人!」郭景航大聲呼喊,幾名醫堂的弟子迅速趕來。「快去通知御靈峰的長老,他小弟子不妙了。」
  
  醫堂弟子們聽到郭景航的話,不敢有絲毫怠慢,馬上奔出醫堂去御靈峰喊人了,郭景航則是全力搶救花夏。
  
  「小姑娘,妳可一定要撐住啊。」郭景航的聲音低沉而焦急,手中的靈力不停地輸入到花夏體內,希望能夠穩定她的情況。
  
  然而,花夏的情況十分危急,她的呼吸微弱,臉色蒼白,即便是郭景航不斷用靈力治癒她,但她嘴裡依舊不斷湧出血液。
  
  見此,郭景航整個人都慌了,從醫數百年,在清風門醫堂這麼多年的他,第一次遇到這麼棘手的狀況,怎麼會有連治癒術都無法減緩的情況,這狀況得是傷的有多重啊?
  
  過了一會,御靈峰的長老趕到了醫堂。而這位御靈峰的長老,正是符修考核中負責監考的那位考官。
  
  他一看到花夏的狀況,眉頭深鎖,開口道:「郭長老,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也不是很清楚,她好不容易才醒過來,剛躺下去沒多久就吐血了。」面對御靈峰長老的急切詢問,郭景航迅速回答。此時他的額頭滲出了汗水,手上的治癒術一刻也沒有停下,不難看出此刻他比御靈峰長老還要急,他是真不希望眼前這位有天賦的小姑娘,還沒踏進清風門,就先折在自己這個小小的醫堂當中。
  
  聽出了郭景航的著急,御靈峰長老也沒再多問什麼,也立刻加入治癒的行列。
  
  兩人聯手施展更加強力的治癒術,一股更加強烈的靈力交織著注入到花夏的體內,試圖修復好她體內受損的地方。
  
  誰知──
  
  「噗──」
  
  一口濃烈的血液,直接從花夏的口中吐了出來,瞬間染紅了大半的床單。
  
  見此,郭景航與御靈峰長老愣住了。
  
  完了……
  
  這孩子沒救了……
  
  這一瞬間,郭景航與御靈峰長老的心情沉重到了極點。
  
  就在兩人思考著還要不要繼續治下去的時候,一道身影如閃電般掠進了房間。
  
  「讓開!」聲音中帶著不容置疑的霸道。
  
  郭景航與御靈峰長老轉頭一看,只見那人穿著潔白色長袍,面容俊美而冷峻,有著一頭如墨一般的長髮,待兩人仔細看了一會後,竟發現來的人居然是墨蒼泠。
  
  只見墨蒼泠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眉頭緊皺,眼中閃爍著不耐煩的光芒,彷佛是隻被打擾到的獅子一般。
  
  他的眼神寒冷而銳利,如同寒冬中的利刃,透露出一種不容忽視的威嚴氣息。
  
  面對墨蒼泠那幾乎想殺人的眼神,郭景航與御靈峰長老自覺的往旁邊退了幾步。
  
  不是因為他們怕墨蒼泠殺人,而是他的身分,是他們兩個長老惹不起的。
  
  墨蒼泠來到了花夏面前,看著她枕頭邊的一大片慘狀,墨蒼泠捏了捏自己的眉頭,然後嘴裡發出了不耐煩的聲音。
  
  「嘖──」
  
  見此,郭景航與御靈峰長老互相對看了一眼,兩個人內心都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那這是救,還是不救?
  
  就在兩人還猶豫是否要開口的時候,墨蒼泠從自己的戒子中,拿出了一個手掌大小的精美盒子,並從盒子中取出了一顆金黃色湯圓大小的丹藥。
  
  墨蒼泠什麼話也沒說,只是伸手捏住了花夏那蒼白如紙的臉蛋,讓她把嘴打開,然後毫不憐香惜玉地把那顆丹藥塞進了她的口中。
  
  看著那粗暴到不行的手法,醫者仁心的郭景航本打算要上前說上幾句,但看到對面的御靈峰長老不斷朝他瘋狂使眼色,他只好默默地退了回去。
  
  墨蒼泠把丹藥塞進了花夏的嘴裡後,立即施展一道靈力,直接推進她的體內。隨著丹藥的進入,一股暖流立刻在花夏體內散開。只見她本來蒼白的臉色,逐漸恢復一絲絲紅潤,就連呼吸也變得稍微平穩一些。
  
  郭景航與御靈峰長老見狀,倒是放心了不少。
  
  隨著時間的推移,花夏的狀況逐漸穩定了下來,她的呼吸變得平穩,臉色也好了許多。
  
  在確認花夏的狀況沒什麼問題後,墨蒼泠便轉身準備離開了。
  
  看著墨蒼泠準備離開,房間內的兩位長老互相對望了一下,覺得此時不說些什麼的話,似乎有些不好。
  
  就兩人還掙扎著要說些什麼的時候,走出房門的墨蒼泠,這時開口了:「這人別用靈力去治,有傷直接灌藥,有缺什麼藥材,來我墨霞峰拿。」
  
  聽到墨蒼泠這麼一說,兩位長老頓時一楞。
  
  雖說在治療上用藥確實成效很快,但丹藥所花費的材料成本也很高,而且有傷直接塞藥,缺材料還能去拿,這樣如此霸道的作法,莫非他是想……
  
  御靈峰長老似乎聽出墨蒼泠的話外之意,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十分十分的不好。
  
  「墨峰主,這小姑娘可是我先看上的,你不能這樣直接搶人啊。」察覺出墨蒼泠的意圖,御靈峰長老急了,他說什麼都不能把花夏這個未過門的符修弟子給交出去。
  
  聽到御靈峰長老的話,墨蒼泠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眼神有些冷峻,說道:「對,我就是搶。當初第一場考核結束後,你分明能讓她破格入取,就不該讓她有用那張符的機會。」
  
  御靈峰長老氣得臉色發白,卻又無法反駁。
  
  「可是不管怎麼說,符修考核通過的弟子,本就由御靈峰負責,墨峰主,您這樣強行插手,未免也太不講道理了吧?」御靈峰長老咬牙切齒的說道,可見他現在是有多麼的生氣了。
  
  墨蒼泠冷冷一笑。
  
  「道理?我只講實力,不講道理。」墨蒼泠的話依舊強硬,似乎在他面前任何的規則,都像是個笑話一樣。
  
  「你!」聽到墨蒼泠這麼一說,御靈峰長老氣炸了。
  
  「你若不服,叫你們峰主親自來談。」
  
  說完,墨蒼泠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只留下快要氣炸的御靈峰長老,還有一旁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郭景航。
  
  郭景航嘆了口氣,拍了拍御靈峰長老的肩膀,然後安慰道:「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先救回她的命。其他的事情等她康復後再說吧。」
  
  御靈峰長老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壓下心中的怒火。
  
  「你說的對,先救人要緊。哼──不就一顆破丹藥嘛。」
  
  破丹藥……你管一顆要價百萬上品靈石的極品回靈丹叫破丹藥?
  
  聽到御靈峰長老的話,郭景航只能苦笑,並且在內心不斷吐槽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